绿帽警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行至宫道,偶遇一陌生男子阻路,玉娆厉声便道。“你是何人,敢挡我们家娘娘去路!”

    可她进宫年头少,自然不知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大端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大人,狡童。而她一个小小丫鬟竟然敢如此以下犯上,目无法纪。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满脸不忿,小玉娆表情有些令绿狸啼笑皆非。说起来,她也是一月前才被调来这莲漪殿伺候,十几个宫女里头,绿狸独独挑中了她,这不,小丫头生性单纯,便已经是把自己划在了绿狸这边。

    此时就看坐在凳上,任由着小丫头摆弄衣裙发髻,绿狸一双狐狸眼厌厌无神,像个木偶娃娃一般呆滞。

    也不知是忙活了多少功夫,就在绿狸摇摇晃晃快要睡过去之时,玉娆冷不丁的开口道, “大功告成,我们家娘娘果然国色天香,看今个儿还有哪位娘娘能压过您!”

    但后来其实它也想明白了,原是它绑定任务者出错,本来应该带其回到时间线及笄礼那年,季翘摇还未傻的时候。可奈何自己搞出来差池,与魔女绑定在了一起,所以致使时间线偏轨,竟是回到了季翘摇已死的时候。

    想想这样来说,可能就通顺多了。在原有剧情中,现在凭空添上了绿狸这个已死角色,所以与她相关所有的人物命数情节都产生了变化。最终致使剧情变异,当然也好理解了。但它端是不敢告诉绿狸的。所以先这样看吧,走一步算一步。

    “娘娘你就去吧~”“死女人,快动快动!”

    然后绿狸睁眼一瞧,镜中女子历经一月有余的调养生息,原本干瘪瘦小的脸蛋也开始变得饱满白皙起来,一头乌发也是逐渐恢复原有色泽。再配上那一双潋滟狐狸眼,倒也是有几分韵味其中。

    今日玉娆给她梳了个流云髻,发间简单只插了几只上好翡翠簪子。至于衣裙,一身云纹织锦金线描孔雀尾宫装,绿狸只觉过于隆重。可再想了想,自己若是说出不满意,以那小丫头性子,指不定又得忙活上多久呢。索性便也作罢不谈。

    随后出莲漪殿,日头毒辣,站定屋檐阴凉下绿狸迟迟不愿意下脚出去。

    小丫头眼尖聪慧,便回头进了宫里,约摸没一会儿功夫出来,手里便多了一把精巧的红玉纸伞,伞面以彩绘描画的一些山中精怪女妖,看着画工也是出于名家之手。

    撑开伞遮在绿狸头顶,玉娆欢欣雀跃便道, “娘娘这边!”好似这能出去溜达溜达,再好不过。绿狸何尝看不出来她心思呢。提步一跨,一主一仆,便去往赏荷宴所在的玉液湖。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七月初六,宫里赏荷宴。

    此时莲漪殿里,小丫鬟玉娆一张包子脸都快急哭了。缘由何来?还不是她们家那个嗜睡至极的娘娘。内宫太监已经传唤三次,就差皇帝魏谨之亲临了,她们家娘娘还是怎么都不愿起来。

    眼下只闻玉娆哭啼道。“娘娘……你醒醒阿,李公公都叫了三次了……”

    而躺在椅上,绿狸阖目,只道出两字,“不去。”缘由一来盛夏酷暑,她体质不适,二来已有剧情中,并没有这什么赏荷宴,所以不去也行。

    想什么来什么,刚想完系统,就听脑海中那系统也是扯着嗓子大喊道。“去啊混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剧情突然变更了,现在得你自己去开启任务,快阿!死女人,快别睡了!”说起来现在情况,系统自己也搞不太懂了,剧情走向是不该如此的,为何凭空多了这赏荷宴它也不知。

    此时一面是玉娆哭啼,一面是系统喊叫。纵然浑身困倦,绿狸勉勉强强打起精神也只能是起来。毕竟,被累死要比吵死好些。

    “嘿嘿,娘娘,玉娆这就给你梳妆打扮。今天我们可要好好压一压那些娘娘的风头!奴婢还没进莲漪殿之前,就听说她们老是欺负您!”

    想本来酷暑便已惹人不悦,绿狸此时又被人阻了去路。玉娆之后,她皱眉便与人道,“让开?”

    但那位位高权重的国师大人好似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他只是从玉娆手中不由分说的拿过那把红玉纸伞,随后撑在绿狸头顶。目光温柔似水,令人不免浮想联翩。

    见此玉娆正骂道,“你你你!你这歹人!”不料想宫道里此时又走过来几个宫女,至跟前之后,躬身行礼先向绿狸,随即拜见狡童。便是国师大人身份挑明。小玉娆原本一肚子的话直接被堵在了嘴中,便也机灵的赶忙跪下。

    但此时那位权力漩涡之中的上位者,俨然甚至未瞧玉娆一眼,纸伞撑起只是开口对绿狸道。“走吧。”

    大端朝国师狡童,大抵翻阅原主记忆是有这么一个人物。但于季翘摇的记忆中,似乎年岁太小还是怎么,对此已然甚是模糊。所以他们两个之间要说什么渊源联系,绿狸也摸不太清楚。但后来,剧情中皇帝之死,也是直接间接这个国师大人一手所促成,脱不开干系。

    玉液湖,荷舟画舫,笑语笙歌,美不胜收。

    “皇后可到了?”

    魏谨之唤人来问道。

    “不曾。”

    侍从答。

    “朕亲自去请!”

    宫道尽头,狡童撑伞,绿狸乘荫,玉娆则是乖乖的跟在二人后头,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声。毕竟,她方才可是得罪了那位国师大人呢。但看起来她们家娘娘好像和国师很熟似的!

    这厢魏谨之从画舫出来寻人,才转行宫道,入眼就是他等待已久的娇人。不过却是乘在他人伞下。一瞬间说不上来的情绪满腹,他出声便道。

    “国师,朕的皇后送到这儿便可以了吧!”

    空气中一丝不可名状的醋味翻腾。

    闻皇帝说话,仍旧不卑不亢,只听狡童淡然出言道。“臣只是正好顺路,送皇后娘娘一程罢了。”可话是如此说的,实际上狡童却是没有半分将身边之人让出去的意思。那常年上位者的姿态,一时比起魏谨之这个皇帝来,竟丝毫不差。

    哼!

    稍后只见魏谨之提步上前,眉目一凛,然后将绿狸的手握住,便是一拉到自己身后挡了严实。随后这才直视国师狡童,言语敌意毫不掩饰。寒声便道一句,“好,那朕是得多谢国师了!”

    其后,帝魏谨之欲携绿狸离开,后者停下却是不行一步。狐狸眼睛落在狡童身上的目光,不由得让魏谨之又生出来一股子不悦。

    眼见皇帝即要发作,只见绿狸对着狡童一伸手,“伞,拿来还我。”

    原是惧热,绿狸只是向狡童要回自己的那把纸伞,并无他意。哼,还算懂事。魏谨之当下心中莫名的舒坦,脸色当然也逐渐缓和。之后他再次拉起绿狸的手,表情意外的看向狡童还有一丝孩子气的幸灾乐祸。

    最后,帝后比肩远去。

    原地,望着绿狸背影,狡童伫立许久,神色缥缈,竟一时半刻都未曾动上一下,恍若不具活人生气。

    她没认出自己。

    赏荷宴正式开始,一艘巨大而精巧的画舫之上。乐师奏曲,美人起舞,笙歌美酒,只道醉人芬芳。但或许此时在座的,除绿狸外的其他各宫娘娘,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毕竟方才,他们皇帝可是手挽着手跟绿狸走来的。

    就看眼下坐在魏谨之的左手下面一个座位,正红牡丹宫装加凤头钗年夭夭面色怪异,而后只听她扬声阴阳怪气道。

    “诶,各位妹妹,说起来要请动我们皇后姐姐可真难啊,方才我听都差人唤了四五次了,这才见上皇后姐姐面,当真不容易啊。”

    她最近这些日子可是恨极了,想想那鸩酒竟然都没把这小贱蹄子给毒死,反倒把人给毒的开了光。一下由个傻子变聪明了,还颇受皇帝宠爱。

    哼!这她如何能忍,眼看着皇后之位就是自己的,眼看着今日坐在魏谨之身旁的就是她年夭夭。半路杀出个拦路虎,如何能忍!

    年夭夭话音刚落,这边闻佳人咯咯一笑,一位唇红齿白的娇俏丽人开口打趣道。“年妃姐姐此言差矣,许是皇后娘娘一下不傻了,还没习惯~”

    美人是美,但说出来的话,倒是有些刻薄。她名唤郑旦,郑美人。后宫里她与那年妃二人一丘之貉,常常形影不离。这不年妃打头一开口,她便紧跟着接上话茬儿。

    但有和年夭夭是一道的,自然也就有不和她是一道的。冷冽声线如同寒夜之雪,坐在绿狸右手下方,一位身着月白衣裳的妃嫔说话道。

    “哼,其他暂且不言。年妃今天怕是有些僭越的多了,正红乃正宫之色,你一个没有封号的小小妃嫔也敢穿着,未免不把皇后放在眼中?”

    德妃林琰紫,出身将门,历来对这些后宫妃嫔都没有什么好话可言。特别是年夭夭,林琰紫与其,更是势同水火。

    而这边轻抚着皓腕上的一只羊脂玉镯,年夭夭漫不经心的挑眉道。“林姐姐言重,这可是扣了多大的一个帽子给妹妹啊。皇后娘娘都没发话呢,哪轮得到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林琰紫,不过是高她一个封号而已,处处针对,早晚有一天,待她为后,一定要收拾了这个下贱胚子!

    可不想年夭夭话刚说完,冷不丁主位之上,绿狸狐狸眼一眯,开口便道。“那我要说让你脱了呢?”说其实整天睡觉,她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干。毕竟她还舍得花时间把原主的记忆好好仔细观摩了一下。

    年妃年夭夭,郑美人郑旦。这两位,通通可以算是逼死季翘摇的幕后凶手了。她此番接替这个身体,入了身份,且不说系统如何任务。依照绿狸不愿欠人人情的性子,顺手收拾一下她俩,算是情理之中的。

    而后闻绿狸说话,站起来气急一跺脚,美眸含泪,年夭夭险些哭出来。随后娇滴滴往魏谨之脚边一跪,遂哭啼道。“陛下!皇后娘娘如此刁难,臣妾颜面何存,后宫颜面何存。臣妾不要!”表面如此,可年夭夭心里,那欲拆其骨,饮其血的阴毒,竟也半分不减。

    奈何魏谨之无情开口道,“皇后是六宫之主,她说什么你们照做便是。”就是断了年夭夭的最后一点退路。

    而见有人吃瘪,林琰紫嗤笑一声,火上浇油般紧随着催促道。“年妃你倒是脱啊,手脚不利索的话,需要我帮你吗?”

    而后就看站在画舫中央,面色铁青,年夭夭葱指一抓将身上所披正红色云锦外衫甩在地上,狠狠的踩了几脚之后,向魏谨之告病,遂怒极离开。

    “皇后娘娘圣裁,不过,臣妾近日于域外寻的一极品寒玉,听闻皇后娘娘素来夏夜惧热,特今日带来了此玉献之,娘娘笑纳。”

    这年夭夭刚走,郑美人郑旦便跳了出来。看起来还真有点姐妹情深的意思。不过要真说起来,年夭夭虽然跋扈嚣张但行事直接磊落,喜怒也就写在脸上。可这郑美人不同,光凭她说的这几句话,滴水不漏,可见道行自然要高上一些。

    最后那寒玉当然绿狸也收了,由玉娆丫头带过来与她看时,绿狸只是唇角一翘。

    “娘娘,这可是好东西呀!这装它的盒子都凉嗖嗖的。真解暑!”

    可小丫头心思单纯,怎知那郑美人用意。

    那哪儿是一块寒玉,分明是一只寒尸茧,内里那一个猩红点便是寒尸蛊蛊虫所在。说这个蛊,人若是长期将其佩戴于身,体温入了茧,待七七四十九天,茧化尸蛊出,定是要那人给活活冻死成一具冰尸。

    当然,这也不是绿狸见多识广。原是在剧情里,郑美人曾用此蛊对付过一名皇帝恩宠的妃子,经年过后,美人香消玉殒,实属可怕。

    “是个好东西,不过它送给皇上或许更好?”

    手中木盒子盖上,绿狸将其一推便送至皇帝魏谨之面前,然后她的目光便落在脸色陡然一变的郑美人郑旦身上。

    “娘娘万万不可。男子属阳,女子属阴,此寒玉若男子佩戴,则极易损伤阳气。而女子之气与其融合,才为上佳之选!”

    郑旦浅笑,随后与魏谨之一颔首,便也解释。其间言谈说话镇定自若,无一丝慌乱,足以可见她本事。

    “皇后就收下吧,你本来也惧热。朕可不会抢你的东西。”

    盒子推回绿狸面前,魏谨之将手一搭绿狸手上随后拉起握住,出口之言语意温柔之至,倒是让席间有些人的心思收敛了几分。

    低头苦着一张脸吐吐舌头只道,“玉娆见过国师大人,国师大人请恕玉娆有眼不识泰山!”

    哇,也不知是今个儿触了什么霉头。大端朝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国师大人怎么今个儿就是让她给得罪了!

阅读佛系魔女的后宫计划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我和院长谈恋爱陆离掌万界[快穿]万人迷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重启黄金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