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分-500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起来毕竟煮熟的鸭子飞了,让她如何能高兴起来。

    绿狸是个活了四万八千岁的老魔女,一朝奇怪际遇,竟然是给莫名其妙的绑定上了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眼下,这绑定不久,她便被投放进了这个陌生世界。

    可年夭夭欢欣雀跃不足半刻,内宫太监匆匆忙忙跑来殿中,浑身雨气,扑腾一跪,战战兢兢便像是遇了鬼魅一般。

    “何事慌张?”皇帝不悦,语气颇寒。

    “启禀陛陛陛下,皇后……她她她又活了!”太监答。

    俶尔再后,这位新帝似乎想起来什么似得,便唤侍奉宫女拿上那只他早些时候备上的凤头钗。一抬手,便插到了年夭夭发间。

    “喜欢吗?”端详宠妃娇颜半刻,帝张口问,似爱意浓浓,但眼底却寒意仍旧。

    半截藕臂轻抬,探出素指摸了摸头上发钗,年夭夭花靥添红,眉眼含笑便娇嗔道。“多谢陛下厚爱!”

    又活了?

    四角香炉升起袅袅白烟,衬得气氛微妙。抬眼扶正身形,皇帝魏谨之眉骨微动,似有几分好奇意思。想来他见过世间稀罕事不少,可还是从未曾听说过死而复生的奇异戏码。

    稀罕,当真稀罕。如此想着,魏谨之起身,明黄龙袍随风扬起衣角,之后他开口便道,“随朕前去看看。”

    “是。”

    跟上伴在皇帝左右,那宠妃年夭夭眼下看去,一张娇颜凭空则是添上几分阴暗湿冷,似有些不遂心意的事情哽着,心下难平。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阴雨连绵,绿瓦红墙。

    着深青色金线描孔雀尾宫装,梳飞凤髻,一位妙龄女子倒在宫里,呼吸不见。而她旁边,四方红木小几上,则是放置了一杯未饮尽的黑色鸩酒。

    皇后薨了!

    帝魏谨之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值中午,雨打芭蕉,腾起水雾。宠妃年夭夭端来一碟子冰镇杨梅,现就倚在他怀里轻笑。

    而闻太监传讯,这位登基不久的新帝坐于高位,长眉冷眼甚至毫无变化。之后就看他懒了懒身子,便开口,“知道了。”

    想来帝虽未曾多言,可年夭夭聪慧,她自知这凤头钗的分量。宫里那位一去,留下中宫空悬,他日自己加封为后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消息,还当真令人欢喜极了。

    持续不短的天旋地转时间一过去,伴随眼前白光散尽,似乎终于抵达。“小猫儿~”心念一动,绿狸便懒洋洋的叫了一声。

    小猫儿,那个不知名系统被她冠上的恶趣味称呼,此时叫唤起来,倒显亲昵至极。

    而她话音落后不久,只闻系统瓮声瓮气,声音里还有些许颤抖以及对于绿狸多多少少的恐惧。

    “怎么,害羞了?”

    当然不知道系统此时想些什么,魔女逗趣一笑,然后懒散的从地上爬起来,随即稍事活动了一下。

    片刻后,好好松了筋骨一阵,绿狸这再打量起宿主来,深青色一身宫装品味不错,是她的胃口。就是不知长相如何。

    所以异世过来第一件事情,一面镜子,她需要一面镜子。毕竟苛刻于美的观念对魔女来说,到哪儿都改变不了半分。

    少时,雨更大了。凉风伴着水气儿从宫殿半开的窗户跑入,瑟瑟入骨。东西外殿没找到,绿狸绕一圈便走回内殿,期间也顺手将所有支着窗的杆子全部取下,所以适才也暖和了一些。

    最后,内殿不大,绿狸一进去便瞧见了原主的妆台。再过去细看,几件寒酸的簪子耳珰随意摆着。绿狸凑近一吹,那飞灰都直呛人。再更别提那面镂空雕花铜镜了,看着也着实脏的有些令人发指。

    但魔女似乎也不太在意,直接一抬手便拂去了镜上大半灰尘。随后镜面清晰起来,倒映便出现了一个略显干巴的瘦弱女子,眉目阴沉,没有一点活人的生气。这头绿狸动,镜中女子也动。

    绿狸对着镜中人唇角微翘,镜中人也对着她笑。然后天空一个闷雷,宫殿内青纱帐舞,凉意似也更甚。

    也得亏这宫里没有旁人,否则绿狸这扮相,那活脱脱女鬼一个,可不得活生生吓死几个人去。轰隆隆,伴随着一个惊雷,外殿似有动静,绿狸也不管。

    因为此时她正忙着消化刚才系统传来的几段驳杂记忆。这是一个名为大端朝的架空时代,普通的三千小世界之一,无甚灵气。不似绿狸原处的三千大世界,万种物类繁荣,灵韵饱满。

    而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名唤季翘摇,大端皇后,丞相嫡女,出身便是富贵命。可奈何老天妒忌,及笄礼那年,季翘摇忽的生了一场大病,险些药石无医,最后命硬挺了过来,人却是给烧成了个傻子。

    至于说傻子为何还能成为太子妃,甚至成为皇后,这就要说说大端朝的已故神武皇帝,也就是魏谨之的父亲,笃信天运占星的事儿了。

    “朕要你答应朕一个条件,你若日后登基,季家女儿必当为后!切记切记!”

    先帝临终前嘱托魏谨之的话,或许也就是季翘摇这个傻子皇后,纵然痴傻却仍旧后位屹立不倒的最大缘由。

    至于为何非得娶那季家女子为后,这也说来话长。

    大端朝历来会于皇城西北方引月楼里供奉一位红衣大星官,掌国运,施教化,指引帝王之道。但自从神武皇帝在位,大约五十多年,引月楼不开。

    最后神武皇帝即将驾崩的时候,传闻引月楼红衣大星官曾与其见过一面。后来也便有了临终之前,神武皇帝对于太子魏谨之的嘱托。

    但这都不重要。

    原主季翘摇为何死了?缘是后宫争宠,季翘摇身为皇后挡了有些人的路,坐了有些人想要的位置。所以她便遭人陷害,一命呜呼。

    真是个小可怜。

    驳杂剧情简单顺了一点,魔女撑着脸,稍作点评一句,但似乎也没有几分同情显露。反倒是她对于此番要扮演的角色,有几分意思,毕竟她还没当过人呢。

    啧。

    “她好歹也是身体原主……你……你真是没有一点同情心!”系统看不过眼开口就骂。

    “那谁告诉你,我的心是热的了?”魔女毫不在意的耸肩。

    “……!你……哼!死女人,我也不跟你多说。但你记好了,此番前来,你的任务是帮原主复仇,并且守护她心爱之人十年!一定要记好了!”

    道理说是说不过的,系统当然知道言语上占不了绿狸便宜。随后它也不多争执,直接扔了一句话就是开门见山将此次任务点明。

    但绿狸听到话,唇锋稍扬,遂找了个软凳倚着坐下。魔女历来雁过拔毛的性子,决计不会吃亏。所以至于眼下这个事,几乎不经思索,绿狸开口。

    “什么报酬?”

    “任务者不能跟系统谈条件!”

    系统直接炸毛。

    哦,于是听这话,绿狸顷刻便秉了冷脸还一并吐出免谈两个字。这不得不让系统感慨了一句,女人真的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啊,摔!

    然后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看一人一系统两个对峙,谁也不肯先服软。

    但最后,一想到是因为自己出了差池,一时绑定错了持有者。哼!自作孽不可活。所以不管眼下如何境况,它都得忍着。要心平气和,要心平气和,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好吧,作为一个高贵系统该有的样子,是错就得认。索性系统说话了,语气里竟还带了点人的不甘心的郁结气闷,“那你说,死女人,你想要什么?”

    目的达成。摆弄着手里一把桃木梳,绿狸便再次扬唇恢复笑容,狐狸眼睛弯弯透出几分狡黠。

    “帮我复活一个人。”

    !!!

    真是狮子大张口,原本还告诫自己不能生气的系统,现下又是绷不住了。“臭女人,你当我是什么啊!我是神吗!这绝对不行!我没有这个本事!”

    复活一个人,开什么玩笑。它自从设定伊始,且不说根本就没带这个功能。像以前的绑定者哪个不是苦着求着它,想回去重生改命,任务也是一个个玩了命的完成。这魔女倒好,非但欺负它,做个任务还谈起条件来。

    被系统炸毛声音震得不适,只见人眼尾微挑,木梳不知何时早已放回妆台。绿狸另一只手曲臂撑起下巴。系统不答应,自然也是她意外之中。她也就是随意问问,也没抱起什么大的希望。

    算了。

    再说现下,绿狸转头面对着妆台上那面铜镜。当然,她是不喜欢用别人的脸的。所以随后就看魔女眼中潋滟流波一闪,镜中人那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便开始聚拢光芒,翻天覆地变了个样子。

    系统提示:违规操作,任务者积分-500,积分超过最大负值,即清除任务者灵魂,注意!!!

    见绿狸动作,系统像是被踩了一脚尾巴的猫,忽的尖叫出声打断。“你干嘛!疯了阿,你那些本事这儿的世界不能使用的!不然你会死的!”

    死?

    这个字眼对于绿狸来说真是陌生的很。所以对于方才系统提示的什么积分减五百不管不顾。魔女只是无辜的摊了摊手道。“我又没干什么。”

    再待潋滟光色消弭,绿狸一双狐狸眼睛微微眯起,像是什么东西变化的一样。

    “那我为什么觉得宿主变漂亮了?”

    “眼花。”

    “我没有眼睛!”

    “没有眼睛你如何看?”

    过分!太气人了!作为一个系统它从来就没有被人这样给欺负过!他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绑定上这样的一个持有者!啊!

    “皇上驾到!”

    正当绿狸思考着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换回自己原来那张脸蛋的时候,殿外太监尖细拉长的声音响起。随即殿门被推开,来了一行三人,一个皇帝,一个宠妃,一个太监。

    来意如何尚且不管,见人进门,绿狸目光微抬去看,挨个打量后径自一越,便是直直落在那身着明黄色衣袍的年轻皇帝身上。

    而后一瞬相视,魔女眼中不由得潋滟起微波,而后便旁若掉落整片璀璨星辰,熠熠生辉。

    “喂,猫儿。你方才说的任务是什么?”绿狸心念一动道。

    “帮傻子皇后复仇?”

    “下半句。”

    “守护她心爱之人十年。”

    “我现在好像有点乐意了。”

    系统:???这个没心没肺的魔女被它真心诚意感化了。但显然不是。

    说起来不管是在原主记忆中,还是在已知剧情里,关于大端朝皇帝魏谨之都似蒙上一层纱,绿狸看不真切。此番如此一见,那一张阔别已久的熟悉容颜,竟也唤起魔女几分思念。

    那是绿狸的一段旧事。

    她们那个世界,差不多是两千年前,绿狸从沉睡中苏醒。然后世界沧桑巨变,人类这个原先极为渺小的种族一跃而起,竟成万物灵长。

    然后她呢,绿狸醒来一睁眼,竟然是一个瘦弱人类孩童将她从长眠之地捡了回去。不,准确点应该是拖。

    小陆长生那时候生的虎头虎脑,憨态可掬。到了他家那个小茅屋门口,便扯着嗓子冲她娘叫。“娘,娘,我捡到了一位姐姐,快出来,她饿晕了!”

    她娘孟氏,先夫早亡,和陆长生独居于这个小村落,已有几年。

    “娘看看,哎,这么水灵一丫头,怎地能饿晕了。长生,去屋里掰了馍馍出来,先给这位姐姐吃些!”

    孟氏温婉,见绿狸瘦弱,便也以为是给饿昏了过去。所以赶忙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绿狸拖回来的陆长生,再去给取些吃的来。

    最后,魔女懒散也不愿挪窝,绿狸便就住到了孟氏家中,与陆长生与姐弟相称。大约过了有上好几年,陆长生加冠,村落里一位财大气粗的地主机缘之下瞧上了绿狸。便与孟氏下聘礼。

    “娘!我不许绿狸姐姐嫁人!我不许!”少年心性,当日聘礼过来,陆长生与那孟氏哭闹。

    茅屋里,孟氏坐在炕头,拉着绿狸的手,颓然开口道。“狸阿,虽然长生捡了你回来,可实际上我们也非你亲人,无法作你的决定。这下那胡财主求亲,你若想嫁,我便回了他的意。若不想嫁,那就快些逃,行囊我也给你备下!”

    想她一个寡妇,原本在村里就不受人待见,这下又是那胡财主蛮横开口,她自然是护不了绿狸周全。所以权衡之下,也只能让绿狸先行离开。

    其实打心眼里,孟氏早已把绿狸当成了亲生女儿,那胡财主家里妻妾成群,为人还跋扈蛮横,像是绿狸嫁过去绝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后面半晌绿狸不言,孟氏以为她性子软,怕绿狸遂了胡财主歹意。狠心之余,心下便有了决断。“狸阿,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别回来了!”下炕遂推搡着将绿狸推出茅屋外,孟氏也哭。

    而绿狸,未反应过来被不由分说推出茅屋之外不说,随即大门顷刻阖起。屋里是陆长生哭闹以及孟氏以死相逼他不可出去。屋外,电闪雷鸣,绿狸拿着手中行李怔怔发了会儿呆。

    狸,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声音回响在耳中,绿狸慢慢转身再看了一眼茅屋,然后茫然的便往村落外一片红松林里走去。

    再见,红松林中,孟氏泪如雨下,哭喊便道。“狸啊,你救救长生,我求你了,我求你!”

    原是绿狸一走,那胡财主大怒之下,闯至孟家,将陆长生捉去,给了孟氏三日时间将绿狸找回来,不然三日过去,便回把陆长生给活活烧死。

    “别怕。”

    那是魔女诞生以来最为温柔的一次,绿狸将跪在地上的孟氏拉起来,如是说道。但当她二人赶到的时候,胡财主家中架起来熊熊大火,火势中央,陆长生已经被烧的昏死过去,孟氏一看,便直接被气死了。

    院落里,胡财主挺着一个肚子,油腻的丑脸凑在绿狸跟前,贱兮兮便道。“嘿嘿,美人儿,你还真回来了。”想孟氏那个小寡妇,家里竟然还藏了这样一位妙人儿。也得亏他下手快,不然煮熟的鸭子,就给飞了。

    正肖想以后美好日子露出猥琐表情,可胡财主此时那知道接下来他即将承受的是一个魔女的无尽怒火。

    “妖怪啊!”

    “快跑啊!妖怪杀人了!”

    当绿狸手一挥便将吞噬陆长生的火舌湮灭之后,第一个人开始尖叫起来,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胡财主瞬间也是被吓得屁股尿流,慌忙逃窜。顷刻间,整个胡家庄似乎就剩下绿狸和陆长生,还是已经死去的孟氏尸体。

    哪里开始,哪里结束。

    绿狸将陆长生带往初次见面的红松林,靠着施术吊命,尽管被烧的体无完肤,陆长生还是醒了那么一会儿。而这一会儿时间,紧紧攥住绿狸衣角,陆长生边咳血边赶忙解释道。

    “绿狸姐姐,你来了。娘不是故意赶你出去的,她,她是怕那胡财主,怕他,欺负于你!!你别怪娘,都是我没本事,没,没办法……保护你!”

    红松林中,坐着满地红松针,傍晚霞光如火。绿狸抱着陆长生,就像他当初把绿狸捡回家那样。她遂开口言,“我知道。”

    可人为什么会死呢,死是什么感觉。绿狸那时候想,就跟她睡着了一样吗。那,什么时候会醒来呢。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绿狸姐姐,其实,我我……喜欢……”

    唇角袭上意外的温度,绿狸愣了愣。然后一瞬之间怀里陆长生人便软下来,没了生息。

    人类把这叫做死亡,绿狸知道。但是陆长生还没告诉她,他喜欢什么呢。

    “妖怪在这儿呢!大家快来!”

    “砸死她,我们快砸死她!”

    “杀死妖怪,杀死妖怪!”

    第一颗石头落在绿狸头上的时候,她抬眼去看,是陆长生隔壁,那户好心的农夫,时常打了山鸡回来回给孟氏一只。而现在,他脸上那种异常惊恐的表情看着奇怪极了。

    人类的感情也真是奇怪,绿狸这么想着。然后第二颗,第三颗,无数颗石头便砸在她头上身上。

    最后,伴着晚霞似火,绿狸并没有为难任何一个村民,只是今年,从红松林吹来的风里,多了些别的味道。

    那是一个诅咒,来自魔女的诅咒。

    自陆长生之事后,村子里便被拔地而起的参天红松所笼罩,无人可以走出。并且每逢初一十五,红松林便地涌烈火,日夜灼烧,不死不休。

    之后两千年,绿狸为了弄懂人类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喜欢究竟是什么,便偏执寻找了两千年。但这两千年里,却没有一个陆长生。再然后的故事,则就是这马虎系统出错,绑定上绿狸,来这异世之旅。

    “……我不在。”

    这自然也不怪它,因为当系统这么久以来,绿狸确实是它所碰上的最为难缠,最嚣张,最不通情理,以及最最最可恶的女人!不,还不是人!!!

阅读佛系魔女的后宫计划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仙医异界无敌宝箱系统娱乐之神级农场老爸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极品妖孽小村医不朽凡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