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看不见的攻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有使用其他武器,就只是单纯的徒手格斗——当然,全身机械化的他本人就是一件人形兵器了。

    “看来你还是没有想起来我是谁吧!”敌人的动作愈发狂暴,“何等的傲慢啊!”

    “擅长牵丝戏的傀儡师也同样擅长钢丝战斗……”机器人从手掌内侧弹出刀刃,一挥手轻而易举地把紧绷着的丝线割断,“我也是一个傀儡师,你觉得我会不清楚这些吗?”

    只被迟滞了短短一瞬,敌人再次向凌星夜冲去。

    “那么你的傀儡呢?”凌星夜扯动丝线,带动自己的身体以宛如“漂移”一般的动作后退,躲开敌人的攻击,“还是说你现在的模样就是傀儡?”

    魍魉连忙转身,却没有追上去,而是和凌星夜面对面,同样伸出十指。

    铮~

    丝线瞬间绷紧——刻意用多根“飞刃”编织起来,降低误伤可能性的丝线被解开,重新变回世上最锋利的刀刃。

    “当然!”对方大声回应道,“一年前的那场战斗,我失去了双腿和右臂,所以回去后装上了机械义肢……但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更进一步呢?”

    “全身机械化……吗?”

    “这都是拜你所赐啊!”

    敌人一边咆哮,一边以刚猛迅捷的动作再次扑来。

    一举一动间就像是按了快进键,无比强势的压迫感狂风怒涛般笼罩过来。

    因为太过惊讶,凌星夜下意识后退一步。

    只见对面的敌人就好像终结者一样,整张脸庞一半是人类模样,一半却是机器人。表情神态虽然僵硬古怪,但是身体不经意间的一举一动却又透露着十足的“人性化”。

    剧烈的反差正好处于引发人们的恐怖谷现象的区间,让人心生惊惧之情。

    “那就请你猜猜看,我究竟是谁,我究竟是什么?”机器人语气抑扬顿挫。

    然后突然暴起,身影一晃绕过了魍魉直奔凌星夜本人袭去!

    绷紧的丝线朝着敌人切割而去。

    但是出乎意料的,一向无往不利的飞刃却被对方伸出的右手一把捞住攥进掌心,纤细的飞刃只是深深陷进仿真皮肤,却无法将其切开。

    “你们派了那么多人来袭击我,谁会全部记住啊!”凌星夜吐槽道,“还有别太过分了!傀儡师本人确实是弱点,但是别忘了傀儡师从来都不是自己战斗的啊!”

    在凌星夜出言警告的时候,魍魉已经来到敌人背后,双刀用力斩落!

    敌人是已经放弃牵丝傀儡的傀儡师,所以他的意识也有所疏漏,再加上凌星夜的牵丝戏,在很大程度上借助了他的超能力,只是切断操纵傀儡的丝线其实并不会影响傀儡的动作。

    一拳击出,拳锋处甚至产生激波。

    凌星夜双手合十再分开,十指间丝线交织,编成一张网兜住敌人的拳头。

    携万钧之势的金属左拳被几根纤细的丝线拦住,精心编织的多股丝线有条不紊地散开,以结构变化化解这股巨大的冲击力。

    丝线解开之后,就是“飞刃”。

    机器人拳头表面的装甲外壳应声碎裂,甚至还有些许电火花炸开。

    能伤到它了?

    凌星夜心中一动,双手前探,错开身体,以擒拿动作抓住敌人的整条左臂。

    同时,他微调了魍魉斩击的角度,变“斩”为“削”。

    滋啦一声,腕刀和金属身躯激起一连串火星。

    魍魉的攻击没能破防,但是却削掉了大片的仿真皮肤。

    “如果没猜错……”凌星夜将飞刃缠上敌人裸露在外的金属左臂,“能防御飞刃切割的,只是那层皮肤吧?”

    左手用力握拳,收紧飞刃。

    一瞬间,敌机器人的左臂装甲碎裂,手臂也折成诡异的角度,齐肘而断。

    断裂的导线噼啪闪着电弧,还点燃了泄露出来的机油,不时爆发出一团小小的火焰。

    “死吧!”敌人却趁机一脚踹出,将因为攻击得手而一时分心的凌星夜踢飞。

    感觉就像是被时速一百二的汽车迎面撞上。

    除了身上的伤口再次迸出血花,凌星夜更是因为内脏受到冲击而吐血。

    幸好凌星夜的腹部有用丝线编织成的软甲,尽可能将冲击力化解扩散到全身,否则很可能会被刚才那一脚直接ko了。

    敌人凶悍无比地转身,一把抓住魍魉的腕刀,竟然将其甩起来狠狠砸到地上。

    刀光一闪,魍魉用另一把腕刀削掉了它腹部的皮肤。

    “你已经输了。”凌星夜咳出几口鲜血,努力站了起来,“没有那层特制皮肤的保护,你挡不住我的飞刃。”

    砰!

    魍魉也被它一脚踢飞。

    “哈哈,哈哈……”敌人用仅剩的右手捂脸大笑起来,“星夜,你还是这么天真!”

    “既然能够杀了我,那就不要废话啊!”他垂下手臂说道,“难道你已经忘记了吗——你胸口的那个洞是怎么来的?”

    凌星夜闻言,脸色顿时一变:“是你!地煞星!”

    凌星夜已经遭遇过三百多次袭击,但是那些起着毫不走心的绰号的敌人中却并没有多少能够真正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地煞星”无疑是其中一个,因为他曾经差点成功杀死自己!

    “呵呵,终于想起来了吗?”他似乎十分愉快,“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七十二地煞的地煞星,而是北斗七星的禄存!”

    “老朋友重逢,总要带一些小礼物啊!”禄存突然扬手,似乎甩出了什么东西。

    但是凌星夜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下一刻,他的左臂鲜血绽开,出现三道细长的伤口。

    就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猛兽抓了一下。

    禄存的左眼就像是摄像机镜头一样向前伸出,反射着诡异的光芒。

    凌星夜连忙将魍魉挡在自己身前。但是却无济于事,随着禄存的再一次抬手,又是两道伤痕出现在他的肩头。

    就好像是被无形的风所伤。

    凌星夜顺着伤口的痕迹回头看去,试图找到攻击自己的元凶。但是夜晚的能见度本来就很低,果然毫无发现。

    “猜猜看,我接下来会攻击哪里?”禄存笑嘻嘻地说道,“快点猜吧,机会不多哦——虽然很难直接造成致命伤,但是再这么下去你就要失血过多而死啦!”

    伤口中鲜血不断流出,稍有动作就会重新崩裂。

    禄存再次扬手,凌星夜见状全神贯注做好防备。

    但是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打偏了?还是在虚张声势?

    两秒钟后,凌星夜感到后背一凉,然后才是尖锐的疼痛,温热的液体流淌下来,浸润了衣衫。

    “这诡异的时间差是怎么回事?”凌星夜低声咒骂着。

    发现后背受敌时,敌人却仗着自己的钢铁之躯不躲不闪,一心一意地继续追杀凌星夜本人。

    轰!

阅读学园都市的傀儡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雷灵武帝春江花月万界之邪恶大反派都市之捉鬼大师都市之僵尸王归来我的三国之汉室再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