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耳倾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越写越乱,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不知道他找到洗手间没有,我刚刚就那么一指,其实去洗手间的路要七拐八拐呢……”

    有一天,她工作的公司来了一位新成员。这位新成员是刚刚大学毕业生的实习生,因为他长得阳光帅气,十足“韩国欧巴”的样貌,刚一来就迷得全公司上下的小女生围着他团团转,问他叫什么名字啊,多大了呀,要吃零食吗等等的问题。

    只有静一个人,还坐在办公台上敲着她的键盘。她看过那位男生一眼,也只是觉得他长得好看一点。

    她也就看了这么一眼!

    “我还是个大学生,每天早上八点,学校都会有早晨广播,虽然我睡得和猪一样,但每天还是会被这广播音乐吵醒……”

    “我,比较注重健康,喜欢早睡早起,每天很早我就自然醒了,然后边听着广播里的晨间新闻边做着早餐……”

    我听过的回答,远不止这些!

    她明白,就算再怎么看,他都不会看上自己。

    静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身上根本没什么耀眼的地方,这种“自知之明”让她很自卑。

    “你好呀!请问洗手间在哪?”

    他,问到静了。

    静指了指,示意洗手间在那。她知道是他在问,但她不敢抬头看着他,就在那写着文案。

    如果有人问你,每天的早晨,是什么把你叫醒的?

    闹钟?手机?还是唠叨的妈妈?

    也许你们的回答会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

    “我家楼下就是一间买油条豆浆的,所以我每天早早就会被楼下的叫卖声吵醒……”

    “我和别人合租的,我和她一起上班,听到她起床洗漱的声音,我就醒了……”

    静,是个独居女孩,一个人在大城市里打拼着,她的性格和她的名字一样,文静。

    静在一家公司做文员,朝九晚五的生活过得很普通,起床就上班,下班就回家,几乎不与人交际,她就喜欢晚上一个人抱着枕头看电视,无论看什么节目,都傻呵呵地笑着。

    静的内心独白,被她写到了纸上!

    当她回过神来看到纸上的内容,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她把那纸揉成一团,丢进了角落里的垃圾桶里。

    下班时间到了,公司上下都陆续打卡下班了。

    一位妇女模样的职员匆忙地跑到静的旁边,拍了拍静的胳膊。

    “小静啊,我要接我孩子放学……”

    静让出了她的位子给这位职员。

    看见她的组长来了,她也让出了她的位子,这位组长也很安然地插进了队伍中去,玩着手机。

    好不容易第三次快排到她了,结果后面来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年轻职员,男的有,女的也有,他们就像没当静是空气一样,插在静的前面,静被挤得止不住脚往后退。而这群男女有说有笑,根本就不在乎。

    终于打到了卡,可以回家了。

    刚刚一只脚迈出门,就被人拍了拍后背。静回过头来看,原来是人事部的经理,他递了张纸条给静,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纸条上写着,让她上楼给今天刚刚报道的新同事送工作证去,因为他没有工作证就没办法打卡出门。

    静只好回到楼上,完成这件根本不属于她的“工作任务”。

    在等电梯上楼的时候,静安慰着自己,好让自己觉得,大家都不是在欺负她。

    “阿姨要接孩子嘛,万一小孩放学乱跑了怎么办?

    领导嘛,人家工作这么辛苦,早回家应该的!

    同事们好像下班后要去聚餐,人多难订位子,早去早有位!

    人事部经理也可能是不熟悉我们部门的人和事,他让我送去也是情有可原的!”

    叮——

    电梯到了。

    门一开,静看到了他!

    他也正好下来,见到了静!

    这算是他俩第一次,相互看着对方的脸了吧!

    静把工作证递给了他。

    他看到了他的工作证,才明白是静在等他。

    “哦!谢谢!谢谢!”

    谢字都还没说完,静已经转身走了。

    “我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静只是一直向着前走,没回头。

    下班的路上,静还有挤半小时的地铁才能回家。车厢里挤满了乘客,大家都是忙碌了一整天,疲惫着,等着车驶过一个站,又一个站。

    静也挤在人群中,她用手指在大腿上,不停地写着她刚刚记下的一个名字。

    他,原来叫,语!

    语,这个字,静今天不知写了多少次,就连睡觉前,在手机的记事本里,最后输入的,也是这个字。

    静把手机“贴”在手臂上,闭上眼,安心地睡了去。

    静,是一位聋哑人。

    每天叫醒她的,不是声音,而是手机的震动。

    第二天,静一如往常地上着班。午餐时间,她拿出了自带的饭盒,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安安静静地,吃了早上准备好的午餐。

    语呢,也不用去订外卖,因为他的桌子上,已经堆满了那些单身的女职员送他的零食。当然,此刻他的身边,也围满了单身的女同事。

    语问到,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女孩,怎么不爱说话。

    看到语这么关心静,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女同事,对语说起了静的坏话。

    “她啊,不是不爱说话,说不了话!她是个聋哑人。”

    “对呀对呀,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公司的,这里又不是什么慈善机构!”

    “你们还不知道呀?我听说,他是跟我们的经理,有一腿……”

    “难怪!我就说嘛,公司怎么会请一个聋哑人!原来是有肮脏的交易!咦!我越看这个狐狸精越讨厌!装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语没有相信她们说的话,他也没吃任何桌上的零食,他告诉她们,他不爱吃零食,然后就一个人走了出去。

    语出了去,这些女人也没收住口,边吃着桌面上的零食,边在一旁指指点点,无中生有。

    下班了,语早早收拾好,候在门口,看见静出来,就跟在她后面。

    又是那些人,重复一样的理由,一样的工作,插着静的队。

    静早已习以为常,自从她进了公司,别人知道她是个聋哑人的时候开始,她就没有好好排过队。

    语一直站在最后,看着发生的这一切。

    静上了地铁,才发现身边站的人是语。

    车上的人依旧很多,人挤得把他俩紧挨在一起。

    静贴着语的胸口,她想转身换个位子,却动弹不得。

    语看着脸红的不行的静,笑着。

    静不知道,语一直在为她,使劲地挡着旁边这些汗臭的男人。

    到了静要下的站点,语也跟在了后头。

    静以为语也住这附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怕静会感到不适,语隔着很远,看见她进了小区,语才掉头离开。

    语没有先回家,而是跑到了书店,买了两本关于手语的书。

    睡前,静还是习惯把今天经历的事情,先写在手机里,才去睡。

    而此时的语,正聚精会神,练着手语呢!

    第三天,在公司里,语专门找了个机会,站在静的办公桌前,做着昨晚刚学会的手语。

    谢谢,你,前几天,给我送的,工作牌。

    语指着胸前的工作牌,并用嘴型告诉他身前这个女孩,他叫,语。

    看着眼前站着的这个男孩,对自己做着只有她明白的手语,静感到很意外,但是更多的是,尴尬,不自在。

    因为周围的同事,看到语的行为,都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静跑开了,她来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不敢有任何的胡思乱想。

    在一番心里斗争之后,静“纠正”了自己的心态,她告诉自己,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

    刚刚议论的女同事,也进了洗手间,看到静在这里,朝着静说了一句“不要脸”。

    无论这女的说多大声或者多小声,静也听不到。

    或许这就是听不到的好处吧!

    语也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太“鲁莽”了,没考虑全,这个“特别”女孩的“特别”情况。

    一个人被别人忽视久了,一旦别人给予了突如其来的关心,会不会一时间难以接受?

    原本今天下班,语会让静站到自己前面,但是语再三考虑,还是决定站在最后,等静打卡出去,自己再走。

    语“目送”完静回家,又跑到了书店,买了两本关于心理学的书籍。

    收银的小姐姐认出了这是昨天在这买过书的那个帅哥,她问到语,“怎么今天买这些书?你的兴趣爱好真广!”

    语告诉她,这是他必须要读的书!

    静今晚没有看电视,而是早早洗好了澡躺在了床上,手机屏幕一直开着,可是她却不知道改怎么记今天发生的事情。

    第四天,语开始自己带饭盒回公司吃午饭。就算是不能和她说上话,但是能做同一件事情,语就能感觉到很有意义。

    第五第六天周末,不上班。

    静待在家里,给爸爸妈妈写信,信上写的是千篇一律的内容,什么工作很顺利,同事人很好,生活过得也很开心。

    其实,静过得一点也不开心,与其说是不开心,还不如说她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已经分不清或者不想去分清什么是开心,什么是不开心。

    直到她把“我遇到一个很优秀的男孩”写到纸上的时候,她的脸上才开始露出了笑容。

    这个周末,语也在通宵达旦努力练习着他的手语。

    再见不到静的两天里,语思考了很多,他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能接受得了一种“新”的生活。

    第七天周一,语没有去上班。因为家里私自给他安排了场相亲,语不想让女孩白等一场,也就去赴约了。

    对方女孩很不错,条件给方面都很好,性格和自己也挺般配。女孩也有意思与他继续发展下去。

    回到家中的语,开始沉思起来,他可以选择一份正常的爱情与婚姻生活,娶个漂亮的老婆,生个健康的孩子,努力工作,一步一步过好以后的生活。

    可是,想到的更多还是,关于静。

    她会不会喜欢我?如果喜欢,我是不是能和她相处得来?我能接受得了“无声”的爱情吗?这是一辈子的事,到时我能后悔吗?

    我,到底是不是喜欢她?还是说,只是图一时的新鲜?

    我不知道!

    这些问题,语在第八天,问了自己一天。

    这天,他故意不去看静,中午也没吃自己带的盒饭。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自觉地站在队伍的最后面,最后一个打卡离开。

    语和静上了同一班地铁,只是语站在另一节车厢,时不时会看一下她,好确认她是否还在。

    第八天,语发现静没来,他问同事。同事们根本不会去在乎静有没有来,自然都不知道原因。

    语坐立不安,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忍不住了,他去问组长,组长告诉他,静生病请假了。

    “那她什么时候能来上班?”

    “我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来?有她没她公司一样会好。”

    组长的话让语很心寒。什么叫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人家领导吗?你怎么这么不关心自己的下属,何况人家是生病了!公司有你这样的领导才不会好!

    语也立马填了张请假条,原因也写生病了,他也不管领导批不批,把请假条放在桌子上就走了。

    语之前“送”过静回家,他来到了静的小区,但他不知道静住几楼几号。

    他问到保安,那个不会说话的女孩住哪。保安也不知道语问的是谁,因为静不和小区的人交际,当然没有人知道这个不会说话的女孩就是静。

    反正楼也不多,一间一间找呗!

    也许,缘分就是给有情的人准备的。

    静打开阳台的门,出来透透气,正好看到了,楼下的语。

    语也刚好抬头,没有错过,这个出来透透气的女孩。

    两人四目相对!

    语终于压抑不住自己心里的感情,他用手比划着。

    我,喜欢,你!

    看着语指着自己,静哭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感冒还没好,自己这么一下子就哭了。平时受再多的委屈,也没流过一次泪,为什么这次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哭了呢?

    静不知道,这原来就是爱啊!

    她体会不出,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难受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眼前会有多开心!

    她这个傻瓜,根本就不知道,她也喜欢上了,这个对自己做手语的男孩!

    但是,静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聋哑的女孩,不配拥有正常的爱!她从小就被别人灌输着,聋哑人应该和聋哑人在一起,这样的生活才公平!

    静关上了门,靠在沙发上,一直哭泣。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面对突如其来的感情,她像个受了惊的小女孩,束手无策。

    语不知道静也喜欢自己,以为刚刚的行为吓到了静,他后知后觉,自己太冲动了!这才认识几天啊?肯定是吓到人家了!他慌乱着,他想上去表达清楚自己的感情。

    数着楼层数,语来到静的家门前。

    语犹豫再三,他有担心,有害怕,但更多的是,他想知道,静的想法。

    他敲了几下门,见没人来应门,他又敲了几下门,还是没人。

    他也是个傻瓜,敲了半天门,才反应过来,静是个听不到的女孩!

    于是,他只好等,就在这里等!

    其实,静早就站到了门后面,透过门上的洞,看着外面的这一切。

    静也不忍心让语这么等着,她从门的下面,给语递了张纸条。

    上面写着:你快走吧,我不喜欢你。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语知道了静的回答。

    她不喜欢我!

    语选择接受现实,他回到家中,躲在房间里。

    他看着,桌面上那两本关于手语的书,就这样呆呆地,看着。

    第九天,第十天,第十一天,他们俩就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在自己的位子上做着自己的工作。

    这三天,语一下班了就早早回家了。其中有一天,还去参加了一次相亲。

    可是,他再也不觉得,有谁能优秀过她了。

    周末,静收到了爸妈的回信。

    上次写给爸妈的信中有和他们说,自己遇到了一个喜欢的人。她的爸妈回信中告诉她,他们很高兴女儿能有心仪的人,如何她也喜欢对方,就要勇敢一点。

    而这次写给爸妈的信中,她写到,那个男孩不喜欢自己。

    静以为就这样骗自己,生活就会恢复平静,就像以前那样。

    直到第十四天,这天是语入职的第三周。

    周一的工作很满,一个容易欺负的人,一个初来乍到的人,自然会被要求加班。

    这晚加班的就语和静。

    办公室里,就他两个,语有些不自在,就出到走廊冲杯咖啡喝。

    语想着,作为同事,也是礼貌,理应也给静冲上一杯。

    就当语端着刚冲好的咖啡进到办公室时,却看见了部门的经理,在性骚扰静。

    “小静同志,这么晚还加班,累坏了吧,我来给你按摩按摩肩膀!”

    静说不出话来表达不乐意,只能一直闪躲。

    见静有些不从,经理便威胁着静,“小静同志,你可别忘了,当初你的这份工作,多亏了我的帮忙,你才能坐在这,我也不求你回报我什么,就当陪陪我,来嘛……”

    语早就有所耳闻,这个经理是个好色之徒,经常要挟女同事,揩她们的油。尤其是静这么柔弱的女生,受了不少欺负。

    经理这咸猪手都已经在静的身上摸来摸去,语眼看不出手就来不及了。

    他大喊一声,“CNMD!”

    上去就是一拳!

    差点把经理的眼珠打出来。

    “你!你!你敢打我?我看你是不想干了!”经理捂着脸,鼻血顺着嘴巴流了满地。

    “老子TMD就不干了!”

    说完,上去又给了经理一脚。

    这经理也是个明白人,自知打不过语,爬着滚着跑走了。

    语拉着静的手,让她马上回家,这工作不做了!

    语硬来这静上了的士,他很气愤,他不明白为什么静不反抗。他也不想讲什么大道理,一是静听不见,二是他不会这些道理话的手语。

    就这样,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坐在的士的后排,都看着窗外,一路到了静的小区。

    语让静上楼去,自己也回去了。

    当晚,静将这件事写在了记事本中,可是她写不出感受,她分不清语,是勇敢,还是冲动。

    第十五天,语没去上班,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不干就不干!

    可是,当他得知静却乖乖地回去上班了,气不打一出来。

    语回到了公司,可是经理早就吩咐了保安,不准放他进来。

    他只能等,等到静下班!

    终于到了五点。语看到了静,在排队打卡出来。

    又是那群人,一如既往地插着静的队。

    语压了一天的气,正愁没地方撒,他上前去,挨个指着那群人就骂。

    “你!你说你要去接孩子放学?你孩子都上高中了,你还接他放学?是你弱智还是你孩子弱智?”

    “你!摆一副臭官架子,你以为你工作做得最多?你也就敲二郎腿喝茶费点力,脏话累活都我们干!”

    “还有你们!老师没教过你们排队的时候要站好啊?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你们是声纳还是雷达?”

    “我来这里工作多久,你们就欺负她多久,排个队你们都要插来插去,很赶时间吗?赶去上坟还是投胎啊?全TM给我让开!”

    语这一吼,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众人吓得让开了路,躲开一旁不敢说一句话。

    静听不到语的这番“肺腑之言”,只是看到前方队伍让开了路,而她也被语一把拉着,从这扬长而去!

    地铁上,语为静找了个位子坐下,而自己守护在静的身边。

    静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看见语的那一刻起,心里就安心了许多。她还会时不时偷偷抬头瞄一眼语的脸,看到语这么就像一个“保镖”一样站在自己身边,静悄悄地笑了起来。

    语也想得很明白,自己这么奋不顾身,是因为自己有了想保护的人,而这个人,他想一直保护下去。

    他现在要做的,是要让静打开心扉,去接受自己,并且要向静证明自己也能接受她的“特别”。

    这两样缺一不可!

    语送静到了楼下,他欲言又止,但不肯放静走。

    语告诉自己,要像个男人一样,抬头挺胸的,对自己喜欢的女孩,表达自己的感情!

    静也在等,等他,更在等自己!

    语捂着静的脸,他咬着嘴唇,一番心理斗争后,终于鼓起了勇气!

    他把他昨晚,排练一整晚的手语,完整,一字不差的,表达着他的内心独白!

    我,第一次,看到你,你,就像,一只,受伤的,天使。我,知道,你,听不到,说不了话。我,不是,同情,你,才喜欢,你。我,喜欢,你,是,真心的。如果说,你,不能,融入进,我的,世界,那么,就,让我,融入到,你的,世界!我,会,好好,学,手语,然后,带你,到处,玩,吃,很多,好吃的。总之,我,这辈子,跟定,你了!

    静明白了语的意思,她还在犹豫不决,她告诉语。

    我,很感谢,你,对我,做的,所有事情!但是,我,现在,回答不了,如果,我,决定了,愿意,和,你,走下去,那么,明天,上午,公司楼下,见!

    静故意放慢了手速,语也看懂了大概。语重复了几次静的手语,确认无误后才放心离去。

    这天晚上,对着二人来说,应该是十分的漫长!

    语整晚都在回忆静的手语,反复对着书核对,检查自己是否有理解错误的地方。

    明天,上午,公司楼下,见!

    这段手语,他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而静,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事,有过去的,有将来的,有好的,有坏的……

    静决定了,她打开手机里的记事本,有关以前那些不开心的,全部删了去,只留下从见到语那天开始的日记。

    她打开台灯,拿出纸和笔,写下两封信。

    一封辞职。

    一封告诉爸妈,她要恋爱了!

    静也收拾好了文件,拿好了工作卡准备出门了。

    在公司门口,职员们在排着队打卡出门。

阅读河星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变身火辣女王[综漫]审神者的救赎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极品妖孽小村医我五行缺你圣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