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大年三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开膛破肚之后把野鸡内脏都分给了小金,然后拿着鸡进厨房下锅了。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了,尽欢赶忙去开门,原来是徐家俊来了,手上还拎着几条鱼。

    徐祖爷气哼哼地给鸡抹了脖子,“就是你惯的!要不它能有那么大胆子在家里撒野!”

    尽欢嬉皮笑脸给徐祖爷递碗接鸡血,徐祖爷睨了尽欢一眼。

    “你三张大字写完啦?跟着我转悠啥?又想浑水摸鱼混过去?”

    金雕本来就是野鸡的天敌之一,本来就被吓得魂不守舍的鸡,被小金这么一折腾,就差没断气了。

    徐祖爷赶紧把小金赶开,小金对着徐祖爷倒也不护食,由着徐祖爷把鸡给拿走了。

    “小鱼儿,你好好教教小金,你看这野鸡都被它弄的得要死不活的!”徐祖爷拎着鸡冲着正在练毛笔字的尽欢喊。

    尽欢只有认命地回到桌子上,继续练起毛笔字来,徐祖爷一直拒绝尽欢用铅笔和钢笔。

    他说练字首先要学好毛笔字,以后硬笔字自然就会很好看,毛笔没打好基础,以后钢笔写出来的字歪七扭八的不成样子。

    也就亏得尽欢现在悟性极高,要换成上辈子非得把她逼疯。

    现在尽欢的字已经像模像样的了。

    徐祖爷给野鸡褪毛,尾巴上还留了三根毛。(传说祭祀用的公鸡留三根鸡毛来牵引灵魂,保护灵魂)

    忙忙碌碌地终于到了大年三十,吃过早饭,徐祖爷就把厨房里挂着的腊猪头和猪尾巴拿下来洗涮干净。

    猪头猪尾放进锅里煮上,煤炭炉子上炖上了牛肉。

    等厨房的活都利索了之后,徐祖爷拿着刀准备去院子里拎鸡过来放血。

    结果出了厨房也没看到鸡,找了半天,终于在小金的窝后面找到了。

    只见小金正霸气地,把那只红腹锦鸡压在地下,用它的右爪狠狠地掐住了红腹锦鸡的脖子。

    尽欢搁下笔赶紧过去瞧,野鸡脖子上的毛都秃一大半了,不过幸好还没有伤口,不耽搁徐祖爷的杀鸡。

    “祖祖,就是掉了点毛,不耽误你杀鸡!”尽欢笑嘻嘻地跟徐祖爷说。

    “小鱼儿,你祖祖呢?”徐家俊问道。

    “我祖祖在灶房煮饭呢!”尽欢赶紧接下他的鱼往厨房喊:“祖祖,家俊伯来了!”

    喊完之后,尽欢还给徐家俊倒了热水,礼节做得十分周到。

    尽欢被指挥去把鱼放进盆里养起来,她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抱了一个五斤重的坛子出来。

    徐家俊知道其实尽欢的力气大,但还是忍不住赶紧站起来帮她接过来。

    “家俊伯,这坛酒是我孝敬你的,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走哈!”尽欢指了指放在了桌上的坛子。

    徐家俊惊喜,下半年他打的那几斤二锅头早就喝完了,这会儿尽欢说送他酒,他高兴得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活了。

    他凑上前吸了吸鼻子,“咋没味儿啊?”

    “坛子口是用泥巴封过的!”尽欢揭下坛子顶上的红布,就露出了黄泥。

    徐祖爷看着尽欢得意的小模样,也笑着跟徐家俊说:

    “俊娃子,你今天运气不错啊!

    这酒小鱼儿可宝贝了,平时碰都不让我碰一下。

    今天能送给你,也就是今天过年她高兴!机会难得!”

    徐家俊乐呵呵地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双绣花鞋来,“差点忘了,这是你伯娘给你新做的,说开春了穿!”

    红色的灯草绒面,鞋面还绣着黄色的迎春花,看起来特别的精巧可爱。

    尽欢接过来还打趣徐家俊:“家俊伯,是不是我不给你送酒,你就想不起来伯娘给我做的鞋啊!”

    徐家俊捏了捏尽欢的鼻子,“你娃娃的嘴巴就是嚼,我忘记了一会儿还不得要再来跑一趟,你的鞋我拿回去还能自己穿咋的?”

    徐家俊坐了一小会儿,就乐颠颠地抱着那坛酒回家了。

    等锅里的猪头猪尾和野鸡都煮好了,徐祖爷把它们捞起来,用猪头猪尾和鸡,在家里点香烧纸敬了神。

    敬完神后,徐祖爷把猪头猪尾和野鸡装进了箩兜里,又拿上了香蜡纸钱等物品,准备上山去上坟。

    他家的祖坟在小龙山背后,本来以为他们这一支人丁单薄,结果尽欢看着一堆大大小小的坟包包还是吓了一跳,原来徐祖爷的祖上人丁其实还是兴旺过。

    徐祖爷放下箩兜,开始拔起了坟地里的荒草,整理完了以后,开始给尽欢介绍,每个坟的主人,葬的是谁谁谁,尽欢应该叫什么。

    尽欢听了之后更是一头雾水,全是曾曾曾祖级别的,肯定是搞不清楚,就只有乖顺地跟着徐祖爷后面烧香磕头。

    一直等香蜡纸钱燃尽之后,徐祖爷才收拾东西带着尽欢回家。

    到家之后徐祖爷就开始准备年饭了。

    凉拌椒麻鸡、凉拌猪耳朵、猪脸蒜苗回锅肉、清炖萝卜牛肉、红烧鲤鱼、肉汤煮的长青菜。

    两凉四热,分量不大,但都是算得上荤菜,年饭到了这个水平,不说实在村子里少有,就是城里也难得。

    家里的人都数上,也就只有祖孙二人,为了气氛不冷清,徐祖爷还特意让尽欢开了一坛子米酒,让尽欢陪着喝了一小杯。

    尽欢还煞有介事地跟徐祖爷碰了个杯,祝福来年他们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徐祖爷在这样的日子里难免伤感,觉得要是孙子孙媳妇都在的话就更好了。

    尽欢插科打诨,又说吉祥话又唱歌,使尽浑身解数哄他高兴。

    后来他也想通了,逝去的人不回再回来,有自己小重孙女陪着自己,日子过得乐乐呵呵的,也没什么不满足的。

    小金听到尽欢唱歌的声音,飞到了窗台上也“叽叽”叫着凑热闹,可惜这伴奏怎么也跟不上调子。

    它上蹿下跳地,叫得还挺着急,把尽欢和徐祖爷都逗得哈哈大笑。

    年饭的菜分量小,但每样都留了一点在盘子里。

    这里有习俗,年饭的饭菜留一点到明天大年初一,意味着连年有余。

    等徐祖爷收拾好桌子,便有小娃娃在门口探头探脑地。

    徐祖爷端着装满花生瓜子糖果的茶盘,给每个来的娃娃都抓上一把,小娃娃们道了谢,捂着口袋就冲向下一家。

    尽欢没跟着去小娃娃们出去串着门拜年,毕竟她不是真的小娃娃,不稀罕这些糖果花生瓜子胡豆,也拉不下脸去讨零食。

    现在家家都不富裕,小娃娃们上门拜年,大方的主人家咬牙拿出零嘴来招待,小气的干脆直接把娃娃们哄出门。

    中午饭吃得晚了,到晚饭时间就更感觉不到饿.

    徐祖爷下了两碗手切面,还卧了两个荷包蛋在上面。

    尽欢看到鸡蛋面很不解,平时徐祖爷不怎么下面吃的,因为知道尽欢除了早上会吃面食,剩下的两顿饭都喜欢米饭。

    “小鱼儿,这是祖祖给你下的寿面!你今天又长大一岁啦!”徐祖爷笑眯眯地给尽欢递了筷子。

    这倒是把尽欢惊了一跳,跟她上辈子的生日的日子一模一样,都是大年三十,这确实是挺巧合的。

    尽欢吃过面,徐祖爷给了尽欢两个红包,里面都是一张大团结。“祖祖,怎么给我两个红包啊!”

    徐祖爷摸了摸尽欢的头,“一个是压岁钱,一个是生辰红包啊!”

    尽欢立马笑眯眯地把红包放进了兜里,笑嘻嘻地说道:“谢谢祖祖,恭祝你来年行大运,财旺福旺身体旺!”

    第一个没有春节联欢晚会的春节是有点不习惯,徐祖爷等到零点的时候,放了一挂鞭炮,大年三十就算是过完了。

    徐家俊拿起尽欢的字,对着徐祖爷夸道:“六叔,小鱼儿这字,写的真不错!”

    “你就别夸她了,为了她这字我可没少操心,大半年才写成这样!”徐祖爷听了徐家俊的夸奖其实很高兴,但还是象征性地谦虚了一下。

阅读自带锦鲤穿六零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小清欢猫大王系统有人喜欢这首歌都市之神话复活魔君宠夫日常逍遥梦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