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惊动皇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高力士本不想理他,但也不好对这样的台鉴官员太过傲慢,御史遇事问一嘴,可是人家的职责特权,身为官员,如无保密必要,都需得回答,于是开口道,“适才东宫有犬吠之声,惊扰皇城,陛下动问,令我前来查看。”

    李景伯闻言,忙给高力士拱手解释道,“只不过犬子在教太子殿下和一众东宫艺人练声而已,若是陛下动了怒,还请高将军美言几句,下官必有重谢。”

    所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在太极宫御书房批阅奏章的李隆基便知道了消息。

    “东宫有犬吠?”李隆基停笔看向高力士再度确认道。

    “正是,其声势颇大,臣担心有何变故,特来请旨,前去查看。”高力士拱手弯腰道。

    回答他的,自然也是侍卫们一脸懵逼的表情。

    东宫与皇城太极宫仅一墙之隔,宫内数百歌手乐师,齐声学习狗叫,连在宫门前的李景伯都听到了,那么,皇城上值守的侍卫,就没有可能听不到,如果说这事跟李龟年没有关系,李景伯是不信的,他已经意识到,李龟年这次恐怕是闯祸了。

    果然,太极宫东面城头上值守的禁军在听到东宫这边传来的声音之后,大声喊道,“速报将军,东宫突有犬吠,数量甚多,情况不明。”

    他虽是宦官,但武艺超群,领了监门卫将军一职之后,整个人,更是一派军伍作风,只以李隆基的安全为重,从不妄议朝政,深得李隆基信任。

    李隆基闻言,只觉得有些荒唐,东宫大内,哪里会有那么多狗,但还是开口道,“如此,你便去看看吧!是何详情,回来后奏报于朕。”

    “诺。”

    不多时,高力士便打马朝东宫这边赶来,此时,东宫的犬吠之声已经停止,李景伯也得到了宫门前派进去询问情况的侍卫的回报,原来,还真是李龟年的锅,他居然鼓捣太子学狗叫练嗓,而那些东宫艺人,见其真的有效,也跟着练了起来。

    见到高力士打马而来,李景伯也不避让,在东宫正门的路边施礼之后,便询问道,“高将军这是要去东宫?”

    李景伯上了马车其实并没有马上走,而是在思索下一步计划。

    他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从过往n多次的以死相挟都没有奏效就可以看出,这个家伙,是宁可死,也不愿意成那个亲的。

    而且他知道,作为老子,自己是不可能真的把他这个儿子怎么样的。

    然而,现在,他却有些后悔没有直接走掉了,因为,东宫之中,突然就传来了一阵犬吠之声。

    “这是,怎么回事?”李景伯从马车上下来,向东宫门前值守的侍卫询问道。

    值守的小兵,遇到突发情况,需要上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然而,身为监门卫将军,正在皇城当值的高力士,得到了汇报,想要离开太极宫去东宫查看情况的话,又得禀报正在太极宫中办公的皇帝李隆基,毕竟,他不能擅离职守。

    闻言,高力士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李景伯,就一踢马肚子,进了东宫。

    从李景伯这个行为,高力士就明白,为什么他的官一直当不大了,皇帝身边负责人生安全保障的近臣,可是能够被些许贿赂打动的?

    他高力士,又怎么可能会为了几个臭钱,而出言议政,左右皇帝的意志呢!

    李嗣谦只要学到个五六成的程度,再加上到时候和声,配乐,舞蹈的气氛烘托,基本上,就能够骗骗李隆基的耳朵了。

    在门外的内侍高声唱了高将军到之后,那个刚才被李嗣谦训斥了几句,脸色有些发红的马永全便急忙迎了出去。

    高力士除了是皇城的监门将军之外,可还兼着内给事的职位,他这个内给事,可不同于别朝的内给事,不仅领着内侍监的全部职权,还领着皇宫大内值守的兵权,连许多王公贵族见了他,都得喊一声阿翁,以示尊敬,算是马永全这个东宫内侍总管的顶头上司了。

    “劳陛下动问了,适才,不过是太子和众多艺人在练声而已。”在高力士说明了来意之后,马永全一边引着他往偏殿这边走,一边回报道。

    “练声,需要学犬吠?”高力士有些诧异的问道。

    马永全答道,“这是梨园坐部班首李龟年提供的方法,殿下试过之后,似乎有些微末效果。”

    何止是微末效果,应该说是有奇效还差不多,毕竟,这还只是李嗣谦第一次练习而已,当他用胸腹腔音发声练成了习惯,那么,今后他整个吐字都会清晰很多,声音饱满度,与普通的口腔音,会有天然之别。

    然而,因为刚才他对李龟年的一句喝斥,换来了李嗣谦对他的喝斥,身为东宫内侍总管的他,感觉自己脸上挂不住,在一干属下和乐手面前丢了面子,话语之间,便对李龟年有些贬低。

    听他的说法与宫门前李景伯说的无异,高力士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点了点头,又问道,“太子向来不精曲艺事,为何又开始学习这些了?”

    马永全笑了笑答道,“这不是陛下有旨,王公大臣以及诸皇子,重阳佳节伴驾齐游南山么,太子殿下,是在为陛下准备朗诵节目,在游之玩时,献给陛下解闷呢!”

    “朗诵?”高力士闻言,再度有些发愣道。

    如果是正常的禀报,马永全完全不需要把李嗣谦的表演形式都说出来,只说准备了节目就是了。

    他这一说出来,高力士就要原封不动的禀报给李隆基,那么,到了李嗣谦这个节目真正在重阳节拿出来的时候,就会让李隆基失去了很多新意感,这也同样是善于宫斗的马永全的一点小伎俩。

    太子的表演如果不成功,那么,到时候肯定会迁怒李龟年,那么,他刚才丢掉的面子,自然就可以趁势找回来了。

    常年混迹于大内宫廷的宦官阉人,心胸就是有这么狭窄,由于身体的残缺,他们成为了一个最敏感的群体,除非混到像高力士这样的地位,有了政治方面的追求,否则,十个有九个都是蔫坏蔫坏的。

    马永全还待给高力士解释什么是朗诵,却被高力士伸手止住了话头,因为,他们已经走到了李嗣谦正在练习朗诵的偏殿之中,而李龟年,则是已经带着乐手,歌者,舞者,等艺人向他拱手行礼了。

    训练歌舞的偏殿大厅之中,学狗的状态叫唤了几十声的李嗣谦,再度跟着李龟年朗诵这首《采桑子重阳》的时候,声音果然饱满了许多,至少有了李龟年之前背诵时,五六成的气势,这个效果,让李嗣谦十分满意,因为进步的太明显了。

    毕竟,李龟年的声音,是长年累月练出来的,雄浑的共鸣,如果发挥到极致,是很难有人能够与之比肩。

阅读大唐乐圣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前夫高萌综影视祈愿人生大秦最强帝师综影视寄居而生[全职高手]瞎撩我在闹市有栋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