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交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诸如此类,夹杂着些微作死的言论

    群众的呼声让汉克有些光火:”那最后说话的小别致,等会儿再和你计较。”

    “别转移话题,刚才你不是还在道歉吗,怎么转眼就‘盘问’起我来了,老头子的脾气可是很不好的,发起火来,即使你是尼古拉斯钟爱的晚辈也没用!”一改之前可怜巴巴的样子,老乞丐开始恶狠狠地威胁。

    黎落尘看着这个戴上帽子后就画风突变的老兽人,心里一阵无语:你是杰克船长吗喂!?

    但嘴上却还得装傻:“我才不怕您呢,泰勒哥哥会保护我的,而······而且——”说着说着,雪白的脸上飞起了两片嫣红,声音也逐渐小了下去。

    这一点,汉克不会看不出来

    虽然黎落尘一直坚信“套路”才是不变的“王道”,但他还没狂妄到认为自己十六年的经历能够与这些几百岁的老家伙相提并论。

    所以他得顺着这些老古董们的想法

    “就是这小子?你看看他敢不敢动我!”转头看了看旁边的“背景”,老汉克摆出一付“我小弟是尼古拉斯”的样子,而后又转过来直直的盯着黎落尘:

    “至于你,什么而且?你欺负我这么个老人家还有理了?”赤果果的讹诈啊——还是基于事实的合法合理的讹诈

    “可······可是······”眼前的小姑凉似乎经受不住老乞丐那咄咄逼人的态度,声音更低了几分,还带上了几丝哭腔。

    “汉克大叔,差不多得了吧,您可是长辈,而且这位小姐也没存什么坏心不是吗?”守门的队长似乎看不下去了,虽然知道老汉克也就是想恶作剧,不过那个小姑娘颤抖的双肩看着实在挺可怜的,所以他也就“斗胆”劝了一句。

    一言既出,引得众人纷纷附和:“可不是吗,大叔你就高抬贵手。”“不就是碰了你的帽子吗,街上谁还没蹭点儿灰啊,算了吧。”“你不会是看人家小姑凉可爱,想······?那就当我没劝就是了。”

    黎落尘到底是个有良心的“圣职者”,听到老人的惊呼后,他便乖乖地将手中的帽子递给了老人。

    汉克也不多客气,也不管金属制的钱币有多硬,接过来往头上一扣,随即就又大大咧咧地盘坐在了地上。

    目光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妮儿”,汉克发出了疑问:“不像尼古拉斯那老东西的作风,你这小妮子不简单啊。”摇头晃脑间,钱币也随之叮当作响。

    汉克的话一出,黎落尘立刻知道自己赌对了。

    装出惊讶的样子,他道歉道:“爷爷你认识尼古拉斯爷爷吗?那看来是我做了多余的事了,打扰到您真对不起。”避重就轻,黎落尘的道歉可以理解为很多意思,

    “······果然是个调皮的小家伙,是尼古拉斯让你‘出来’的吗?”汉克明显误会了什么,眼皮撑大了些,在“出来”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是啊,尼古拉斯爷爷允许我和骑士哥哥他们出来玩儿的。”没有犹豫,黎落尘报以天真的语气,好奇地问道:“您和尼古拉斯爷爷是好朋友吗?”

    “没什么可是的,别以为你躲得过,我一定要你的家长亲自来道歉不可。”美滋滋,汉克似乎已经看到尼古拉斯低头的样子了,先前那位被点到的卫兵吃屎般的表情也被他忽略了过去。

    |那么,身为那个老家伙的看中的人,你又会怎么做呢?|

    抱着这个想法,汉克得意洋洋地看着黎落尘,期待着“她”的回答······

    他很想打死三分钟前的自己,为什么不拦着圣女呢?

    汉克是谁?那可是尼古拉斯大人也觉得头疼的老前辈,而且性格古怪,谁要是动了他的帽子,那基本上就被宣判社会性死亡了,平常的话要是认识熟人还好,可现在这家伙明显连尼古拉斯大人的账也不买了。

    看着面对咄咄逼人的老乞丐而瑟瑟发抖、却仍未表明身份,只是紧紧拉着自己臂铠的圣女大人,泰勒觉得自己尽忠的时候到了。

    “在下有一言,敬——”

    “可是——”黎落尘放开了一直牵着泰勒臂铠的手,双手捂面,声音骤然增大。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个“女孩”突然的爆发吓了一跳。

    汉克也被吓了一跳:怎么的,还有后手?不过看这个妮儿一副面红耳赤,快哭出来的样子,估计也就是闹一闹罢了,于是也就放下了心:“声音大了不起啊?小姑凉家家的,一点优雅也不懂。”

    你这皮衣拖鞋牛仔裤的打扮,说尼玛的优雅呢!

    心里暗暗腹诽,泰勒却已经忍耐不住了:“前辈依恃妄行,恐有伤尊下大名,还请——“声音戛然而至,因为他的右手被人拉住了。

    看着明明在强忍着哭泣,但仍为自己担心,轻轻扯动手臂以作提醒的圣女大人。泰勒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洒家这辈子值了!!!】

    “生——尘大人无须担心,我已有计较!必不让前辈得逞!”

    由于是在城门口,之前的骚动现在已经引起了行人的围观,对情况指指点点的声音也多了起来。

    泰勒话语中的决然让围观者动容的同时,也使他们对汉克有了恶感:人家主仆不过是动了你的帽子,您既然认识尼古拉斯大人,也算是个大人物,怎么还和小孩子过不去啊。

    对于这一切,汉克只想表示:

    MMP

    对了还有:

    QNMMP

    我只不过是想试一试这小家伙的斤两,顺便让尼古拉斯出面爽一波,怎么突然就变成反派了。形势逼人,不过这也更好,他也想看看这小妮子会如何面对这种情况······

    *********************

    听到泰勒的安慰,黎落尘的肩膀抖得更剧烈了些。好一会儿,他才摇了摇头:

    “算、算了吧,泰勒哥哥,是我的错——”声音里还带着哭腔,稍微顿了顿,似乎在平复情绪,穿着短裙的“少女”向老乞丐表示了歉意:

    “对不起,爷爷,我不该碰您的帽子”声音中的颤抖越来越剧烈,隐隐地有水珠滑落。

    汉克有些失望,这样的应对也太普通了一些,他有些失去兴趣了,看着周围围观群众杀人般的视线,他寻思着:要不就这么算了?

    颓丧地挥了挥手:

    “算了,你是大——”

    “是我不好,明,明明自己穿了这种衣服,还因为被看了小内内,就,就对爷爷……呜哇——”“少女”沙哑的哭泣声打断了汉克的原谅宣言。声音断断续续,但从指缝间滴下的一粒粒泪珠就可以猜到,低着的脸上是怎样一副委屈的神情。

    甚至还没等说完,“她”便再承受不了,返身趴在泰勒的胸前泣不成声。

    “······”

    城门口变得安静了起来,唯有勉强克制住的啜泣声若隐若现。

    冷汗从汉克的额头渗了出来,他舔了舔嘴唇,想要对这尴尬的气氛做些什么——

    “我们……回家吧,泰……泰勒哥哥,第一次出门就这样,我果然没资格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们回去吧,我会乖乖听你们的话的……求求你,别再让我出来了。”随着抽泣声,“少女”抬起了头,露出了自己苍白的容颜,惊鸿一现后又埋首向地。

    “她”向身旁的护卫怯生生地祈求着,而从护卫男子自责的目光中也能看出“少女”确实所言非虚。

    难怪如此精灵可爱的少女他们从未听说,因为这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的初次外出……

    可是,少女花费了不知多么大的勇气才踏出的第一步却被一位老色狼给破坏了!!

    令人发指

    十恶不赦

    义愤填膺

    汉克去屎

    众多目光交汇在老乞丐的身上,但他无处躲避

    汉克听得出黎落尘话语中的真实

    所以他已经没脸发出疑问了:

    “难道……

    不是我才是受害者吗?”

    ********************

    完犊子了——这是泰勒看到圣女抱走汉克帽子后的第一想法。

阅读异装圣贤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