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会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到这幅景象的众圣骑士又是一阵脸红心跳,泰勒还羞涩地低下了头,揉搓着胸(自己的,请不要误会),仿佛在回忆昨晚的美好。

    ······

    “圣女殿下不必挂心,对尼古拉斯主教来说这是常态了,不过还请您不用担心,它对于光明的信仰是绝对的”不愧是统领圣骑士的男人,圣罗温和的笑着,话语中的温柔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信服,加上满身白色的粘液,显得更加神圣——

    个鬼啦!!

    黎落尘不知道“对于光明的信仰有多可信”,但是

    倒不是警觉心太低,主要得归功于昨晚的闹腾,智力与体力的双重消耗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什么,你问来到异世界的害怕与惶恐呢?

    (所以我才设定主角是独自一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女装大佬啊!!!!女装的心酸与辛酸你们懂吗?啊??!!)

    哥哥你刚才确实说了‘它’是吧!没错吧!!——我们的主角开始怀念起母语的博大精深了,这要是换了在天朝,起码不会让恐惧来的这么快,准是个“意外惊喜”。

    ······

    ——其实这个世界的语言死板一点也不错。

    没把心里的疑惑吐出来,黎落尘乖乖地遵循自己的人设,怯怯地拉着圣罗的裙甲角——没办法,全身上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地方能下手的了——捏着裙角从房间里款款地走了出来。

    莲步轻移,罗袜生尘,圣女的一举一动都是如此的纯净美好,一颦一蹙都叫人心生怜惜。

    你见识过地狱吗?

    不是那种传说中的、死后身处的地狱,

    而是活生生的、位于现实的人间地狱。

    *****************************

    黎落尘是被圣罗叫醒的,这一觉他睡得很安稳。

    “圣女大人,你还好吗?会面不急于一时,要不——您再睡会儿?”看着圣女坐在床上一脸恍惚的样子,圣罗有些担心,试探地问道。

    被圣罗晶光烁烁的铠甲一闪,黎落尘这才完全回归到现实:“不了,让主教大人他们等着不好吧,话说人家不用换个衣服什么的嘛?还有——”他扫了扫圣罗:“圣罗哥哥您确定没什么事吗?人家很担心诶~”

    圣罗嘱咐他们专心守护,而黎落尘走时那甜甜的笑也给了他们无尽的力量,于是圣女的住家周围又恢复了平静。

    ************

    【不妙不妙不妙】——黎落尘的脑子里满满的都是这个词在回荡

    尼古拉斯是教廷的苦修士中年纪最大的一位,有传说他已经经历了几代教皇的更替了,那些故去的权力者一个接一个地化为尘土,他却依然健在。

    有人说他是因虔诚而获得了神灵的赐福,因而得以长驻人间,秉承“监管者”的责任。

    之前,黎落尘也有过一些猜想,觉得尼古拉斯或许就是圣女留下来的后手,以应对自己的到来,甚至“他”本人就是圣女也说不定,但这个猜测被圣罗的话语推翻了

    尼古拉斯是“它”,而不是“他”或“她”。

    没人会留下这么理所当然的后手,这太容易被人看穿与提防了。

    【这个世界的教廷似乎挺开放的】——只能发出这样的感叹,任由圣罗将自己带往接见的大殿。

    照顾到黎落尘的脚力,圣罗走得不快,也归功于这大的要死的教城,让黎落尘得以有时间思考等会儿自己饱受蹂躏的反应

    看着圣罗盔甲上白浊液构成的捆绑图案,他有些放弃自我:

    【看那些家伙丝毫不觉得奇怪的样子,看来这在教会里是家常便饭,那么问题就来了:

    我是应该“嘤嘤嘤,不要啊!”来满足它的虐待欲望呢,还是应该“啊啊啊,好爽呀!”来顺从自己内心的狂野呢?】

    吐槽不断,但最终还没得出自己应采用什么姿势,黎落尘就被带到了目的地。

    和他的猜想不同,并没有到大殿,圣罗带他来到了修道院

    没什么色情的魔物

    只有一棵大树,在院子里静静生长

    似乎听到来人的脚步声,大树缓缓地转过身来,枝冠轻摇……

    不是什么普通的树

    纵使它没在啃噬尸骨

    将要去见的主教叫尼古拉斯,过去他对这个名字没什么特别的印象,能想起的也就是圣诞老人了——充其量再加一个“亚洲舞王”。

    不过在这个世界,这个名字是崇高的代言词,坊间都怀着敬意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知道谁是尼古拉斯吗?是那位最接近神的大人”(顺便一提,情报由泰氏兄弟提供)。

阅读异装圣贤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十亿遗产[偶像练习生]Maniac-depressive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大唐之最强李元芳昧尸之谜浪寂天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