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小试牛刀(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终于,桃子姐从远处穿着粗气跑了过来,人群安静但迅速的分开,留出了一人通过的通道,当桃子姐疾驰而过之后,那道伤口般的通道立马合起来,也许他们想要亲眼见证那个男孩创造一个奇迹吧,不想错过哪怕任何一个小细节。

    从桃子姐的手中接过他所说的翠绿的针状水草,杨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一部分放进口中细细咀嚼,一边用手将其余的水草拧衣服般使劲积压,有碧绿的汁液流出,杨伟小心翼翼的将这些汁液滴到那恐怖的伤口中,溜进去的除了绿色的汁液,还有几粒调皮的汗珠。

    就在她内心祈祷的时候,先前带给她无限希望的银针被杨伟毫不留情的拔出,又是三针下去,而伴随着这三针的是三口鲜红的热血,而丈夫此刻已经损失不起更多的鲜血,每一滴鲜血就是他活下去的一份希望。而更令她担心的是,那个谜一样的男孩居然毫不马虎的将插在丈夫胸前的长箭闪电式的拔了出来。

    在箭拔出来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所有的力气都随着这支长箭被抽离了她的身体,眼前一黑,她就这么软软的倒了下去。

    而就在她倒下去的时候,四周无数的倒吸凉气的声音让她忍不住抬眼看了下她最不愿看到的地方,那个原本是个大洞的地方确实有个洞,但没有鲜血流出。

    “哦,对了,就是我们刚过来的附近就有,叶若细针,颜色翠绿!”

    桃子姐此时听到杨伟那命令式的口气,头一遭觉着这个下流胚子的声音居然也不是那么令人生厌,也许是刚才他看到了堪比神奇的情景让他看到了希望,顾不得许多,乖乖转身挤开人群往半月潭跑去,只是不知何时,两朵红霞悄然爬上了她的双颊,甚至贪婪的占领的她的粉颈!

    围观的人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杨大少那双神奇的手上,放佛能从这双手上看到希望,甚至是奇迹。而那位妇人此时更是喜极而泣,这普通的一天中她经历了太多的不可思议。丈夫出海今日归来,她已经做好了三菜一汤,准备享受一下团圆的喜悦,奈何突然噩耗传来,丈夫浑身鲜血出现在她的面前,甚至因伤势过重,村里唯一熟悉医术的喜老都摇了摇头去救治其他人。

    此时,她已经不能形容自己的心情,她已经经受不起任何打击,就在这一会会的时间,她的心情已经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起伏,她已经浑身瘫软,只是眸子中还有着希冀的光芒。

    听到杨伟要的热水白布和那不知名的水草,仿佛终于找到了事情可干一般,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支撑着她,她挣扎着站了起来,疾步朝自己家的方向跑去,似乎,那里有她期待的丈夫,可以跟她坐在一起,一边吃着自己做的三菜一汤,一边轻声诉说着他出海的种种趣事。

    此时的杨伟自然是没有时间关注妇人的举动,此刻的他双手并用,正在箭伤周围的三支银针上左转右撵,时而将针多刺入一分,时而又将针猛的提起,侃堪刺破皮肤,双手就在这三支银针上跳着华丽的华尔兹,令人眼花缭乱的同时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杨伟拼尽全力施针救人,活像抽了疯似的。而额头上的汗已经流过眉毛,一个劲的往眼里钻去,但是他没有时间抬手某掉那些调皮的汗珠,只能尽力睁大那双已经开始充血的眼睛。

    一盏茶的时间着实不长,但却榨干了杨伟的每一分力气,白布跟开水早就被心焦的妇人跟热心的人们准备好了放在杨伟的脚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蒸腾的热气飘飘忽忽,也正像现在人们的心情。场面十分安静,静到能听到那个男孩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没来由的,这些淳朴善良的人们对那个抽风一样的少年生出了一股怜意跟不知名的敬意,不论他救人的结果如何。

    第五章小试牛刀(三)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怀着怀疑的心情注视这这一切的人们都张大了嘴巴,满眼的不可思议。而杨伟此时却没有时间理会这一切,因为拔箭只是一部分。而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给我干净的白布!”

    “准备滚烫的开水!”

    “桃子姐去半月潭寻找那种绿色的水草,越快越好,越多越好!”

    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击破了她所有的防线,在这个小山村中,喜老就是那手拿生死簿的判官,而她的丈夫已经被判了死刑。此时的她除了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绝望的哭泣给丈夫带来更大的压力,竭尽所能掩饰自己眼中的绝望外,内心深处已经接受了这个最最残酷的事实,只想安安静静的陪自己的丈夫走完这最后的一程,也许只有几分钟,甚至就是下一刻。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小男孩从喜老行医箱中取出了一套银针。一针,丈夫那苍白的吓人的脸上居然红润了那么一丝。就像在地底深处一万米的黑暗中生活了一个世纪之久之后从新看到了阳光,饥饿了三天之后看到了满汉全席,一种叫做狂喜的情绪充斥着她的内心,她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她渴望看到奇迹,而杨伟就正是这个奇迹的缔造者。

    费尽立即榨干了汁液的水草被杨伟随手扔到了身旁,用滚烫的开水清洗了一下伤口,然后将口中咀嚼的那部分水草轻轻的取出,珍宝般的分成一大两小三分,将最大的那份轻轻放到胸口的伤口上,然后用白布仔细的包裹好,末了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显然,此时杨大少的心情不错。因为他知道,这条铁骨铮铮的汉子的命,算是保住了。

    仔细检查了一下包扎的情况之后,杨伟将插在伤口的那三只银针全部请了出来,然后用热水清洗过之后,小心的放到了针套之中,还颇有兴致的将针套中的银针挨个摆了摆位置。

    一直咬牙苦苦坚持的剑眉男子也舒了口气,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那么的痛苦了。然而,刚刚舒了口气的他,剑眉立马又紧紧的促了起来。

    杨伟毫无征兆的出手将腹间的两支长箭也拔了出来,胡乱的扔到身后,如法炮制的清洗伤口,铺上水草,仔细包扎,毫不例外的又是两只蝴蝶。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看着三只蝴蝶趴在剑眉男子的身上,仿佛下一刻就振翅飞走一般,紧紧抓着人们的心。

    做完了这一切的杨伟此时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对着注意着他一举一动的人们轻声说了一声:

    “妥了!”

    就是简单的两个字,那个好生好看的妇人居然嘤嘤的哭泣起来,声音不大却直达人心最柔软的部分。

    稀稀拉拉的掌声想了起来,然后连成一片,然后掌声热烈的让脸皮厚如杨伟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一边享受着这属于他的掌声,一边风骚的对着人们使劲的摇晃着他那双爪子,还要一边表现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那样子要多闷骚有多闷骚,只是配上他那只有十几岁的面庞,场面着实有点可笑。

    看着他这副样子,村子里的人发出了善意的笑声,就连那喜极而泣的妇人也被他逗笑了,一边紧紧抓着丈夫的手,一边捂着嘴咯咯直笑,只是眼中的泪珠还像断了线的珠子肆意流淌在她白皙的面庞上,但她丝毫没有要抹去他们存在的想法,就这么哭着笑着,静静的看着。

    得瑟了好大一会的杨伟这才发现还有两个人等待着他的救治,就像一只骄傲的公鸡一般,迈着八字步他缓缓来到了腿伤严重的那人面前。此时的杨伟倒是没有什么交集的情绪,因为早先他就发现了此人虽然看似严重,其实只是外伤,只要正确处理,并无生命危险,而那位老先生显然精通此道,所以杨伟一点都不着急。

    果不其然,看着老先生处理正在处理伤口,杨伟并插不上手,而伤者情况已然稳定,恢复也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绕过老先生,杨伟来到了那名伤势诡异的伤者身旁,看着那翻着的血肉,焦黑的伤痕,杨伟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皱眉并不是因为他对这种伤势无能无力,相反,他对这种伤势十分熟悉,因为在那个地方,类似的伤势他接触到了不知道多少。

    但是,能够造成这种伤势的人不是只有极少数吗?什么时候多到连海盗都拥有那样的人?

    杨伟对那伙海盗兴趣指数倍数的增长了起来。

    就在杨伟做着这些微不足道,跟救人完全不搭杠的小事的时候,趴伏在剑眉男子的胸口上的那只蝴蝶结被缓缓渗出的鲜血染的微微发红,居然显得生动鲜活起来。鲜血只是将白布染红了一点之后便不在渗出,隐约间有绿意点缀,那是那针状的水草汁液,红绿相间,大家居然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

    剑眉男子,保住了。

阅读天下第二高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