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空的。

    杨伟顿时着急起来,惨兮兮的身体剧烈的颤动,像风匣子一样喘着粗气,那模样就像随时断气的小鸡仔一样,可怜呐。

    杨伟心中顿时给这个叫桃子姐的有了定义,这长大以后肯定是个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

    能把这么可爱清纯的小美女定义的这么粗俗,也只有杨大少这阅女无数的倒霉穿越者了吧。

    想想自己的遭遇,要不是现在没力气动,杨伟真想对着老天狠狠地比一个中指,爆一句粗口。

    杨伟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就像是一大群麻雀在耳边嬉闹。

    努力挣扎着张开了眼睛,入眼的是近在眼前的七八个稚气未脱的面庞。一个稍微大一点,差不多有十二三岁年纪的小姑娘伸出小手,在杨伟的额头上轻轻的摸了一下,然后放到自己额头上那么几秒钟后,轻轻了笑了一下。

    “烧退了。”

    凭什么,凭什么人家穿越的要钱有钱,要样貌有样貌,王霸之气乱冒,祸害一方水土的,到了他杨大少这就被遗弃荒岛,被逼接受什么妖医鬼器的传承,三年啊,三年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整天除了背书,调药,背书,调药,特么还是背书调药啊。

    整整三年啊,你们能想象荒岛上只有一个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跟人说过话的自称是荒岛器灵的家伙说书似的在杨伟耳朵旁边几乎是日夜不停的说了整整三年吗?说就说吧,说点有用的也还行啊,百分之六七十都在吹嘘自己多么牛逼这像话吗?节操呢?

    想到这个家伙,杨伟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

    “咦,啰嗦去哪了?”

    顾不得继续回忆自己三年惨不忍睹的生活,杨伟挣扎着用手撑起了自己瘦弱的身子,颤颤巍巍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脖颈。

    “咦,桃子姐,他眼皮动了!”

    “是啊,是啊,真的动了啊”

    “是不是快醒了啊。”

    “毛子,去告诉爷爷,他捡回来的那个小子要醒了。”

    ..

    简单的三个字,声音清脆的如山谷黄莺,是那么的甜悦耳。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标准的瓜子脸上挺翘的鼻梁,只是樱桃小口嘴角微微上翘,就让人心中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祸水!”

    看到杨大少莫名其妙的举动,那个被称为桃子姐的姑娘,转身从木桌上抓起了一个用红线穿起来的石头,没错,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伸出手递到杨伟眼前,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杨大少一把将石头抢到手中,紧紧的按到胸口,然后,然后华丽丽的翻着白,就这么干脆的晕了过去。

    不多久,就传来了杨伟均匀的呼吸声。

    就在杨大少昏睡过去不久,刚刚被桃子姐打发去叫她爷爷的小伙子领着一个白发苍苍却精神矍铄的老头回到了小屋,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混着淡淡海腥味的海风,让人不自觉的精神一震。

    深深的吸了一口大烟斗,狠狠的吐出一口浓烟,不知不觉围绕在老人旁边的小朋友们一个个被呛的不停的开始咳嗽起来,惹的小朋友们一个个高声的对老人举起小拳头发出自己的抗议,烟雾后面那若隐若现的一对眸子里一抹寒光一闪而过。

    正在撕扯老人那可怜粗布衣服表示自己抗议的小朋友们肯定不会注意那一刹那的异常,但是,杨伟紧紧握在手中的那块毫不起眼的红绳穿起的石头,那块正在散发出不易察觉的青檬光芒的石头却蓦地收敛了所有的光芒,像一块普通的石头一样被杨伟攥在了手中,是那样的平常。

    带着疑惑的目光,老人死死盯住那块石头,眉头轻轻的皱起,含着大烟斗的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咦”声。

    刚刚消失的寒光再一次在他眼中亮起,原本有些许浑浊的黑色眼睛一时间变成了令人心醉的亮银色,朦胧烟气笼罩下那一双眼眸散发出常人察觉不到摄人光线,瞳孔内部无数莫名的奇异符号组形成了一个漩涡,就像一只荒古异兽缓缓的苏醒,散发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迷失在其中。

    奇异的光线全部集中在了杨伟手中的普通石头项链上,但是,貌似刚才的异样,那一丝青檬完全不存在一样,石头就静静的躺在杨伟的手中,冷冰冰,普普通通,毫无异样。

    老人注视着石头有一会,没有发现丝毫不正常的地方,只能无奈散去眼中寒光,顿时,那股令人心悸的压力消散无形。

    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过程也就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眼睛恢复清明的老人还是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那么的普通,那么的平常,以至于在他旁边抗议他打吐烟圈污染自然环境的那帮小朋友们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有人撕扯他的上衣,有人抱着他的大腿,有人将流出的鼻涕自然的擦在了他那满是布丁的长裤上,桃子姐呢,正抓着他的雪白的胡子使劲的拉扯呢。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就在这种嘈杂的环境当中,杨大少手抓着那块石头,沉沉的睡着,不时嘴角还轻轻上翘,不知道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疑惑的瞧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不知名的少年,老人把注意放到了自己雪白的胡须上,自己的形象还要靠这些胡子撑门面呢,这要被扯没了,那是多么大的损失啊,跟那可能看花眼的破石头相比,当然是自己的形象更加的重要一些了啊。

    笑嘻嘻的以不要打扰杨大少休息为名,老人顺利的转移了孩子们的注意力,领着一众孩子离开了杨大少休养的屋子。桃子姐关门的时候,很是疑惑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杨伟,刚刚也只有她发现了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轻轻的将们带上,桃子姐转眼就把刚才的疑惑跑到了九霄云外去了,蹦蹦跳跳的追上被一帮小孩缠着的爷爷,去讨要好处去了。

    要知道,爷爷可是刚刚出海回来。

    对于从小生活在海边的他们来说,刚刚出海回来肯定有新鲜的海鲜跟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如果运气好,还能有漂亮的珍珠呢。

    想到珍珠,桃子姐更是起劲的追赶爷爷跟一帮子小伙伴去了。

    笑声渐渐的远去,直至消失不见。

    小屋,简陋的床上,躺着的杨伟的手中,红绳栓着的那块普通石头。

    过了好久,一直到周围除了杨伟轻微的喘息声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的时候,刚刚还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头,神奇的又发出了那种青檬的微光,一丝丝,一缕缕,进而连成一片,青檬光芒逐渐包裹了鸽子蛋大小的石块,再普通不过的石块就这么轻轻的从杨伟紧握的双手中挣脱了出来,就这么飘在了空中,毫无道理的飘在了空中,就像一只不振翅就能悬停在空中的蜻蜓一样,这诡异的石头绕着小屋转了一圈,然后飞到杨伟的丹田上方,静静的悬停在那里,青檬微光逐渐增强,从石块上全部融入白云飞的丹田之中。

    青檬光线眨眼间就全部从石块进入了杨伟的丹田气海,一块光秃秃的石块就这么诡异的悬停的杨伟的丹田上方。

    而杨伟的丹田内,却又是另一种景象。

    青檬光线毫无阻碍的钻进了杨伟的丹田,将不大的丹田都染上了一种神秘的青檬色,烧饼大小的丹田中,一颗闪着黑色幽光的跟石块块头差不多的种子静静的呆在那里,一发现这颗黑色的种子,青檬光芒就像扑火的飞蛾一般,一头扎进种子里。

    接受了青檬光线的种子,那貌似可以将人的神魂吞噬的黝黑色就悄无声息的褪去,逐渐的黝黑色变成了赤红色,鲜血一样的赤红色,又变成了橙色,黄色,绿色,青色,蓝色,紫色,几个呼吸之间,种子就从黑色变化了七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但变化还没有停止,八色变化完成后,紫色的种子蓦地滴溜溜的开始了转动,八色开始不规律的在种子中展现,一会黄,一会紫,一会娇艳欲滴的翠绿色,一会热情似火的赤红色,一会温和,一会狂暴,一颗简单的种子,八种不同的颜色,居然有了如此多的不可思议的变化,端的是神奇无比。

    几个呼吸就变化八色的种子,看似混乱却隐约包含某种至理的转动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从刚开始缓慢的转动,到后来几乎有呼啸声传来,从很明显分辨颜色,到各色眨眼变化,逐渐分不清是什么颜色。终于,转动温和起来,有迹可循起来,但颜色却逐渐不明显起来,又是一刻钟的时间,黝黑色的种子居然变成了白色,或者说是水晶色,清澈透明,不含一丝杂质,但种子内部,却隐约有一片,一片药园,神奇的药园,当凝神想要去细看的时候,却突然间生出了无数的青檬光芒,跟来时一般无二的青檬光芒就这么干脆的离开了杨大少的丹田,原路返回了那颗普通的石头。顿时,杨伟的丹田内恢复了平静,只是那颗跟原来一样的黝黑的种子,却发生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不说杨伟丹田异象,重新接收了青檬光芒的那块石头,悄悄的溜回了杨伟那握紧的双手中,然后,然后青光一闪,一只兔子突兀的出现在了白云飞的心口上。

    看到老人的到来,一众孩子自动分开一条道路,让老人可以看到躺在床上的被捡回来的无名少年。

    再看这个老人,大约有六七十岁的年纪,斑白的两鬓,苍白的头发,一个偌大的烟斗叼在口中,也许是常年受到海风的吹拂的原因,慈眉善目的脸上皮肤却是有点粗糙,平添了一份精干。一件粗布的上衣随意的披挂在上身,敞开的衣服掩饰不住衣衫下那黝黑的肌肤跟不是丰满却十分健壮的肌肉。同样粗布的长裤上稀稀拉拉的几个不小的补丁,显示着老人家境也不是很殷实。

阅读天下第二高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行医[重生]穿越之嫁个穷散修自杀三次以后阴阳至道你比时光深情不为皇后宁为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