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 燕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母亲!”苏妍希看着姚氏心里的委屈一下涌了出来,“那个小贱人没事儿,我却还被母亲打了一通全身是伤,女儿心里委屈啊!”

    姚氏爱怜的摸着苏妍希的头:“你要是没挨这顿打估计现在已经被你父亲责罚了。你父亲现在已经怀疑是我们设计陷害的苏牧宜,你我现在言行都要收敛着点儿,对付那小贱人的事要从长计议。”

    芍药一聊八卦就来了兴致,抹了眼泪对着苏牧宜说:“南炎国谁不知道燕王爷啊,那可是皇上最喜欢的儿子。皇上有三个儿子,大皇子就是当今太子楚寒离,二皇子就是燕王楚傲离,三皇子今年才五岁,是当今最受宠的薛贵妃的儿子楚墨轩。燕王十岁就到军中历练,十二岁带兵守卫边城阻挡了东莱国的入侵,十五岁挂帅攻打扶羌夺回以前丢掉的城池,立下战功赫赫。他就是我们南炎的战神。燕王的母妃早逝,是太后亲自将他带大。”

    芍药神秘兮兮的凑到苏牧宜耳边说:“听说皇上是想立燕王为太子的,可皇后家族势力庞大,向皇上施压才立了皇后的儿子为太子。”

    苏牧宜看着芍药那一脸陶醉的样子瘪了瘪嘴,这说的是我见过的那个燕王吗?怎么觉得不一样啊!

    “小姐,你这是折煞奴婢了!”

    “都说让你别称自己奴婢。”

    “是,小姐。”

    ……

    苏妍希躺在床上,听闻苏牧宜居然毫无损伤的被燕王送了回来,气得在屋里乱砸东西。

    绿萝没有办法只得去请夫人过来。

    姚氏一推开门一个杯子就朝着自己的方向砸了过来,姚氏侧身险险的避过了。

    她对着苏妍希吼道:“住手,你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了!”

    苏牧宜在屋子礼焦急的等着芍药的消息,不知道那个丫头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救回。

    ”小姐!“就在苏牧宜担心的时候,芍药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让苏牧宜悬着的心稳定了下来。

    她冲到屋外,把芍药全身上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个遍,”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让小姐为奴婢担心,奴婢真是该死!“说完感动得哭了起来。

    ”以后不要说自己是奴婢了,我们是好姐妹!“苏牧宜帮芍药擦着眼泪说。

    两人挽着着手走进了屋子。

    苏牧宜对着芍药问道:“你知道燕王爷的事儿吗?”

    “父亲以前不是不待见她么?怎么现在关心起她的事了啊?”苏妍希不解的问。

    “你父亲老谋深算,只要对他有利的事他都会去过问,今天燕王爷送她回来,你父亲想通过她进入燕王府获取情报。”

    “那我们就任由那小贱人在府里嚣张吗?”苏妍希咬牙切齿的说。

    苏牧宜听闻楚寒离又来骚扰她心中十分不耐烦,都是快当自己妹夫的人了,怎么一点也不避嫌啊!

    她走出屋子看在楚寒离站在院子里深情的看着自己,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她走过去施了礼不咸不淡的说:”臣女谢谢太子殿下的关心,你即将成为我的妹夫,还望太子殿下能够避嫌不要再到我院子里来。听闻妍希受伤比我严重,太子殿下还是去关心关心该关心的人吧!“说完转身回了屋子。

    楚寒离看着那俏丽的背影十分生气,从来人们都是对自己毕恭毕敬,谁敢在自己面前这样放肆。苏牧宜,你不要得意,等我把你娶回府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妍希收到太子到来的消息,满心欢喜的让绿萝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左等右等也没见楚寒离的到来,让丫鬟去打听才知道楚寒离先去了苏牧宜的院子,苏妍希一生气,屋里的东西又碎了一地。

    楚寒离走进院子就听到屋里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音,他皱着眉想要离去,刚迈出脚又停了下来,自己要拉拢苏策还不能得罪姚氏母女。他转过身又向苏妍希的房间走去,

    推开门就看到一张泪流满面娇弱的脸,楚寒离走过去好心的问:”妍希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苏妍希哭着推开他:“你走,你不是去那小贱人院里吗,你还到我这儿来干嘛?”

    楚寒离耐着性子好言安慰道:“妍希不要无理取闹,本宫明日带你出去散心!”

    “谁稀罕你带我去!是不是那个小贱人不理睬你你才到我这来的!”

    楚寒离被人点到痛处,大发雷霆:“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哪里有女孩子的温柔,刁蛮任性,张扬跋扈。对我就是喜欢苏牧宜,我还准备等我们大婚之后就娶她回来做侧妃,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我是太子,我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你管得着吗?”

    苏妍希愤怒至极,顺手拿着茶壶对着楚寒离砸了过去,楚寒离没有想到苏妍希敢动手,茶壶砸到了楚寒离的头上,鲜红的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苏妍希被这刺眼的红色惊醒了,她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刚子自己做了什么?这可是大逆不道的罪啊!她颤颤巍巍的走向楚寒离伸手想去抹掉那额头的血迹:“太子,太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楚寒离一把推开她恶狠狠的说:“泼妇,你给我等着!”说完推门离去,刚刚赶来的苏策和姚氏看到楚寒离额头的血吓得不清,两人跪在楚寒离面前祈求道:“小女从小娇生惯养,今日误伤太子,还望太子原谅,要罚就罚老夫吧!”

    太子冷哼一声绕过苏策夫妇愤怒的离去。

    姚氏立马起身来到苏妍希的屋子,屋里满目疮痍,苏妍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嘴上念叨着:“完了完了,我死定了!”

    姚氏轻唤了两声,苏妍希那暗无光泽的眼睛才恢复了点神韵,她看到姚氏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母亲,你救救我吧,我伤了太子,这次死定了!”

    苏策冲了进来狠狠的扇了苏妍希一耳光:“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我们全家迟早要被你害死!”

    姚氏紧紧的搂着哭泣的苏妍希,对苏策说:“这次也不能全怪妍希,谁让那太子会先去看望苏牧宜。”

    苏策看着那紧搂在一起的母女,气急败坏的说:“慈母多败儿,你以后就等着给她收尸吧!”说完感觉自己心力交瘁看也没多看一眼就离开了。

    “妍希,我给你说了多少次能忍则忍,不要冲动,你看你今天捅下多大的篓子!”苏妍希犯了如此大的错姚氏依然不忍心责备她。

    “都怪苏牧宜那小贱人,要不是她我也不会和太子争吵,要是没有她太子的心一定会在我身上!”

    “妍希,男人都喜欢温润如水的女子,你性子过于急躁一定要改,这样才能抓住太子的心啊!”姚氏耐下的劝道,“明日你与我一同去宫里向太子赔罪!”

    “这段时间你先不要去招惹她,找到机会我会让她翻不了身。”姚氏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阴险。

    楚寒离听闻苏牧宜两姐妹出门遇袭的消息,第二天一早就赶到相府,他先来到苏牧宜的院子,想看看他心上的人儿有没有受到损伤。

阅读牧宜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狂人骗爱指南[快穿]自杀三次以后重生后我成了嗲精重生之最强天魔重生未来之携程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