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另一辆车上苏妍希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一再的向绿萝确认那封信是否送到姚逸轩手中。今天一定要让那小贱人的命断送在这里。

    大约一个时辰,马车停靠在龙兴寺外面。苏牧宜走下马车看到一排宽阔的楼梯一直通向寺院的大门,苍劲的松柏掩映着庄严肃穆的大殿,围着大殿的红墙在竹影斑斑中若影若现。

    这还是苏牧宜穿越过后第一次出远门,她掀开帘子看到街道两旁错落有致的房屋,看到忙碌的人群,突然一阵忧伤之情漫了出来。来到这儿也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天天忙着和那对母女斗斗快忘了自己是谁了。不知道自己家乡的亲人朋友过得还好吗?

    芍药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亲妹妹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她才让她情绪低落,芍药紧紧握着苏牧宜的手,想要安慰她。

    苏牧宜看着坐在身侧的丫头,感受到她手心带给自己的温暖,深深的吸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不能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了。

    芍药见苏牧宜怎么劝都不为所动,只得默默的帮她梳妆打扮。

    刚到辰时苏妍希就来到端云阁,她假兮兮的拉住苏牧宜的手说:”马车都停在门口,我专程来姐姐这儿和姐姐一同出去。“

    苏牧宜心里暗自骂道:你是来监督我,怕我零时反悔不去了吧!

    “芍药,我唱首歌给你听怎么样?”苏牧宜问。

    “我都好久没听到过小姐的歌声了,小姐现在要唱歌我真是求之不得。“芍药高兴的拍着手欢呼。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苏牧宜轻轻的哼着自己曾经最喜欢的歌曲,婉转的歌喉像潺潺的流水般浅吟低唱,独具风格。芍药深深陶醉在歌声中。

    苏牧宜不知道自己的歌声已经传到了马车外一队人群中,其中为首的那男子听到了这优美动听的歌声便立即吩咐下属:”去打探一下这是谁家的姑娘在唱歌。“

    ”是,王爷!“一位身穿铠甲的士兵抱拳领命,向着苏牧宜他们的方向奔去。

    苏牧宜安安静静,无风无浪的过了几天,终于到了十五这一日。

    一大早芍药就在她耳边念叨:“小姐你就说身体不适,不去了吧,这一去不知道二小姐又要给你使什么绊了!”

    “我的好芍药,麻烦你别在念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小姐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人宰割的傻瓜了。今天去了谁吃亏还不一定呢!”苏牧宜耐心的劝慰芍药。

    “小姐,你就听奴婢的吧!以后我们看到夫人和二小姐都躲得远远的,不和他们起冲突,以免落人把柄。”芍药不甘心,继续劝着苏牧宜。

    “你以为有些人和事儿是想躲就能躲得过去的吗?我们不去招惹他们,可他们会来找我们麻烦的,还不如让自己变强大,让人不敢来欺负你。“苏牧宜对着镜子喃喃自语。

    表面上她也笑盈盈的挽着苏妍希一同走了出去,两辆马车并排停在大门口,苏牧宜带着芍药上了其中一辆,苏妍希带着绿萝上了另外一辆。

    马车迎着朝霞,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向城外驶去。

    苏牧宜一行人走进寺庙,只见人迹寥寥,一派幽静。来到大雄宝殿,苏牧宜虔诚的跪在蒲团上,心里祈祷,希望菩萨能保佑自己远在另一个时代的爸妈身体健康,希望他们不要应为自己的离去而伤心过度。殿外的阳光越过窗栏洒在苏牧宜的身上,仿佛也为她镀上了金色。

    ”是她!“殿外的男子看着里面跪着的那位熟悉的面孔,现在看起来那么娴静美好,为之深深吸引了。旁边侍卫不识时务的问:”王爷你要不要进去?“

    男子脸颊微红,仿佛被人窥视了内心,他恼怒的吼了声:“滚!”说完自己也离开了。

    苏牧宜愣在那,惊讶的看着无尘大师,大师这几句话仿佛知道她的身世。她对无尘大师施了礼,谦卑的说:“请大师指点迷津!”

    “一切皆有因果。”说完拂尘一挥转身离去了。

    苏牧宜听了无尘大师的话,没有心情继续逛下去,带着芍药回到厢房稍作歇息,用完斋饭便和苏妍希一起离开了龙兴寺。

    马车刚驶出去二三里路马突然倒下了,车子的惯性把苏牧宜和芍药重重的摔在车厢里。苏牧宜忍者疼痛在芍药的搀扶下走下车,看着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马儿问车夫::“怎么回事?这马怎么了?”

    车夫也满身是灰的从地上爬起来,看来也是吓得不清,满脸惊慌的说:“估计是有人给马喂了有毒的东西才会这样。”

    “那二小姐他们呢?”苏牧宜继续问。

    “二小姐他们的马车没事,他们走在我们前面,估计已经离开了。”车夫回答道。

    就在这时一群黑衣蒙面人冲了过来,苏牧宜大惊:“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们是相府的人。“

    “我们找的就是相府的人,有人花了大价钱要你的命,你还是不要挣扎,我让你痛痛快快的去死!”为首的黑衣人对着苏牧宜说道。

    看来他们今天的目的就是自己,苏牧宜小声对芍药说:“你别管我,他们只要我的命,一会你往后面跑出去。”

    “不,小姐今天是死是活芍药都陪着你!”芍药全身颤抖,却依然坚持站在苏牧宜身前。

    “大哥,少和他们废话,早点做完,早点收钱!”旁边的一个黑衣人说道。

    “慢着!”苏牧宜大声吼道:“反正我也逃不掉了,你们告诉我是谁想要我的性命,也让我做个明白鬼。”

    “谁和你有仇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为首的那男子笑嘻嘻的说。

    苏牧宜得到确定的答案,果然苏妍希约自己出来就没安好心,她拉着芍药转身往寺庙的方向跑去。

    “给我追!”黑衣人提着刀紧紧地跟在她们后面,没一会功夫就追上了,苏牧宜看到旁边一坡树林,急忙把芍药推了出去,反正他们只要自己的命,能跑一个算一个。

    “小姐!”芍药大叫着滚下了树丛中

    黑衣人提着刀向苏牧宜砍了过去,苏牧宜一侧身险险的躲了过去,她快速的冲向一个黑衣人,右脚蹬地,身体腾空跃起,左右脚快速连贯的横踢目标,黑衣人被她踢倒在地。

    为首的那位哈哈的笑了起来:”你这套拳法没看到过,有点意思!“

    ”少废话,有种你和我单挑啊!“苏牧宜对着他说。

    苏牧宜虔诚的拜着,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苏妍希看着她在光辉下如同仙女般的气质,心中嫉妒不已:你以为你虔诚膜拜菩萨就会保佑你,今天就让你的有去无回。

    苏牧宜拜完菩萨就带着芍药在寺庙里闲逛,偶遇方丈无尘大师。无尘大师端详了苏牧宜良久,对她说:”生若死,死亦生,前世有缘了今生,来生相守三生幸。“

阅读牧宜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梦里见过你魔临——天地劫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创造101之最牛导师变身在漫威世界哭泣的女人谋杀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