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耳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完就轻轻的抽泣了起来。

    姚氏虽已三十有加,可保养得极好,肤如凝脂,腰细臀圆照顾苏策的功夫也是一流。苏策看到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心中不由升起了怜惜之情。

    苏牧宜翻了个白眼,你以为你是谁啊!

    姚氏跟着苏策回到丝香阁,苏策怒不可遏的冲进房间,丫鬟小斯吓得跪了一地。姚氏并没有受他怒气影响,依然保持着高贵的仪态慢悠悠的走进屋。

    “啪!”的一声,一个茶杯砸到姚氏脚边,她依然面带微笑的对苏策问道:“什么事情让老爷如此大动肝火?”

    楚寒离站在一旁听明白了她两的话,看来这件事是苏妍希想要陷害牧宜故意给她下的套,却被牧宜躲开了。楚寒离想到自己心仪之人差点被别的男子侮辱,差点就名誉扫地香销玉毁,心里就火冒三丈,忍不住的扇了苏妍希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把两姐妹都怔住了。苏牧宜没想到楚寒离会打苏妍希,苏妍希更是想不通楚寒离和自己有婚约,不仅不帮自己居然还动手打自己。

    她含着眼泪伤心欲绝的看着楚寒离:“你即将成为我的夫婿,我们本应恩爱有加,举案齐眉,可还未大婚你就帮着一个外人来打我,哪怕你是太子我也定不会让自己受这种委屈,今天我就进宫向皇后娘娘禀明此事,让她下旨取消我们的婚约!”说完没等楚寒离做出任何反应就转身离开了。

    “什么事难道你不知道吗?”苏策拍着桌子对姚氏吼道。

    “臣妾还真是不知哪里惹得老爷不高兴了,难道今天那两个卑贱的奴才也值得老爷动如此大的火?”姚氏依旧不紧不慢的说。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今天这个局你是给牧宜设的吧?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苏策说道:“今天这么多朝廷重臣都在这儿,如果出事的真的是牧宜,你让我以后面子往哪搁,让我怎么去面对这些同僚。就连妍希的婚事也会受影响!真是妇人之见愚蠢之极!”

    苏策这人从来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哪怕是自己的子女也不过是自己仕途飞黄腾达的一颗棋子。

    姚氏微微伏低身子,擎着眼泪,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是臣妾愚钝,臣妾只是看到太子殿下对牧宜照顾有加,不想她耽误妍希和太子的婚事一时情急才会这样贸然行事,还请老爷责罚!”

    屋子里就剩下楚寒离,苏牧宜和苏妍希了。

    苏妍希愤怒的对着苏牧宜说:“今天都怪你,要不是你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惹得父亲生气。”

    苏牧宜冷笑着说:“那妹妹是觉得今天如果躺这儿的人是我,被父亲杖毙的人是我,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气了?”

    “你胡说!”苏妍希有种被人戳穿心事的懊恼。

    ”是不是我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苏牧宜不想再和她争论下去,转身想要离开这污浊之地。

    苏牧宜看着一副懊恼表情呆愣在那的楚寒离说:“你还不去追?”

    “牧宜,我……”楚寒离左右为难,一边是自己心仪的女子,一边是父皇指婚的人。权衡轻重楚寒离还是向苏妍希离开的方向追去。还不忘回头对着苏牧宜说:“你等着我,我去哄哄她就回来,以免父皇母后怪罪于你。”

    他上前拉住姚氏的手安慰道:“夫人也不必过于自责,以后遇到这种事还须以大局为重!”

    “是!老爷,臣妾记住了。”姚氏走到苏策背后轻轻的捏着他的肩颈,身子在苏策背上来回磨蹭。

    苏策全身酥麻,怒气全消,一把抱起姚氏走到内室共经云雨。

    两位一起出事其中必有内情,看来这姚氏不简单,以后要小心应对。

    “对了,我让你帮我联系以前服侍过我娘的那些老人你找到了吗?”苏牧宜问道。

    “奴婢找到了以前服侍过夫人的王嬷嬷,还有小姐的奶娘李嬷嬷。这两人都还留在京城,其他那些人估计都回了老家联系不上了。”

    找到这两位也不错,我看想个什么办法把他们弄进府里来。“苏牧宜思索着,怎么样才能把姚氏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拔掉,安排自己的心腹进来。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算了还是等寻着机会了再说,今天姚氏没有陷害到自己肯定会盯得更紧了。

    楚寒离追上苏妍希,三言两句就把她哄好了,看着眼前笑颜如花的人儿楚寒离感到十分无趣,陪着她闲逛了一会就找了和接口匆匆离去了。

    苏妍希看着楚寒离离去的背影眼神黯了下来,你心里只有苏牧宜,那我就让你永远看不到你的心上人!

    苏妍希来到姚氏居住的院落本想找姚氏商量,可丫鬟告知姚氏身体不适已经休息了,苏妍希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在房里思索良久,终于想到一个出去苏牧宜的好办法。她写好一封信,命丫鬟绿萝送去姚太傅家里,亲自交到自己的表哥姚逸轩手中。

    做完这一切,她又向苏牧宜住的院落走去。

    苏牧宜听闻苏妍希的到来,大吃一惊,这小妮子不知道又憋着什么坏屁。苏妍希亲热的走向苏牧宜,满怀歉意的说:”大姐,以前是我不对,老是针对你,今天我想了很久,终于想通了,我们都是相府的人,血浓于水,所以我们姐妹以后要互相扶持才是!“

    苏牧宜翻了翻白眼看着天边,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没有,那这小妮子肯定又在密谋什么坏事了。

    ”妹妹能这样说我太感动了,以后我们要相亲相爱,不要让父亲母亲操心了!“苏牧宜也拉着苏妍希亲热的说。

    ”那姐姐我们这个月十五一起去城郊的龙兴寺去祈福吧!保佑我们家泰安康。“苏妍希终于把此次前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芍药拉了拉苏牧宜的衣角,示意她不要答应,任谁都看得出来苏妍希约她出游根本就是不安好心。

    苏牧宜却没有理睬芍药的暗示,点头答应了苏妍希的邀请。

    苏牧宜回到端云阁好奇的问芍药:“父亲位高权重怎么就只有一位夫人,没有其他妾室?”

    “小姐娘亲在的时候府里是有两位侍妾的,后来小姐娘亲去世,老爷续娶现在的夫人,没过多久两位侍妾一个得病死了,还有一位发现和家丁通奸被发卖了,从此老爷就没再收妾室了。”芍药回答道。

阅读牧宜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归来[快穿]综影视寄居而生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你的口红真好吃我儿奉先何在御掌天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