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将计就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芍药等等!”苏牧宜喊到:“快把衣服拿回我的房间给我换上,再把我身上的衣服拿去烧了。”

    芍药看着苏牧宜身上沾染的血迹惊恐的打叫:“小姐,你身上怎么会有血?你受伤了吗?”

    “银票上又没注明是夫人给的,你凭什么说是她?”

    “大小姐,要怎么你才相信奴才?”男子惊慌的问。

    苏牧宜面露难色:“你要让我信你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看到苏牧宜坐在床上瞪着眼睛盯着他,这男子吓得立马跪下给她磕头:“大小姐饶了小的吧!这一切都是夫人的主意!”

    苏牧宜冷笑一声:“你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会在相府,看你面孔陌生,不是府里的下人?”

    “回禀大小姐,小的叫王七,是春梅的远方表哥,前两天春梅找到我说只要小的毁了大小姐清白就给小的一百两,小的鬼迷心窍才会去干伤害大小姐的事儿。还请大小姐饶命!”王七裸露着上身,颤抖着说。

    王七磕头说:“大小姐只要能饶了奴才狗命,您让小的怎么做小的一定万死不辞。”

    苏牧宜对着王七招了招手示意她他走近了说话。

    王七刚走到苏牧宜面前,苏牧宜一个瓷枕对着王七的后颈处敲了过去,王七被打昏在地。

    苏牧宜从屏风厚把刚才受伤的男子拖了出来,把男子身上的匕首拿出来在王七身上刺了两刀,然后又把把手握在王七身上,把他两的姿势摆成一副仿佛打架受伤的样子。

    她做完这一切,看着自己摆弄的凶案现场,满意得点了点头然后悄悄的跑了出去,一路跑回自己的房间,看见芍药拿着衣服正欲给她送去。

    苏牧宜想看看他们究竟要耍什么花招,将计就计躺在床上没有动弹。

    只听到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有具身体靠了过来,还有只手伸过来拔她的衣服,这下她算是明白那对母女想要毁她清白,辱她声誉。

    她猛得翻过身,瞪大眼睛看着睡在身侧的人,一副丑陋的面孔映入眼帘,扁平的面孔,满脸的麻子,厚厚的嘴唇仿佛随时都会流出口水。

    苏牧宜看着这副面孔有种想吐的冲动,猥琐已经不足以形容对此人的看法。

    太过分了,想毁我清誉也不说找个好看点的。苏牧宜奋力的一脚踢在这人的肚子上,此人闷哼一声飞了出去。

    苏牧宜冷冷的问:“母亲待我如同亲生,绝不可能做此等龌龊之事,说到底是谁派你来挑拨我们关系的?”

    “大小姐,小的不敢乱说,真的是夫人命小的做的,刚才夫人身边的春梅还给了我一张银票,说事成之后再给五十,不信你看吧!”说着从地上的衣服里摸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

    “不是我的血,你先别问,快给我换上。”苏牧宜催促道。

    换好衣服整理高妆容,她对芍药说:“走我们看热闹去!”说完就往外走去。

    芍药虽也疑惑,但并没有多问就跟着苏牧宜走了出去。

    春梅从内堂走出去后回到姚氏身边悄声的在姚氏耳边上说:“夫人一切都搞定了!”

    “再等等,一会就要那小丫头身败名裂交出嫡出大小姐的位置!”姚氏高兴的说。

阅读牧宜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仙医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天生不是做官的命借阴寿星际美食豪门宠婚一号红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