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训练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宜儿看上去面色红润,我甚是欣慰,不枉我在菩萨面前祈祷数日。”姚氏依旧一副慈爱的面容。

    “女儿真是要谢谢母亲,这次痊愈都是因为母亲为我祈福。”拍马屁谁不会啊!“不知母亲前来所谓何事?”

    “是,小姐!”

    苏牧宜浸泡在热气腾腾的水里,感觉早上的疲惫满满消散,脚上被磨破的地方确异常疼痛,腿上也各种乌青惨不忍睹。

    这身体素质太差劲了,以前就这点运动量完全不在话下,今天动了一下整个人都要瘫倒了。

    在漆黑的树林里一抹靓丽的身影在丛林中穿梭,也许不适应,这个娇小的身子总是被树枝或石子绊倒。可每次却又顽强的爬起来继续前行。

    旭日初升是苏牧宜带着一身香汗淋漓回到自己小院。芍药听到动静才揉着稀松的眼睛问道:“你到哪去了?”

    苏牧宜翻了个白眼说:“昨天不是给你说了今早上开始训练么?”

    苏牧宜就这样坚持了半个月,终于不会像才开始那样气息紊乱了。她看到每日跟随着她的芍药无奈的笑了,每天都坚持要来,但每次都跑不了一会就坐在石头上等她。

    苏牧宜回到小院不久就听到芍药在门外大声说:“夫人吉祥!”

    这才安稳了半个月又开始来找麻烦了,她换了件鹅黄色的纱裙迎了出去。看到姚氏带着冰巧走了过来。

    “母亲吉祥!”苏牧宜伏了伏身子。

    姚氏上前拉着她的手往屋里走去。

    还未到五更苏牧宜就起来了,迅速穿上芍药找来的夜行衣,一头青丝高高地束起,纤细的腰被黑丝腰带盈盈缠绕着清丽的身子被黑色的衣服包裹着显得更加娇艳俏丽。

    她走到外室看到还在熟睡的芍药摇了摇头,算了还是别叫她了,今天自己先去把地形探查好。

    苏牧宜悄悄的推开门,躲开巡逻的侍卫来到后山。这一路连跑带爬累的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身体素质真是太差劲了,以前自己就现在这运动强度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可苏大小姐这幅身子骨差点没让自己豁出半条命。

    苏牧宜休息片刻就开始了自己的训练。首先要把自己这副身体练强壮,在这个朝代就是弱小被人欺。

    “哎呀!我以为小姐说着玩的,所以就没放心上!”

    “我要是说着玩还叫你去找衣服作甚?”苏牧宜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说,“快去给我打桶水,我要沐浴。这套衣服你帮我洗,不要交给下面的粗使丫鬟。”

    姚氏看着她,面上挂出一副担心的样子:“皇上命钦天监算好了日子,太子与你二妹的婚事定在明年十月初五,我怕宜儿你心里难过,还是亲自来给你说,有母亲陪在你身旁应该会好一点吧!”

    “谢谢母亲为女儿考虑得如此周到,上次受伤之后女儿很多事记不得了,包括对太子的感情,母亲不用担心。”

    苏牧宜心里嘀咕:你不就是想来看我笑话吗?要是我再去撞次墙你估计还在背后帮忙推一把吧!

    “是!母亲。”她顺从的说道。

    待姚氏离开后苏牧宜唤了芍药进来:“给我说说以前父亲设宴一般请些什么人?我和哪家大人的家眷交好,和哪些交恶?”

    这个芍药最熟悉:“小姐和户部尚书赵瑜家的大小姐赵芸英,兵部尚书李锐家的独生女李馨然最是要好。其次就是镇国将军黄瀚文家的大小姐黄孜茹,那位大小姐武功可是好得不得了,听说从小就被将军带在身边亲自教授武功……”

    姚氏仔细审视着苏牧宜的表情,看她从眼神中透出的平静微微有些失望,本来是来看笑话,顺便找个治罪的借口,这苏牧宜受伤之后怎么就变得这么不一样了,难道真是和失忆有关。

    “宜儿没事就好,是母亲想多了。明日相爷宴请各位同僚,宜儿早点来帮我招呼各位家眷。”姚氏没有看成好戏,心情有些烦躁,说完就准备离开。

阅读牧宜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综漫]审神者的救赎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魔君宠夫日常大魏宫廷灵耀虚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