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冲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原来是你,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已然是大儒,真是年少有为。”

    两人匆匆聊了两句,约定明天再见,郑宇就去招待其他人,这么多人需要他招呼,哪里忙得过来。

    这些并不能当场食用,但却能够将无用的香火愿力转化成对应的食物,对祖灵来说,作用又要更上一层。

    至于纸人舞姬、乐师、奴仆,那更是纯粹用来享受的东西,也可以归为法物一类。

    不一会,郑宇从后面走了进来,林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被称作当世第一儒将的上将军。

    法钱从理论上来说就是钱币,是能在阴间流行的钱币,像金元宝,银元宝或者其他东西。

    按照蕴含香火愿力的不同,分为几个等级,但都是法钱。

    虽然是钱币,但正因为蕴含着精纯的香火愿力,所以也可以被祖灵吸收,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

    不同于寻常的儒家弟子,很少锻炼身形,大多身形消瘦。

    上将军高大威猛,一身肌肉虬结,哪怕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服,都遮掩不住那身肌肉,活脱脱一个肌肉猛男。

    脸上却又留山羊胡,笑起来客客气气,没有那股沙场猛将的凶厉,宛如君子一般。

    这种沙场猛将与谦谦君子的混合,让人眼前一亮,不愧是儒将。

    每个人都要过去说上两句,等临到林云,他双手抱拳。“郑兄。”

    面对一位大儒,当即就有人想要跟林云聊一下儒家的事情,请教一下学问,可林云哪里知道这些,轻摇折扇,骚包的要命。

    “我等是来替郑兄庆贺,这些事以后再说。”

    他不想说,没人能逼他说,谁让他是大儒。

    从理论上说,这群位高权重的家伙算得上是他的晚辈,见了面还要躬身施礼,自称“末学后进”,哪里能逼他说什么,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林云见他们提不起兴趣,就详细跟他们讲解了一下,法钱、法食的区别。

    法食就是食物,用纸叠的鸡鸭鹅牛羊之类的,虽然也是香火愿力,但经过转变,出现在祖灵面前的就是食物,有着鲜美的味道。

    法物则是母鸡母牛果树之类的能够下蛋、结出苹果等等。

    参加完宴会林云带着手下离开。

    他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在街上闲逛,一国之都,繁华盛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古代这么繁华的城市,好好打量一下也不错。

    斜刺里冲出一人,撞在他的身上,林云轻轻扶起,这是个少年乞丐。

    谁知等对方快要走远,消失在街角的时候,突然从手里拿出个钱袋,晃了晃。

    这钱袋,是用兽皮制成,林云看着怎么那么熟悉,一摸腰间,竟然是他的钱袋。

    “小子敢偷东西,给我追。”

    率先追了出去,谁知刚拐过拐角没多久,进入一条胡同,便见到前面一群人,一个个手拿棍棒,堵住去路。

    站在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少年。

    “小子,我等你多时了。”

    “你是……”林云有些奇怪,他刚来京城才两天,没得罪过什么人啊,怎么对方像是专门来这里堵他。

    少年咬牙切齿。“上将军府。”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给我让座的。”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少年眼角都有些抽搐,指着他喝骂道“你还好意思说,就是你这个小子让我丢脸,一个小小的道士你算老几,今天我不打断你的腿。”

    林云无语,这件事是郑宇让人做的,关我什么事,有本事你去找他。又不是我让你让的位置,多大点事值得这样吗。

    哗哗哗冲进来几个人,正是林云手上的那群护法。

    一群二十多人招摇过市,那算什么事,因此林云让他们自己逛街,只留下几个在后面跟着,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少年旁边一个中年大叔小声劝解道“少爷,这件事还是算了,要不然老爷知道你在外面惹是生非,不会饶了你的。”

    “张叔,你别给我多管闲事,今天我非教训他一顿不可,给我打。”

    身后一群家丁拿着棍子就想上前,他们一行二十多人,个个魁梧彪悍,带着一股铁血煞气,显然是从战场上下来的。

    这少年的身份不一般。

    可林云也不会害怕,悄悄向后退去,六名护法上前,眼中目露凶光,准备出手。

    “慢着。”一声大喝,从张叔的口中喊出,他额头隐隐有汗珠冒出,强笑着说“这是误会,这是一个误会,来人还不把少爷带走。”

    说着就想强行把少年拽走。

    少年一把挣脱,气愤喊道“走什么走,今天我非教训他一顿不可。”

    两人就此吵了起来,林云看到这一幕,有些好笑,又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个被称作张叔的,刚才对少年行凶杀人这件事,虽然也劝解,但却并没有当做多大点事。

    哪怕是林云被打,也没有什么,虽然不想,但也只是提了那么一句,根本没把他当回事。现在为何又拼命阻拦。

    可这位少爷明显是在家里面作威作福惯了,哪里肯同意。

    “给我打。”

    二十多人冲了上来。

    六名护法冲上去,这二十多人又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林云看得明白,这二十多人虽是军中精锐,臂膀一甩少说也有百多斤巨力,放在普通人中,算得上是人物。

    可他们拿的是棍棒,杀伤力不大,又如何能跟这几个久经沙场,不知战死过多少回,经验丰富到极点的护法相比。

    别说他们时常受到神力滋养,力大无穷,哪怕是相同的身体素质,都不会惧怕他们。

    面对齐齐打来的棍棒,身体轻轻一晃,便如同鬼魅一般穿了过去,直接面对这些家丁,一拳下去,当即便是骨断筋折。

    二十多人很快便躺了一地,在地上哀嚎不止。

    少年额头隐隐有冷汗冒出,知道招惹了了不得的人物,强笑道“这是误会,还真是误会,对,我可能是看错人了。”

    少年在壮汉的保护下,缓缓向后退去,等到转过街角消失不见。

    林云想了下,没有带人追击。

    ……

    “该死,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一定要杀了他们,别以为实力强就敢在我的地盘惹事,别忘了还有北衙禁军。”刚走过街角,少年就气急败坏的大吼。

    “少爷不可。”

    “有什么不可,我就不信调一队北衙禁军过来,还杀不了他。”

    “或许真的杀不了呢。”张叔语气惆怅。“他们身上的杀气太重了,重到我只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杀敌无数的陌刀军身上见过,甚至比陌刀军还要强烈。”

    “这怎么可能!”

    陌刀军乃是大唐引以为傲的步兵,皆是选取高大精壮之士,身披重甲,手持巨型陌刀,战斗时号称“如墙而进,人马俱碎。”

    书中记载“力士持之,以腰力旋斩”,所以“挡着皆为齑粉”,也就是说,当陌刀被挥舞起来,敌人便会迎刃化为肉酱!

    这等强兵竟然被几个家丁比了下去,怎么可能。

    却又听张叔接着道“你也知道我本事并不太好,跟着老爷南征北战能活下来,最主要的还是未虑胜,先虑败,想着如何逃跑。

    而这几个家伙在开战之前,便向着周围打量了几眼,那几个地方全都是最合适逃跑的地点,有两个甚至连我都没看出来。”

    少年这下是彻底震惊了,张叔逃跑的本事他是知道的。有一次,被上千敌军围住,都能带着手下逃出来,现在竟然承认逃跑的本事不如对方,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说出去让他都不敢相信。

    慌张说道“少爷,对不起对不起。”就要跪下磕头谢罪。

    “没事,这没有什么,下次小心一点。”林云和善的扶起他,挥手让他离开。

阅读神道炼香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荣耀绿帽虐仙途绿茵风暴鬼扫二维码食鬼猎人九劫散仙重生都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