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空中飘过五个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现在,就差同样的一个机会。

    甚而,辣辣正想法子要惹恼眼前这个小伙子,好让他先出招,被自己一敌制胜,这样,自己不就可以成功回到老家了吗?

    奚九哦了一声表示同意,但是,她刚闭上嘴巴,就困乏劲儿上来了,没等定过神来,哈欠连天看起来,不一会儿,奚九就撑不住眼皮,又给睡了过去。

    在这个小伙子面前,辣辣很为自己的徒弟难为情。

    眼下,天色不早了,这匝草房也没见这小伙子的爷爷出现,“这爷孙二人住在这荒郊野地的,难道真的是以在河里打鱼为生?”辣辣在心里画了个问号。

    辣辣清醒地知道玄机阁整个家族对奚九所寄予的厚望,那么,他们自然也将奚九的师傅——自己高看了一眼,如果不是假设辣辣所做的一切都不会伤害到奚九的话,也不会让奚九像个小跟班、没事人儿似的跟着辣辣铤而走险,甚至来的剑峰拜三百年不开的山。

    不管辣辣是真的登顶了,还是和奚九只是一起做了一个登顶的梦,总之,直到目前为止,自己的徒弟奚九还安好如初,连刚才突然遇袭,辣辣也特意把奚九先弄睡,以防她出个什么意外……

    如此种种,辣辣经过考虑,就只得做个坏人,阻止奚九和这个小伙子走的太近。

    “我说,这位女施主,要不,今夜就在这里歇息吧,我可以在院子里铺个草席将就一晚上,这样,你和这位小妹也方便些。”小伙子很诚挚,这样的态度倒是让李辣辣稍或放下心来。

    不过,因为拜山成功,各路都在追讨辣辣所得到的奖赏。辣辣知道,哪里都不能久留,只得一路狂奔,才最最安全。

    今夜,应该是无梦的。

    可是辣辣却回想起了和无忧派打仗的过程中的一些细节。

    连奚九都看出了点名堂:自己要是再努力着被外力给打垮,肯定立马能够回到现代社会去。

    奚九一觉醒过来,就很自来熟地和这个小伙子搭上了腔,这让辣辣觉着自己为人师,管教弟子不够。

    遇到这样类似的事情,辣辣总会发生多重价值观在心里的矛盾冲突。

    主要原因是辣辣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中国,辣辣自认为是个现代女性,虽然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作为一名大学生,受过的教育指导让她具有基本的素养和价值观,比如对于人权的尊重、对于人与人平等的秉持、对于女性平等的追求……等等。

    如果是放在现代社会里,奚九这么个女娃子很热烙地和这个陌生的小伙子打成一片,根本就是“空中飘过五个字:那都不是事。”但是,这会儿,辣辣首先想到的是奚九的老奶奶,是她老奶奶要求自己的孙女无条件地给予自己信任,并拜自己为师,这里面,不仅包含着老人家,也包含着玄机阁整个家族乃至体系对辣辣的托付,这一下子,责任可就重起来啦。

    辣辣如果再按照现代社会里男女自然交往的那一套来看待这个封建、以家族、宗族、皇族为维系的社会就简直是驴唇不对马嘴啦。

    辣辣打断了奚九和小伙子的对话,说:

    “奚九,这可不是什么久留之地,咱得赶紧回玄机阁。”

    但是,自己留下奚九怎么行?

    辣辣刚觉着自己这样的想法不妥,就突然又冒出了一个念头,既然自己此次拜山的收获全都在奚九这里,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如果穿越了回去,剩下个孤苦伶仃、摸不到家门的奚九,却可以将身上所得的重器来换取一个回家的机会。

    嗯,想到这里,辣辣放下心来。专心致志地想办法,来惹恼眼前这个小伙子,好达到自己那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说,这世间没有傻子,连小伙子都看出来了,这辣辣图谋不轨。要说,这世间没有永恒的关系,只有永恒的利益,起先,辣辣连正眼都不看这个小伙子一眼,可现如今,却热恋贴人家的冷屁股的,很是热心,也难怪这小伙子一脸的狐疑,已经开始戒备起辣辣来。

    “我们今晚吃什么?”辣辣在衣服口袋里翻了个遍,不知奚九怎么回事儿,竟然除了在芦苇荡里被使的那串钱以外,竟然也再没有存货,看来,今晚,这是要饿肚皮啦。

    小伙子本来眼巴巴地看着辣辣翻来翻去,心想也许可以再得个三瓜两枣的,结果,看辣辣急吼吼地翻了半天,也没翻出半吊钱,有点儿失望。

    他说:“看我吧,我去钓鱼给你们吃,到底,你们也是客人,而且,还是值得尊重、善待的女客。”

    辣辣笑了。

    小伙子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他努力回想了一下,然后,又补充道:

    “爷爷说过,这个世界是会越变越平的,最能表现出来世界变平的现象,就是男尊女卑的时代过去了,女的越来越强,简直要统领男人啦。所以,越到这个转折的节骨眼上,就越不能慢待了女子。”

    “哦?”辣辣心想,这家伙思考问题的思路还挺奇葩的,总之,他的主旨就是怕女子当家作主的时候会给他好瞧,为了预防那一天的到来,他宁愿打现在起就尊重女性、爱护女性……

    辣辣点了点头。

    “你去钓鱼吧,顺便回来的时候,从河里摸一块水姜,来侉炖鱼。”

    “行啊。”小伙子答应的利落,简直就是徒弟第二,喜欢被辣辣来操控的意味。

    辣辣是什么人啊,不仅具有敏锐的战机的把握能力,还善于因势诱导、见人下菜碟,她看出来这小伙子是个下属的可造之材,于是,就开始各种发布指令,好测探出小伙子的忍耐底线和性格偏好,这样,可以为将来的拉拢做准备。

    “小姐姐,你可钓到过大鱼?”

    “没,差点儿几次被大鱼给打翻,这是我的记忆。”辣辣从实招来:“不是水边长大的人怎能了解鱼?就像是长在草原之上哪有不懂得牧羊之道的?”

    “其实,大鱼还真不是钓得的。”小伙子看来很是寂寞,好不容易有个人听他聊钓鱼之道,很是兴奋。

    “你今天围追堵截我们,可是因为缺钱?”

    “我一个钓鱼吃鱼的,有什么地方会缺银子啊?这都是我爷爷闹的,他老人家出门前说了,这拜山都成了,这天下是不是要乱啊,所以,他先找个山洞猫起来啦。”

    “那——,他咋不带上你走?”

    “他说,如果这芦苇荡必经之地来了女子,就好像是处女地的土地被沾染上了女子的污秽,这地界就不能要了,他老人家的功法就得前功尽弃。为了保住他老人家的功法,我得在这里阻击女子们。”

    “那,老人家去哪里啦?”

    “躲山上去了,这样,才能将来找到后继有人的继承者。”

    辣辣越听越迷糊,她觉着应该不是自己听不懂,而是眼前这个傻小伙子说不明白。

    “你慢慢地说,我慢慢地寻思,要不,咱们再往下面扯,可就扯乱套啦。”辣辣这么说的意思是指:小伙子,先打住吧,我听不懂。

    可是,这傻小伙子哪里听得懂辣辣的意思。

    他一旦提起了话题,就像开了闸的水库,马上就要一泻千里的架势。

    “我不是我爷爷,小姐姐,你大可放心。”小伙子继续没头没脑地说。

    “我当然放心啦,要不是你相帮,我躲不过那冷剑气。”

    “嘿,你这是夸我呢,我一直在旁观,你就是没打过剑,所以,剑法有点粗鄙,不是那么正宗正门的体面,但是,你的剑法,小姐姐,照我看来,你的剑法中有神力,只要你懂得怎么使剑,你早晚都能赢他们。”

    “呵呵呵,真的?”辣辣这人吧,没啥见识,别人一夸,就绷不住了,一阵子地坏笑,好像把夸奖全部都接纳入怀,毫不谦逊的。

    “那个什么?”小伙子对辣辣的反应,完全不以为意。他接着他自己想说的话茬儿,继续絮絮叨叨:

    “我爷爷要是有你这么个继承人,他老人家还用得着一再地逃遁,一再地叫苦连天?!”

    辣辣见小伙子说话这么直接,也开始变得直接起来:

    “嘿,我说,你难道不是你爷爷的亲孙子吗?你不继承你爷爷的大业,还要我一个外面的陌生女子来继承,你是不是脑残啊?!”

    小伙子睁大眼睛:“啥叫脑残?”

    辣辣反而一时语塞啦。

    小伙子说:“我爷爷当然想给我继承啦,但是,我没出息啊,我什么都好,我爷爷说就我有一样不好。”

    “那会是什么呢?”辣辣都不忍心继续恶搞这个小伙子啦,他太实诚啦,以至于辣辣觉得自己不够美好。

    “嘿,你这是在干啥?”辣辣满脸笑容。

    小伙子一惊,之前,这个被女娃子喊作师傅的女子一直都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怎么突然变了个脸,笑脸相迎的,俗话说的好: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女子到底有什么花花肠子弯弯绕呢?!

阅读一树白梅万里雪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星际宠婚巨星六零年代好家庭[综漫]审神者的救赎[综英美]跪下!叫爸爸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雪鹰领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