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小隐隐于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伙子刚才剑气了得,但是,他却展现出明显的战斗的意识不强。此刻,一旦面临旷古之气,不禁,小伙子好像身处狂野荒原之中一般,马上神清气爽起来,有现代社会里吸食大麻的异曲同工之妙,让人顿时产生幻觉。

    无疑,此刻,这个小伙子的战斗力已经让辣辣给麻痹住了。

    是无忧剑派的剑影。

    这让李辣辣感到有些意外,她们原该并没有道理插手辣辣的事情的,难道她们也想要这个拜山的结果?!

    飞剑的品级很高,名叫苍白,它正藏匿在芦花里,等待着最合适的机会飞出,但是,杀气早就喷薄而出,从四面八方逼向了辣辣。

    也许,这就是来者高明的地方。大隐隐于寺,小隐隐于荡。

    等了这么久,辣辣心想,来者所求,无非是自己拜山成功后的结果。

    自己会轻易给他吗,如果被生擒在此?

    另一边,在一片空旷的水面之上,那个刚才摘掉了面具,也就代表着自己丢盔卸甲的小伙子还在伫立着,一动不动。

    他站立的姿势很垮,很随意,似乎,不像是要继续参战的样子。

    “莫非自己可以争取到这个小伙子,让他同意不和这个无忧派的来者一起对自己形成两面夹击之势?”辣辣动着脑筋。

    辣辣这么想的时候,不禁对那个小伙子吹了一口气。

    这口气,不是剑气,而是呼气如兰的气,那牧羊时节存贮在自己丹田处的旷古之气。

    远处的芦花仍在风中摇曳着,记录着这时间的流逝,也记述着这四下的平静。

    ……

    百步之外,一处芦苇丛开始极速地晃动,辣辣很难看清,那里面藏着的是何物。

    白衣蒙面人站在水面上,眼睛微闭,任凭芦叶抽打着自己的身体,明显,他把呼吸的频次降到了极限。

    故而,辣辣凭借自己现在这点修行,根本分辨不出对手——白衣人是在百步之外,还是在什么其他地方。水鸟纷飞,大雁落下,一切的踪迹都隐匿在这动感的芦苇荡中……

    不,不会,辣辣心说,我宁可死也不会交出去的。

    沉默了这许久,水面上,终于出现飞剑的影子。

    少了一个对手,总也是件好事。

    辣辣转过身来,专心一意地开始对付这无忧派的剑法,似乎,此刻要比原先多了些信心。

    ……

    对方此刻没有使剑,这让她脸上露出喜色。

    谁也听不到对方的心跳和气息,芦苇荡的浪花中,双方都把气息降到了最低……

    那簇芦苇丛突然停止了晃动,白衣蒙面人的身体闪电般探出芦苇丛的一刻,就到达了辣辣的鼻子尖处。

    原来,是辣辣感知不到对方的位置,对方抓辣辣那是一瞄一个准儿的。

    “噗——”的一声,辣辣的右臂上出现了一个血孔,极细、极小。

    这是手腕银铃处被击打而蹦出的血丝,辣辣负伤了。

    无忧剑就是这样声东击西的,明明,白衣蒙面人企图袭击是奔奚九而去,在辣辣将身子挡住奚九的身子。

    辣辣没有选择用飞剑抵挡这剑气,而是选择了最擅长的银铃。她一挥手,白衣蒙面人一个趔趄,看来,辣辣的神力不是闹着玩的,有时候,也还是能够听从辣辣的安排。

    神力何其了得,芦苇丛被从中间生生劈开,芦花变成片片白雪飞起,然后黯然落在水面上……

    无忧第一剑法——瑶子翻身抵挡住银铃发声的能量波,同时,再次翻身,换了个方向又一次打来。

    辣辣把银铃的声音转换成能量,勉强抵挡住了这个“瑶子翻身”的上下夹攻。

    水面上飘着的芦花上被喷洒上了点点的血色。

    辣辣哎呦一声就要倒向奚九躺在睡莲上的位置,只听“彭登——”一声,那个小伙子出手相救,导致白衣蒙面人一口鲜血喷出。

    辣辣借机又一个银铃声挥去,神力虽然不再,但是银铃的脆声还是照样有杀伤力,对方的剑气被压到了水底,好大一会儿,剑气翻飞出水底,把奚九身下的睡莲给切碎去了大半,只剩下根苦苦支撑的根茎,在那里可怜地支撑着奚九。

    都说,一招致胜,今天,辣辣竟然是用出了几招银铃,还得是在这个无名小子的帮助下,才勉强喝退了天下第一的无忧剑,不可谓不是有些侥幸。

    辣辣抹了一把汗水,虚脱地摊在芦苇上。

    而对面那个出手相帮的小伙子还没有走……

    看架势,这小子横在自己面前,既不肯走,也不肯继续打。不知道要搞什么名堂。

    辣辣没有什么社会经验,来到这个世界后,更是两眼一抹黑,不懂得这道上的规矩,多亏一路上得到徒弟奚九的照看,才得以磕磕绊绊走到今天。

    可这会儿,奚九被自己保护性地点穴给按睡着了,帮不上自己忙了。

    不得已,辣辣只好放弃社交恐惧症,硬着头皮和对面的人交涉。

    如果仅仅是对打,辣辣还是能够掌握两人之间的关系,那不过就是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很好处理,上来就互砍互杀好了。这跟辣辣以前在游戏中的对打是一样的。

    要不就是另一种情况,对方阻拦自己,一定是自己身上有什么他需要的东西。自己如果肯给,那就会被放行,如果不同意,则可以与之继续对打。

    这小伙子站了半天,瞅瞅辣辣,又瞅瞅酣睡的奚九的,欲言又止的,照辣辣看来很是娘炮。

    辣辣闻了一下,说是闻,其实就是用六识去感知了一下对方。

    “哦,你是来要买路钱吗?”辣辣试探性地问对方。

    对方没有理会。

    这年月,难道作个山中盗,也要这么腼腆吗?!

    辣辣从昏睡在睡莲上的大徒弟奚九的口袋里拿出一吊钱,扔给了这臭小子。

    小子接过了钱,笑眯眯地咬了个铜板,又放在耳边听声。

    辣辣没盯着这家伙一直瞅下去,很大的原因在于刚才说过了:这家伙长得太俊。

    丹丹早就语重心长地告诉过自己这个同胞妹妹,她说啊:人要是长得太美或者太俊,就会逮着机会想让周围的人给自己的美丽买单,辣辣对这句话印象挺深的,她并不完全相信李丹丹这样的说话,但是,她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小子说:“咿?这位小姐姐你咋这么骄傲,连看我一眼都不看。”辣辣只得应对说:“我有苦衷,刚才为了保护弟子免受你的剑气,情急之下,我给她点了穴,用力狠了点,这一时半会儿,她还醒不过来呢。你如今肯放行,我却走不动,万一你中途变了主意可咋办?”

    小伙子哈哈一笑,辣辣感觉他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根本不是一个可以严肃正经对话的人。

    辣辣很无奈,刚才还杀机几重,现在又变得很玩闹,难道说这里的年轻人也和现代社会里的一样,不着调吗?!

    奚九睡得直打鼾,这睡莲被它压得叫苦不迭,根茎已经快被压折了。

    辣辣用双手抱起奚九,想上岸吧,却被芦苇浪给挡住了后路,前方,又是这厮横在那里。

    小伙子蹙着眉头,说:“要不然,就到我爷爷家休息一下,不远,就在芦苇荡的那头。”

    辣辣这才第一次抬眼看了小伙子一眼,这家伙也就是十七八岁,光着上身,一条破皮裤子,下面打着赤脚,可能是常年在芦苇荡中作业的缘故,他手里一个鱼叉,脑袋上戴着个破草帽,看来是个打鱼的出身。

    小伙子明眸善睐的,不知是不是跟吃多了鱼眼睛有关。

    辣辣点了点头,遂艰难地抱着奚九上了岸。

    那前面的小伙子,几转几绕,就来到了一个庄户人家的院子。

    晴雯把奚九放在一个草席上,然后,跌坐在地上,开始回想着一路的经历。

    “给你口水。”小伙子凑上来递过来一个海碗。

    辣辣正在犹豫要不要喝的时候,小伙子说:“嘿,这水不收钱。”

    “我们打截的最近生意不好,你知道吗?”小伙子很不见外,开口说起话来。

    “为什么?”辣辣不想与之交谈,但是,辣辣又有些个按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你从山那边来,你应该知道那剑峰峰顶刚被人给拜山成功了。这可了不得,鸟枪要换炮啦!”

    “你这话什么意思?”辣辣听见这一讯息,很是警觉,不由地又往深问了一句。

    “老祖宗原就告诉过我们,这山不是轻易能拜的,这么两三百年下来,除了那一对神仙夫妇拜山成功后被暗杀,再没有人拜山成功过。”

    “这个……我也知晓个一二。”辣辣心里骂着:

    “你咋说的都是人家嚼过的馒头,就没点新鲜要闻?”

    “所以嘛,拜山对于想要挑战的武学之人,是一生的向往,可对于已经居于山中的大青山宗派来说,谁拜山成功,谁就是带来了毁灭。”

    奚九一个激灵地坐了起来,她也不认生,直接就问那小伙子:

    “你说的是啥,谁会带来毁灭?”

    小伙子一看,和自己几乎同龄的小丫头睡醒了过来,霎时,他变得开心起来,也就忘记了想说的话题,愣愣地看着奚九。

    芦苇荡中,对方的呼吸都无比悠长,就像游丝一般四处布局。但是,水面上,几乎寻不见痕迹。

    辣辣的感知试图去探寻那呼吸的方位。

阅读一树白梅万里雪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就是阴阳先生乡村修真小神医tfboys星空之恋网游之全职菜鸟网游之暗夜之王网王之女神的成长日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