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吃香的喝辣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时的长青,以为岁月安好,永远,就会直到永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白发上头,会功夫不长进、总是不好也不坏,不香也不臭,停滞在闹心的中间状态。

    在俗世间,可以有中年危机,那叫作中年危机。修行的人不论这个说法,但是,长青知道,自己就是陷入到了修行的中年危机中,不上不下的,没有了激情,没有了奔头,没有了任何欣喜,更没有了挑战。

    他自己说不出来,是有苦说不出来的说不出来。长老们理解他,是同情彼此的理解他。

    是不是因为已经苦守在这里进行修行太久太久了?变得心性狭窄,不容人啦?

    还是为自己这么笃定地尽心尽力、把一生都奉献于此却也还是一无成就,而在生自己的气?

    当望着山道上这徐徐移步的二人过了中天门的时候,长青掌门再也绷不得住了,他一甩袖子,什么也没说,就气哼哼地扬长而去。

    为啥子呢,他说不出来。

    长老们为此,有人黯然,有人絮絮叨叨,有人一个劲儿地呼唤他回心转意,但是,长青还是执意地走了。

    ……

    这样的心态,又怎能容得下两个女子前来用拜山挑衅呢?!

    长青一路下山的时候,心想:“我真是为了这指令给白白荒废了大半生,早知道今天受此憋屈,我早反了就好。”

    当初,禁令刚刚颁布的时候,说是谁也不许拜山的。

    为让弟子们信服,掌门必须率先,只闭关,不拜山。长青作为掌门必须责无旁贷。

    长丰掌门长青本是常年闭关不出的,今天,不看僧面看佛面,他特意开门迎客,和前来会面的另三位长老一起,开始向山下守望。

    既然他们这些长老都不被允许去拜山,那么,看别人拜山,就成了一种内心里的折磨。因为要不是你的修行不够,要不就是你被指令所牵制,要不就是你永远没有这样接受挑战的兴奋之情……对,他们是长老,他们没有这些,早就没有啦。

    “这是不是也是一种贫穷,内心的贫穷?”长青自问。

    几位长老探头探脑地,见辣辣她们行进得困难就大呼小叫,见辣辣她们有时候会直接跌下山脚、重新来爬,又是一番慨叹嘘寒。

    长青脸色铁青,不知为什么,只有他默不作声。

    对啊,这是为啥子呢?

    三位长老都能理解他。

    正因为当初自己身体力行,没有去拜山,自己的武力没有增长,却换来了弟子们的同心同德。指令颁布的那之后,弟子们也就绝望了,便再也没有人敢于有念想离开望尘峰去拜山啦。

    这根念头就别掐灭了近五百年。

    “自己内山的弟子不能拜山。那么,世间来拜山的又都纷纷失败。这山,还有啥意思?这山,连摆设、连名声都快没有啦。”这就是长青的判断。

    嗯,众人不晓。也许是条屡战屡败的血路呢。但是,长青打定了主意,就要再说不惜。

    剩下的三位长老面面相觑,他们望着长青的背影,一边佩服他的魄力,一边又诚惶诚恐,就是每一个对他心怀希望。

    ……

    越靠近山顶,劲风越是凌冽。

    二人的速度终于开始放缓了,在距离山顶那个崖洞还有数十息的地方,李辣辣示意休息下来。

    数月以来,她第一次提出停下来休息。之前,总是日夜兼程,最多,也就是半息打盹,半息吃干粮的安排。

    “师傅,我觉得休息这个事……很正点。”奚九很想巴结这个一路上都难得说话的师傅,表示一下自己不仅双手赞成,甚至已经是双脚也赞成啦。

    李辣辣心说:“我那是累的说不出话来,可不是摆架子啊。奚九,我可没有装相。”

    这么心里嘀咕的人,可见,自信心还是有些个欠缺的。

    奚九想生火,柴火抱来了,可就是点不着。李辣辣没有帮忙,她双手揣在袖子里,像个地道的农妇,奚九反复试反复试,总是失败,于是,李辣辣终于发表看法啦:

    “这是圣山的缘故,你这一生火,这山就当场给你灭喽。别忘了,圣山有灵性的。”

    奚九心里嘟囔说:“师傅,你怎么不早说。徒弟这练习法儿,某不是你诚信故意要锻炼徒弟吧。苦啊苦。”

    奚九渴的很,想找个溪流,辣辣递上来清早时收藏在竹筒子里的露珠,说喝这个,这个保准不拉稀。奚九很有点难为情,心说师傅你咋啥都知道。

    李辣辣知道奚九有点把自己给神化喽,她总是想通过各种因缘巧合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告诉她自己其实就是个大学生,可是,奚九那纯真的眼神和永远不解读他人的直脾气,让辣辣觉着真是无从说起。

    辣辣嫌麻烦,奚九又偏天真,于是,两个人对对方的理解总是有偏差。

    奚九这个娃子可能是第一次出远门,而且,还没有什么家丁奶妈子照料的,她很是开心,觉着什么都新鲜,完全不认为这一路上来都是在处处碰壁。

    辣辣就喜欢奚九这一点,就是因为奚九诚心,永远都不觉着自己很被动,一切的自然的安排好像都是她一手策划、计划、希望、盘算过的。

    奚九这可真是个本事,永远的精神胜利法。到头来,好似,真如其所愿,过着过着日子,走着走着山路,一切都开始顺遂起来。这更容易再次造成错觉,好像一切似乎都在为奚九安排似的。

    李辣辣虽然是师傅,却受了奚九如此阳光心态的影响,这样,一路上山时山间的阴气自然就不沾身啦,是怕了这两个火炭一样的、好似被打了鸡血一样的人儿。

    两人过的还蛮惬意自在的。

    自从李辣辣下达休息的指令,让奚九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休息,便是整整四天!

    她心中有疑问,为什么不是半天?一天,哪怕是两天,却要是休息到四天呢?

    心里有疑问,奚九却一个字也没有问。

    不是因为这丫头有心眼儿怕惹师傅生气,而是因为她也和李辣辣一样,确实累透了,根本缓不过来,无法有精神头儿进行穷打听。

    这个局面,看似是不爱说话、不爱讲课、不爱流露情感的师傅李辣辣特意设置的结果。

    奚九不关心这个,奚九关心的是和师傅之间于无声处胜有声的那种默契。

    说话能管什么用?!奚九想。

    奚九这根本不是在一路上学艺,她这是寻找一个逃离玄玑阁的机会,而辣辣师傅,就是她最大的机会。

    有了这个认识,想必奚九会一路上无往而不利的。只是因为她追求的,和别人有点不一样。

    第四日,山顶露出云雾来。

    李辣辣把手伸进了云雾,像是在抓什么?

    “师父,你在抓什么?”

    她没有回答,把手从云雾中取出,甩了甩手上的露珠,反问道:

    “云想衣裳花想容,今天,算不算个好天气?”

    奚九双手托着下颚,点了点头。心说:“这还用问?!这也算教课?”

    李辣辣并没有继续讲课。两人默契地静默了好一会儿,李辣辣另起了一个话题:

    “你杀气太重,这对于修行是不利的。”

    李辣辣不说则已,一说,就太重。

    “难道她们不该杀吗?”奚九眉头微簇,很是可爱的一付狠样子。

    她正在用手掐死抓在手里的跳蚤。奚九又补充了一句:“师傅,你这是妇人之仁。”

    “他们也不知道咬你,会招你恨的。”李辣辣似乎还想为遭殃的跳蚤们辩解:

    “所以,他们咬你也是无辜的,你该放了生。”

    “师傅,你慢了一步,我这都抓跳蚤、捏跳蚤一个多时辰啦,你才看见。”奚九企图蒙混过关,以黄瓜菜都凉了的结果至上论调,企图说服师傅。

    “阿弥陀佛。”辣辣念叨着。

    “不对,你让我觉着自己是孙猴子。”奚九很机灵的,哪里会猜想不到。

    “我可不是唐僧。”李辣辣心想,好歹这个世界也讲西游记的故事,否则,俩人真是又少了一件共通之处。

    “你说,这跳蚤会帮我们上山不?”奚九一边按死跳蚤,一边有些个过意不去。

    “会吧,会的。”李辣辣有些个心不在焉。她不喜欢回忆那回不去的现代社会,可是,她偏偏在修行的过程中,在拜山这样极度需要平静心态的时候,莫名地,她很想念自己的同胞姐姐李丹丹。

    李丹丹如果在这里,一定会和奚九一样,会杀死所有的跳蚤,并且,还要用火好好地燎一下衣服,还会给自己和奚九剃光头。丹丹是那种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人,可不是李辣辣这样无可无不可的性格。

    如果是李丹丹穿越到这里来,而自己正在英国学习、谈对象的话,是不是丹丹此刻已经拜山成功、开辟了新航海路线、正在大周的朝廷里混个一官半职的,正吃香的喝辣的呢?! .

    长青的离去,看似是五百年来首个悖逆掌门的案例,实则,他是为北宗的未来来了个破例,他是一个践行者,要为弟子们趟出一条路来。

    求生路吗?

阅读一树白梅万里雪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万道争锋我的老婆是猫妖都市幸运王青春随梦一起飞快穿:炮灰逆袭攻略豪门式离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