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的剑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过他们走的很快,此时估计已经离这里不远了。”

    牧童补充道。

    长丰掌门闭关以来,回心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热闹过了。

    青牛驮着牧童终于出现在山道尽头,在场的四位北宗强者齐齐将目光落在牧童身上。

    每一个人脸上的神情都不一样,其中最可爱的莫过于最年长的长青长老。

    大阵是自己打开的,这事若传出去,对本就日渐衰落的北宗简直就是大祸临头。

    长老们不安地注视着回心石,希望镇守能说句话。

    可那块石头自任一行仙逝后就在没说过一句话。

    他像个孩子一样把,将手指含在嘴里,一番顽皮相尽显无疑。

    “那两个人已经上山,看样子是直奔峰顶而去。正如长青所料,是那两个身着青衫的奇葩……他们都很年轻,年龄略大一点的那个境界甚至很低,只能躲在那名少女身后才能忍受剑碎的侵蚀。”

    牧童终于来到回心石前,他对焦急等待的四位长老讲着他在山前看到的画面。

    不知是哪位长老向山下啐一口,骂道:

    “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家伙。”

    剑锋是望尘山的主峰,终年隐于云雾之中。

    雾中有大阵,只有最重要的人拜山才会展现其真容。

    今日不知从何处刮来一道劲风,把那沉积数十年的云雾吹散。

    让剑锋重现天地间足足一个时辰。

    回心石前几乎聚集了北宗所有的元婴级长老。

    回心石是北宗的镇守,一块磨盘大小的灵石,与天地同龄。

    原本是一块很普通的石头,因感悟天地之息而自化,能够发出声音与人对话。

    “她到了什么境界?”长青长老把手指从口中拿出来问道。

    “看样子刚进入有常初境不久。”

    更准确地说,李辣辣是在牧童看到他的那一刻才刚刚破境。

    “境界如此底便敢前来拜山,不愧是紫霄一脉的传人。”长青脸色变得很严肃,他很少这样。

    “师兄你是怎么知道的?”其余三个长老齐声问道。

    “我刚才用剑识看了一看,此人来历不凡……北宗若是有这样的奇才,你我何以不能望眼红尘,行走天下呢?!”

    长青一语道出了北宗所有弟子的心里话。

    两百年前,兽潮席卷人族领地,北宗半数弟子在抵御兽潮中丧命。

    此后,天下第一宗门一蹶不振,天子特赦北宗弟子五百内不用参加任何战斗。

    长丰继任掌门后更是颁下五百年之内不许任何北宗弟子出山,甚至是用剑识窥探世间都不可以。

    正因如此,北宗渐渐少有年轻俊才拜山,更然不是天生道种和奇才了。

    而在其内部,“鬼怪”也是肆意疯长。

    长丰掌门更是常年闭关不出。

    长青望着山道上的那二人,扬长而去,他下山去了。

    禁令刚刚颁布的时候,有弟子不服,掌门闭关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想过离开望尘峰。

    长青的离去看似悖逆掌门,实则是为北宗的未来求出路。

    剩下三人面面相觑,望着长青的背影开始陷入惶恐。

    ……

    越靠近山顶,劲风越是凌冽。

    二人的速度终于开始放缓,在距离山顶那个崖洞还有数十息的地方,李辣辣示意休息。

    数月以来,她第一次提出停下来休息。

    让奚九没有想到的是,一休息便是四日。

    她心中有疑问,但这四天她一个字也没有问,因为她确实累透了。

    第四日,山顶露出云雾。

    李辣辣把手伸进了云雾,像是在抓什么?

    “师父,你在抓什么?”

    她没有回答,把手从云雾中取出,甩了甩手上的露珠反问道:

    “你难道真不知我为何来这里吗?”

    奚九双手托着下颚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你杀气太中,这对于修行是不利的。”

    “难道她们不该杀吗?”奚九眉头微簇很可爱。

    “你一直在查断臂松,有什么眉目?”李辣辣没再说什么,把话题移开。

    四年前,奚九来到断臂松前,数了又数,发现松塔的确少了两枚。

    然而这事院长在大青赛上从未向世人公开过,掌门真人也默许了这一说法。

    其实玄玑阁老阁主早就发现赵子莫有问题。

    命奚九上山,求道李辣辣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任务是查询松塔遗失一事。

    按理说断臂松是大青山内部的事情,玄机阁作外外人,无权干涉此事。

    但奚九上山后首先着手的便是此事,对此大青山无人站出来阻拦。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此事也与玄机阁有关。

    奚九一直在等师父问起此时,几次想主动交代,但又不敢。

    奚九望着平静的云雾摇了摇头。

    此时,眼前的云雾缓缓散开,中间出现条长廊,犹如一把利剑指向北方。

    天空开始变暗,一个巨大的黑影印在云雾上。

    黑转瞬消失。

    之后云雾中出现一个漩涡。

    漩涡越来越大,其间不是有闪电将云雾撕成无数碎片。

    数息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奚九发现李辣辣额头上生出很多汗珠。

    “是谁?”

    “我还不确定,应该不是她……崖洞就在上面不远处,你去替我看看,我在这里等你。”说完,李辣辣合上了双眼。

    此时她特别虚弱,脸上看不到一点血丝。

    这是重生之后身体第一次发生变化,显然李辣辣并没有准备好如何应对这次变化。

    ……

    崖洞里空落落的,显然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

    但是里面的禁制依然存在,角落里有一盘棋,还是多年以前的局势,优势在左手。

    此外洞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奚九把她在洞里看到的一字不落的告诉李辣辣。

    半响之后李辣辣才缓慢说道:

    “她没回来过!”

    说这话时脸上露出了令人动容的落寞。

    一千年前,紫霄宫有一对道侣,他们都是紫霄真人的徒弟。

    她们一度让世人改变了对修行者冷酷无情的认识。

    几乎世间所有的山河都曾留下他们的足迹。

    如今他们的事迹已经很少被人提及,能记得当年情形的人依然那修行界最美好的因缘心跳。

    李辣辣有些不能理解,既然感情那么,为何会走散。

    对于情感,李辣辣从来都是麻木的,不是无情,而是不懂。

    这跟当年的李辣辣很像。

    重生后一切如旧。

    ……

    下山后,师徒二人被河西州剑神的弟子拦住。

    他们是来给大师兄半山越报仇的。

    两个月前,奚九在河西州杀了剑神的首席弟子,并将他的头颅扔进了洛水里,致使半山越元神无法重新汇聚。

    剑神一直在闭关,他那些弟子寻着师徒二人的踪迹一路追到了望尘山外。

    昨晚山上动静太大,他们没敢寻上山去,一直守山外必经的道路上。

    剑神自两千年前就被正道排挤,最近百年里,很少与正道有摩擦。

    半山越修剑入魔,世人皆知,却无一人杀之。

    奚九除了恶魔,正道无人喝彩。

    暴露她们行踪的也是那些正道名门。

    这一切都的原因都可以用李辣辣在云端之上说的那句话解释。

    奚九杀气太重,世间的坏人她终其一生也杀不尽。

    但奚九只要有力气,便会举剑除魔。

    “你的剑呢?”有人突然问道。

    此时奚九才意识到自己的剑不见了。

    “歇了吧!”

    老禅师的声音透过山间的清风而来。

    剑神的弟子从不把正道放在眼里,唯独老禅师是例外。

    “等你们的师父出关,我自会西来……”

    剑神的弟子清楚,老禅师定不会空手而去。

    剑阵就此散去……

    望尘山向东有一大片芦苇荡。

    师徒二人来的时候恰逢芦花盛开的季节,白色的波浪随风翻滚着。

    让人不忍心去踩踏。

    奚九跟着李辣辣的脚印在芦花上头飞跃。

    身后留下两串漂亮的涟漪。

    李辣辣突然停了下来,双脚并未踩在芦花上。

    很快奚九也嗅到了杀机在苇荡里流窜,此时师徒二人已身处苇荡深处。

    或许是对方提前所设禁制的缘故,时间在这里禁止不前。

    二人要想出了这苇荡,就必须击败对方破了禁止。

    四处的芦花扑面而来,即使常年与花为伴的李辣辣也难以抵挡这阵阵花香。

    这是她此次游历时间遇到的最强对手。

    李辣辣神情安和,没有说话,并没有打算帮她一把。

    不是她不想帮,实则是她没有能力去做这件事情。

    剑光从水中跃出,带着许多芦花,没有水滴。

    站在芦花上的奚九转眼已经消失不见。

    白衣蒙面人开始唤醒剑意,脚下的水开始翻滚,很快周身被一团水雾罩住,白衣蒙面人也消失。

    唰的一声,白衣蒙面人刚刚站的那一簇芦苇出现一道深深的沟壑。

    浅绿色的水面在芦苇丛下面跌宕,水沫子裹挟这芦花翻滚着,苇荡上空溅起带着芦香的水滴。

    水滴落在那件青衫上,就像一滴滴碧绿的雨滴。

    他顾不上欣赏这些。

    芦苇荡归于平静,奚九和那个白衣蒙面人不知道藏到何处,各自准备着再次起剑。

    对手与奚九境界相当,势力更胜一筹。

    她们都到了很难单凭肉眼发现彼此的行踪,这场对决无疑是此次云游以来最紧张的一次。

    彼此都能在一剑之内结束这场战斗。

    两人青衫上都留下了数十道剑痕。

    李辣辣手臂外侧更是有一道浅浅的血痕。

阅读一树白梅万里雪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海贼之最强神级系统武侠之最强黑风寨朕亦甚想你六零末外星人生活日常古代养家日常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