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北方有冥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不仅仅只是一个驯马师。雪狼,才是他去驯服的对象。

    或许,他没来得及说出的话,就是关于驯服雪狼的吧!

    此时,雪狼就在帐子外面,李辣辣不敢出去。

    雪狼是李辣辣这个壮汉兼驯马师在草原上唯一恐惧的家伙。

    要知道,雪狼比她自己的孤独还令她恐惧。

    是的,马匹在减少。

    “这里是我的根,我们西林人世代养马。正因如此,强大的塔塔人才没能将我们彻底赶尽杀绝。”

    床榻上的阿布提老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停顿了许久,才继续对李辣辣讲道:

    帐外的狼群开始不断聚集。

    数十只雪狼在帐子外打转。

    没有一只敢靠近帐篷,即使,它们知道阿布提老人已经没了气息。

    老人已去长生天……

    这时,李辣辣方明白过来,阿布提老人为何会受到士兵的尊重。

    阿布提老人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一到寒冬,马场的所有活而就都换作由李辣辣她一人来承担。

    李辣辣没啥怨言,说到底,是阿布提老人把她从市场上救了出来,说到底,黑猫白猫都是猫,打游戏和学驯马一样都是让人开心的事儿,为啥不干,为啥不多干?!

    今冬,老人的身体更差啦。

    早些时候,李辣辣在草料区发现了几根雪狼的毛。

    难道说阿布提老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不清楚你原来给我讲的故事是不是真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如愿地走出大漠。咳咳……可要想走出大漠,你需要雪狼的帮助……”

    阿不提老人拼尽最后一口气,也还是没说完他想说的全部的话。

    此刻,冥幡在瑟瑟而抖,这诺大的草原上就只剩下生者对死者的怀念和猜想了。

    ……

    李辣辣撕掉最后一片帐篷,咬着牙,她勇敢地露出头来。

    或许,是忌惮阿布提老人的缘故吧,雪狼没有向她靠近,只是在远处的雪地上打着转,动着心眼儿。

    李辣辣就地一个侧躺,开始睡起大觉来。

    想必,狼群是看傻了吧。它们真的没见识过这阵势。

    ……

    闭上眼睛,周围的一切便消失了。

    这一招,比阿布提老人的那一招更绝。

    狼群开始围着李辣辣绕圈儿,三五成群,一拨接着一拨地,不断地试图接近她。

    在距离李辣辣五步远的位置上,似乎,狼群再也无法进一步靠近过来。

    李辣辣周身出现了一道看不见的寒气,是她睡着之后,从体内呼出来的气息所形成的。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飘起了雪花。

    一团迷雾锁住了草原……

    要知道,连狼群这种超级御寒的兽类都只有互相挤在一起,才能抵御这可怕的严寒。

    狼群清楚,更北的地方——冥部,那是整个大陆所有生命忌惮的地方,包括修行界的强者。此时,就在那里,一双眼睛正盯着到眼前这个人。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迷雾的出现,就已经意味着冥部的那个最寒冷的存在正在把李辣辣视为威胁。

    狼群反敌为友,试图,在此刻叫醒她,帮辣辣逃脱这可怕的注视。

    但它们马上就明白了过来:作为雪狼,它们自己的力量实在太过弱小了。

    眼前,这个躺倒在地、心思不知飞到哪里去了的壮汉只会让它们感到发慌,感到无力。

    狼群对北边冥部来袭的恐惧并不比对这个壮汉的惧怕要更强,毕竟,这个壮汉离它们这帮狼群要更近。

    嗯,近到有时只差一个鼻子尖儿的距离。

    ……

    一夜过后,狼群中有一些年迈的老狼倒下了。

    被狼群视为异类的李辣辣反而还活着、睡着……

    从此,她的任何奇怪举动都被狼群视为自然,且,狼群对她已经不加理会。

    李辣辣被一层浅浅的白色给裹住了。

    那不是白雾,也不是雪花。

    狼群中目力极佳的狼,此刻能看到缠绕在她周身的是亿万条细丝。

    好似被缚于蚕茧之内,李辣辣的体温降到了极点,呼吸也已停止,心跳时有时无……

    天地间,寒意没有减弱,然而,也并没有增强。

    狼群自发地在向她靠近。

    狼群此举不是为了蹭暖点,反而是为了想让这个人族免遭寒意的侵蚀……

    身缚茧中的李辣辣会不会躲过酷寒、茧化这多重的关隘?

    ……

    又是一年春回漠北,冰雪融化,狼群散尽。

    草芽儿争相露出地面。

    然而,北方,注定就是北方,寒意依然丝丝缕缕不去。

    经一冬修习的李辣辣,她躺倒的周围,数公里之内仍旧寸草不生。

    她尚未苏醒过来。

    这样的早春,草原上也仅仅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马群啦。

    不久,在这剩下的马匹中,大多数的马也开始向南迁徙。

    最后,就只剩下小黑马和三年前出生的那匹小马,就只剩下他们没有离开她。

    它们在远处一片桦树林中藏了起来,好似要等待着李辣辣破茧而出。

    ……

    不久,部落派来的收马官来了,他骑马而过,不经意地看到了那枚硕大的蚕茧。

    在那片寸草不生的草场上,这样诺大的奇怪的东东,怕不是什么陷阱吧,他没敢靠近。

    数十息之后,接到通知的一小队轻骑来到了附近的小山坡上。

    小队中有一个手拿牛角、头戴鸟羽的少年。

    他长得和其他的骑兵都不一样,个子很矮,不过和其他骑兵一样,他异常的结实。

    少年在小山坡上下了马,点燃起一撮马鬃,然后,开始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

    他还不时地舞动手中的牛角。

    腰间,本就系着很多小铃铛。铃铛发出的刺耳声响,搅扰了蚕茧中的李辣辣。

    不知咋地,一道平日里对草原人来说稀松平常的寒风突然吹过了山坡,那少年突然被吓得全身直发抖,好像鬼魂侵体,他慌忙丢掉手中的牛角,骑着自己的小马跑了。

    两个骑兵追了上去。

    寒意开始侵蚀剩下的骑兵,有人从马上坠下,有人嚎叫着受伤而逃。

    ……

    数月之后,有一匹独狼在远处的小山丘上眺望向这里。

    但是,她马上就开始后悔起来。

    被数十双绿色的眼睛给盯着,一定不是令人轻松的事情。

阅读一树白梅万里雪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西游之疯魔大圣海贼王之邪恶大将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我五行缺你皇帝偏要宠她宠她灵耀虚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