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收快递、睡大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上大学后,俩人结交的朋友也开始不同起来。尤其是李辣辣,报了个校外的非洲鼓训练班,结交了一帮街头文化的倡导者,这让李丹丹有些个敬而远之。李辣辣则对李丹丹一心只读圣贤书,余下力气找男友的做法,不屑一顾。

    这样下去,看来,从小到大的、都存在于双胞胎之间的、那独有的心灵感应恐怕很快就要消失殆尽了。

    首先,在衣品上,李丹丹走的是知性女生的路线,白衬衫、荷叶过膝长裙、一双小白鞋,时不时地,挎上一个网球包,日常,则背一只看似名不见经传、已经磨裂皮子,实则很有些玄机的LV马具包。

    这只马具包就是充当李丹丹平日教室、宿舍、食堂、图书馆四点一线生活中书包的角色。

    就凭李丹丹那高高的马尾辫和从不化妆的清汤容颜,在校园里,被搭讪的时候就很多,而且,越往后的日子,这种情况越多。

    ……

    李辣辣和姐姐李丹丹是一对儿双胞胎。

    父母是公务员,这对姊妹花从小就在新城区上的幼儿园、小学、区重点中学上学……一直以来,她们都是爸爸妈妈单位里有点名气的一对姐妹花儿。

    这让她都有些招架不过来了。

    李辣辣穿的衣服则不同于姐姐,是嘻哈风。尤其最近一段日子,非黑色带帽衫不上身,一只耳朵扎了耳朵眼,却很少见她带耳环。那耳朵眼儿好像永远都在等候着备用似的,就像李辣辣如花的年龄,永远等待着什么真正稀奇、真正让她能感动的事情发生似的。

    腰间,常别着个茶缸子。那是阿姨过兵团周年庆时发的,辣辣喜欢,好说歹说给要了来的。走在学校里,或者是正在网吧“攻坚”,随时渴了,辣辣都用自己的茶缸喝水,这也不失为时下一种不用矿泉水的环保做法。

    李辣辣这身打扮,宽松的T恤和宽松的裤子,以及一成不变的耐克运动鞋,为的是站、坐、行走都很自在,松松垮垮的,也不需要挺直腰板。

    不用细想,也能让人知道,李辣辣虽然和李丹丹长相一样,但是,她“蛇妖瓦块”的,就没啥回头率可言。

    这是离长安工学院不远、位居长安市老城区内的一片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低矮、灰色的居民楼。

    从新城区简约、高调的天际线向老城区低矮、断续的天际线的过渡,就像倒翻书本,能看到一个城市的发展史。

    老城、新区给人的感官真是悬殊,这让在新区住惯了的李辣辣初来乍到的,很不适应。

    这里,小食摊乱占、电线乱搭、私房乱建……特别是,这里,治安混乱。

    为什么会在这里租房子呢?还得简短交代一下前因。

    从两人的房间就可以看出她俩的差异,李丹丹奖状颇多,是从小到大、样样都拿奖的全能美少女,李辣辣屋子里只有游戏海报和游戏晋级证书,因为她只专攻一门:游戏。

    很奇怪的是,在两姊妹同时考上长安大学之后,不同的性格让两人在生活中的表现越来越不像是双胞胎了。

    “没啥了不起的。”李辣辣对于这个趋势,在心里对自己说:“谁还不是个个体生物啊?再说,道不同,不相与谋呗。”

    对于李辣辣对自己的疏离,李丹丹很是搓火。

    毕竟,自己从妈妈肚子里爬出来,要比李辣辣早八分钟,也有科学杂志上说,那个后出来的是双胞胎里年长的。可是,李丹丹从小就被戴上了是“李辣辣的姐姐”的标签,连分糖果都得让着李辣辣,也就自然而然地,习惯性地承担起作姐姐的责任——操心。

    直到有一天。

    “辣辣,和你说件事。”

    虽然在同一个校区里,丹丹要想找辣辣,必须发微信语音,谁让辣辣行踪不定,不好捕获的。

    “咋”,微信回复的只有这一个字。

    丹丹心想:辣辣,你这个懒婆娘。

    “我交男朋友啦。”李丹丹迟疑了一下,才打出这条微信。

    李丹丹有点顾虑,怕伤了李辣辣的小心脏,毕竟,双胞胎说好了永不分离的,自己先请了个外人进来。

    再说,搞对象这事,也是自己先有了眉目,让辣辣落了单。

    “嗤——”,回复的这个字,让李丹丹仿佛看到了李辣辣那一脸的鄙夷。

    “是咱们学院学生会的主席——老陈。”

    丹丹赶紧告知辣辣,是因为怕辣辣追究起来,先行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是全系皆知的老陈,那丹丹可就被动了。

    过了好半天,对方才发来回复:

    “祝贺。”

    李丹丹这才舒了口气,然而立刻,又见到一行微信打来:

    “小伙子真心不错,一表人才,还是全国大学生辩论赛季军团队的主将。”

    辣辣的肯定虽然很正点,但是,丹丹的第六感直觉着每次李辣辣表扬她的时候,下一步就会不怀好意。

    她一边抿着嘴,为妹妹的夸赞由衷地高兴,一边,她惴惴不安,好像等待着什么不好的事情的来到。

    “听说他便秘,还看黄色小说。前任女朋友去英国甩了他。”

    辣辣的信息从来都那么灵通而刁钻。

    丹丹乐了,她知道这是辣辣已经接受了事实后的正常表现。

    “求你件事。”

    “说。”辣辣还是那么惜字如金。

    “和我在外面租房。”

    “你想约会方便,我难道不是你妈雇的侦探?”

    辣辣毫不客气地表示反对。

    “备战托福,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你想和老沉去国外留学?抛下我?”辣辣有些急,甚至打错了一个字。

    ……

    就这么,李丹丹执意要在大学旁边租一个小房子,为了平摊花销,更为了掩父母的耳目。

    李丹丹自然要李辣辣也出一份钱,外加出一份力。

    就这样,李辣辣被强拉着入伙,放弃了在学校六人一室的宿舍,和李丹丹用父母给的生活费勉强租了这旧城区筒子楼上的一间小小的两室一厅。

    ……

    “李丹丹,你这么早就把自己后半生的伴侣都给安排了,就不给自己留点想象空间?!”

    辣辣常常这样提醒丹丹,好像丹丹找到如意郎君是个很失败的事情。

    丹丹说:“咱家老大难有俩,能解决一个是一个。”

    言外之意,是说:我李丹丹身先士卒,用先见之明防止了父母的日后操心,救父母之急为急,让他们省下精力,大力去解决你李辣辣的老大难问题好了。

    ……

    就在昨天,李丹丹和她相爱两年的老陈双双飞往大不列颠,去留学去了。

    机场上,辣辣为了安抚在自己肩膀上哭泣的妈妈,没少费唾沫星子。

    老陈特别争气,不仅一表人才,得到李辣辣李丹丹家长的喜爱,而且,还第一时间拿了全额奖学金。这样,丹丹就可以跟过去陪读,两人的生活成本问题因这奖学金解决了大半,这是真心让双方家长放心的节奏。

    送别宴上,李辣辣被妈妈给当众数落了,说什么你有你姐姐一半上心,学业、找对象就能解决。

    李辣辣的脑袋在饭桌上时根本不在线,她想的是刚租不久的房子可是押三付一的,就剩自己一个人啦。

    可能是看出辣辣不适,老陈想缓和一下席间的气氛,说:“辣辣非洲鼓打得也是宿舍区那一带的翘楚,被辅导员以扰民给请走过。”

    原本是一句年轻人间最普通的一句玩笑话,却引得席间辣辣父母、辣辣阿姨叔叔们对腊腊的一致侧目。

    告别了李丹丹,李辣辣第一次觉着自己成了亚细亚孤儿。

    ……

    在一夜的游戏奋战之后,李辣辣终于心满意足地睡觉去啦。

    ……

    “咣咣——”

    每周六上午,快递小哥通常都特别野蛮,大概这快递哥也是个睡觉精,对别人睡懒觉很是眼红。

    门被震得开始在向下掉渣儿。

    “李辣辣在家吗?有您的快递。”

    还没清醒过来的辣辣缓步走向被敲得山响的门。

    生在腊月的她,睡觉是她仅次于游戏的第二大爱好。

    快递的干扰再次刷新了辣辣周末的最早起床时间,真是可恶。

    她强眯缝着眼睛,斜了一眼客厅兼餐厅墙壁上挂着的时针,此刻已行走到9与10之间。

    套上个T恤,她吃力地把门打开。

    门口站着个白净的小伙子。

    他看上去显然是个新手,脸色还没有演变成资深快递员的巧克力色。

    他双手端着一个纸盒子。

    李辣辣这才想起来:近十天内,自己好像并没有购过物。咦?怕不是丹丹的吧?

    快递纸盒被扔到门口左侧的一堆儿纸箱上,李辣辣关上了门,直径栽回自己那张舒服无比的大床上。

    可是有什么东西,光天化日之下还在发光。

    她只好打开了这个让人闹心的快递箱子。

    喝,是个马球球杆。

    留言条上写着:“马球包是爷爷留给咱俩的,后来,被我抢着背了一个学期,现在我有老陈啦,我大度,所以我李丹丹正式声明:这马球包归你了。另,送你一支新的马球杆,希望你能有东西抱着睡觉。爱你的丹丹。”

    辣辣笑着骂了一句,把马球杆装到马球包里,然后,她真的就抱着它当抱枕,一边想着丹丹,一边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自己又睡了多久。

    ……

    一道寒风袭来。

    李辣辣被冻醒过来。

    “杀!”

    两支军团正剑拔弩张。

    这萧萧吼声震天动地。

    看上去,得有几十万号人在齐声喊杀,坡地都在跟着颤抖,天上的云也在四散……

    这阵势,李辣辣还是头一次经历。

    再看看周围,自己哪里是睡在床上,分明,自己是趴在草丛里。

    什么李辣辣你怎么回宿舍这么晚啊、什么你不知道校外那条路多发案件吗?什么你能不能打扮修饰一下,省得别的同学因为咱俩不像总是追问我啊……

    李丹丹对李辣辣的苦口婆心,从来得不到回报。

阅读一树白梅万里雪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荒屋凶宅阴人债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综]审神者见不得光谱凡者巫师破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