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元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赵柔温柔的看着王小双,她的眼神和她的名字一样,一样温柔。

    “王小双”王小双答道,他不知道赵柔问这句话为了什么,但他知道,最好老实回答。赵柔这时从身上不知道的那个角落,拿起了一块石头,接着王小双看见石头发光,早已经适应了黑夜的王小双,略微有点刺眼,接着王小双就看到神奇的一幕:在发光的石头周围,出现了一张布,一张闪着白色光芒的布,然后布上就开始出现了字,一个,他从来没有看过,也看不懂的字,赵柔伸出纤细白晰的手指,在上面点着什么,终于,白布安静了,赵柔在一行字前停了下来,看了一会,道:“没错,就是你,王小双同学,欢迎你,我是负责接送你们的老师,不过你可能可稍等一会,因为还有其他学生要接,所以,今天我们会耽搁一阵”赵柔笑着,把王小双带到车子里面的后排坐好。

    “孩子,快点上车吧,来不及了,还有其他人呢”一个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王小双看着一个载着眼睛,大概三十岁的女人从公交车的黑暗角落走了出来,看着王小双,王小双看着女人的眼神,心中稍微安定,于是想起来了什么,手本来已经握紧了拳头,这次握得更紧了,于是颤抖的走上了车。他不知道,他上了一辆,从此改变他命运的公交车。

    他走得很费劲,甚至司机师傅都已经看不下去了,脸上显出不耐烦的表情,但王小双仍然在颤抖,终于,他的双脚都踏进了车门,然后,车门迅速关上,王小双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了,想抓住点什么,但什么也没有抓住,他知道一定是车开动起来了,车开动想来可真快呀,快到他以为自己在腾云驾雾,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就在他快要摔倒的时候,一双手稳稳拖住了他。

    那双手白晰,细腻,王小双抬头看了看,发现是那个带着眼睛的三十多岁的女人,“你好,我叫赵柔,欢迎你,对,你的录取通知书带了没有?我,我需要登记一下”

    王小双走过第15公路公交站台,看了看手表,正是晚上十一点五十几分,还差几分钟,就是凌晨十二点了,王小双有点期待,又,有点恐惧,不知道迎接他的是什么。这个站台很有意思,他的车名就叫十五路,但实际上,从这里过的公交车没有一辆公交车是十五路,也就是说,事实上十五路公交车并不从这里过,而十五路站,单纯,真的只是一个公交站名而已。

    但幸好,路灯还在,王小双的胆,也还在。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王小双胆子就很大,要不然今天也不会这样一个人来到这里,对王小双来说,这是一个仪式。如果有的选择,他不会进行这样的仪式,但问题是,他已经无路可走了。奶奶就这样丢下他走了,家里也没有了其他亲人,他不知道以后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的,他没有钱上学,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求学,也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找工作,未来,对他来说,简直一片黑暗。甚至连他和奶奶住的那个房子,他都不敢回去了,因为,他总觉得,那里有他和奶奶的一切,在那里住的每一天,他都觉得奶奶还活着,根本就没有走。

    “如果还在那边住着,奶奶就永远不会在我的生活中走开”王小双这样想着,但他必须让奶奶从他的生活当中走开,很显然,奶奶已经不能继续照顾他了,他需要忘记这些事情,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强。

    王小双听到录取通知书三个字,有点不确定,于是把手伸进了口供里,拿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有点心虚的道“你,说的是这个吗?”

    赵柔接着王小双手里的纸,小心翼翼的摊开来,认真的看了会儿,道:“没错,就是这个,孩子,可是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会把它弄成这个样子呢?你的家长没有人告诉你这些事情吗?”

    王小双沉默的摇了摇头,事实上,到现在,王小双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张纸是王小双奶奶去世前一天给他的,也许是感觉到命不久已,她详细给王小双交代了身后的事情,当然,说是身后的事情,其实就一件事,就是在中元节的晚上,在凌晨十二点,在十五路车站,等一辆车,然后,拿着这张纸,上车。

    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奶奶并没有跟他说,他也完全不知道,甚至就连那张纸上写的是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因为他完全看不懂上面的文字,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上面的文字根本不是汉字,这就是到目前为止,王小双所有的经历,好吧,相信每一个听过这个故事的人,会和他一样懵,他,那又怎么样呢,王小双现在啥也不知道。

    但王小双知道,他现在不能装作啥也不知道,否则,就会穿帮,穿帮之后的后果是什么呢?王小双没有认真想过,但很有可能会被这辆车丢下,从此扔回那个寂静的街道,再回到和奶奶一起住过的小屋,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灾难,奶奶既然叫他在这里等车,就一定有他的道理,王小双这样想着,开始观察身边的事情,他要在最短的时间,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这样,接下来,他才能掌握主动,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但有一种感觉,隐隐约约,王小双觉得,必须要抓住,这可是奶奶临死前念念不忘的啊。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鬼节,每到这个晚上,家家户户烧起了纸钱,一股淡淡的焚味漫延在天空中,久久不散。

    王小双站在街上,夜已深,他却无处可去。当然,王小双也不是一个流浪儿,今天晚上,是改变他命运的一个关键时机。

    王小双今年十岁了,平常人家这个年纪,还在父母的呵护下上学、玩乐,无忧无虑,但王小双显然没有这么好的待遇,昨天,他亲手埋葬了扶养了他十年的奶奶,这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亲人,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看着这个瘦弱的小男孩默默守护着尸体,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也真的是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甚至,一个路人都没有,空荡荡的大厅里,就这么一个小男孩子,守着老人走完了最后一程,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奇怪的葬礼,这是他们见过的世界上最凄惨,最孤单的葬礼,但终于,小男孩还是把他的奶奶送到了天国,拿到了奶奶的骨灰,小男孩将奶奶埋进了公墓的一角,一个很不起眼的一角,这还是街道工作人员实在看不下去的,帮着一起操办的,小男孩在墓前守了一天,最后,默默的叩了三个头,离开了,从此,离开了最疼爱他的奶奶。

    但今天,是中元节,是个鬼节。王小双并不害怕,他睁大眼睛,在寂静的街上走着,走着,街很长,声音很大,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好像,又听到什么声音,但王小双都管不了这些了。

    王小双并没有疯,也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他有一个很重要的使命。

    空荡荡的车上,忽然响起了汽车的轰鸣,在王小又来不及看清的时候,一辆公交车飞快的从远处驶来,刚开始的时候,看着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可是不一会儿,也许,就一会儿,它就闪到了眼前,王小双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疯狂的公交车,他似乎被吓坏了,眼神麻木的看着公交车,呆呆的站着,一动不动,想说点什么,但,总也说不出来。

    “喂,愣着干吗?上车”车辆里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王小双这样回过神来,这辆公交车非常破旧,破旧的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也许是司机师傅永远都会这样速度开着,不然的话,这辆车怎么会破成这个样子呢?王小双不敢相信,这是一辆下一刻随时有有可能支离破碎的公交车,车上每一个零部件,都散发着腐朽的气息。没错,就是腐朽,腐朽到,好像是刚从土里挖出来的一样。

    到了这时,王小双才发现,车里面早已坐着一些小孩,有男有女,他们的都拿好奇的眼光看着王小双,但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好像很怕赵柔,如果不是这样,王小双也不会没有发现他们了。

    车继续向前开,王小双在黑暗中,还是没有说话。他现在很谨慎,他知道,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理解的事情发生了,虽然他早为此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事到临头,他还是觉得有点害怕,还有,还有孤独。

    “如果,如果,奶奶在这里就好了,她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小双叹道,正在这样想的时候,他发现座位旁边的一个男孩正看着他。

阅读王小双的传奇世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万道争锋我的老婆是猫妖都市幸运王青春随梦一起飞快穿:炮灰逆袭攻略豪门式离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