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分其味塑味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嗡嗡嗡...

    突然,白秦抱着的那罐子发出一阵似人语的声音来,嗡嗡作响,白秦一惊,瞪大了眼睛,急忙把那罐子扔到一边,头皮一阵发麻,鬼怪的电影白秦看过不少,但此刻却突然发生在自己身边,白秦如何也不能淡定了。

    “就前面那座山,你要干什么,下雨天路滑你可千万别去啊。”爷爷再三叮嘱道。

    “放心吧,不会去的。”

    说起下雨,白秦又想到了那一会儿苦一会儿酸的怪雨,瞬间一个脑袋两个大,随口向爷爷应了声,便坐下吃饭了。

    “小秦啊,你看你,又出去玩了不是,淋这么多雨,会生病的,赶紧去换个衣服,把头发擦干。”爷爷一脸心疼的对白秦说道。

    “爷爷,这个罐...聚宝盆你从哪里弄来的?”白秦此时已经不管生病不生病的了,此刻的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这个聚宝盆的事问清楚。

    “你说聚宝盆啊?我在山上捡的,你别看他是捡的,但他真的能吸引宝物的,是个宝贝啊,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啊。”

    因为心里有事,所以白秦吃的很快,吃完后便急急忙忙的跑到房间里,关上门,一个人坐在床上发愣。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越看越邪乎,还有那雨水,怎么会有那种味儿的?”

    白秦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这雨,还有那罐子,都让白秦绞尽脑汁却不得其法。

    这一趟来爷爷家,白秦仿佛看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太奇怪了。

    “不会是什么鬼神之说吧?”从小白秦就听说乡下村子里有奇异鬼怪什么的,此刻细细想起来,不禁汗毛倒竖。

    白秦从武侠小说中看到过,方天画戟什么的就是长这个样。

    白秦又看了两眼,不禁疑惑起来,这个青铜罐子整体看起来很光滑、平整,毫无瑕疵,但偏偏底部雕刻了一个战戟,说他是艺术品雕刻吧,但又好像不是,而且盯着他看的久了,你会发现,这个战戟栩栩如生,仿佛会动,就像是活的一样,而且越看越觉得这个战戟似在挣扎一般,挣扎着不愿被雕刻在里面。

    白秦越看越心惊,这是什么玩意?

    太吓人了!

    白秦不敢再看了,赶忙拿着它跑进屋里,爷爷已经把饭菜都端上来了,就等白秦了。

    爷爷说的神神叨叨的,似真似假的,让白秦内心再次升起了一个巨大的疑问。

    “在哪座山上?”白秦又问道。

    又呆呆的看了半晌儿,发现那罐子没什么动静,白秦这才壮着胆子把那罐子拿过来,罐口朝里,贴在耳朵上。

    嗡嗡...沙沙...呼哈...

    一阵奇怪的响声传进白秦的耳朵里,白秦暗暗咽了口唾沫,好奇心驱使的他没有就此作罢,反而鼓起勇气继续听了下去。

    “去...去山上...”

    “去山上?!”白秦隐隐听清了,不由得一愣,去山上?为什么要去山上?

    “去山上...去山上....找...找....”

    白秦又听了良久,还是那句去山上,不过又听到一个“找”字,顿时白秦眉心的皱纹更多了,又听了好一会儿,再没有其他的话了。

    “去山上...找...”白秦喃喃自语,看着那罐子,凭借这两句话开始思索起来。

    ......

    好一会儿,白秦才想到一个答案:难不成是去山上找什么东西。

    可是,外面还下着大雨,爷爷也不让出去,可是不把这件事弄清楚,白秦一定会茶不思饭不想的,一时竟左右为难起来。

    又想了好一会儿,白秦终于决定就去看他个究竟。

    在爷爷家找到一件雨衣穿在身上,和爷爷打了声招呼便走了,“爷爷,我去找虎子玩了啊。”

    “奥,好,下雨,你慢点。”

    “没事的,我穿着雨衣呢。”

    说罢,白秦便快速跑出家门了。

    身后,爷爷看着白秦的背影,轻轻笑了一声,“这孩子....”

    ............

    白秦拿着那罐子,在雨中狂奔,直奔山上而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白秦终于来到了山脚下,仰头一看,山势不算险峻,但因为下雨天所以路面湿滑,也很不好走,白秦望了两眼,深吸一口气,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起来,即便再不好走他也一定要爬上去看个究竟。

    白秦一手抱着那罐子,一手拿着一根木棍当做拐杖,一步步艰难的向上爬。

    这座山虽然是在村子前面,但村里的人很少有到山上的,顶多就是在山脚下砍砍柴什么的,所以,这至今还是一条没有路的山,所以凶险程度对白秦来说又增加了几分,但幸好,白秦这点耐力还是有的。

    白秦一路上走三步便左右看看,希望发现些什么,但山上始终很平静,只有雨水滴落在树叶上的声音。

    平时半多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走到了,现在下雨天再加上白秦还要注意周边的情况,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才到山顶。

    登上山顶的那一刻,白秦俯视着山脚,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终于爬上来了,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要不是白秦体内还有一丝弱弱的味劲,恐怕爬上来的那一刻就直接瘫在地上了。

    经过略微调整,白秦已经恢复了体力,环视着空荡荡一片雾蒙蒙、绿油油的大山,白秦心情复杂,难以表明,已经爬到山顶了至今还没有发现什么,这如何能让白秦心甘?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白秦喃喃自语,又看了一眼这个罐子,想着可能是因为成人礼的事最近心情不好,以至于多想了。

    白秦不再寻找了,准备往山下走去。

    “呜呜呜...”

    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一只灰色猴子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顿时一惊,吓得急忙退后了两三步。

    “呼呼呼....”那猴子蹦跳着,用手指着白秦身后的山崖下。

    白秦见他没恶意,也放心了下来,只是有些茫然的看着他在那手舞足蹈的。

    “呼呼呼...呜呜...”那猴子又指了指白秦身后的山崖。

    白秦皱着眉头缓缓扭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那山崖,只有一片垂直的绿油油,指着身后的山崖对猴子问道:“你是让我下去?”

    “呜呜呜....”那猴子明显的露出了笑容,一个劲儿的点头。

    “都说猴子能听懂人类说话,可这只猴子也忒神了吧。”白秦内心犯起了嘀咕,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只猴子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现在又给他指路,到底是何居心?

    事出必有因,就下去看他一看!

    白秦想好了,不管那猴子说的山崖下与那罐子有没有联系,下去看一看也不碍事。

    白秦身后的那块山崖实在陡峭,近乎垂直,白秦一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下去。

    走进些细看,发现这里竟然有些藤蔓,白秦拉了一根藤蔓缠在身上,随后拉着藤蔓慢慢下去。

    下到一半的时候,白秦突然发现藤蔓掩盖着的地方竟然有一座山洞,不由得一喜,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个还算像样的地方。

    啪!

    白秦松开藤蔓,反身一跃,跳了下来,紧接着,又听一阵呜呜的声音,那猴子也跳了下来。

    白秦一愣,“你要跟着我?”

    “呜呜呜....”猴子点了点头。

    “好吧,”白秦没有再理会那猴子,眼睛开始往山洞里面探看。

    徘徊良久,白秦终于踏出了第一步,往山洞里面慢慢走去,身后,那猴子也跟了上来...

    山洞里面漆黑一片,白秦只能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去。

    整个山洞里安静的只能听到白秦的脚步声。

    不对!还有一个声音!

    突然,白秦听到山洞里面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像是流水。

    白秦不由得一愣,难道这里面别有洞天?

    猜也猜不出来,白秦也就不猜了,去里面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白秦继续往前面走,那流水声越来越大,白秦不由得加快了些脚步,转过一个弯儿,一抹明亮忽然出现在眼前。

    一个水池,水池中央还有一块石头,上面有一个洞,正下着雨。

    这里已经到了尽头,白秦在四周观察了许久没有发现什么,最终把目光锁定在这水池上,白秦走进些,看看那池水,清澈见底而且水并不深,白秦又抬头望了两眼那上面的雨,并无异样,只是....这雨水这么大,看那洞口,似乎不像能进来这么大雨的样子。

    白秦站在水池边,弯着腰,探着脑袋,向上望去。

    这一看,白秦顿时一惊,上面哪有什么洞口,除了一抹亮光,根本没有别的了,那这雨水是怎么来的?!

    白秦慌忙收回脑袋,不禁疑惑起来,这什么情况,没有洞口,那这上面下的雨是从哪里来的?

    白秦又思索许久,目光下移,往那雨水洒落的石头上看去。

    圆圆的,有种古老的味道,上面有些许裂缝,应该时间很久了,但整体看来还是比较平整些的,石头中央还有一个圆形凹槽,那个凹槽不大不小,就和那个铜罐子一样差不多大小。

    罐子!

    看着那个凹槽,白秦猛然想起来,手中的罐子和那个一般大小啊,本着试一试的态度,白秦把那个罐子放进了那个凹槽里面。

    果不其然!

    在罐子放到凹槽里面的那一刹那,上面的雨水突然分成三条支流流入罐子中,但却互不相融,而且罐子里面似乎是个无底洞,水怎么也装不满。

    这一幕,着实让白秦看呆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太怪异了!

    白秦忽的感觉头皮发麻,这种现象只有在电影里看到过,如此真实的出现在白秦面前,让白秦一时间措手不及。

    “什么味?”

    又过了一会儿,白秦忽然闻到一股味,有苦的,有酸的,还有甜的。

    苦的?

    酸的?

    甜的?

    三种气味进入白秦鼻子里,白秦又仔细闻了闻,顿时眼前一亮,这个气味像极了之前白秦尝到的那个雨水的味道。

    白秦跨过水池,跳到那块石头上,因为雨水都进入了罐子里,所以没有雨水,也就没有淋到白秦了。

    刚跳过去的那一刹那,白秦顿时感觉到一股难闻的苦味涌上鼻尖,隐隐夹杂着一些酸味和甜味,白秦皱了皱眉头,越是靠近那雨水,那气味越浓,白秦已经可以断定,刚才闻到的那三股气味就是来自这雨水。

    白秦又围绕着罐子走了起来。

    刚走半边,突然一股让白秦流口水的酸味扑鼻而来,还带着一些苦味和甜味。

    白秦顿时疑惑起来,刚才那边,苦味重,其他两味轻,现在到了这边,又是酸味重,其他两味几乎没有,那另一边是不是...

    白秦不再细想,赶忙跑去另一边,果然,甜味比较重!

    白秦抬起头来,看着那三股雨水,他们各自有三种气味分三道流下来互不侵扰流入罐子中,把罐子一分为三,各占一份。

    白秦又低头看向那罐子,看的痴迷了,白秦脑中突然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罐子就像是味泉一样,是个无底洞,吸收气味。

    “味泉...”

    白秦盯着那罐子,喃喃自语。

    忽的,就在这时,那猴子一下窜了过来,一把抓住白秦的手,用他那锋利的指甲一下划破了白秦的手指。

    “嘶~”白秦倒吸一口凉气,这猴子手劲好大!

    还没等白秦挣脱开来,那猴子拿着白秦的手放到那罐子上面,顿时,一滴鲜血从白秦指尖流了出来,滴入罐子中,也滴到了那个战戟图案上了。

    白秦醒过神来,赶忙挣脱了猴子的束缚,大声吼道:“你干什么?!”

    “呜呜呜呜....”猴子指了指那罐子,又指了指白秦的肚子。

    白秦一时看不明白,皱起了眉头,“你想说...那个罐子和我的味泉?”

    “呜呜...”猴子脸上浮现出喜色,连连点头。

    白秦一惊!

    这猴子是想说让那个罐子代替我的味泉吗?

    白秦又看看了那个罐子,确实和味泉的功能差不多。

    “那..可是,怎么弄呢?”自从成人礼失败,白秦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重新取味,重塑味泉,现在好了,一个现成的条件摆在白秦面前,毫无疑问,白秦心动了,毕竟谁都不想做那失败者!

    那猴子呜呜叫了两声,便指着那罐子,又做出一个拿起的姿势,紧接着,又见他双手呈托盘状,放到了自己肚子上,如此,拿起,放到肚子上,重复了许多遍。

    “你是说..把他放到肚子上就可以了?”白秦皱着眉头,半信半疑的看着猴子。

    猴子点点头,非常高兴。

    猴子催促白秦赶紧动手,但白秦始终觉得太过荒唐了,那罐子怎么可能进入肚子里呢。

    那猴子见白秦迟迟没有动作,急的上蹿下跳,随后那猴子实在是等不及了,一把抓过那罐子,准备往白秦肚子上按去,却突然见那罐子爆发出一道强光,犹如炙热的火焰,那猴子顿时就被强光弹射到一边的墙壁上了。

    那猴子嗷嗷叫了两声,坐在地上握着自己的手掌吹个不停,那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白秦一愣,旋即回过神来,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那猴子幽怨的看了一眼白秦,扭过头去,不再理会白秦。

    白秦见那猴子不再理会他,便也不管他了,而且看他那样子,似乎并无大碍,白秦再次把目光转向那罐子,“难道这罐子只能我去拿?”

    白秦心中又踌躇良久,终于拿起那罐子,缓缓放到了肚子上。

    霎时,白秦便感觉肚子上有一股极强的吸力死死的吸住那罐子,把他往肚子里面吸去。

    那吸力太强大了,白秦一时有些承受不了,脸上浮现出豆大的汗珠。

    而且隐隐能看出来,那罐子与肚子的结合处,有荧光闪烁,就像无边星际一样。

    白秦这边的动静引起了那猴子的注意,那猴子不再耍小脾气,扭过头来,看着白秦,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和欢喜,还带着一丝的恐惧。

    “啊!”

    白秦双目紧闭,好似痛苦不堪,如此这般的吸力持续了好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却见那罐子星光闪耀,一阵刺眼的光芒把整个山洞都照亮了,紧接着,就听见白秦大叫一声,那声音极具穿透力,响彻大山!

    那猴子慌忙蜷缩起来,抱头躲在墙角,生怕伤到自己了。

    ......

    “呼~”

    白秦瘫坐在地上,缓缓张开双眼,长吐一口浊气,成功了吗?

    白秦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身体内的变化,肚子中央原本味泉碎裂的地方现如今一个巨大的青铜罐子漂浮其中,和味泉无异。

    白秦大喜!

    成功了!我也有味泉了!

    惊喜之余,白秦不禁思考起来那是什么气味呢?

    味泉的诞生必然标志了取味成功了,但白秦现在还不清楚他取的是什么味。

    哗啦啦...

    罐子消失了,那原本下雨的地方又下起了雨。

    白秦躲闪不及,倾盆大雨浇到了他的头顶,流进他的嘴里。

    白秦不禁咀嚼起来,原本有苦有酸有甜的雨水此刻在白秦尝来,竟是无色无味的。

    白秦深吸一口气,好似在闻,脸上逐渐浮现出些许喜色,一些明悟在他脑子旋转开来。

    他明白了,这雨本就是无色无味,但是你若把他拆开来提炼其中气味也不是不可,正如那三分雨水汇入罐子中一样。

    三道气味都是属于雨的气味,只不过,凝聚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雨味,才是属于白秦的属命气味。

    “我也有属于自己的属命气味!”白秦此刻只想大声高歌,成人礼的挫败让他一度灰心丧气,李华南的一席话让他看到了一点希望,他发誓要走出自己道路,如今,这条路,他找到了!

    “小猴子,谢谢你。”白秦纵身一跃,跳过去,握着小猴子的手,脸上笑容犹如春天的桃花。

    “呜呜呜...”小猴子呜呜的叫着,脸上同样泛着开心的笑容。

    ......

    和小猴子道了别,白秦便匆匆走出山洞,爷爷还在家等着他呢。

    走出山洞的那一刹那,一阵瓢泼大雨迎面撞来,白秦非但没有躲避,而且闭上眼睛,站在风雨下,感受这属于自己的气味。

    “雨的气味...这是我的!”

    此刻的雨水,白秦细细闻来,无色无味,但却有种复苏的青春生机的味道...

    雨还在下着....

    “去...去...去...”

    真的是人的声音,白秦顿时一惊!那声音沧桑,沉重,无力。

阅读天味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神承都市之美女解忧坊从洪荒穿回来后着迷[综]审神者宇智波炑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