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怪味的雨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白秦终于妥协了,“好吧。”

    由于白秦比小姑娘个子高,所以是白秦打着伞,二人一起漫步雨中,朝村里走去...

    白秦张开眼仔细一看,竟然是下雨了!

    不会这么倒霉吧!

    白秦暗骂一声,便匆匆忙忙的找了个躲雨的地方,想暂时躲避一下,等雨水停了,再去爷爷家,爷爷家在村里,这里距离爷爷家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呢。

    “不好意思啊。”白秦对司机师傅道了个歉,随后便起身下车了。

    嗒嗒嗒...

    下了车,白秦仰天伸了个懒腰,好久没睡的这么舒服过了,一脸享受的模样,却突然感觉到脸上一湿,有水滴落在脸上,掉进嘴里,白秦下意识的舔了舔,苦的?!

    原本滴滴答答的雨水慢慢的变成了倾盆大雨,下个不停,白秦等了快半个小时,眼看天就快黑了,白秦实在等不下去了,抓起自己的行李包,抱在怀里,一路狂奔。

    雨天狂奔的人不少,但是像白秦这样狂奔半个小时的人真是够奇葩的,不过好在,终于看到村子了,不过也是乌云密布,黑雨压顶。

    在快到村口的时候,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叫住了白秦,“大哥哥,我有伞,我们一起打吧。”

    白秦愣了一下,此刻的他就像一个落魄的失败者,可怜极了,看着小姑娘那般可爱善良的清纯模样,白秦更没了信心,一时间,犹豫不决。

    “大哥哥,你要去村里吗?我们一起走吧。”

    对于去往爷爷家的路,白秦还是比较清楚的,坐上去县城的公交,白秦望着道路两旁那一个个“向后跑”的树木,心情莫名的平静下来了。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

    “嘿,小伙子,到站了。”司机师傅把已经睡着了的白秦叫醒。

    “小伙子,到了。”

    白秦张开眼,看了看司机师傅,睡意还未全退去,睡眼朦胧,向窗外望了两眼,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

    竟然是苦的?!

    什么东西?!

    又徒步走了少许,终于看到爷爷家,白秦欢喜不已,那小姑娘把白秦送到了家,爷爷认识那小姑娘,笑着对她道谢并邀请她来家里吃饭,那小姑娘很有礼貌的回绝了,并且说了声不客气便也回家了。

    爷爷看见白秦很是高兴,问东问西,忙活过来忙活过去。

    白秦此刻恨不得长两张嘴,但是白秦很能明白爷爷的心意,所以没有不耐烦。

    不过,看到爷爷身体好,白秦还是很高兴的。

    吃过晚饭后,因为外面还在下雨,爷爷就取消了带白秦出去玩耍的计划,改为在屋里谈心。

    此时,外面的雨还在下着...

    晚间,爷孙俩坐在桌子旁,唠着家常。

    和爷爷聊天,白秦没有丝毫的不耐心,相反,很乐意听爷爷讲话,比他父亲白浩好听多了。

    话讲到一半,爷爷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进房间里,捣鼓一通才慢慢走出来,让白秦皱起了眉头,不知所以。

    “看,小秦,爷爷给你一个聚宝盆,这可是个宝贝啊,能吸收世界上所有的宝物,我现在就把他给你了。”爷爷满心欢喜的对白秦说道。

    看着那个似黑炭盆的东西,白秦嘴角抽了抽,然后又看向爷爷,“爷爷,你没事吧?”

    “爷爷怎么会有事呢,快,你快接着,这可是个宝贝,爷爷知道你前几天过生日,这就当是生日礼物给你补上了,你要好好保管啊。”

    看着爷爷的很认真,近乎痴迷的样子,白秦很想带爷爷去医院看看,是不是爷爷脑子有什么问题,“爷爷,要不明天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你说什么呢,爷爷没事。”

    但又看着爷爷那认真的模样,白秦又模棱两可,捉摸不定了。

    从爷爷手中接过那黑炭盘,白秦心里暗自决定,回家了一定要告诉爸爸,让爸爸带爷爷去医院。

    “好了,快睡觉吧,下雨天,早点睡。”

    说罢,爷爷便回房间了。

    白秦再次左右翻看了一下这个黑炭盆,没发现什么特别的,还把手弄得一手黑,随后,白秦把他放到外面,让雨水冲洗一下,然后白秦洗过手就上床睡觉了。

    躺在床上,心里很平静,没有什么烦心事,白秦很快进入了梦乡。

    ....

    眼一闭一睁,一夜就过去了。

    第二天,白秦起床后,发现雨还在下着,真是够糟心的,和爷爷道了声早便开始洗漱了。

    洗漱过后,白秦想起来那个黑炭盆了,便去看看怎么样了。

    白秦顶着雨跑到院子外面,雨水顺着脸颊流到嘴里。

    呸呸呸...

    白秦接连吐了好几口,心里暗骂:这什么雨啊?!这么酸!?难不成大气污染太严重了?!不会吧,乡下不是环境挺好的吗?

    白秦又接连尝了好几口,比青葡萄还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酸的?

    苦的?

    白秦突然想起来昨天下车时不小心吃到的那个雨水是苦的,但因为急着躲雨,所以没细想,现在想起来昨天好几次都尝到了那个“苦雨水”,一时间,白秦紧皱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还是苦的,今天可就酸了,不对呀!苦的也不对呀,雨水不可能有苦的呀,酸的还有可能,可这苦的是怎么回事,不应该啊,一时间,白秦大脑一片空白,心乱如麻,开始纠结其这个问题来了。

    白秦百思不得其解,可爷爷已经喊他回去吃饭了。

    白秦顾不得细想了,跑过去准备拿走那个黑炭盆。

    可走近一看,好家伙,已经冲洗的非常干净了,就像新的一样,白秦拿起来一看,还挺沉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铜罐子,表面平整光滑,白秦拿在手心,上下翻看,没发现什么特别的,白秦翻转着,眼睛不经意间瞥见罐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

    白秦拿近些,双目聚精会神,仔细端详,渐渐的眉头紧锁起来,罐子底部好像雕刻着一个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好像是个兵器之类的,有点像...像那个戟!

    对!就是戟!

    白秦先是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就陪爷爷吃饭了。

    对于白秦的到来,爷爷很是重视,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看着爷爷那矫健的步伐,有时候白秦就怀疑爷爷到底是不是七十多岁,因为爷爷除了年龄大些,样貌苍老之外其他的比如体力什么的根本丝毫不差,身体硬朗的很,白秦也思考过为什么,但也想不出为什么,只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爷爷勤锻炼身体好。

阅读天味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彼时花开,记忆似海奋斗在港片世界大秦之绝世医仙据说总裁暗恋我[娱乐圈]蜀山道主半世江湖一世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