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玄政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玄政部在整个泉城的市中心,几乎每个玄政部都会选择建在中心的位置。所以想找它,往繁华的中心地段移动一定能找到。

    不多时一座与现代都市截然不同风格的圆形大厦出现在眼前。郁千幻略微一看,这座大厦应是十八层。纯白色的墙身,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雕刻着四条金黄色盘旋着的巨龙,巨龙栩栩如生,眼睛紧闭着。来到门前‘玄政部’三个大字悬挂在头顶。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他才对。这小子的实力隐藏的太深。以后让郁振轩那帮人少去找他的麻烦,他们讨不到什么好处。”他的这个问题也正是郁楚天想知道的地方。心中不住的翻起白眼,这家主的智商是下线了么,怎么感觉这后辈一代不如一代了...

    郁长青这才发现他失言了。连忙低下头“是,碎心散的事我会盯紧,一有消息长青第一时间来汇报。”

    “嗯,你下去忙吧。”郁楚天随即摆摆手。

    “你可听过碎心散。”

    “碎心散?那不是早在百年前就已经消失了么?难道...”碎心散他隐约在某本书上见到过,这碎心散中毒的症状就是全身经脉会变成黑紫色,毒素直至攻入五脏六腑,攻入心脏。毒发之快,不到一刻钟就能令人毙命,且无药可救。当初就是因为这碎心散太过于霸道,太过于狠毒,才会围剿毒教之人,烧光了这毒物。

    心念至此,郁长青双眼瞬间瞪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盯着眼前的老太爷。怎么可能?

    这一夜每个人都各怀心事。夜,出奇的安静...

    ...

    清晨,空气还有些丝丝清凉,但阳光所到之处倒是温暖的很。

    郁千幻起身洗漱一番,按照着记忆中路线向玄政部出发。

    这玄政部是专门负责不同常人案件的地方,也就是只要有不是人为,并且不同常理的事件都会被划分到这里来。

    郁家后院——

    “今天幻儿订婚宴上的事,你可知?”幽静的房间只有郁楚天与郁长青二人。郁楚天背对他负手而站,眺望窗外。

    “出事之时我在外面负责宾客,之后也是了解了大概。说是郁千幻挑衅白家,白沐泠刺了他一剑,而他所流的是黑色的血...”郁长青将事情原原本本的据实相告。他清楚订婚宴上郁风一定也在,想必郁风已将事情大概与老太爷说了,现在让他前来是想看看他是抱着什么态度吧。

    “你可知为何是黑色的血。”

    “长青当时也是心有疑虑,打算回来向您请教。”听老太爷说话的语气一定是知道这黑血的由来。还好他当时将此事压了下来。

    “没错,幻儿确实是中了碎心散。并且郁风跟我说景菲酒店二楼幻儿的房间曾有一段时间出现过结界,甚至连他都没办法进入。此事事关重大,碎心散断不可再次出现。”郁楚天转过身,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他,他是怎么活下来的...”郁长青想起当时见到郁千幻的场景。先是中毒,又是被白沐泠刺中了心房,他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心中的震惊仿佛滔天巨浪一般。

    “慢吞吞的,到时可别拖我们的后腿!”郁思宁等了半天终是见到郁千幻出现。

    郁振轩刚想说些什么,脑中瞬间想起昨天下午的事情,忍了忍又把话咽了回去。只是怨恨的瞟了他一眼就跟随郁思宁的身后也走进了大堂。

    郁千幻不明所以,这是什么意思,他又哪里得罪他们了,一大清早的就这幅嘴脸。貌似他没有起晚啊。

    “是啊,昨天老太爷都发话了,你这现在在郁家的地位可不比从前。没看到他们今天都老实多了么。走吧,我们去报到。”郁萌收回小手微微一笑,转身向前走去。

    “二哥。”郁成义也是跟着唤了一声二哥。五姐说的对,现在的郁千幻已是今非昔比。有老太爷给他撑腰,不论是谁都会敬三分。“玄政部二楼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上了楼梯直走就是。我先过去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吧。”郁千幻看着他们一个个消失在前方,他却并没有那么着急跟上。

    要是这狼妖真这么好收拾,那还不早被捉住了。还用等他们这些小小的灵师?估计现在只是拿他们当车前卒,试试这个幽冥狼妖的深浅,根本就没指望他们能捉住。

    走进一楼大堂‘严明执法’四个大字高悬在墙上的正中央。字迹苍劲有力,隐约间透露着一股威严之气。字如其人,想必这字是这里的最高人所写。

    堂中五根石柱以梅花的形状排列。每个石柱上都有一颗龙珠,堂中的光亮正是靠它们来维持。每颗龙珠的周围都有一些符文浮现,那便是封印。

    郁千幻在一楼没有停留,径直走上楼梯去往二楼郁成义所交代的地方。

    郁思宁四人正在和一个玄政部的人交谈着什么。

    “你们人不齐,报不了名。”一身天蓝色西服,胸口处绣着玄政楚君豪的男子再次朝郁思宁摇着手。

    “楚大哥,我们人已经齐了,通融一下吧。”郁思宁提前进来就在这和这人商量了半天。这报不了名,就拿不到资料。虽说他们是来捉妖的,但这玄政部的资料也不是说发就发的。

    “我都说多少遍了,人不齐报不了名。你当我瞎了么!你们这才四个人,规定是最少五个人。找不到愿意和你们组队的人,就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没时间搭理你们这些闲人。”楚君豪有些不耐烦道。这要是每天都来几波这样的闲人,他的工作还做不做了。这规定是玄幽门定的,看着不顺眼找玄幽门去,找他他能解决么?

    “等等,我们的人来了。”郁萌眼尖一眼就看到正往这边走来的郁千幻。马上三步并作两步将郁千幻迅速带了过来。

    “你可愿加入他们队伍。”楚君豪看向被郁萌带来的人。这人周身察觉不到一丝灵力,不会是他们随便拉来的普通人吧。

    “好吧,我加入。”郁千幻神识过人,早就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这郁思宁怕是想他们四人先报名,但无奈的是,人不齐人家不予通过。

    “你确定?”楚君豪再次出声确认。毕竟这个任务有些危险。

    “嗯。”

    “好吧。这五张表格你们填一下,填好了再由队长交给我。”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些修炼世家还不至于这么没有分寸。楚君豪拿出五张报名表放下,又接着去忙别的工作去了。

    郁思宁等人拿过表格纷纷奋笔疾书。

    郁千幻拿着自己的表格,看见会的就填,不会的就空过去。

    不多时,郁思宁就拿着表格走到他这里。

    “完事了没有。手残么,写这么慢。”见到他差不多只写了个名字,郁思宁现在几乎都有揍他一顿的冲动。他这是故意的么?所有人都写完了,只有他这么半天只写了了名字!郁思宁左手握拳隐忍。

    “只是个形式而已。拿走。”郁千幻扔下手中的笔。双手环胸,将表格大大方方的亮出来。

    “你...”郁思宁松开紧攥的手气愤的抓起他的表格大步流星的向楚君豪那边走过去。

    楚君豪看到他过来甚至连看都没看,接过表格伸手拿出一个号牌就将其与五张表格订在一起放在一旁。

    “你们这组是第一百五十六组。祝你们好运。”一个和之前一样的号牌连同五块白色的玉简递交给郁思宁。他哪有时间看这些表格,若是这一百多组都一个一个看的话,那估计他们这第一百五十六组后天都轮不到...

    郁思宁收好号牌,将五块白色玉简分发下去。

    玉简可大致分为三种。第一种是金色的玉简,可以承载一些灵药或修炼心法、功法。第二种是红色,可以承载一些阵法或招式。第三种就是这种白色,这是一次性的玉简。只要看过一遍,玉简就会消失。并且这种玉简还有距离的限制。估计出了这玄政部就失效了。

    郁千幻拿着玉简的手凝出一丝灵力,玉简在接触到灵力的瞬间化为一堆齑粉。一段文字出现在脑海:

    幽冥狼妖

    夜晚通体会发出淡蓝色的光,耳朵十分灵敏,耳尖的毛发是白色,尾尖的是暗红色,速度十分迅速。

    案件

    半月前曾发现幽冥狼妖出现在景菲酒店,并且在当时景菲酒店有三人离奇失踪。前几日在松名山上发现失踪三人的尸体,附近还有一排狼妖的脚印。

    短短的几行字也只是介绍了大概。根本就没有实际证据证明这三人就是幽冥狼妖杀的,最多也只是推断,怀疑罢了。

    郁千幻所关注的也就只是案件而已,他对幽冥狼妖的了解比这玉简记录的还要全面。幽冥狼妖的习性都没有记录,这是打算让他们大海捞针啊。

    “二哥。”郁萌小手在郁千幻眼前晃了晃。

    “二哥?”郁千幻稍微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这声二哥叫的让他措不及防,倒真是让他有些惶恐。

阅读幽冥尊上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