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怪物,请说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还不够明白么。”郁千幻走下台阶,双眼紧盯着白雄“我、不、愿、意!这回明白了吧...”

    紧闭的大门突然被打开,突如其来的一阵风卷走了郁千幻。

    “那好吧...就暂且按你说的办。”两家人都是抱着遵从自家老祖宗的意愿,今天的宴会无论如何都必须举办到底。虽然不明白是为了什么,但却总是觉得老祖宗自有老祖宗的道理。除非,有一种情况可以...两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今天的男主角。

    “今天的事已经完结了。”郁千幻稍稍挺直身体。毒素已经排出体外,伤口也已迅速愈合着。但面色依旧是苍白,声音也弱了几分,身体像是会随风而倒。“她,最好离我远点。”手指慢悠悠的抬起指向白沐泠。

    “郁千幻,你什么意思!”白沐泠出声道。

    郁千幻捂住伤口的手心中微聚起一丝淡紫色的幽力,用力的逼出其余残留的毒素。不禁苦笑,他是在赌。他赌这追月剑在白沐泠的手中,所以才会想方设法去激怒她,逼她使用追月。这追月剑潜在的能力怕是他们白家人也没有几个人能知道,就连郁千幻也是以前误打误撞摸索到的。幸运的是,他赌对了。

    他更是算准了白沐泠不会真的下杀手,一个堂堂的白家大小姐又怎么会因为几句言语就大打出手。只不过是想将计就计,教训教训他罢了。

    即便他这个郁家的二少爷再是个废物,但始终还是郁家人。郁家人再怎么看他不顺眼也不会让他被外人杀死。白家和郁家都是大家族,自然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小子,不要太得寸进尺。”白雄已然做出了让步,这是又要闹哪样。

    郁长青停下手中的动作,并未说话,今天的郁千幻确实有些不同,眼眸中的闪躲不见了,眼神更加清明。目光触及到胸前时,心底稍微有一些触动。他的毅力似乎也变得更强了,若是以前他早就昏过去了...

    是压抑后的爆发,还是...

    “我这颗黑心我自己都不放心,你们放心?”开什么玩笑?白家人是傻么,对于未知的事物也敢选择相信。只为自家老祖宗的一句话?这白雄能忍气吞声到这地步...

    “小子,把你想说的说出来!”白雄现在恨不得冲上去。

    “怪物,这郁家的二少爷是个怪物...”黑...黑色...在场的众人脑中几乎是完全空白,待清醒后又是满脸的惊慌。

    对于这些普通人自然是有些惊人,他们又何时见过有谁会流黑色的血液...

    但是对于白家人和郁家人却是不一样的,稀奇古怪的事见得多了,什么魑魅魍魉什么妖魔鬼怪,这辈子基本上都是在和这些东西打交道。自然是有一些抵抗能力的。只是却也从未见过这种颜色的血液。

    白雄目光炯炯的凝视他身上的血迹,眉头微皱道“白管家,让客人们先去房间休息下,所产生的费用我白家承担。等这里的事完结后我会去找你。”他的心中也是没谱,这郁千幻难道是入魔了?但在他的身上却始终感觉不到一丝黑气。

    “是,家主。”白管家接到命令迅速带人清理现场。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雄刚要上前逼问便察觉出有人正向这边赶过来。看清来人,刚欲上前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不知长青兄对此事作何解释?”来的人正是郁家家主郁长青。郁千幻的父亲。

    郁长青望一眼台上的人,便看向白雄“白雄老弟,我郁家绝不会包庇任何魔物,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这也是闻讯赶来,单看郁千幻的状态,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没有一丝魔气缠绕。那就说明他还是人,并非异类。待今天这里的事情完结了我会即刻把他带回去,看看老太爷能否看出个究竟,如何?”拱了拱手以表示意。

    “郁风...”能来无影去无踪的就只有他,他来了,想必郁家的人开始动作了...

    这唯一能终结这场宴会的情况终是出现了。白雄心里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只有郁千幻说出这个‘不’字,才能够结束这场不搭配的订婚,但他真说出口时,那又将白家置于何地,让白沐泠情何以堪...

    堂堂的白家大小姐,响彻泉城的第一美女,在订婚宴上被甩?还是被一个废物甩的?

    郁影接过黑袋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一些银白色的小丹丸。这是忘忧丸。看这每颗的分量,足够让今天在场的人忘掉今天负面的记忆...

    郁家后院——

    “主人,人已带到。”郁风将郁千幻带到这里,随后又是一阵风消失了踪迹。

    “你今天风光的很啊!”郁楚天见到来人拍案而起,本来就不怒自威的气质,此时更加是淋漓尽致的彰显出来。若是郁家的小辈在这里恐怕早就吓得两腿发软跪了下去。

    强者的气息遍布整个房间。身体素质原本就差,又刚刚受了伤的郁千幻此时面对这威压更是苦不堪言。就算现在有强大的幽力也支撑不了这虚弱的身体,弄不好只会伤上加伤。更何况之前排毒疗伤的时候已经动用过。但要让他跪下那是断不可能。

    “老爷子,试探差不多就可以了。”郁千幻目光直视老者眼底。弄了这么个虎头蛇尾的订婚宴,就是让他说出个‘不’字?这么大的手笔,是打算让他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么...

    明明从小就不讨人喜欢的他,现在却是为了他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是打算想他死,还是想激发他的潜质...不过从今天郁风的行为来看,倒是更像是倾向于后者。郁风应该是只听从于郁楚天的命令。

    “好小子,眼力不错!”郁楚天欣慰一笑,收回全部威压与神识。

    “居然是失传已久的碎心散...幻儿,你可是得罪了什么人。”郁楚天心中微惊,黑色的血迹自然是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碎心散的气味没有了,但它附在血迹中幽绿色的星点光亮是不会错的。这碎心散曾经毒教之人研制过,但毒教之人早在百年前就覆灭了,这碎心散又是从何而来。不过既已中碎心散,还能在此刻站在这里,看来这小家伙是深藏不露...

    “我得罪什么人?”这老爷子是不是试探他用力过度糊涂了?郁千幻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指尖微颤着,就连声音也跟着颤抖着。

    “还不是您老做的好事,让一个废物去和白沐泠订婚,我看我差不多得罪了整个泉城的人。您老别告诉我,您、不、知、道!”一字一顿的言语,不禁让郁楚天的老脸一红。昏暗的光线刚刚好掩盖这一丝尴尬。

    “废物,似乎徒有虚名啊。老夫我活了这么久,还从没见过有中了碎心散还能活到现在的‘废物’。”郁楚天岔开话题道。这场订婚宴其实就是一个赌注,只是没想到能捞出鱼来。

    郁千幻满脸黑线,怎么感觉好像是被这老爷子给阴了。这转移话题的手法...这心虚的神态...算了,多思无意,郁千幻顺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折腾了这么久身体也差不多快到极限了。

    郁楚天见状递给他一颗凝血丹。碎心散的毒和追月剑的伤是该好好消化一下。见郁千幻接过丹药想都没想就毫不犹豫的放入口中,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订婚的事不管怎么样,也算是坑了他一把。但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

    其实郁千幻在接过丹药时他就感触到这并非是毒药,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调整好呼吸,盘膝而坐,舌尖压下凝血丹。

    丹药入口即化,温和的药力流进体内滋润着受到重创的身体。这温润如玉的凝血丹对现在的他来说可算是最好的一剂良药。

    郁楚天退后又坐回他的太师椅上。看着郁千幻一圈一圈的循环着药力,面色越来越红润,状态越来越好,终是放下心来。

    凝血丹的药力最多可以循环五次,但看郁千幻的状态到第五次循环完结的时候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第六次循环...第七次循环...第八次循环...

    郁楚天越看心越惊,他在这后院深居简出,他们这一辈的小辈从来没有召见过。只是听家族的人谈起过这个郁千幻,说他是如何如何无能,如何如何懦弱,简直就废物中的废物。今日一见这哪里是什么废物,明明就是个怪物...以后谁再提废物二字他准把那人的嘴给撕了!

    郁千幻正在利用一丝幽力来引导药力,使其药力最大化的被吸收至体内。体质一点一点在改变,杂质也一点一点被排出体外。虽然这凝血丹没有这等功效,但他却有这能力能做到。

    看到郁千幻直到循环十次后方才结束,郁楚天的心里早已是惊涛骇浪,他都开始怀疑给他的到底是不是凝血丹。他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这小子的气息越来越强,什么时候这凝血丹也有这功效了?一颗随处可见的恢复丹药,硬是被他吃出了小还丹的感觉...

    “我们走...”白雄甩了甩衣袖,大步流星走出大堂,这地方真是待不下去了。白沐泠更是美目圆瞪,气鼓鼓的跟在他身后。

    “我们也回去。”郁长青望向郁风和郁千幻消失的地方,思索片刻后随手抛出一个黑色的袋子“善后就交给你了。”这里已然不需要他了。

阅读幽冥尊上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