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祖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流”字门包括儒家、释家、道家、兵家,阴阳家、墨家、医家,或看经,或念佛,并朝真降圣之类。战国之时兵家大圣孙膑就是跟随王诩祖师习得“流”字门,于行军打仗更是颇多心得手起处,斦以对后有追兵第一时间察觉到了。

    大家莫慌乱,且寻一坡地,这样便不利于骑兵作战了。我们把老幼妇孺围于中间,准备接敌。另于边上赶紧寻些干柴,点燃狼烟,看附近是否有人看到前来相助!

    却说羯胡(即后来的后赵政权)首领石勒之侄石虎闻得祖逖英雄了得,今带得族人乡党一路南归,恐为将来之大患。于是也顾不得请示伯父石勒,只带得一队精锐亲信骑兵紧急追赶!

    祖逖他们此行扶老携幼,又无马匹,必然急行不得!我们务必紧急行军,追上他们一行,彻底斩杀,以除后患!

    石虎对属下下令道。

    后派兵攻破洛阳和长安,俘虏并杀害晋怀帝及晋愍帝,中原处水深火热之中,十室九室为之一空,汉民人口十不存二。

    祖氏一族便在这夹缝中生存。祖逖到日,便与族内长老商量,现在司马睿东晋政权在江东己趋稳定,族内大部分己南迁,我等可率剩余亲族乡党数百家尽数南下,暂别中原,经徐州,海州,可于淮泗扬州与族人会合暂居,于后再图迀居建康。

    路途艰辛,车马有限,祖逖便亲自与比较青壮的族人乡党一起步行。又把车马让给老弱病之人,把粮食、衣物和药品分给更需要之人。

    此处我少时曾经来过,认识此地。前面即是海州锦屏山,现正处胡汉势力角力之处,过去就去就属我大晋势力范围,那我们就安全了!

    一个祖家长老对祖逖说道。

    那我们就原地休息一下,吃些干粮,然后再接着赶路。

    不好,后面有追兵。祖逖伏在地面听了听说道,大概有五十余骑。

    祖逖必竟随王诩老祖修练过,耳目必竟比常人灵敏得多得多,而且还习得道门“流”字门中之道。

    话说祖逖刘琨二人自归谷辞别恩师王诩祖师以后,到了山下,刘琨决定先去建康,祖逛决定去族地把家族护送至安全之地。分手之际,刘琨与祖逖相约曰:今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

    一番依依惜别后,祖逖,刘琨二人各赴西东。

    其时洛阳己是陷落匈奴刘氏和依付于匈奴人的羯胡石氏之手。

    匈奴成汉刘氏政权始自刘渊。刘渊,字元海,新兴(今山西忻州北)人,匈奴族,匈奴首领冒顿单于之后。刘渊修文习武,精妙出众,他臂长而善于射箭,体力超过一般人。姿态、仪表魁梧,身高八尺四寸,胡须长三尺多,心口上有三根红色的毫毛,长三尺六寸。当时,屯留人崔懿之、襄陵人公师彧等都善于给人看相,见到刘渊,他们都非常惊奇,并且相互转告说,此非常人也!

    永兴元年,刘渊对部下说,当年汉高祖以宗女为公主,以妻冒顿,约为兄弟,今人皆怀念刘汉之政,所以吾姓当为刘(刘姓为五胡匈奴之国姓),宜称汉王。于是赦免境内囚犯,建年号为元熙,追尊刘禅为孝怀皇帝,建造汉高祖以下三祖五宗的神位进行祭祀,立妻呼延氏为王后。署置百官,任命刘宣为丞相,经师崔游为御史大夫,宗室刘宏为太尉,其余的人授官各有等差,国号为汉。

    逃亡途中更多的危险来自羯胡的截杀和盗贼抢劫。一行老弱妇孺,皆仰仗祖逖一人,幸得祖逖于王诩老祖处习得神通,武艺出众。还有老祖赐下的一口宝剑名为“青釭”。祖逖才能应付自如,于是被同行的族人和乡党诸人共推为“行主”。

    古语曾道“倚天立威,青釭杀人”。青釭剑身乃王诩祖师采昆吾之精与天外陨铁合铸,又将还丹点成,后在剑身刻下金精符文,终于造就了青釭剑这把旷世神兵。青釭剑正是一把杀伐之剑,杀意凛然。剑身文有花纹、饰有七彩珠、九华玉。寒光逼人、刃如霜雪。从剑柄到剑尖由宽变窄,双刃呈弧线。剑柄镶嵌琉璃和绿松石,剑身上镂刻“青釭”二字.

    再说刘澜自占了甘泉坞,就励精图治,整顿军备,训练士卒,不觉寨中已是面目一新,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这一日,一干兄弟于议事厅团坐。刘澜正准备去信白云间给白云间镇长自己的父亲刘苌之报告一下近日的状况。

    这时斥候紧急来报,离甘泉坞不远处有烟火起。看样子不是山林之火,根据斥候经验,这是有在人点燃狼烟传递信号。

    兄弟们,点起兵马,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把胆子吃肥了,竟敢惹到我们头上来了!同时这也是考验你们最近这段时间训练成果的时候了!

    三位师兄,你们就点上一百骑随我出行。刘预,郭梓,郭遐,杨敬你们和其余兄弟留下看家,不要随便出击,着了别人的道。

    于是我骑上了天马绿耳扶翼,翳郁无刃骑上飞兔,圆华黄刃骑上飞黄,启明萧刃骑上爪黄飞电。带上一百名精锐骑手直奔狼烟起处而去。

    不一会我便看到一群胡人骑兵约莫五十余骑,围着一圈汉人平民,有老有老,呜噜呜哇兴奋的叫着,不断地戏弄,以耗掉这些人的耐性,精力和抵抗的意志,以期一举拿下,只有一个年龄约二十余岁,柔靡都曼,爽朗冲举,甚是英俊的年轻人握着一把杀气森然的宝剑正在游走,策应着比较年轻些的族人包护着围在中间的妇孺老幼。

    快,给我冲上去,这帮可恶的羯胡,竟然撒野到我的地盘来欺我天朝人民。是可忍孰不可忍,把他们给我灭了!今晚我给你们庆功!

    被围在中间的年轻一见,大声说道,兄弟们我们的援军到了,杀了这帮羯胡贼奴!

    说着冲上前去,只见手起处,衣甲平过,血如泉涌。好可怕的杀意,好锋利的宝剑!

    兄弟们,这是我们对胡人的第一仗,要打出我们甘泉坞的锐气和威风来。冲啊!

    大家兴奋的嗷嗷叫着举着马刀迎了上去。

    一片喊杀声中,内外夹击之下,不一会,除了数骑冲击包围逃逸之外,其余胡人尽数被歼,无一活口。可见大家对胡人的恨有多深!

    后来才得知逃逸而去的人中竟然有大名鼎鼎的石虎,可能是石虎被祖逖的嗜血剑法给吓怕了,以后只要见到祖逖就退避三舍,这是后话!

    斥候分析道。

    什么人竟到我的地盘起事,看样子是不把我们八骏九骑放在眼里了!

阅读封神劫之五胡十六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我和院长谈恋爱陆离掌万界[快穿]万人迷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重启黄金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