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寻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吧!去和你爸妈说声。”

    村里的人们只顾得在那里议论狗的事了,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三人的离开。村民们只知道侥幸人没事了。好像还有一个说法也许大家也许忘了。

    那风很是奇怪,风声只是在后山坡上响,可村里竟然一丝丝风都没有。

    “老爸!山上有风,村里怎么没风?”

    “这是山上的鬼风!回家!”我老爸听了听风声,看了看后山低声说道。

    的确,让谁遇到这事也都够呛的。都说不作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那是没遇见在说风凉话,要是半夜三更的真的有鬼砸门,不害怕那是假的。

    一个人就是不怕鬼,还怕死呢!不是吗?

    晚饭爷爷是在家吃的,他告诉我,降蛊是下蛊人用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念所下,也就是说,下完降蛊后下蛊人必死。降蛊是下蛊手段中最邪毒的手段,所下的蛊厉害不厉害不说,就下蛊人下蛊时的这一念,也够毒的了,是一般念力所不能对抗的。下蛊时下蛊人的念力的强弱也是很重要的,有一念十蛊之说。

    后半夜的风声和那怪怪的尖叫声越来越大,直到黎明时分才停止。

    早时就听老人说有鬼风什么的,今天总算见识到了。鬼风起,不是他就是你。看来村里有要出事了。

    大街上的一阵阵吵闹声传来,我看着爸妈从屋里往外走,我也跟了出来。原来一夜之间村里的几十条大大小小的狗狗都不见了。人们正在大街上议论纷纷呢。从人们的话语中听得出来,随然大家失去了家里忠实的伙伴,但大家都是侥幸心理,那狗狗再忠实始终也是一条狗而已。只要人没事就好了。

    这时我看到老村长和呢个村打猎跑山的正好走过来,爷爷在他俩身后慢慢溜达着,好像在哪里听着村民们的议论声。

    “老村长,我也跟你们去山里。”我好奇的跑到老村长面前。

    “村长,你这话是啥意思!都一大把年纪了,别憋人好不好。人死为鬼,那蛊死会为什么呢!”爷爷站在一边看着老村长说道。

    “蛊鬼!”我不加思索的接道。

    “蛊鬼只是蛊的一个记载传说,没有人见到过成者。蛊死有魂事半成,蛊魂成鬼人回世。这是蛊界相传的的几句关于蛊鬼的话,随然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看那话的意思,看来蛊也是有魂的,有魂才能鬼。我得去看看那小尼姑的尸体,这里面有问题。”老村长说道。

    “村长,还是明天再说吧!这天眼看就要黑下来了。”爷爷言道。

    “小尼姑,我的闺蜜。她们都是已经死了的人,我的天,那我呢!”老妈有些乱乱的。

    靠!这真是天降祸灾。

    午夜时分,后山一阵强大的风声响起,山上那怪怪的尖叫声也随着传遍全村。村里的电灯瞬间都亮了起来。村里的狗狗也狂叫不止。有不少人走出家门,站在大街上观看。我也跟着爸妈遛了出来。

    村中无忠狗,鬼风随便走,走时不捎人,也得人为狗。

    在那跑山猎人带领下,我们进到了后山一个阴暗的山沟沟,山沟两边树木茂盛,走在山沟里觉得四周阴瘆瘆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而老村长的脸色,越往里走越阴沉。

    “老村长,就这了。”那个跑山猎人站住脚,指着前面的一颗老柳树说道。

    “什么!要知道河柳打鬼,山柳养鬼的。快过去看看,尸还在不在!”老村长听了猎人的话一惊,大声说道。

    “老村长,里面什么也没有了,我们明明是把她放在这里面了的。不会是被野兽给吃了吧!”那个猎人看着空空的树洞说道。

    “你们在这里对她还做了什么?”老村长看着地上一块被人弄得平整的草皮,怒怒的说道。

    “老,老村长,是他们,他们都是些小年轻,又都没结婚,我就没挡由得他们了。”

    “糊涂!作孽!”

    老村长说着,急的站在那里直跺脚。然后他走到老柳树树洞前,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用中食两根手指夹住,轻轻一晃,那道符纸从一端燃烧起来。老村长把燃烧的的符纸移到树洞处,只见符纸的火苗就像村委里的一样,一个劲的往树洞里钻。

    “那尸体还在这树洞里,”老村长见状,把符纸丢在地上又重新拿出一道符纸贴在树洞上方,然后他看了看周围和老柳树:“没想到这山上,还有这么一块绝佳的养尸阴地。哎!我们回去明天再来吧!”

    “明天还来干嘛?老村长你还会这一手,咋一直没见你用过。”那个猎人害怕而好奇的说道。

    “这一手常用是好事吗!明天来这里捞尸!”

    “啊!这树洞也不深啊,里面空空的一眼就看到底了,尸体就是在这树洞里,也不用捞,一把就拽出来了。对了老村长,听那几个小子说他们还准备再来的,这尸体不会被他们?”

    “还在里面的。”老村长语气沉重的说道。

    看来那鬼风就是这小尼姑的事了,老村长的那黄纸片片还是管用的,村里接下来的这一夜里是静静的。村里的狗狗没了,一夜出奇的静。

    “村群里说,村西老羊倌昨晚死了两只奶羊呢,你看还有照片呢!”妈妈看着手机对老爸说道。

    “我去!把两只羊都给干死了!变态!”老爸拿过手机,看了看上面的照片。

    “啊!你在说什么呢!不要脸!”老妈听了爸爸的话,看了看照片,好像想到了什么。

    “要脸就不干了。”

    “爸!妈!今天老村长还去山里,我还想跟着去,可以吗?”

    “去吧!小心点。”

    那个跑山的猎人今天好像有事出去了没有来。老村长直接叫齐了那六个祸害小尼姑的那六个小青年。带着一根井绳向山里出发。想想这事叫着其他人也不合适,他们几个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奇怪的是,今天村里的大人们,竟然一个也没出来,整个大街上只有我们八个人和几个孩童在走动。

    “好奇怪,今天村里的人们怎么都在家睡懒觉呢!”我自言自语道。

    “我爸爸妈妈在家里打架呢!”这时几个孩童从我身边走过说道。

    “在家打架,怎么也没听到吵架声呢!乖乖,怎么连孩子都怪怪的了。”

    “是夫妻架!走了。”村长的儿子回头看了看我说道。

    再次来到山坡的时候,我感觉到和上次来的时候大有不同。今天可是个大大的大晴天,虽然还是上午,但在灿烂的阳光照射下,温度也是可以的了。可走在山坡的树林里,感觉就像突然进入了深秋的清晨,感觉周围浓浓的寒气,一个劲的往身体里钻。周围的空气就像从冰窖里吹出来的一样,一喘气一道寒流直入心肺。

    “这里可是至阴之地啊!你们找的好地方,尸不成鬼,都愧对这地方。你们把那小道姑埋在了那里了。”老村长看着山沟的四周说道。

    “放到那老柳树的树洞里!”

阅读蛊道逆天诀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超级男神玄幻之我继承了百帝坟病宠(穿越)铠甲勇士之青帝侠红氍毹重生未来之携程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