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作死的酒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原来这货是个酒痴,本姓武,由于嗜酒如命,认为原来的名字不好听,便自己将名字改了叫武谷精。

    武谷精这货不愧为酒痴,对天下各种美酒都有一种极度的痴迷,凡是没见过的美酒都要品尝研究一番,只要关于酒的就没有他不感兴趣的,也没有太多他不知道的。

    余五味摸摸被拍了一下的后脑勺,委屈道:“我这不是刚酿好么!这不昨晚才开封,今天就给你送来了!”

    “就是!”刘慧珍是女人,也不喝酒,自然没余尘火那么大反应,开口嗔怪道:“儿子这才酿好就孝敬你来了,你还不知足,居然还打儿子!以后再有什么就不给你了!”

    说着还伸手在儿子被打的后脑勺上揉了揉。

    余尘火作为一个酒楼的当家人,自然不会不懂酒,只闻这酒香,就知道这是好酒,绝对不比他喝过的什么茅台五粮液之类的任何一种差!

    见此也不推脱,直接品了一口,顿时惊为天人,眼中精光闪烁,开口问道:“儿子,你说这是你酿制的?”

    余五味闻言点点头,回答道:“是啊!味道怎么样?”

    “他敢?我是他老子,他要敢不孝敬看我怎么收拾他!”余尘火也难得的硬气了一回。

    “那个,小兄弟啊!能不能把那酒也给我尝一口?”正在余父余母将要斗嘴之际,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另一边传了过来,惹得一家三口齐齐看去!

    另一个病床上的大叔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看向余五味那手中的酒壶的眼神那个垂涎。

    看着对面一家三口齐齐看过来的眼神,那大叔不禁老脸一红,不过还是忍不住诱惑,开口道:“我也不要太多,就一杯,就尝尝就行!我老头子就好这一口,见到美酒,尤其是没喝过的美酒,要是不尝尝就心痒痒!”

    话一开口,也就不再掩饰自己的“光荣历史”了,一股脑把自己的过去经历全交代了!

    余尘火是厨师,眼光与品味更为独特,只这么一口他便品出这菜和一般的星级酒店大厨做出来的口感也不遑多让。

    更特别的是,这种蔬菜独有的菜香是别的菜所感觉不到的,十分浓郁,并未被各种调味料所掩盖或中和掉,让人吃着更有一种清新味道。

    父母二人一伸筷便再也停不下来了,便是中午吃过饭了,也止不住他们现在对眼前美食的垂涎。

    余五味见状开口道:“爸妈,你们慢点,我这次来还带了自己特地酿的酒,你们也知道我不会喝酒,也不知道这酒怎么样,正好给你们品尝一下!”

    说着余五味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杯子,将酒壶盖打开,倒了一杯出来,顿时浓浓的酒香又再次充满病房,和满屋的菜香争奇斗艳,让人沉醉。

    “这酒太棒了,简直不输于老爹我喝的任何一种酒啊!臭小子,有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还藏着掖着,不早点孝敬你老子我!”

    余尘火闻言照着余五味后脑勺拍了一下。

    专业喝酒三十多年,一来二去,也混出一些名声,起码在临杭市这一片,酿酒界都尊他为第一品酒师。

    然而酒这个东西毕竟和烟、茶并称为世界三大合法毒品,少量饮酒没什么,但你要喝太多那就十分有害身体健康了。

    然而武谷精就是这么一位嗜酒如命的人物,你要他不喝酒那简直比要他命还难受。

    医生们都嘱咐他少喝点酒,这身体就是因为喝酒才喝出毛病的,再像以前那么喝绝对要损寿。

    然而,让一个酒痴少喝酒绝对不比让一个烟鬼戒烟容易!

    刚开始还好,因为身子病着,再加上家人盯着,他还能忍得住。

    然而等身体渐渐好转,酒痴的品性就上来了,不喝酒是绝对不可以的。

    这么一来二去,酒还是戒不掉,身体还是不好转。

    兜兜转转十来年,他几乎每年都要进两回医院,医生也每次都让他戒酒,他也每次都是知错就改,改完再犯,千锤百炼。

    这么一炼,彻底炼出毛病来了,原本就有酒精肝,肝硬化,现在胃又下垂穿孔了,再次进了医院。

    余父所待的这六楼,一层病人基本都不是自然得病的,几乎全是自己折腾的,最后导致的身体各种机能不行或者器官出问题。

    而且这种问题还不是什么大问题或者急症,死不了人,但就是折磨人。

    实际上问题并不大,不影响正常的吃喝拉撒,但就是好不了,你就得在医院待着,看着自己的钱包越来越瘪,身体却一点也不见好。

    不是有一句话叫不作死你就不会死么!谁让你作呢?

    这不,余尘火因为不拿自己当人,把自己当牲口使,累的够呛把自己作进来了。

    而旁边的病床上,武谷精同样不把自己当人,把自己当酒罐子使,最后也把自己作进来了。

    现在都躺在病床上了,依旧死性不改,见着酒比见着亲爹娘还亲,尤其是自己没喝过的还是他闻着像是世界级的名酒,那更是痴迷到丧心病狂。

    作到病床上了还想继续作,看着余五味手中的酒壶实在是垂涎无比!

    余五味看着眼前目光一片火热的老头一阵无语,不过心中也有一丝敬佩,能对一件事坚持到如此程度也是一种本事,最起码他能混出一个临杭是品酒第一人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想了又想,余五味决定给他一杯。

    一来他看这眼前的老头目光十分真诚,并不似心思狡诈之人,想来都喝到病床上来了还继续对酒如此执着想必也算是一个真正爱酒之人,满足他一下愿望并没有什么。

    二来自己这虽然是稀释又稀释了的仙酿,可到底也是仙酒,和凡酒并不同,应该不会对他的病造成什么更坏的影响,而且说不定对他的身体有好吃也说不定,给他一杯酒也不算害人。

    三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虽然是仙酿,却不是原浆,而是稀释了之后的,喝了之后并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最多就是如地仙果一般早上多出些汗罢了。

    专业喝酒三十多年,你说他身体能好到哪去?

    早在十多年前,他的身体状况便已经开始下滑,多次进了医院。

阅读我在天庭开酒楼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阴人债绝世狂后:神王的逆天小医妃[偶像练习生]一起走花路吧兄长是戏精[综]以虫制霸仙途红尘霜华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