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里是莫斯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萨沙叔叔......”

    “又是你,阿尔乔姆?我们已经谈过这件事了......”

    两个哨兵冲出了警卫室,挤到了阿尔乔姆和大门之间,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慢慢地把他推离大门,他们并不想和阿尔乔姆打架,其实,阿尔乔姆也无力抵抗,他前一天已经上过地表了,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眼睛下面还带着重重的黑眼圈,路人慢慢围了过来:其中有头发油油的脏小孩,还有脸色苍白的妇女。她们长期在冰冷的水里洗衣服,双手冻得发青。从右边隧道里回来的农夫也已经疲惫不堪,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不时地打量着阿尔乔姆,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他老是跑到地表去干吗呢?”

    “呃,你不是不知道,每次大门打开,那些东西就进来了,他真是个疯子。”

    “是苏霍伊命令你的?我继父的命令?别废话,赶紧开门。”

    “我会因为给你开门被惩罚的,阿尔乔姆”

    “你不开,那我自己来”

    “听着,你不能这么说他,毕竟他救过我们所有人,包括你的孩子。”

    “他是救过人,但是那又怎么样,他救人就是为了天天上地表?如果他中了大剂量的辐射,我们所有人都会被感染!”

    “妈的,他到底想要什么?这才是关键问题,地表啥也没有,他到底要什么?”这时一张新面孔出现在人群中,小胡子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修剪过,稀疏且灰白头发搭在他秃了的头顶。但他的面庞棱角分明,每一个角落都显露出刚毅的神情。就好像他整个人都像被淬炼过一样,连声音也是。

    “都散开!听到没?”

    “苏霍伊来了,让他来带走这个小子。”

    “你不能这么做,阿尔乔姆。”

    “打开门,我让你开门。”

    “站长说过,任何人都不能出去。”

    “你把我当傻瓜吗?任何人是什么?谁是任何人?”

    “我有上级的命令!为了保护车站不受核辐射影响,我有上级的命令。明白吗?”

    “喂,苏霍伊,这里是前哨站......阿尔乔姆在这,你的儿子阿尔乔姆。我能怎么办......好吧,我等你过来。”

    “打小报告?你挺厉害的啊,尼基塔。既然报告完了,现在马上给我滚开,无论如何我都要开门。我一定要出去!”

    “把门打开,萨沙叔叔。”

    “滚开!说的就是你!这里没什么好看的。阿尔乔姆,跟我走!”

    阿尔乔姆并没有跟上,他靠着墙坐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我受够了,”苏霍伊喃喃自语。旁人也在私下窃语。

    “可我和你说过了,萨沙叔叔。”

    “尼基塔!别站那儿傻看着,快把这些车站公民护送走。”

    “好的,站长。”

    尼基塔揶揄着把围观群众赶开,“这是他们的私事,大家都散了吧”

    “你和我说的是一派胡言。听好了......”苏霍伊冷静了下来,坡着脚走到阿尔乔姆身边坐下,“你这简直是在糟蹋自己。你真以为这套防护服可以防核辐射?它破得像个筛子一样,一条棉质连衣裙都比它有用。”

    “那又怎样?”

    “潜行者都没有像你一样如此频繁地上去......你知道受到过多核辐射的下场吗?你想活下去还是死掉?”

    “我肯定听到了那个声音。”

    “我肯定这只是你的幻觉,地表上没有任何人在发信号,没有!阿尔乔姆!要我和你说多少次?上面没有活人,除了莫斯科什么都没了,除了我们没有人活下来。”

    “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之后开始掉头发,尿血,你想让你的那玩意废了吗?”

    阿尔乔姆怂怂肩,沉默了一会儿,掂量着叔叔说的话,苏霍伊在一旁等着。

    “我听到了,在塔上的时候,从乌尔曼的无线电耳机里。”

    “但除了你以外没人听到,到现在这么久了,不管他们怎们努力都收不到任何无线电信号,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所以我要上去,这是追求的全部。”阿尔乔姆站起来直了直腰。

    “但是我想要孙子孙女,”苏霍伊低声说道。

    “然后他们就住在这里?住在这个地牢一样的地方?”

    “在地铁里,”苏霍伊纠正道。

    “对,在地铁里。”阿尔乔姆重复。

    他们可以在这儿过得不错,至少他们可以来到这个世界,但你这个样子......”

    “让他们开门,萨沙叔叔。”苏霍伊盯着黑亮的大理石地板,思索着什么。

    “你听说大家都在传什么吗?他们都说当时你在塔上精神奔溃了。”

    阿尔乔姆露出了扭曲的笑容,深呼吸了一口。“如果你真的想要孙子孙女,你知道你之前该做什么,萨沙叔叔,你应该有自己的孩子,你就可以把他们指挥得团团转,他们会长得和你一样,而不是像我他妈这个样子。”

    苏霍伊闭上了眼睛。就过了一秒,“尼基塔,把门打开,他可以滚了,他不是想死吗,关我屁事!”

    尼基塔一言不发地打开门,阿尔乔姆满意地点点头。

    “我很快就回来,”他从气闸隔离室里对苏霍伊说。苏霍伊转过他弓着的身子,快速地走开了。气闸的门关上了,天花板上有一个至少用了二十五年的白炽灯泡,它像冬天的太阳一样发出微弱的光线,照亮了气闸里除了一堵铁墙外的每一个角落。铁墙边有一个破塑料椅子,用来休息一下或系鞋带,一套化学防护服挂在墙上的一个钩子上。地上有一套带橡胶管的清洗设备,角落里有一个军用帆布双肩包。一个蓝色的电话挂在墙上,就是老式的电话亭里的那种。阿尔乔姆穿上防护服,他已经瘦了不少,防护服变的很宽松。他从包里拿出毒气面具,拉上松紧带强行把它固定在头上。他已经习惯了从面具那模糊狭小的窗口看外面,他拿起听筒,“准备完毕。”

    那道铁墙其实是一堵气密门,吱吱地朝外打开,潮湿而寒冷的空气立刻从外面吹进来。阿尔乔姆打了个冷战,艰难地把包背上,背包很重,像一个人一样压在他的肩上。破败潮湿的自动扶梯向上延伸,像是永没有尽头,全俄展览馆站在地下六十米深,用于躲避常规轰炸。当然如果一枚核弹头直接击中莫斯科,整个城市就会立刻毁灭,变成一个大坑,核爆的高温会把所有东西融化,但是,所有的核弹头都在高空被拦截了,只有弹头碎片落了下来,它们还带有强辐射,但已经无法被引爆,所以莫斯科还是完好地在这儿,它就像一具木乃伊一样,四肢齐全,脸上还带有笑容......但其它城市没有拦截系统。

    阿尔乔姆迅速拉紧了松掉的带子,背上背包,开始向上走。

    雨滴像鼓点一样敲打在了阿尔乔姆的头盔上,他的防水长靴浸入了泥巴中,混着铁锈的水从头上滴到脚下。空中密布的乌云让人窒息,到处都是空房子,它们历经岁月而破败不堪。这个城市里已经二十年没有过一个活人了,透过一条遍布泥潭和树桩的小径,阿尔乔姆看到了展栏馆那巨大的拱形大门。展览馆就像是一个寺庙,供奉着孕育美好未来的一件件展品,人们相信伟大的成就即将来临。现在看来那一天从未到来,展览馆只是一个被上帝遗忘的死亡陷阱。两年前各种可怕的生物居住在这里,但现在它们都不在了。

    国家曾经承诺地表辐射会逐渐下降,人们可以渐渐地回到地面重建家园,地面上那些活着的变异的怪物就是例证,尽管它们外形扭曲且残暴,但它们能在地表生存。

    但是现实中情况正相反,由于南北极冰层融化,地球变得像一个蒸笼一样,地表辐射强度急剧升高,那些变异体可以靠爪子艰难生存一段时间,但那些没有努力适应的生物都死了。人类在地铁里生存了下来,充满了求生欲。

    人类没有太多需求,在地下总还能用老鼠娱乐。

    手表上的计数器咔咔响着,记录着阿尔乔姆接受的辐射剂量。阿尔乔姆心想,“也许我不该带着它,这东西只让我感到烦躁,剂量多少根本无所谓,只要我把事情解决了,随那数字跳到多高。”

    “随他们议论吧,随他们怎么想。他们没有在塔上......他们从没出过地铁。他们怎么会懂呢?我变了......我会说服他们......我好像和他们解释过了......就在乌尔曼伸出电线的那一刻......就在他调频率的那一刻,我听到了那个声音!这不是幻想,该死的!他们不信我!”

    一个高架路口出现在他上方,干了的沥青像带子一样悬下来,打到翻到的轿车和卡车上,车里的人早已不见踪影,阿尔乔姆环顾四周,走上了那像舌头一样的斜坡(匝道),向高架路进发。

    他不用走多远,大概一公里半就行。“三彩公寓”就在下一个出口旁边。以前人们在那些楼外漆上了白色,红色和蓝色。但时光已把一切都涂成了灰色。

    “为什么他们都不相信我?他们就是不信。好吧,没人听到过任何呼叫信号,但他们在哪儿接听?在地下?没人去地面接收信号,难道不是这样吗?你仔细想想,怎么可能除了我们就没人活下来了?这完全是胡扯,难道不是吗?”

    阿尔乔姆不想看奥斯坦金诺电视塔,但就算转过头也没法不看到它,电视塔仍然在视野边缘出现,就像面罩边上的一道划痕,电视塔像一个手臂一样拔地而起。它又黑又粗,在观景台处折断。它又像一个人陷入了莫斯科的红土地,挣扎地想爬出来。

    “当我在塔上的时候......”阿尔乔姆僵硬地转向电视塔方向,“当那些游骑兵在试着接受米勒的信号的时候......在那些噪音背后......我可以以任何名义发誓......我听到了那个声音。那里有声音。”

    两个巨大的人像矗立在光秃秃的树林里,那是“工人和集体农庄女庄员”雕像。两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抓着对方,感觉不是在滑冰就是在跳探戈。但他们又不看对方,像是对性不感兴趣。

    “他们在看哪儿呢?那么高的地方可以看过地平线吗?”阿尔乔姆想。在他的左边,展览馆的摩天轮还竖在那里,大得好像是一个可以转动地球的齿轮。

    那个摩天轮早在二十年前就不动了,现在就这样静静地呆在那里,浑身都是锈迹,里面的弹簧已经脱落下来。摩天轮上刻着数字“850”,纪念莫斯科建立850周年。阿尔乔姆隐约感觉没有必要去纠正上面的数字,如果人类灭亡了,时光也就停止了。那懂曾经漂亮的蓝白红大楼已经变得灰暗丑陋,它是附近最高的建筑,当然,如果不算那个断了的电视塔。

    阿尔乔姆靠近它,抬头盯着楼顶。他的膝盖已经开始发痛。“也许今天......”阿尔乔姆问自己,同时想起了天上的乌云就像棉花耳塞一样。当然,楼顶从来没人听到阿尔乔姆的呼喊。

    一个普通的入口大厅出现在眼前,入口的电话像孤儿一样被遗弃在那里,金属大门失去了电源动力,门卫的玻璃房里有一具变异狗的尸体。邮箱的门开着,在风中哐当作响,里面什么都没有。很久以前就有潜行者拿走所有信件烧了来暖手。在墙根处有三个闪亮的德国造升降电梯,不锈钢大门敞开着,好像阿尔乔姆随时都可以走进去然后直上顶楼。就因为这个阿尔乔姆讨厌那些电梯,消防楼梯的入口就在电梯旁边,他知道入口后是什么,要爬整整四十六层楼,就像要爬到各各他山朝圣一样(译注:各各他山是耶稣基督受难处,基督教圣地)。

    “老规矩,走。”背包重得感觉有一吨,把阿尔乔姆压在水泥楼梯上。尽管步履艰难,他还是像一个发条玩具一样大步向前。当然他也像一个发条玩具开始自言自语。

    “如果他们没有任何拦截导弹......都一样......不过......一定有幸存者在某个地方......不可能只在莫斯科......只在地铁里......地球还在这儿......没有碎成两瓣......天空在逐渐变晴......就是不可能......整个国家没有其他幸存者......还有美国......还有法国......还有中国......还有泰国......还有其他那些地方......这些国家做错了什么?不可能没有幸存者......”

    当然,阿尔乔姆在二十六年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去过什么法国和泰国,他几乎没有见过这个世界原来的样子,他出生得太晚了。这个新的世界已经如此之小,只是全俄展览馆站,卢比杨卡站,阿尔巴特大街站,环线......而已。当他每次在稀有的旅游杂志上欣赏纽约和巴黎的褪色照片时,他内心深处任然相信这些城市还在那儿,没有消失,也许正等着他前去。

    “凭什么......凭什么只有莫斯科幸存下来?这不合逻辑!只是因为我们收不到他们的信号......至少现在还不能。我们要坚持,不能放弃。我们一定不能......”整个楼都是空的,但到处都有声音,就像是活过来一样。风吹过阳台,拍打着房门,钻进电梯竖井,吹进卧室和厨房发出一些低沉的声音,假装像是主人回家。

    阿尔乔姆已经不信还有人在房间里了,他甚至看都不看一眼,不去任何房间。他知道那些不停拍打的门后是什么——被扫荡一空的公寓。只有一些照片散落在地板上,死去的陌生人给自己拍照留作纪念,但没有人关心。房里还有搬不走的笨重家具,没人能把它们搬进地铁或者下一个世界。其他的楼里的窗户都被冲击波震没了,但这栋公寓里的防风玻璃完好无损,只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像是得了白内障一样。

    以前他去一些公寓的时候,能看到有前主人来回。他看到前主人对着一些玩具哭泣,完全听不到后面有人,有一个人背后躺在他那可笑的玩具旁边,背后有一个弹孔。另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尸体,意识到地面上已经没有家了,什么都没有了......到处都是混凝土碎块,砖头,碎冰,开裂的沥青马路,黄色的尸骨,灰尘,当然还有辐射。好像莫斯科和世界其他地方都是这样,除了地铁里活人已经不存在了。

    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现实——除了阿尔乔姆。如果在远方的世界有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呢?适合阿尔乔姆和安娜(译注:安娜是游骑兵狙击手,阿尔乔姆的妻子,米勒的女儿)。那是一个没有铸铁天花板的地方,可以让孩子们自由的生长,他们可以建自己的房子,一步步改造这个化为焦土的地球。

    “我会找到这个地方的......为我们所有人......我们会在开阔自由的空气中生活。”四十六楼。阿尔乔姆原本可以在三四十层的地方停下的,毕竟没人要他一致爬到楼顶,但他心中有一个信念,如果能有任何成功接受信号的机会,那一定是在楼顶。

    “当然......这个楼顶......不够高......没有电视塔高......但没关系......"阿尔乔姆面具上满是雾气,心脏剧烈跳动得像要蹦出来一样,感觉像是有人在摸阿尔乔姆的肋骨,准备找到一个弱点插进一个金属条。

    从过滤器里出来的空气太单薄了,没有生命的气息。当阿尔乔姆到达四十五楼的时候,就像在电视塔里的那次一样,他脱下防毒面具,深吸了一口甘甜而又苦涩的空气,这是在地铁里呼吸不到的空气。新鲜!“现在的高度,大概三百米,这个高度......也许......也许可以收到信号。”

    他脱下背包拿在手里,用力把包扔上通向楼顶的开口,然后努力地爬了上去。一上去后他就跌倒在地,这是整个上楼的过程中唯一的一次,他仰面看着天空,云朵仿佛只有一臂之遥,他平复了一下心跳和呼吸,又站了起来,从这儿看到的景色简直.......阿尔乔姆感觉像是死后进了天堂一般,但突然撞到了一个玻璃天花板然后悬在下面,无法后退也无法前进。

    阿尔乔姆再也回不去了,当你已经看过尘世间万物的渺小,你如何能再执着于那些琐碎的东西。旁边有两栋一模一样的灰暗公寓楼,它们曾经都是那么的光彩迷人。但阿尔乔姆只爬这栋楼,他在这里感觉更舒服。一瞬间云朵间露出了一丝缝隙,阳光如利刃一样射进来。他好似看到了一丝反光,可能是从另外一栋楼的屋顶或者窗户过来的,在他能细细观赏前,太阳又躲到了云后,反光消失了。

    阿尔乔姆不愿将视线挪开,但他还是瞟向了植物园的方向。那里已经有新的树林长了出来。植物园最中间的地方还是一片死寂的焦土,好像是天主把他的滚烫的硫磺倒在上面。但这不是天主干的。(译注:引用自创世纪19:24,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游骑兵在2033里把植物园炸了。)植物园。阿尔乔姆记得以前植物园看起来和现在不太一样。这是他对战前世界唯一的记忆。

    这是一个奇怪的情景:比方说,你的全部生活是这些:地砖和隧道墙砌,水从天花板上滴到轨道上,大理石和花岗岩,污浊的空气和电灯。突然你记起来一些微小的事情:一个凉爽的五月早晨,漂亮的树上带着精致的绿色,公园的小径上铺着的彩色石灰岩画出了漂亮的图案,冰激凌车前排着让人绝望的长队,甜筒冰激凌带着天堂般的美味。母亲的声音有些微弱,像是从电话里传出来的一样。你怕走丢了,紧抓着她温暖的手不放开。一个小孩真的能记得这些吗?也许不能。所有这些都和现实太不协调了,你甚至不知道这些真的发生过,还是只是你的一场梦。但如果你从来没经历过这些,怎么可能梦到它们呢?这一切都浮现在阿尔乔姆眼前,小径上的石灰岩作画,阳光照在黄花菜的叶子上,他手里拿着冰激凌,笨拙的鸭子四散在一个阴凉的小池塘上,一座小而精致的桥跨过池塘。他生怕自己掉进池塘,但更担心不小心把甜筒掉进去。

    但阿尔乔姆记不起来她母亲的面庞了,他极力得想回忆。他试过在睡觉的时候看到母亲的面庞,就算醒了就忘了也行。但从没成功过。难道他脑子里就没有一个小小的角落可以让他母亲存在,躲开所有那些死亡和黑暗?显然没有。一个人怎么能存在又完全消失了呢?那一天,那一个世界,它们都消失去哪儿了?好吧,它们就在你身旁,近在眼前。你当然可以回去,那个美好的世界一定是跑到哪里去了,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呼唤着所有迷失的人--“我们都在这了,你们在哪儿?”你只需听到他们的声音,你只需要知道如何听到他们的声音。

    阿尔乔姆眨了眨眼,擦拭了一下眼睛,以便看清今天的世界,而不是沉浸在二十年前。他坐下打开了背包。包里有一个无线电接收器,是笨重的军用型号,墨绿色,上面布满划痕。包里还有另一个大家伙,一个带摇柄的金属盒子,这是一个自制发电机。在包的最下面是四十米长的当天线用的电线。

    阿尔乔姆连好所有线路,在屋顶上伸出天线。他擦去脸上的雨水和汗水,很不情愿地带上了面具。他戴上耳机,一手轻轻地操作着按钮,一手摇着发电机。一个二极管亮了,他感到手心一阵颤动,无线电像是活过来了。

    他打开一个开关。他闭上眼睛,沉浸在电波的海洋中。他需要集中注意力以防错过那个“漂流瓶”,那个从遥远大陆来的带着信息的“漂流瓶”。他随着电波漂流,像掌舵充气筏一样摇着发电机。耳机里传来斯斯的噪音,伴随着调频时尖利的的声响。噪音时有时无。

    阿尔乔姆像是在一个肺结核的隔离病房里想找人说话,但没有一个病人是清醒的,只有护士把食指放在唇边要大家安静。没有人想回答阿尔乔姆,没有人指望能活下去。没有圣彼得堡的信号,没有叶卡捷琳堡的信号。伦敦没有信号。巴黎没有信号。曼谷和纽约也没有信号。谁发起的战争已经无关紧要了。战争怎么爆发的也无所谓了。这些对谁还有意义?历史由胜利者书写,但现在已经没有人来写了,马上就要没有人来读了。斯斯斯斯的声音继续着...无线电通道里全是空白,永无止境的空白。

    战争爆发后,通信卫星不眠不休的在地球轨道上运行着。没人呼叫它们,它们受不了孤独,就全部撞向地球,烧死在大气层里也比孤独得留在太空中强。北京方向没有任何信号,东京就像坟墓一样死寂。但阿尔乔姆还是不懈地摇着把手,摇几圈转一下天线,不停反复。太安静了!不可思议的安静。无法忍受的安静。“这里是莫斯科!这里是莫斯科!请回话!”这是阿尔乔姆的声音。像往常一样,他很不耐烦,他没有那么多耐心。“这里是莫斯科!完毕!请回话!”Eeeooo....

    他绝对不能停下。他绝对不能放弃。“圣彼得堡!请回话!海参崴!这里是莫斯科,请回话!罗斯托夫!请回话!”彼得大帝之城,你怎么了?你怎么能这么虚弱,比莫斯科还虚弱?什么东西把你取代了?一个玻璃化的大坑?还是你霉掉了?为什么不回话?你怎么了,海参崴,远东的荣耀之城?你离我们这么远。他们当真把瘟疫也传到你那儿去了吗?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对自己也不同情吗?咳咳......咳咳......

    “请回话,海参崴!这里是莫斯科!”整个世界都脸朝下埋在了泥塘里,它感觉不到背上的细雨,它感觉不到口鼻里都是铁锈味的水。(译注:辐射会让人嘴里感觉有锈味。)但莫斯科还在这里,好像还活着。“这算什么?你们都死绝了吗?你们所有?”斯斯斯斯......也许它们的灵魂都已经飘入了无线电,通过这样的斯斯声来回答。或许地表背景辐射听上去就是这样?死神应该有自己独特的声音,也许就像是这样:一阵低语,斯斯斯斯......够了够了,只是噪音而已。冷静......冷静......

    “这里是莫斯科。请回话!”也许这次他们可以听到呼叫呢?现在是时候有人打破这个沉寂,从遥远的地方咳嗽,大喊,“我们在这儿!莫斯科!我听见你了!请回话!莫斯科!不要关机!我听到你了!我的天!莫斯科!联络上莫斯科了!你们有多少幸存者?我们这儿有一个定居点,两万五千人!这里的土地是干净的!没有辐射!水源没被污染!食物?当然有!药品,没问题,我们有很多!我们会派一个特遣救援队来接你们!坚持住!听到了吗,莫斯科?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住!”(译注:此处为阿尔乔姆想象。)Eeeooooo.

    什么信号都没有。这不是一个简单无线电联络尝试。这是一次精神上的通灵。阿尔乔姆显然不太擅长这个。他想召唤的神灵不想和他说话。他们觉得在来世待着也挺好。他们透过云层的缝隙看着阿尔乔姆握紧的小手,偷偷地笑:“就去你那儿?算了吧,我们可不想过你的日子!”咔咔,咔咔。他不转那该死的把手了,摘下了耳机,站了起来。小心而又缓慢地收好天线。他此刻并不想小心仔细,只想从四十六层跳下去摔个粉身碎骨。他打包好所有装备,把背包和暴脾气一起抗上了肩。他背负着装备和怨念,回到地铁,明天再来。

    “你完成了清洗程序吗?”蓝色听筒里传来厚重的鼻音。

    “完成了。”

    “说清楚一点!”

    “我完成了!”

    “他回......”

    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不敢相信,阿尔乔姆不情愿地把电话挂了回去。门里面锁收了回去,门闩被抽开。大门缓缓朝外打开。阿尔乔姆又一次闻到了地铁里那污浊沉重的空气。苏霍伊就在门口等他。也许他预感到阿尔乔姆要回来了,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离开。也许他预知到了这一刻。

    “还好吗?”他用疲惫柔和的语气问道。阿尔乔姆耸了耸肩。苏霍伊像儿科医生一样亲切地看着他。

    “有人来找你,从另一个车站来的。”阿尔乔姆直起身子。

    “是米勒派他来的吗?”

    他的声音颤抖着,像是弹壳落地的声音。是希望?惊惧?还是其它什么?

    “不是,是一个老头。”

    “哪个老头?”

    阿尔乔姆聚齐最后一点力量听他继父回答,现在他累得只想躺下。“荷马,他叫自己荷马。你认识什么人叫这个名字?”

    “不认识,我要睡了,萨沙叔叔”

    她一动也不动。是睡着了吗?阿尔乔姆疑惑着,但不管她是真睡着了还是装的,都无所谓了。阿尔乔姆把衣服扔在门口,暖了暖身子,像一个无助的小孩一样,在安娜身边躺下,把毯子拉到身上。如果有两条毯子的话,他是不会去抢安娜的那条的。

    车站里的钟显示是晚上七点,安娜晚上十点就应该起床去蘑菇农场工作了。

    阿尔乔姆曾经是一个英雄,因此不用与蘑菇打交道。他还是那个英雄吗?他给自己定下了工作职责和日程表:在安娜下班后起床,去地面。回来后他就昏睡过去,安娜在一旁装睡。这就是他们的夫妻生活,在一张床上完全错位的生活。

    阿尔乔姆轻轻地卷上毯子,生怕吵醒她。安娜感觉到了,一言不发,生气地把毯子往自己这儿拉。两人可笑地扯了有一分钟。阿尔乔姆放弃了,光着身子躺在床边。

    “不错,”他说。

    安娜什么也没说。婚姻就像那个白炽灯泡一样,开始明亮,然后就熄灭了。他把头埋在枕头里,让呼吸的空气可以温暖一些。好歹还有两个枕头。他就这么睡着了。在梦里他见到了另一个安娜,爽朗活泼,愉快地和他开着玩笑,如此的年轻。多少年过去了?两年?两天?天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以前他们两个憧憬着可以共度余生。现在看来那段时光已经像是过去一万年了。梦里他觉得冷,当然是因为安娜不给被子。他觉得安娜光着身子在和他嬉戏打闹。有那么一刻,阿尔乔姆在半梦半醒的时候,仍然相信他们的好时光还没有结束,他和安娜才走了一半的人生旅途。他想叫醒安娜,原谅她,把现在这一切当成一个玩笑。此时一段回忆在阿尔乔姆脑中涌现起来。

    “我得上去,我必须上去。”

    “上面什么也没有!没有!你在上面什么也找不到!”

阅读地铁2035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身边之物变成了妹红旗那么飘比尔莫星球的爆炸学院非洲帝国无限之机械大师木叶之大娱乐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