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邪教祸乱 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少子爷跪在地上千恩万谢,曲飘云最烦古人这种动不动就下跪的习惯,他拉起少子爷踏上法尺,朝小镇所在的方向飞去。

    第二百零八章邪教祸乱二

    虽然他这人有点霸道可是也讲信用讲义气,所以当地也没有关于他的流言蜚语。

    这少子爷在当地也算是个安份人,可是这树大招风,树欲静而风不息的事情还是落到他的头上了。

    在一个月前,家中忽然来了一伙土匪不像土匪,强盗不像强盗的家伙,挟持少子爷的父母还有妻儿老小,连他妹妹和妹夫一家人也被这群人给抓了。

    羽宁问他们在挖什么,这些劳工也不清楚,只知道要挖什么鼎的,还说之前已经挖出两个了。

    就在此时,那些挨揍的壮汉带着兵器杀了回来,后面还有一个家伙骑着驴子的家伙,一瞧就是个有钱的主,估计这家伙就是那什么少子爷。

    交谈是免了的,凌兰直接掏出长鞭就动起手了,对方几十个壮汉被凌兰三下五除二就方到了,吓得那位骑驴子的少子爷连滚带爬的想要逃走,只可惜被曲飘云拦住去路,这可把少子爷吓得直打哆嗦,连声求饶。

    这可把少子爷给吓坏了。

    原以为这群人是要谋财,哪想到对方只是要他出钱雇佣一群劳力到这长右山上挖什么鼎,要是没挖到就要杀了少子爷的妻儿老小。

    少爷迫不得已花了大价钱,雇佣了几十名年轻壮汉在长右山上疯狂挖掘,这一个月下来才挖出了一个鼎,而那些土匪要求他们在半年之内找到9个鼎,不然就杀了他们全家。

    少子爷生怕对方暗中监视,所以也不敢去找镇令调动兵马,不得已之下只能这么玩命的挖。

    曲飘云听到此话觉得有些奇怪,他让子崖还有羽宁和凌兰三人先去找草药,自己跟着少子爷去他家里会会那些家伙。

    吃过东西后,四人上山,这长右山听闻原本有许多奇珍异兽,可是自从那些人到山上后奇珍异兽都跑了,奇珍异兽没了,导致这里原本长的草药也变少了。

    曲飘云心想,看来要先把这些破坏生态平衡的家伙给处理掉,然后再找一找草药。

    四人刚来到山腰上就被人拦住,不让上去,凌兰心中着急羽宁的病,二话不说就动手了,凌兰动手了,子崖也跟着动手了。

    曲飘云说要和谐,能动手的就别跟他们吵吵。

    一路往上山走去,在这里发现了好几个木棚,这里有正在山洞挖掘东西的人,过去抓住一人询问,才知道他们是被什么少子抓来这里当劳力的。

    曲飘云耍了这家伙一下,让他害怕不已,缓和过来后,少子爷才哭哭啼啼的说出自己的苦衷。

    原来这少子爷的舅舅就是此方国的侯王,这家伙仗着自己舅舅是侯王就在当地霸占了许多田地,成了当地的大户。

    分开行动后,曲飘云跟着少子爷来到他的家里,在这里可算是碰到他口中说的那些家伙,对方竟然自称是什么教的,一听对方这奇怪口吻就知道是邪教无疑了。

    曲飘云问他们为什么要找9个鼎,他们说,这可是他们的教主大人为了天下苍生要弄什么阵法,彻底消灭妖族建立人族的什么光辉时代而必须寻到九鼎,而且还说茅山和昆仑方士都是窝囊废什么的。

    曲飘云听到对方骂自己的门派并没有生气,反而一笑,问起对方,自己要加入你们这个教派有啥要求没。

    曲飘云有些哭笑不得,你们这些邪教本身就不干净,还好意思说野方士来路不明,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举动么。

    眼见这些家伙也不过是低级邪教成员,也套不了多少情报,曲飘云十分直接的掏出樱枪送这位说话嚣张的邪教分子上西天。

    其他邪教成员见曲飘云动手杀人,也不含糊,立刻掏出自己的法器要跟曲飘云斗法,曲飘云很无奈,这人天真不要紧,尼玛还缺心眼了那就真得找大夫治病了。

    这些邪教弟子的法术还未施展,就被曲飘云打得满地找牙,其中几人还当场丧命。

    曲飘云抓住一个还算完好的邪教弟子逼问他们堂口所在,把少子爷的家人藏在何处?

    这家伙被曲飘云打怕了,用他那漏风的嘴一五一十的说出了地址。

    曲飘云抓住这名邪教弟子带上少子爷一同前去救人。

    第二百零九章邪教祸乱三

    子崖他们三人翻过高山来到山中一个盆地附近。

    此处生机勃勃,应该有精怪在此栖息。

    羽宁使出了一种寻找精怪的法术后便开始带着子崖和凌兰在附近绕来绕去,走了挺老远的路才找到一只精怪,这里的精怪都很怕人,看到有人就吓跑了。

    不过这只精怪在这里出没,按照他们的习惯,肯定会逃回自己巢穴所在,估计在那里附近能找到需要的草药。

    就这么一路跟去,来到山中一片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在这里遍地都是没见过的花草,子崖很快就在这里找到了需要的草药,采摘一些后准备离开,可是却被精怪包围,一只会说人话的精怪说他们是坏人,不让他们离开。

    羽宁上前和精怪交涉,可是对方却不相信羽宁他们,子崖问他们要如何才能离开这里,对方说必须留下一件珍贵的宝贝才行。

    这下尴尬了,三人都是穷光蛋,哪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呀,他们三人拿出许多东西出来后,对方都不满意,羽宁不得不把曲飘云送给自己的那个石头给了精怪,精怪却不怎么喜欢这东西,不过还是提问。

    羽宁说这是一个对我很重的人送给我的,精怪问这东西真的是宝贝么?羽宁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精怪低声讨论后,同意这次的交换物品,于是放他们三人离开。

    走在路上,凌兰好奇问羽宁那是什么东西,是谁送的。

    羽宁一脸微笑,说是一个倒霉鬼送的。

    曲飘云那边,他带着少子爷和那个邪教弟子直接杀到那邪教在当地设立的堂口所在地。

    这地方其实离小镇不远,是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山神庙,没想到这山神不在家,连老窝都被邪教利用了。

    曲飘云让少子爷在外等候,可是这小子自觉自己学过一点武功,捡起地上的兵刃就要杀进庙宇里头救人。

    曲飘云没他办法只好一般对付敌人一边帮少子爷解围。

    他们二人从庙宇前院一路杀入后院的地道中,在这里竟然碰到了妖族人,不过这些妖族人的修为平平,曲飘云使出的基本法术他们都招架不了。

    用不了一壶开水的时间,曲飘云已经带着少子爷杀入地牢。

    可来到此地,他们才发现人质早就被杀了,准确来说是被用来当祭品奉献给他们祭拜的什么魔界邪神了。

    少子爷伤心欲绝,当场就要撞墙赴死。

    曲飘云见他如此激动,立刻把他敲晕。

    别看少子爷伤心欲绝,其实曲飘云此时也不得不燃起心中怒火,虽说自己总说要和谐不要歧视,可是我们真正厌恶的并非是种族偏见,而是种族之内那些行恶之人。

    而眼前这些设立邪教蛊惑人心以满足私利的妖族人,便是妖族人里头的败类。

    曲飘云抓住一个还未断气妖族人,向他询问他们的教主是什么人,现在何处!?

    这名妖族人胆子小,他连连求饶,开口说出他们的教主就是妖族王子,还说教主现在正前去长右山寻找九鼎。

    曲飘云一听此话,心想不好,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凌厉弄出来的调兵之计。

    在曲飘云转身之时,只见本已昏迷的少子爷竟然爬了起来,然后一股脑的朝着墙壁撞了过去。

    曲飘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这少子爷就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曲飘云赶忙走了过去,发现对方还没死,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此时,刚才被曲飘云审问的那名妖族人竟然要逃跑,曲飘云也没说什么,抬手把樱枪扔了过去,樱枪穿堂而过,直接把对方给刺死了。

    曲飘云带着少子爷先回驿馆一趟,把他扔在自己的厢房后,他立刻用风元石把自己传送到长右山。

    可是刚到那里,就发现子崖和羽宁在天上飞着,看模样好像很着急。

    第二百一十章邪教祸乱四

    曲飘云连忙跟了上去,一问之下才得知,子崖他们在下山的时候碰到凌厉,这家伙把凌兰抓走了,当时情况有些诡异,凌厉好像是用了某种阵法,有些类似于风元石弄出来的那种仙移术的阵法。

    羽宁和子崖在空中飞行,想要找出这地方是否有留下布阵用的法器,可是找了许久都没找到,知道曲飘云出现,他们才落到地上。

    曲飘云说现在肯定是没办法追上他们的了,不过自己知道凌厉是邪教的教主,他们肯定是回到邪教总坛去了,眼下也没有好办法,还是先回驿馆再做打算。

    回到小镇的驿馆里面,少子爷已经醒了,醒来的他又哭了,曲飘云嫌他太烦于是把他打晕了,然后三人讨论寻找凌兰的事情。

    要找到凌兰就必须找到这邪教的总坛,可是上哪里找,这无从查起。

    曲飘云在驿馆内像店家打听,听闻本国都城最近好像不怎么太平,估计是出了什么事情,还让曲飘云别去都城比较好,或许是敌军攻入读成了。

    这话让曲飘云感到疑惑,因为上次王城一事后,五位侯王均以死去,那原先在打仗的五大方国现在群龙无首乃是休养生息之时,哪还有闲情挑起战事呢?

    回到厢房内,曲飘云让子崖掏出地图查看,发现店家说的都城距离此行要去的傲岸山很近,大概百里不到。

    曲飘云决定先去找草药,然后再回去那个都城调查。

    次日清晨,曲飘云他们三人准备出发前往傲岸山,不过在临走之前还是得安慰少子爷几句,以免他想不开。

    可是刚来到厢房里头,就看到少子爷上吊自尽了,呜呼哀哉。

    曲飘云给了一些金粒给店家,让他好好安葬少子爷;而且他还让子崖在小镇入口的地方刻下一段文字,用以警戒世人,莫要误入歧途误信邪教。

    此话出口把少子爷吓了一跳,而曲飘云则死死抓住少子爷。

    对方打量曲飘云,说他衣着打扮怪异,也不像是茅山来的方士,还说曲飘云是哪个地方来的野方士,本教派是不会收容来路不明的方士加入本教的。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终极僵尸道长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不朽凡人皇帝偏要宠她宠她古代养家日常玄幻都市之超神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