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同为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九章伏羲遗冢二

    奈何玄武太厉害了,曲飘云和凌兰压根就不是对手,幸好子崖已经破解了阵法,正要去拿至宝的时候,玄武及时阻止。

    伏羲遗冢所在的地方,凌兰清楚,就在长江河底一处结界之内。

    只是要进入那里很困难,这时候的长江水流可要比3千年后的长江水流湍急很多,体格要强壮许多的妖族人一下河就会被冲走,更别说人了。

    曲飘云想到一个奇怪的办法可以直达河底,那就是用冰造一条隧道,然后用风元石直接传送到结界附近,再想办法进入结界。

    羽宁听到此话,并没有说话,反而轻叹一声。

    茅山那边,曲飘云这几天都快要抓破头了,五圣器不能交出去,可是羽宁又要救,羽宁的安危让曲飘云心中不淡定。

    就在想办法的时候,清重长老开口说,不如先把伏羲河洛图取回来,然后再想办法,与其什么都不做,倒不如先走一步,再做打算。

    此法可行,三人来到结界处才发现,这结界压根就是个水屏障,没啥特别的。

    进入结界后他们来到一个地下遗迹,这里面积不大,但是有许多废弃的石砖建筑。

    此处中央有一座宏伟的破败庙宇,进入里头直接就能看到祭台上摆放的伏羲河洛图,可是那里有结界,压根就碰不到至宝。

    而且玄武神兽也冒了出来,这家伙是个老实巴交的死心眼,一上来就要开打,曲飘云连嘴遁的机会都没有。

    曲飘云和凌兰联手对付玄武,子崖跑去破解阵法。

    子崖和凌兰来到竹屋里谈话,现在他们的难关暂且躲过去了,可是羽宁的事情还没有处理,也不知道掌门那边对这事情有没有别的办法,现在凌兰已经联系不到自己的哥哥了,也不清楚他们躲在什么地方了。

    羽宁被凌厉抓走之后,被困在一座房屋的一间房间里头不能出来,不过每天都有人来送饭,而送饭的人不是妖族,而是人族,这里应该是一家驿馆。

    凌厉与羽宁单独谈话,谈起人族与妖族之间的事情,二人观点上是有分歧的,可是羽宁却反问凌厉,妖族与人族真的有区别么?当年女娲伏羲还在的时候,妖族与人族可是共同生活,为何如今闹成这般模样。

    凌厉听到此话轻叹一声,他说自己也不清楚,然而和平相处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人族和妖族的分歧已经持续了两千多年,他就算可以说服自己的父亲,可是也无法说服妖族那千千万万的百姓。

    而凌厉也透露出心底话,他现在只想要把妹妹带回去妖族,不能再让她胡来了。

    长老所言有理,于是子崖和凌兰还有曲飘云三人一同前去伏羲遗冢拿圣器。

    第一百九十八章伏羲遗冢一

    与此同时,凌厉带着妖修还有羽宁来了。

    凌厉和妖修见状要前去夺取伏羲河洛图,可是玄武不傻,一道水毒之法打出,这妖修贱人竟然拿羽宁当盾牌,羽宁中招后中毒倒地。

    曲飘云怒了,冲了过去和妖修玩命,玄武冲着凌厉而去,子崖和凌兰也冲着凌厉而去,一个是帮助大哥,一个配合玄武抢夺河洛图。

    玄武呵呵一笑,说此事有趣,还说他在此看守了两千多年,现在有人要抢这玩意,那就抢着去吧,老夫再也不管了。

    说完此话,玄武消失了;玄武消失后,两边人马又打了起来。

    凌厉要妹妹跟自己回去,可是凌兰不肯,再一次为了子崖与大哥冲撞,这回兄妹二人真的打了起来了。

    子崖上去帮助凌兰,可是他们二人联手哪是凌厉的对手,还好曲飘云在,他把妖修扔到遗迹的地下河里,然后过去帮忙。

    凌厉见伏羲河洛图到手,也不耽搁,说他一定会再来取轩辕御仙鼎的。

    说完,就此离开。

    第二百章败军之相

    曲飘云转身看着受伤的凌兰和子崖,还有昏迷中的羽宁,也没多说什么,他背上中毒昏迷的羽宁,把风元石递给子崖,让他想着茅山竹屋外面的场景,然后把真气导入。

    子崖照办,可是却在遗冢里释放出了一阵旋风,这让曲飘云觉得奇怪,为什么子崖没办法使用瞬间移动呢。

    无可奈何,曲飘云让凌兰帮忙拖着羽宁,然后接过风元石使用瞬间转移,这下成功了,几人顺利回到茅山丹鼎宫内。

    霄凌师姐正在给弟子上课,忽然看到曲飘云他们几人一身狼狈的出现,惊诧过后立刻走了过去,询问怎么回事。

    曲飘云有些着急,说羽宁中了玄武圣兽的毒了,子崖和凌兰也负伤了。

    霄凌师姐立刻让女子过来把羽宁抬到厢房内,然后给她治病,而子崖和凌兰还有曲飘云则在外面,又其他弟子为他们疗伤。

    弟子好奇,询问曲飘云去了什么地方,为何会如此狼狈,还问玄武圣兽是谁。

    曲飘云开口吐槽,说张道陵你这王`八龟儿子的,你怎么不早出生个几百年,有你在还降伏不了玄武老`乌龟么。

    弟子听到这话更加不解了,扭头看向子崖,询问何故。

    子崖正儿八经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一位师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轻叹一声说道,师弟你,你别总跟着明云师叔他胡闹就行了。

    曲飘云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问什么叫跟着我胡闹,你们可知那灵界缺口的封印还有不到五年时间就要失去作用了么,我们这趟可不单单为了羽宁姑娘。

    师侄开口问道,那伏羲河洛图被凌厉拿走,那又是怎么回事呢,要不是你们以圣器跟对方交换,又如何救回羽宁姑娘呢。

    曲飘云听到这话拍了一下桌子,开口又骂起玄武来了,他这一通吐槽,身旁的师侄也算听明白了。

    原来是守护圣器的玄武圣兽故意而为之,让他们双方打起来,可是那玄武圣兽又为何就这么让他们拿走伏羲河洛图呢?

    曲飘云开口骂道,我哪知道他怎么想的,要是能把它找来,我肯定得好好问问他们这些龙界来的家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话到此处,凌兰来到男弟子疗伤的地方,弟子见凌兰来了,纷纷退了出去,好像不太愿意和凌兰说话。

    曲飘云看到他们这模样,开口又骂了一句。

    凌兰无奈一笑,说这不怪他们,要让他们接受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曲飘云怒道,这是种族歧视,是很不和谐的观点。

    就在这时候,霄凌师姐到来,曲飘云看到师姐来了,连忙问伤势,而霄凌师姐却摇了摇头…这一摇头,三人都震惊了…

    混战之下,玄武停手了,询问他们是怎么一回事,这凌厉恶人先告状,说曲飘云他们是坏人,要拿宝物祸害苍生。

    然而玄武不傻,他早看出曲飘云和子崖这两人禀性善良,反而凌厉身上一股子邪气。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这个小妾不一般第五人格:血染之花蜀山道主都市之哪个老婆要绿我世子大人驾到逆仙之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