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疑云 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对了,我想侯王您应该是对大少子的离世有疑,所以假装病重,想要以此机会暗中查看是何人加害大少子的,而你做此事,还需要至少一位助手,那人应该是张谋士吧”

    此话出口,润忻真人顿时想要发飙,可是吕侯王忽然哈哈一笑,开口说道:

    润忻真人一脸不屑的瞄了曲飘云一眼,然后说:

    “你这小子,明知故问,在路上之时不是跟你说了,侯王魂魄并未丢失,若不是被人所害,那就是受到惊吓才会如此”

    曲飘云嘿嘿一笑,他把手搭在吕侯王的肩膀上,然后说道:

    屋内剩下润忻真人和曲飘云还有精神状态异常的吕侯王。

    润忻真人看着曲飘云问:

    “我瞧吕侯王此般,应该是受了某种惊吓才会变得如此”

    “我看未必吧,侯王您这一把年纪了,还闹这么一出大戏,意欲何为呀?”

    此话出口,润忻真人一脸惊诧,她看向吕侯王的脸,只见对方还是方才那般傻乎乎的,她顿时就来气,看着曲飘云责备道:

    “师弟,你太胡闹了,怎能说侯王是假装发狂呢?你瞧侯王此般,能是装出来的么?”

    曲飘云背着手绕着吕侯王走了一圈,然后说:

    “师姐,你在这方面还是太嫩了,让我猜猜是因为什么…”

    经过这般短暂的折腾,曲飘云他们总算可以好好的观察一下吕侯王现在的病情。

    只不过吕侯王这模样,在曲飘云眼中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被迫害妄想症晚期,可是这年头要怎么跟这些古人解释这种病症,也是个难题。

    就在此时,门口被人推开,是侯王夫人带着仆人进来帮忙了。

    侯王夫人看到吕侯王被捆绑起来,心中有些不忍可也算安心不少,她向庞德师兄询问侯王病情,庞德师兄看了润忻真人一眼,经过眼神交流后。

    庞德师兄带着侯王夫人和一众仆人离开了此间,顺道把倒在地上昏迷的张谋士也拉了出去。

    曲飘云问润忻真人:

    “你为什么这么说呢?难道不是他魂魄丢失所导致的么?”

    “这位真人,果然好眼力,你是如何瞧出本王是装疯卖傻的?”

    润忻真人听到这话,一脸诧异的看着吕侯王,吕侯王看着润忻真人,无奈一笑,然后说:

    “你应该是茅山景玉的霄凌真人吧,昨日与今日之事有失礼数,还望你莫要见怪,本王这也是迫不得已出此下册,若不是这位真人识破,本王还得继续装下去呀”

    润忻真人瞪了曲飘云一眼,同时说:

    “还不快些给侯王松绑,你这小子,真是不知礼数”

    在曲飘云给侯王松绑后,侯王可算恢复了作为一国之主的一丝威严,他端坐在凳子上,看着坐在对面的曲飘云和润忻真人,说出来自己的苦衷。

    曲飘云的猜想其实只对了一般,吕侯王还真的对大少子的死因有颇多怀疑,毕竟自己年近六十也没多少年活头了,是时候要传为于长子了。

    可是自己这次子,也就是吕引明显有争权之心,却无争权之意,这让吕侯王拿他没办法,要是这老二真干出什么出格的实情,那自己还能依法法办,把他贬到鄂国边境之地当个小王爷,可是吕引完全没有露出破绽。

    久而久之,吕侯王也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直到下人传来大少子死讯时,吕侯王才知道事态严重,可那时候他只怀疑吕引这小子杀害了他大哥,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装病,却发现了更多离奇之事。

    说到装病一事,全是他与张谋士安排出来的一场戏,他委托张谋士在外寻访一位贩卖奇药的郎中,开了一帖怪药,人服用之后白天昏昏欲睡,夜间精神抖擞,而一到夜晚,这装疯卖傻也只能靠侯王自己的演技,还有张谋士这位托的协助。

    至于吕侯王发现的离奇之事,首要疑点就是对于自己这次子吕引的真伪问题,因为这小子的个性与往常变化颇大,过往的吕引,寡言少语个性焦急,遇到不中听之事就会出口言语并且喝责,而且也很少与自己有过多言语。

    可是自从吕侯王生病后,吕引一改常态,话变多了人也没有以往那边严苛,还时不时来到自己床边说起治国之道,这让吕侯王颇感奇怪。

    毕竟,一个人的如何变化,也不可能在短短数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次要的疑点是侯王府里的谋士,除了张谋士还在,其他的谋士和将领均被撤换,撤换谋士还好,可是撤换将领会动摇军心。

    可奇怪的是,吕引撤换将领,军中竟无人反对,还有不少人呼声支持,这让外出打探消息的张谋士十分费解。

    进今日,张谋士和吕侯王笃定,吕引这小子肯定会在这几日之内,对吕侯王下毒手,所以他必须想别的办法处理此事,可是府上除了张谋士,吕侯王还真没人可信。

    首要的原因是,吕侯王怀疑吕引被调包了或者是撞邪了,才会变得如此让自己不熟悉,那以此类推,自己的夫人还有女儿也可能出事了,所以也不可信。

    至于为何吕侯王还会相信张谋士,因为他俩有一个暗号,要是张谋士真撞邪了,那他应该不会知道这个暗号的。

    此话说完,曲飘云无奈一笑,他说:

    “我说侯王呀,您这想法未必太天真了,有些妖邪附身在人身上,连此人过往经历都会一一了解,恐怕你这暗号也没什么作用呀”

    润忻真人点点头,随后说:

    “再者,您就没有怀疑过,张谋士从一开始就有问题么”

    吕侯王轻叹一声,他说:

    “此事我自然想过,可是事已至此,我也无可奈何,若是吾儿要弑父篡位我也无话可说,可若是吾儿是那妖邪所化,那鄂国岂不是落入妖邪之手,那我又何来脸面去面对列祖列宗,还有殷国的大王呀”

    曲飘云掏出酒葫芦闷了一口酒后,他说:

    “放心吧,此事我估摸着没你说的这么严重,你现在继续和张谋士配合演戏,都城发生的怪事呢,我们这边也查的差不多了,既然你说你儿子有问题,那我们也顺道暗查一下,只不过,要是他真的是妖邪,你说要如何处置吧”

    吕侯王听到此话,斩钉截铁的说道:

    “当杀之而后快,若妖邪不除,天下势必大乱,鄂国乱了也不能让人族乱了”

    曲飘云无奈一笑,他喃喃说了一句:

    “唉…还是种族分歧闹的…”

    曲飘云和润忻真人离开侯王居所后,他们找到了正在为张谋士疗伤的庞德师兄;这张谋士说来也够倒霉的,哪有人看到有东西朝自己飞过来还不闪躲的,不过这家伙也算明大,这么一个铜制的杯子也没砸死他。

    在庞德师兄给张谋士疗伤的时候,曲飘云和润忻真人趁机给张谋士做了一个里外大检查,确定张谋士没有异常后,二人均松了一口气。

    庞德师兄见此,有些不解,开口询问,曲飘云和润忻真人均说没事,小心为上。

    在离开侯王府邸后,走在路上之时,润忻真人才把方才发生的事情告知庞德师兄。

    庞德师兄得知后大为震惊,立刻就要去找吕引问个明白,可是他这么说却没这么做,毕竟都五十岁的人了,知道轻重不可冲动。

    来到庞德师兄家房屋所在的那条街道上,隔着大门都能听到院中有人在争吵。

    曲飘云挠了挠头,率先上前推门而入,正好看到弘清拿着宝剑朝自己刺了过来,曲飘云立刻抬手用两指夹住剑身,随机反手夺下宝剑。

    与此同时,润忻真人也看到自己的徒弟又闹事了,抬腿就要踹开弘清,曲飘云见状立刻拦在前面。

    润忻真人这一脚硬生生的落在曲飘云腹部,把他给踹倒在地上。

    润忻真人一脸尴尬的看着曲飘云,院中所有人也往门口方向注目,一时之间无人敢言语。

    沉默片刻,庞德师兄问了一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怎么亮兵器了!?”

    曲飘云拍了侯王的肩膀一下,然后说:

    “我是茅山来的明云,你叫我曲飘云就行了,我说你昨天为何不直接跟我师姐说明实情呢?还想要继续装下去,难不成你连我们都不相信么”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浮世传七零年代文工团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造化无始网王之平等院龙泽一剑往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