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狐仙誓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就在此时,羽宁从树洞里跑了出来,她有些焦急;来到曲飘云和子崖跟前,她说:

    “凌兰的伤势似乎很严重,方才她咳血了,看来得送她回茅山,让你师姐给她疗伤才行了”

    狐老太爷一脸肃然,他看着曲飘云说道:

    “恩公呀,此言差矣,你可是救了老夫一家子的性命,你灭了那恶怪,救了我们逐鹿山大大小小各路生灵,此乃大恩,老夫向你行跪拜礼,不为过,只是恩重如山,老夫也不知如何报答恩公呀…”

    曲飘云随口说道:

    可是这话刚说完,曲飘云忽然两腿一软跪在地上,子崖吓了一跳,立刻蹲下身想要扶起曲飘云,可是曲飘云却摆手说道:

    “没事没事,看来是虚脱了,这血跟上来,一时腿软”

    就在此时,狐老太爷带着自己的家眷来到曲飘云跟前,给他行了跪拜礼,如此大理让曲飘云有些迷糊,他让子崖去把狐老太爷他们扶起来,可是这老头就是倔脾气,非要给曲飘云行跪拜礼后才肯起来。

    “你别这么客气,说起来那恶怪会跑出来,都是我那师兄一时疏忽才闹出来的破事,本来此行我们也是为了收拾那家伙才来了,只是有些来晚了”

    狐天龙往前一步,他跟曲飘云说:

    “曲兄弟,都是我鲁莽欠考虑,让你们上那轩辕峰遭此劫难,老朽我真的,真的无脸面见你呀”

    曲飘云再次无语,他苦笑道:

    “行了行了,这不都好好的么,事情都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别放在心想,吃好睡好什么都好”

    曲飘云心中是想要拿走那个大鼎,可是这狐老太爷都已经把他送到山下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回去拿那个大鼎了,反正也不是法器,或许师姐压根就瞧不上这东西呢。

    曲飘云与狐老太爷一同回到树洞,子崖看到曲飘云那狼狈的模样,心中的担忧转而变成了酸涩,他朝曲飘云跑了过去,抓住他的手说道:

    “师父,您,您可把我给担心死了”

    曲飘云呵呵一笑,他说:

    “没事没事,你不记得上次我们是怎么从苍龙那里脱险的么,这回差不多”

    等狐老太爷起身后,曲飘云有些哭笑不得,他说:

    “我说老爷子你这是干嘛呀?我又不是那天上的神仙,跟我行什么跪拜礼呀,而且我也还没死,别这样,我会害羞的…”

    子崖问羽宁:

    “方才不是给她服药了么?怎么会…”

    羽宁摇了摇头,她说:

    “怎么会这样呢,我明明记得有一种药是可以治疗内伤了,怎么没在这里头呢…”

    此话出口,狐老太爷也看出曲飘云他们碰到麻烦事了,他向曲飘云欠身作揖,然后说:

    “恩公,敢问一句,那位受伤的小娘子,她的伤是否出自那腾蛇神君之手”

    曲飘云点了说道:

    “是呀,我记得应该是被他踹了一脚,怎么会伤的这么重呢”

    狐老太爷微微皱眉,他说:

    “只是踹了一脚,那不应该呀,只叹老夫一家子人不懂医术,无法给那小娘子瞧病,这下要怎么办呢…”

    曲飘云听到这话微微皱眉,他说:

    “我说老爷子呀,你就别惦记报恩一事了,真是只是小事,你别放在心上”

    狐老太爷说道:

    “救命之恩岂是等闲,要不这样,老夫代我们狐仙一族与你定下契约,不论恩公身在何地,只要召唤我等,我们狐仙一族还有逐鹿山所有精灵,都会翻过刀山火海前去助你一臂之力”

    子崖听到这话,他看着狐老太爷说道:

    “老太爷,您这不是为难我师父么,你们若真是经历刀山火海,恐怕到了也受伤不轻了”

    曲飘云说:

    “罢了,就按老爷子你的意思招办吧,可问题是我要怎么召唤你们呢?”

    就在此时,羽宁插嘴说道:

    “我说倒霉鬼你怎么这时候还有心情惦记这些事情,凌兰恐怕就要撑不住了”

    此话出口,子崖立刻朝树洞里头冲了进去,而羽宁也转身朝跟进树洞里头,同时喊道:

    “不行,你不能进去”

    安静片刻,狐老太爷此时也犯难了,他说:

    “召唤所需法器,老夫这里也没有,最好是能寻到一件具有法力加持的乐器,若不然还老夫也无能为力呀…”

    曲飘云听到这话,他从身上摸了一下,伸手摸入衣服之内,摸到自己后背从腰带上面的地方摸出开元鼓,这东西也真够结实的,跟着自己摔了那么多回,竟然丝毫无损。

    曲飘云拿着开元鼓在手中摇了两下,然后敲了几下,他看着狐老太爷说道:

    “你看这玩意行不?这鼓算是乐器吧”

    狐老太爷看到此物那眼睛瞪得溜圆,连他家的那些狐狸也双眼发亮,看来他们知道这鼓不是凡物。

    狐老太爷伸手拿过开元鼓,似乎很激动,他说:

    “此物甚好此物甚好,此乃开元鼓,乃轩辕所用法器”

    他伸手在鼓面上拍了几下,虽无声响可是狐老太爷却露出满意之色,他转身看向曲飘云,把开元鼓递给曲飘云并且让他敲鼓。

    曲飘云拿过开元鼓,伸手在鼓上敲了第一下,然后自己的手好似被谁给控制了,在鼓面上敲出一段带有节奏的鼓声。

    待鼓声停止,曲飘云脑海中不知不觉的记住了这段乐谱,而胡老太爷在此时也点了点头,他跟曲飘云说这是召唤他们狐仙一族的调子,这调子乃是绥庞老祖还在人间之时,时常哼唱的曲调,他们狐仙一族全部后人均会这调子,所以只要一听到这声响,便会前去帮忙。

    不过在此之前,还得狐老太爷到各个地方把这事情告知自己的同胞,所以眼下只有狐老太爷他们一家人能被曲飘云所召唤。

    至于这开元鼓有什么神通,狐老太爷只是微微一笑不作回答,只让曲飘云待日后一事便可知其中奥妙。

    子崖刚才跑入树洞里头,这树洞只是一个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在这地下室里的一件厢房里头,子崖看到躺在草席上昏睡的凌兰,而凌兰上半身的衣服只剩下遮挡胸前之物的小肚兜,这可把子崖羞得转身往回跑。

    这一跑正好和羽宁撞了个照面,羽宁让子崖先别激动,她刚才说的话不过是骗子崖的,这目的嘛,无非就是看看子崖是不是真的喜欢凌兰。

    刚才曲飘云为什么听到凌兰吐血不怎么觉得惊讶,反而在找药,不是他真的很淡定,而是他在此之前,跟羽宁打了个赌,这两人要找个机会耍一下子崖或者是耍一下凌兰。

    而且刚才羽宁还给曲飘云使了一个眼神,曲飘云立刻就意会了,可是子崖这傻小子,第一下竟然没有着急,羽宁眼见自己输给曲飘云了,有些不满,就继续撒谎,把子崖骗进树洞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玩笑,可是凌兰的伤势还真的不怎么乐观,至少现在她昏迷不醒,而且身上还隐隐散发出妖气,若是她醒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狂…

    “恐怕是伤及脏腑了,服药也不见疗效”

    曲飘云从衣兜里掏出乾坤袋,从里头倒出一堆瓶瓶罐罐,在里头找了一遍后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把东西收回到乾坤袋里头,皱眉说道: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这个主播有毒武侠之最强黑风寨雪鹰领主玄幻末日之王者荣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