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各奔东西 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债主,我给你送早点过来呀”

    羽宁看着曲飘云手中端着的碗,碗里头有两块不怎么好看的烧饼,她微微一愣,看着曲飘云问道:

    子崖有些许郁闷,他说:

    “师父,我还不饿,你先跟我说今天要去哪里学习,昨日我听明阳师伯说,我要到祖师殿跟重灵师伯学习,我觉得好像不妥,所以过来询问您的意见后,再过去上早课呢”

    曲飘云点头说道:

    “怕什么,你不是有了那面镜子可以跟人家联系么”

    子崖挠了挠头,他说:

    “可是她没有跟我们道别就走了,似乎走的有些匆忙呢,对了师父,咱们茅山是不是没有早点可以吃呀?还有,我今天要干嘛呀?”

    “啊,这样呀,你明阳师伯不知道你的事情,咱先去弄些吃的,然后你跟我去找羽宁”

    曲飘云穿上袍子,用清水洗了一把脸后,穿好鞋袜跟着子崖一同离开竹屋,随后二人来到伙房里头烧火做烤鸭。

    说到这烧火做菜的事情,要不是在野外风餐露宿,曲飘云到现在还不会怎么用这古老的灶台制作食物。

    虽然说是要做烤鸭,可是曲飘云觉得有些麻烦,所以和(huo1)了一些面,弄了几块味道一般般的烧饼,和子崖两人就着清水吃了一顿早点。

    吃过早点后,曲飘云和子崖一同来到羽宁的屋前敲门,待羽宁开门后,曲飘云立刻堆起笑容说道:

    次日清晨,曲飘云还没有睡醒,就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曲飘云睁开眼,睡眼惺忪的说了一句:

    “门没上锁,自己进来吧”

    约么过了片刻,门被人推开,进来的人正是子崖,子崖来到曲飘云床边,轻声问道:

    “师父,凌兰姑娘走了”

    曲飘云随口说道:

    曲飘云坐起身,看着子崖说道:

    “我想想啊,这心法口诀你都会了,基本的武学也会了,你不说早点的事情我都把这事情给忘了,咱们茅山一天只吃两顿,没有早点,你饿了我给你杀只鸭,咱俩吃烤鸭”

    “你们茅山不是一天两顿膳食么,别跟我这是你自己做的呀”

    子崖说道:

    “这是师父弄得,不过是下锅后是我煎的”

    曲飘云和子崖坐下后,曲飘云说道:

    “哪能呀,你这么一个债主我都够头疼了,我哪还敢找别的债主呀”

    此话说完,曲飘云从衣兜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放在桌上,然后说道:

    “金子在这里呢,里头有五百个金子,你清点一下吧”

    羽宁本来还在嚼着烧饼,看到曲飘云真的拿出一带金子,顿时两眼发亮,伸手拿过钱袋后打开一瞧,还真的是明晃晃的黄金。

    羽宁倒了半袋金子出来开始清点,那模样十分认真就跟一个守财奴没有太大区别。

    而子崖此时反而觉得很奇怪,他看着曲飘云问道:

    “师父,这黄金乃是稀罕之物,您是从哪里找来这些黄金的呀?”

    曲飘云随口说道:

    “这黄金不是偷来也不是抢来的,至于是怎么来的,我过些时日再跟你说”

    待羽宁把黄金点算清楚后,她把黄金装回到钱袋里,然后看着曲飘云说道:

    “真没想到呀,你这么有钱,看来跟着你,本姑娘是不可能缺钱花呀”

    曲飘云摆手笑道:

    “那是当然,可是我没打算聘请你,你这位大神的佣金实在太贵了,我就算有金山银矿也不够你折腾的”

    羽宁微微一笑,她说:

    “你别老把我当作那贪财之人,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早点我也吃了,金子也拿到了,我得回家乡了,你们有空就来找我吧”

    子崖问羽宁:

    “你的家乡?在何处呀?”

    羽宁说道:

    “在丹穴山以北五里地的丹霞村,你们朝上山的路一直走就能看到一排房屋,那地方很好找的”

    此话说完,羽宁从床铺上面拿出一把红色的羽毛扇递给曲飘云,她说:

    “这个送给你吧,当作回礼”

    曲飘云拿过扇子,扇了两下后苦笑道:

    “唉,你这回礼也真够贵的,算下来都好几十万人民币呢”

    三人离开房屋,曲飘云和子崖一路随行,待他们二人把羽宁送到山门处,看着羽宁乘坐小船下山后,他们二人才转身回山上。

    曲飘云和子崖来到练武台外围,曲飘云往正在练习的弟子看去,正好与负责授课的寒微真人四目相对,寒微真人来到练武台边缘,看着曲飘云说道:

    “明云,你怎么不让你的弟子去上课呢?”

    曲飘云呵呵一笑说道:

    “这不是带着他去送行么,待会我就带他去上课,师兄你先忙,不用理我,呵呵呵…”

    寒微真人听到此话,轻叹一声,又摇了摇头后转身离开。

    曲飘云带着子崖回到竹屋,拿上那块冬瓜大小的合金随后前去神兵宫找真轩师兄。

    来到神兵宫,师兄弟见面难免要家长里短的说些闲话,待闲话谈过后,曲飘云让子崖把那块合金放在桌上,然后说道:

    “师兄,这人有好运气挡都挡不住,我在回来的路上,在那山野间又找到一块陨铁,你给我这徒弟也造一把趁手的宝剑,顺道给我造一把小匕首,剩余你陨铁你留着自己用”

    真轩师兄看着眼前的陨铁微微发愣,他看着曲飘云问道:

    “我说师弟呀,你这是碰到哪位神仙了呀?怎么此等好事都让你给碰上了呀”

    曲飘云摆手笑道:

    “我上哪知道去呀,我瞧着这陨铁的大小,您应该还能留下一半,你可要藏好了,别让润忻师姐知道了,不然又要被她给抢走了”

    真轩师兄连连点头,他说:

    “是是是,这回可不能再落到她手里了,上次那陨铁的料子给她造了一面法镜,可把我心疼得呀…别提了,子崖这小子,听闻天资聪颖,你打算如何栽培他呀?要不让他来我这里试试?”

    曲飘云看着子崖问道:

    “你觉得如何?造兵器有兴趣么?”

    子崖摇头说道:

    “师父,您瞧那边的大锤子,我恐怕单手都提不起来,造法器恐怕我学不来”

    真轩师兄哈哈一笑,他说:

    “也是,你这小身板呀,还是跟你师父学符箓术法,将来成就肯定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强,指不定还能修成正果,飞升成仙呢”

    闲谈过后,曲飘云带着子崖去了一趟玄巫宫,其实曲飘云来这里还是想要向寒竹真人请教一些关于蛊虫的事情。

    寒竹真人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过他却对曲飘云的徒弟,也就是子崖有些兴趣,他仔细打量了子崖几眼后,又朝桌上扔出几块石子,待石子落定后他点了点头。

    曲飘云和子崖两人傻乎乎的看着寒竹真人的一举一动,待他收起石子后,他看着曲飘云说道:

    “子崖这小子不错呀,你这段时间别带他下山了,让他在我这里学习星相占卜吧”

    曲飘云说道:

    “什么?可是这小子的基本功还不扎实呀,而且我还得让他学习符箓和阵法呢,哪有那么多时间让他跟你学习呀?”

    寒竹真人点了点头,然后说:

    “无妨,恐怕让师弟你教,你也没那耐性,至于你说他基本功不扎实,让他去练武台与别的弟子比试比试,不就明了了么”

    曲飘云连忙摆手说道:

    “不行,你这不是让他去拉仇恨么,要不是这样,现在也入秋了,这秋季和冬季他跟你学习,明年开春再把他还给我,如何?”

    寒竹真人十分爽快的答应了,他说:

    “可以,对了,明云师弟你甚少来我玄巫宫,是否碰到难事了?”

    曲飘云呵呵一笑,他说:

    “也没什么,师兄你不是对蛊虫很有研究么,你给我准备一些解毒的药物,还有借一些记载蛊虫的典籍给我阅览一下,我这回下山,可碰到的人几乎都会玩虫子的,我怎么也得对这东西有些了解,你说对吧”

    寒竹真人深吸一口气后,他说:

    “原来如此,你是去了苗国对吧,这解毒药物你拿去便是,不过这典籍,你还是留在此处看吧,毕竟我甚少整理卷宗,你翻到什么就看什么吧”

    对于寒竹真人说的话,曲飘云不用他自己说也能看出来,这玄巫宫的主殿里头摆满了一大堆用来放竹简的架子,还有一大堆散落在各个角落堆放着的羊皮纸张,也是有够乱的。

    这寒竹师兄也是的,到现在还是光棍一个,也不收几名弟子过来打下手,整天窝在玄巫宫里头搞研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患了社会型恐惧症呢。

    这地方,基本上就没有落脚的地方,而这玄巫殿也不大,就一个主殿外加后面一个小院子,院子后面是三间厢房,其中一间里头养了一堆虫子,而另外那间里头放着什么东西,曲飘云也不清楚,反正这玄巫宫,只要不去后院,基本上是没有虫子存在的。

    可是让曲飘云留在这里看书,心里还是有些抵触了,只是自己的徒弟要跟着寒竹师兄学习,他也只好在这里陪读几天了。

    羽宁拿过碗,来到桌前坐下后,尝了一口,并没说好不好吃,她反而问曲飘云:

    “刚才听你的口吻,你好像还有别的债主呀”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奶狗系男友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宇宙便利店[综英美]我真是大魔鬼开局一只鸟最强帝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