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回茅山前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其实也是因为棺材铺最近没啥生意,不然哪有足够的人手给曲飘云造这么个玩意呢。

    对于这艘船,曲飘云比较在意的还是钱的问题,在和木匠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以四百三十个铜贝成交,而曲飘云也留下早上赚来的钱作为定金。

    “你给我按这个做,长一丈,宽三尺,这边的高度大概两尺就行了,这里头给我造五个能坐的木板”

    木匠看到这图上的奇怪玩意,琢磨片刻后说道:

    “此物我怎觉是一艘船呀?”

    曲飘云微微一愣,随即明白对方所指意思,他看着做棺材的木匠说道:

    “没死人,我是茅山的方士,想来你们这里造一个大盒子”

    木匠微微一愣,他向曲飘云拱了拱手,然后说:

    曲飘云笑着说道:

    “没错,就是船,不过不用下水,你给我造的结实一些,我要用来御船飞行的”

    木匠听到这话目瞪口呆,他看着曲飘云说道:

    “您不是说笑吧,您能让这玩意在天上飞行?”

    曲飘云掏出法尺,随即脚踏法尺漂浮在地面之上,木匠看到此情此景大为佩服,他把曲飘云刚才说的尺寸记录下来,随后又问了一些细节,还跟曲飘云说,这模样的船只需三天就能造好。

    子崖和凌兰他们回到驿馆,发现曲飘云和羽宁都不在,向小厮询问过后,才得知曲飘云刚才在街口摆摊,回来后又出门,好像往东边走去,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子崖向小厮打听那府衙刀客的住所,小厮并不清楚,他让子崖到城门向士兵打听,应该能知道刀客的住所。

    子崖和凌兰二人一同前去城门寻找士兵询问樊去平他二哥的住所,至于曲飘云,他还在前往棺材铺的路上。

    曲飘云来到棺材铺这里,对方看到曲飘云入门,张嘴就问:

    “哎哟,不知这位真人是替谁管闲呀?”

    “方才失礼了,不知真人要做什么盒子,恐怕在下不能如意呀”

    曲飘云掏出一块布,摊开放在桌上,然后说道:

    事情谈妥后,曲飘云离开棺材铺,随后到司马镇最为热闹的集市寻找羽宁。

    羽宁在这集市里摆摊卖艺,赚的钱并没有在朝歌城里赚的多,不过一个上午下来也赚了一百铜贝也算是不错的收益。

    在羽宁准备离开的时候正好看到从东边街道走来的曲飘云,等曲飘云来到羽宁身前,他面带微笑说道:

    “也没多少,就一百个铜贝不到,你呢,你该不会是真的没出去赚钱吧,你可都快要穷死了”

    曲飘云挠了挠头,摆手笑道:

    “没有没有,我跟驿馆老板接了一把凳子还有一张案桌,在街口那里摆摊给人算卦,就一个时辰,赚了三百多个铜贝,不是很多,比你好那么一丁点”

    羽宁听到这话,伸手掐了狠狠在曲飘云的胳膊一下,她说:

    “好你个倒霉鬼,你没那本事竟然到处蒙人!”

    曲飘云皱着眉头,揉着自己的胳膊,他苦着脸说道:

    “我可没有蒙人呀,我真的学过一些算卦的方法,可是不太在行,而且咱们也就在这里呆三天,等我们走了之后,这算卦准不准也他们也没办法找我们晦气呀”

    羽宁听到这话,微微一愣问道:

    “还要在这里待三天,你干嘛呀?疯了么,这驿馆一天的开销也要一百铜贝,这别跟我说你赚这钱就是为了在这里多呆几天呀?”

    曲飘云说道:

    “这怎么可能,我刚才把钱花出去了,没事,三天后咱们就走,到时候你别震惊就行了”

    羽宁如同看傻子一般的看着曲飘云,对于曲飘云的奇怪行为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把刚赚来的三百铜贝全都花出去了,而且还不说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这能行么。

    在回去驿馆的路上,羽宁都在追问曲飘云把钱花在什么地方了,曲飘云被她烦的受不了,随口就说:

    “没什么,我去棺材铺了”

    羽宁听到这话大为震惊,她惊呼道:

    “你在司马镇里头有亲人去世了?”

    曲飘云一脸郁闷,他说:

    “我去棺材铺就一定是买棺材么,我是去让那店家给我造一首小船,这样我们可以快一些回到茅山,明白么”

    羽宁听到此话伸手拍拍胸口,她说:

    “哎哟,差点把我吓死了,还以为你快要死了,给你自己准备棺材呢”

    对此,曲飘云无言以对,若是自己是个疯子,那这位羽宁姑娘就是另一种类型的疯子了。

    曲飘云和羽宁回到驿馆的时候正好是午时,他俩见子崖他们还没有回来,向小厮打听才知道子崖他们要去樊去平二哥家里,听到此话,曲飘云有一种冲动,他想要去蹭饭。

    可是如此无耻的行为,羽宁并不答应,他们二人在驿馆里头要了一些吃的,然后边吃边等子崖他们回来。

    而子崖他们二人把宝刀送到樊去平二哥家的时候,对方为了感谢他俩便留他们在家中吃午膳这来去一趟足足花了两个时辰。

    等子崖和凌兰回来后,曲飘云十分后悔,他看着羽宁说道:

    “你瞧吧,我就说去樊去平家里蹭一顿,你就是不听”

    羽宁说道:

    “不行,你居心不良,跟子崖他们不同,人家可是找回了宝刀,人家请子崖他们吃一顿午膳,这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

    曲飘云一脸郁闷,他看着子崖问道:

    “对了,你们找到了那个女盗匪了?她怎么会把刀还给你们呢”

    子崖挠了挠头,他看了凌兰一眼,凌兰耸了耸肩,把上午的经历无一纰漏的说了出来。

    羽宁得知柳夜莺的事情后,她说:

    “看来她也是一位可怜人,我说倒霉鬼,你要不要帮帮她呀?”

    曲飘云尴尬一笑,他说:

    “你们真是单纯呀,她这么说就一定是真的了?我们还要在这里呆上三天,我们不如趁此机会暗中观察一下这柳夜莺说言是否属实,要是她真没骗人,那我肯定要帮她呀,是不是”

    凌兰点头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不过你为何要在司马镇待三天呢?”

    曲飘云喝了一口酒后,他说:

    “没什么,我让木匠给我造一艘小船,有了这东西我们回茅山的会快很多,反正我们这三天里,各干各的,羽宁你继续去卖艺,子崖和凌兰继续去观察柳夜莺,我继续在街头摆摊算卦”

    凌兰深吸一口气后说道:

    “这事情我与子崖都不好出面,对方已经见过我们二人了,我想还是你或者羽宁去偷偷观察,这样会比较稳妥”

    曲飘云说道:

    “行呀,那就让羽宁去吧,我摆摊算卦赚的钱比她多,我负责赚钱就行了”

    此话出口,曲飘云又换来了羽宁的蓄意报复。

    “诶,生意如何呀?赚了多少呀?”

    羽宁有些小失望,她说: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系统之超级警察软饭王之最强特种兵从超神学院开始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快穿]穿越之惹火军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