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司马镇 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樊去平坐下后,喊来小厮要酒喝,小厮一脸尴尬,他往曲飘云看了一眼,曲飘云说道:

    “他要酒你就端过来呀,他可有钱,放心”

    曲飘云来到樊去平的身前,说道:

    “诶,你这能怪我么,是你先拔剑的好不?我能不出手么”

    樊去平骂道:

    “还不是你说话漏风,那虎说的跟狐似的”

    凌兰走到樊去平跟前,冷声问道:

    “听你的口吻,你似乎与那盗匪是认识的,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呸,瞧你说话那口吻,老子以为你是那婆娘的帮手,老子能不拔剑么,万一被你给定住了,老子岂不是待宰之人了么”

    曲飘云笑道:

    “呵呵,瞧你现在的模样,不也是待宰的人么”

    樊去平听到此话又破口大骂曲飘云,凌兰站在一旁思索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而羽宁也坐不住了,走了过来劝架。

    待曲飘云和樊去平吵完之后,曲飘云给樊去平松绑,随后他们四人坐在桌前谈起来那位女盗匪的事情。

    被捆绑起来的汉子自报家门,曲飘云听了这话有点蒙,他问了一句:

    “什么狐?你说的是虎还是狐?”

    樊去平喊道:

    “你耳朵不好使是不,是巴山虎,你连虎和狐狸都分不清么?”

    曲飘云回了一句:

    樊去平哼了一声,说道:

    “老子就是个走江湖的,前些日子她偷到我二哥家里去了,这几天夜里我跟着夜里巡逻的官兵一同寻找那婆娘,可是昨夜并未寻到她的踪迹,我想她会不会来了驿馆这里,我就过来瞧瞧,哪想到刚来到门前就被那混账给捉了”

    樊去平轻哼一声,说道:

    “你这厮看人倒还有些眼力,你是哪里修行的野方士呀?怎么一上来就用毒,老子刚才险些以为自己要死了呢”

    曲飘云随口说道:

    “对,他就是茅山的,不是我们昆仑山的”

    曲飘云接着说道:

    “我是茅山修行的方士,我叫霍去病,你叫我老霍就行了”

    樊去平听到这话,侧头想了想,然后伸出大拇指,说道:

    “哎呀,原来是茅山下来的真人,听您这名字,就知道您是一位英雄豪杰”

    曲飘云撇嘴一笑,自言自语道:

    “人家霍去病可是西汉名将,带着八百人就敢杀去匈奴的老家能不厉害么”

    对于曲飘云谎报自己的名字,也是害怕朝廷的通缉,虽然入镇后并未看到自己的通缉令,可是也得小心谨慎,若是在这里闹了事,恐怕又要给茅山添麻烦。

    至于为啥说出霍去病的名字,还不是因为眼前这汉子的名字让曲飘云联想到霍去病,这大战妖王的茅山明云真人假冒还没有出生的霍去病,也不算是污蔑豪杰了,毕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只不过现在的明云真人,就跟个小无赖似的…

    待酒端上桌后,樊去平立刻来了一碗酒,等他把酒喝了之后,他看着曲飘云问道:

    “真人好酒么?”

    曲飘云一脸鄙视的看着眼前的樊去平,轻声说道:

    “一大早就喝酒,你当心胃穿孔呀”

    樊去平不太明白曲飘云的意思,他哈哈一笑,说道:

    “让真人笑话了,我们这是不打不相似,能碰到茅山来的真人,我高兴呀”

    羽宁有些不满,她说:

    “诶,难道碰到我这昆仑山来的真人你就不高兴了么?”

    樊去平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朝着羽宁敬酒,随后一口喝完,痛快过后他笑着说:

    “小真人见笑了,在下怎么不高兴,只是方才说漏嘴了,哈哈哈…”

    凌兰轻哼一声,她说:

    “能说正经事情么,别恭维了,快说说那盗匪的事情,莫要在此耽误时辰”

    樊去平点了点头,他说:

    “其实也没什么,前些日子我来到司马镇,是要去我二哥家中做客,哪想到那天夜里那婆娘竟然到我二哥家中盗宝,我二哥就是寻常人家哪来的宝物,也不晓得是哪个大嘴巴,说我哥家那地窖里头藏着一把黄金打造的刻刀,可我二哥家连地窖都没有,真不晓得那些三姑六婆为何如此能扯”

    羽宁问道:

    “那然后呢?你二哥家中无宝,那女盗匪应该空手而归呀”

    樊去平骂道:

    “我呸,她要是空手而归我还至于满大街的寻她么,我来司马镇是途经此地,我此行可是要去都城给一位将军送宝剑的,那婆娘脑子好像不太正常,把我那宝剑当金刻刀了,拿了就跑,我上前追去,也不晓得她扔了一个什么玩意,我就动不得了,直到日出我才能动弹,气得我呀,这摆明了就是羞辱呀,羞辱呀!”

    凌兰听到此处,点头说道:

    “应该是一种名为定身蛊的虫子,看来那女盗匪近日在镇内盗取的,主要以黄金为主”

    樊去平听到此话,给凌兰伸出大拇指,他说:

    “这位真人您真厉害,那婆娘盗取的的确是金子,我二哥乃是府衙里的‘刀客’,对此事有清晰了解,那婆娘虽不分贫贱富贵胡乱盗窃,可是她偷的财宝主要以黄金为主,你说她疯疯癫癫的,要那黄金作甚呢?”

    这里要说一下,这‘刀客’不是拿着刀的武士,而是拿着刻刀雕刻竹简的文书人员,其实在这个时期,许多地方依旧是用刻刀刻字的。

    而使用毛笔墨汁写字的也只有昆仑山和茅山此等大门派,毕竟他们有朝廷养着不差钱,再加上茅山当下还悬浮在海上,墨汁可谓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至于毛笔,也就是用鹅毛的幼毛修剪后捆起来的笔。

    凌兰哼笑一声说道:

    “她竟然能放蛊,那她应该是一位巫蛊师,她四处盗取黄金却并未伤人,瞧她这行为应该是想要炼制金蚕”

    曲飘云问凌兰:

    “金蚕?金蚕蛊么?这虫子真要要用黄金来炼制?不是吧”

    羽宁接着话茬说道:

    “你不知道么?你师兄可是此道高人呀”

    曲飘云苦笑道:

    “拜托,术业有专攻呀,而且我又害怕虫子,我能知道的也只有吃了之后能升一级的金蚕蛊,别的我都不知道”

    羽宁轻叹一声,她说:

    “这金蚕其实也不算蛊,应该是一种巫术,以前我听我师父提起此物,若是炼成金蚕,可治顽疾,若是修行之人服食此物,修为大增”

    樊去平听到此话,挠头问道:

    “那疯婆娘此般模样,莫非她是想炼制此物给自己治病?”

    凌兰摇头说道:

    “非也,她若是神志不清,恐怕是炼制金蚕所至,她应该是要给某人治病,所以才会到处搜寻黄金”

    曲飘云笑道:

    “不就是黄金么,她怎么没碰到我呢,要多少我给多少呀”

    羽宁瞪了曲飘云一眼,责骂道:

    “你能别胡扯么,你欠我的一袋黄金到现在还没兑现呢,她碰到你你也没辙”

    樊去平听着眼前这三位懂法术的人在说那什么金蚕,自己实在不太明白,他赶忙插嘴说道:

    “三位真人,你们先别说那金蚕,在下现在只想知道,我上哪里可以寻回我那把宝剑呀”

    凌兰深吸一口气说道:

    “这还不简单,既然对方是巫蛊师,一定也修行过巫术,同样修行巫术的方士,我要寻她的气息并不难…”

    “什么野方士,我可是茅山的…”

    话到此处羽宁立刻插嘴说道: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大秦帝国综影视祈愿人生特种兵之觉醒大师解老板每天都想离婚光阴童话乖,叫夫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