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无声胜有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等子崖回来的时候,他来到凌兰的身前,摊开自己的右手,掌心处有两只发着微光的虫子。

    凌兰微微一笑,问道:

    “眼前之事?你指的是…”

    凌兰摇头说道:

    “没什么,是我父亲跟我说的话,只是看到你这模样,让我想起他了”

    “你老是看着天上,却没有看到树林那边有发光的虫子,不觉得可惜么?”

    子崖微微一愣,他正前方看去,在那漆黑的树林附近,的确有些发光的虫子。

    凌兰继续说道:

    子崖微微一笑,他说:

    “你父亲一定是一位很有学问的人,我爷爷跟我说过,有学问的才会说出有学问的话,听着的人会受益匪浅呢”

    凌兰无奈一笑,她说:

    “或许,是这样吧…”

    二人相继无言,安静片刻,子崖忽然跳下石头,朝那些发光的虫子跑了过去,凌兰有些好奇,可是并没有跟过去。

    在子崖发愣看着夜空繁星之时,凌兰不知为何醒了,她看到子崖坐在石块上发愣,她悄悄来到子崖身旁,轻声说道:

    “你怎么上去的?不怕手又断了么?”

    子崖扭头看向凌兰,在篝火的映照下,眼前这位有别于中原女子的俊丽容颜让子崖又变得羞涩了,子崖说:

    “爬上来的…”

    凌兰摇头,哼笑一声,随后她也爬到石头上面坐在子崖身旁,她说:

    “天上的星尘虽然绚丽,可是遥不可及,即使再好看也得不到,与其惦记那遥不可及,还不如抓住眼前之事”

    子崖有些不解,他问凌兰:

    “你怎么跑去抓虫子了?”

    子崖呵呵一笑,他说:

    “是你的说的呀,要抓住眼前之事,我想抓住这些虫子送给你,总比我拿不到天上的繁星送给你要好,不是么”

    凌兰说道:

    “让它们走吧,虫子的阳寿很短暂,留不住的,而且你要送也别送我虫子”

    子崖挠了挠头,他问凌兰:

    “那你想要什么东西呀?该不会是天上的星星吧”

    凌兰摇头,她看着眼前这个傻小子,脸上忍不住露出真诚的笑容却说不出一句话。

    而子崖也愣愣的看着凌兰,在这一刻,两人的脸上都泛起一阵火辣辣的红晕。

    安静片刻后,凌兰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她把眼神挪到一旁,随口说了一句:

    “谢谢你…”

    子崖一愣,也跟着说道:

    “谢什么?”

    凌兰从石头上跳了下来,说了一句:

    “你个傻子,自己呆着吧…”

    子崖看着凌兰离开的背影,伸手挠了挠头,嘴里嘀咕道:

    “难道问原由也是傻子的行为么?”

    一夜过去,醒来的几人都觉得身体好似要散架了,这种感觉在子崖身上得到了尽情的体现,这小子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连要去撒尿也是曲飘云背着他到一棵树后面方便的。

    眼前的情况不容乐观,曲飘云决定用法尺飞行术带着大伙回去小华村找阿戈给子崖瞧瞧。

    祖师法尺虽然有别于一般的法尺,可是这玩意放大到最大的程度也只能并排站下七个人,此时子崖只能躺在,他一个人就占据了五个人的位置。

    曲飘云想了个办法,他让羽宁和凌兰坐在法尺的后面,而自己坐在中间,他把子崖放在最前面,让这小子依靠在自己身前,那动作有些类似‘葛大叔瘫坐’。

    对了,还忘了花蕾精了,花蕾精其实不用占地方,曲飘云让羽宁抱着这小家伙就行了。

    一行四人外加一只花蕾精一同上天飞行,朝小华村所在的方向飞去。

    约么用了两炷香不到的时间,他们一行人直接降落在阿戈家的门前。

    刚来到这里,正好碰到阿戈的媳妇,曲飘云见到她,立刻问道:

    “嫂子,阿戈郎中在家么?我徒弟他受伤了”

    阿戈媳妇听到这话,往躺在法尺上的子崖看了一眼,顿时知道出大事了,她赶忙说道:

    “哟,咋伤成这模样,我家男人刚去田里了,我带你们过去田里找他”

    说完,阿戈媳妇领着曲飘云到田里找阿戈,而羽宁和凌兰则按照阿戈媳妇的交代,把子崖挪到正屋里面,也就是桌子后面那张床上,这床是阿戈特意放置在此,专门用来给病人看病的病床,别的人家家里头可没在正屋放置床铺的习惯。

    阿戈的孩子也就五岁大,跑邻居家里找小伙伴玩耍了,此时屋里就只有躺在床上挺尸的子崖,还有正在研究女娲簧篱的羽宁和凌兰。

    子崖虽然躺在床上不怎么能动,可是五官还是正常的,他听到羽宁和凌兰的讨论,插嘴说道:

    “那苍龙不是说了么,我们得到这东西也不能发挥它该会的威力,你们不如关心一下我这位病患吧”

    羽宁转身看向子崖,她说:

    “你老老实实躺着,等阿郎中回来了给你瞧病,想喝水就跟我们说”

    子崖苦笑,他说:

    “羽宁姑娘,我口渴了”

    羽宁和凌兰相视一笑,对于子崖这傻小子,她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才好。

    在凌兰给子崖喂水的时候,曲飘云和阿戈还有阿戈他媳妇回到屋中。

    阿戈拉过一把凳子坐在病床旁边给子崖检查伤势,然后又询问了是怎么受伤了。

    在阿戈经过一阵沉思后,他轻声说道:

    “明云真人,您是否给他吃了回复真气的药物了?”

    曲飘云点头说道:

    “是呀,我们全都吃了,就他是这模样,是不是吃错药了呀?”

    阿戈点头说道:

    “是吃错药了,有些虚不受补,依我推断,子崖兄弟双腿无法动弹乃是真气淤塞在此,当下得让他把体内真气散去过半,我才能用药”

    曲飘云听到这话,挠了挠头,他看着子崖说道:

    “上回给你的酒你喷完了没?”

    子崖说道:

    “应该还有一些”

    曲飘云摆手说道:

    “搭把手把他挪到外面的空地上”

    阿戈有些不解,还是和曲飘云一起把子崖搬到院子外面,也就是村里的黄土路上面。

    他俩把子崖放在地上,曲飘云从子崖腰间摸出酒葫芦,打开后让子崖张嘴,子崖老老实实的张开嘴。

    阿戈看到此处,伸手拉住曲飘云,他一脸严肃的说:

    “万万不可,他此般模样不可饮酒”

    曲飘云笑着说道:

    “没事,这酒可以散去他体内真气,放心,这玩意我有经验”

    凌兰轻轻拍了子崖的右手背一下,两只虫子受到惊吓,扑腾翅膀飞了起来,它们盘旋而起,身上的光越发的明亮。

    子崖看着两只正在飞走的虫子,他想要伸手把它们抓回来,可是却被凌兰阻止了。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系统之超级警察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海贼王之邪恶大将短刀十六夜[综]漫威之王者荣耀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