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女娲遗冢 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如我们一人对付一种颜色的镇墓兽,以相克的五行对付它们”

    曲飘云点头说道:

    在这些镇墓兽还没有看到曲飘云他们之时,羽宁让跟在自己身旁的花蕾精先退回到通道中间,以免被这些镇墓兽袭击。

    就在她交代完事情后,只听凌兰低声说道:

    “趁现在它们还没有注意到我们,分开击杀它们会比较稳妥”

    通道已经出现,曲飘云走在前面领着子崖他们三人朝里头走。

    此通道有别于石室,通道是没有琉璃灯照明的,而曲飘云那个琉璃灯在刚才对付镇墓兽的时候不慎损毁了,不过这地方琉璃灯多的是,曲飘云随手摘了一个琉璃灯下来当手电使用。

    通道微微朝下倾斜,笔直向前走了约有三百步,他们四人来到另一间石室,而这石室和刚才的石室十分相似,类似一个殿堂。

    曲飘云哼笑一声,他说:

    “要不干脆弄个阵法,把它们一锅端了”

    凌兰摇头说道:

    “不成,那些镇墓兽身上的颜色有异,应该是它们生前的属性不同所导致的,那黄色的镇墓兽应该是属土,而红色的属火,蓝色的有可能属木或者属水”

    子崖插嘴说道:

    墙壁坍(tan1)塌后,羽宁捡起地上一块碎石朝通道内扔了进去,清脆的响声在空旷的通道内荡漾着。

    凌兰看着地上的碎石,微微皱眉说道:

    “这墙壁后面是土墙,看来刚才那个机关是用来欺骗入侵者的”

    曲飘云收起兵刃,他说:

    “这不是机关的机关,要不是刚才只镇墓兽的阴气,谁能想到出口会在这里”

    只不过,这石室里头竟然十几只镇墓兽在来回走动着,当曲飘云他们进入此间,石室内的琉璃灯全部亮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忽然出现的灯光惊动了这些镇墓兽,它们相继发出咆哮声,而曲飘云他们也只能做好迎战的准备,毕竟此处他们也没办法回头了。

    “行呀,你身上的火符比较多,你去对付那些蓝色的,我去对付红色的,至于凌兰你那巫术能对付什么属性的?”

    凌兰冷着脸说道:

    “巫术不分五行两兼,你们按计划行事,我用结界困住那些漏网之鱼”

    分工明确后,曲飘云他们分头行头前去寻在自己的目标,虽然刚才说的轻巧,可是这些镇墓兽也不是白搭的,刚才曲飘云他们四人没找对方法时,对付一只镇墓兽相当费力,现在可以用五行相克的方式对付它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毕竟,那些镇墓兽又不可能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等着别人来对付自己…

    此间大殿的占地面积比刚才那间殿堂稍微小一点,不过还是很宽敞,这些镇墓兽所处位置离的比较远,在曲飘云对付其中一只镇墓兽的时候,即便有同伙发现要过来帮忙,曲飘云也能从容转身逃跑。

    子崖以火符对付那些蓝色的镇墓兽,对付第一只的时候还是很管用的,可是等他偷偷溜到另一只蓝色镇墓兽身后,往它后退上贴上火符之时,那一团火焰竟然熄灭了。

    子崖目瞪口呆,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只镇墓兽猛然转身,也不发出嚎叫,立刻朝子崖扑了过来。

    子崖赶忙抬剑格挡,可是却被对方扑倒在地,与此同时,子崖趁机摸出另一道符箓往镇墓兽的头招呼过去。

    这是一张木符,此道符箓贴在镇墓兽脸上瞬间散发出一股木属的灵力,约么一个呼吸间,符箓上面竟然长出了一株喊不出名字的绿色植物,而镇墓兽同时也感到了无比的难受,它侧躺在地上低声哀嚎,想要伸抓弄掉符箓只恨自己的前爪太短了。

    子崖趁此机会站起身,只见因符箓而生的植物越长越大,最终长成了一棵五丈高的茂密大树,而那只镇墓兽已经变得如小黄狗一般,完全没有了原本的威武雄壮的模样。

    子崖看着这只没了力气的镇墓兽,他挠了挠头,忽然想明白了什么事情,他转身朝殿堂内其他地方看去,此时他很想大声喊出自己新发现,可是又担心惊动别的镇墓兽,所以只能憋住心中的惊喜,先去对付剩余的蓝色镇墓兽。

    羽宁那边,她以木属的昆仑派符箓对付那些黄色的镇墓兽,说起来就数她最轻松,她们那一脉的符箓以困为主,藤蔓把镇墓兽困在其中无法动弹,她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跑完一轮下来,她已经定住了七只黄色镇墓兽。

    而凌兰则跟在羽宁身后,把那些被困黄色镇墓兽给灭了,当然,她能这么快的处理掉这些镇墓兽,用的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巫术,而是她自身那不可告人的天赋。

    曲飘云那边相比起其他人就显得悲惨许多了。

    他的想法和子崖差不多,先偷袭然后再明着干,可是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把红色镇墓兽给惹恼了,对方身上冒起了熊熊烈火,而这些烈火四处飞溅,弄得曲飘云疲于奔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一只会冒火的镇墓兽就很难处理了,哪想到这只镇墓兽的火焰出现后,把别的红色镇墓兽给都吸引过去了。

    此时曲飘云被四只冒火的镇墓兽追赶着,而他身上有没有水符,单以雷电对方它们实在有些难受。

    别人都在顺利的执行着计划,等他们都把另外两种颜色的镇墓兽给灭的七七八八之时,忽然看到曲飘云一边叫嚷着,一边在殿堂里头四处乱跑,仔细一瞧才发现他被四只冒火的镇墓兽追赶着。

    子崖看到曲飘云有危险,二话不说转身朝曲飘云那边跑了过去,一边跑还一边喊道:

    “师父,不要相克要相生,你以土克其火,可吸走它们身上的灵气!”

    曲飘云听到这话惊呼一声,喊道:

    “什么!”

    子崖再次重复一遍,曲飘云早已明白子崖的意思,他手中蓄力,忽然停住脚步转身把那些冒火的镇墓兽扫倒在地,随即掏出土符准备朝那些镇墓兽扔过去。

    可是却发现对方身上还在冒火,这么做恐怕符箓还没有起效就被烧没了,不过曲飘云还有办法,他以土符组合成一道剑符阵,以此阵法压制这群冒火的镇墓兽。

    镇墓兽被剑符阵的灵力所压制,虽然无法动弹可是它们身上的火焰却越发猛烈,而压在它们身上的石头剑,随着火势增大的同时,石头剑也在变大,最终,火焰熄灭了,而那四把石头剑也变成三丈长的断剑,东倒西歪散落一地。

    曲飘云看到此情此景,他结了一个剑指想要控制这些石头剑,然而这些剑太过沉重,他使出全身的真气都无法举起其中一把。

    果断放弃后,曲飘云转身朝子崖那边看去,只见他们正在群殴最后一只镇墓兽,这是一只黄色的镇墓兽,子崖以火符攻之,竟然让这只黄色镇墓兽发生了爆炸,一股气浪把子崖还有羽宁推倒在地。

    凌兰随后赶到,伸手把羽宁拉了起来,羽宁站起身后立刻问子崖:

    “刚才是怎么回事了?你不是说用相生的符箓克制它们么,怎么会发生爆炸呢?”

    子崖坐在地上挠着头,他说: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得问师父才知道了”

    曲飘云掏出水壶往嘴里灌了一口水后,他把水壶扔给子崖同时说道:

    “火生土对吧,估计那火属性的符箓让镇墓兽土灵气瞬间增大,它自己一时半会没办法吸收也没办法释放出来,这灵气两头堵着,压在体内到了它无法承受的时候,发生了膨胀效应,就这么爆炸了”

    羽宁看着曲飘云说道:

    “你说的什么呀?什么膨胀什么两头堵呀?”

    曲飘云摆手说道:

    “等出去了我给你画个图,你就明白了,你先去把小家伙抱过来”

    羽宁哼了一声,转身朝通道那边走去。

    子崖喝过水后,站起身看着曲飘云说道:

    “师父,这殿内的角落,有四个机关石柱,应该是机关,可是距离这么远,我们要怎么同时注入真气呀?”

    羽宁走了回来,她说:

    “你们还在聊什么呀,就这么定了,我去对付那些黄色的”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海贼之最强神级系统惊魂火锅店星际美食豪门宠婚有人喜欢这首歌九天仙缘皇帝偏要宠她宠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