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小华村 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位真人,我就知道你们会寻到此处,屋里谈话不便,我们还是到村口详谈吧”

    曲飘云点了点头,随后他们四人跟着这位土郎中来到村口附近。

    四人站在门前,没有一人有所举动,曲飘云朝羽宁和子崖还有凌兰看了一眼,只见他们都示意自己上前敲门,曲飘云给了他们三人一个鄙视的眼神后,朝前迈出几步来到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门是敲响了,可是屋里没有人应声,曲飘云又敲了几下门,同时说道:

    “不好啦,族长家失火啦!赶紧救火呀!”

    被羽宁噎了一句,曲飘云也发现自己犯傻了,随后在路上他都没说一句话,反正等见着人了,不就知道了么。

    他们从水井所在的地方跟着蛊虫往西边走,走过几间房屋后又转身朝南走,在经过几间房屋后,正好在这附近碰见凌兰。

    他们汇合后一起跟着蛊虫在村中绕来绕去。

    此话出口,别说这间房屋的人被惊醒了,连旁边的邻居也被惊醒了,他们纷纷跑了出来,着急忙慌的就要往族长家跑去。

    幸亏子崖和羽宁他们把村民拦下,不然他们还真的要去救火了。

    对于此次误会,曲飘云居然说是鬼祟作怪蛊惑人心,然而没有想这么扯的谎言这些人就这么信了,果然,还是古代人好骗呀。

    曲飘云他们所在的这所房屋里走出来的人,是一位黑瘦汉子,看上去和曲飘云差不多的年级,他有妻有儿,也是村里唯一的土郎中。

    土郎中看到邻居都回到自己屋里了,他轻叹一声,看着曲飘云说道:

    羽宁和子崖跟在蛊虫身后缓步走在村中,而曲飘云也紧随其后。

    走了大约十几步,曲飘云问羽宁:

    “这蛊虫能给人治病,那它主要是治什么病呀?我们今天可是喝了这水井的水,应该不会得病吧?”

    羽宁压低声音说道:

    “我哪知道呀,等见到这蛊虫的主人你自己问他吧”

    也不知道是转了多少个弯,他们几人跟着蛊虫来到村口附近的一间房屋前面,眼见这蛊虫朝房屋的门缝里钻了进去。

    不用等人说,也知道这蛊虫的主人就是住在这间房屋里。

    土郎中驻足脚步后,他朝曲飘云拱手说道:

    “在阿e1戈,乃是本村的郎中,也是一位不称职的巫蛊师”

    羽宁看着阿戈说道:

    “那怪异声响并非在下所为,蛊虫一事的确是为了治病救人,此事说来复杂,待在下一一细说”

    曲飘云听到这话,他说:

    “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别细说了,挑重点说,说完了我们好回去睡觉”

    阿戈听到曲飘云这话忽然有些尴尬,他说:

    “此事嘛…后山忽来一群精怪,散发粉末至人得热毒之症,蛊虫入水井,可治其病,奈何治标不治本,还需灭那精怪,方可治本”

    此话十分怪异,一看这为郎中就没好好,不过大概意思曲飘云他们也听明白了。

    凌兰开口询问:

    “那小山坡上面有精怪?今日我途径那里,为何没有发现呢?”

    阿戈说道:

    “那些是花蕾精,它们白天会隐匿在地里,只露出头顶上的花朵,看上去与寻常花朵无异,很难分别”

    曲飘云觉得有些奇怪,他问阿戈:

    “村民得了热毒之症,那是什么病呀?怎么会让人产生幻听呢?”

    阿戈摆出一副郎中的标准模样,说道:

    “此症状我也未曾见过,患病之人会在后背上长出如藤蔓一般的水疱,奇痒难忍,不可挠之,若水疱破了,会再长出新小水疱,其痒更加难忍,在下也尝试以草药治病,奈何效果不佳,只好偷偷施以蛊虫之法,暗中为村民治病”

    曲飘云听到这话,伸手托着下巴,他说:

    “听你这么说,这病不就是金黄葡萄糖菌嘛,这年头没有疫苗,的确不怎么好治”

    曲飘云看着阿戈问道:

    “那些下了药的井水,能根治村民的病症么?”

    阿戈轻叹一声,他说:

    “可以是可以,只能治标,那山坡上的花蕾精还在,就会散发花粉,现在药物只能起到抑制病情的疗效,达不到根治的疗效,若是能赶走那些花蕾精,断了病源,再配合我调配的药汤,三日左右便可根治”

    话到此处,子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他看着阿戈问:

    “阿郎中,您为什么不明说此事呢?难不成你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您是巫蛊师么?”

    阿戈听到此话,长叹一声后脸上闪过一丝惆怅,他说:

    “此事…又是另一件长话之事呀…”

    小华村中的土郎中阿戈其实并非村中土生土长的村民,他原本是苗国南边一个名为巫苗寨的百姓。

    巫苗寨良好的继承了远古时期遗留下来巫术和蛊术,这个寨子里的大巫的本事,在某些方面可要比寒竹真人厉害许多,而寒竹真人年少的时候曾跟随师父前去这个寨子拜访,并且呆在那里和当地的大巫进行学术交流。

    寒竹真人的事情其实跟阿戈自己的经理没啥关系,不过他在年少时曾与寒竹真人的师父见过面,而当时阿戈还只是穿开裆裤的年纪,他能记得这事情,也是因为方士的袍子与当地服饰不同,所以印象深刻。

    巫苗寨有一个传统,当地要求年满六岁的孩童不单要识字,还要修炼巫术和学习养蛊之术。

    而修炼巫术和蛊术并非易事,严苛的丛林训练导致许多孩敢怒不敢言,毕竟这是祖宗定下的规矩,若是不肯学习,就会被放逐,永远都不能回到故土,所以许多孩子都忍过最艰难的那十年。

    而阿戈就是忍不过那十年的人,在他十三岁那一年,因为一场比试输了,被同伴取笑,自尊心很强的他,被同伴取笑一气之下离开山寨。

    其实当时他更多的是因为他一心向往着到寨外的世界闯荡,而那事情不过是一个转折点。

    阿戈当年趁夜出逃,后来寨子里也没有派人出来寻他,只当阿戈是自我放逐了。

    学了半桶水巫蛊术的阿戈,到过许多地方,不过他都没有自称自己是巫蛊师,毕竟自己这点本事若出去显摆,肯定会丢了巫苗寨的面子。

    后来他去了苗国的都城,在那里跟随一名郎中学习中原医术,后来自己的师父去世,他又被师父的儿子排挤,不得以离开都城,来到了小华村隐居。

    来到小华村的阿戈,因为懂得治病救人,成了村中唯一一位土郎中,而他也娶了村中一名姑娘作妻子,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了十多年。

    至于他为什么不明着使用蛊术给村民治病,那全是因为村民对蛊术的误解太深,也只怪十一年前,妖族人大行其道入侵人族,百姓不懂巫与蛊的区别,一致认为是害人的邪术。

    为了避免村民产生抵触,阿戈只能偷偷培育一批专门治疗热毒症的蛊虫,偷偷把它们放在水井之内,让它们把井水变成药水,让村民在日常内服外用。

    至于为何村中的人会听到奇怪的声音,那是因为他们身上的热毒症并未彻底根治,而毒素被压制在体内又无法发散,从而导致了患病未愈的村民产生了幻听。

    其实阿戈也知道要根治此病还需赶走那些花蕾精,可是自己学艺不精,再加上十多年下来疏于习武,让他去跟花蕾精打架,恐怕就是去找死,他家中还有妻儿,哪能如此鲁莽。

    听了阿戈把事情始末说完,曲飘云打了个哈欠说道:

    “不就是花蕾精么,我们明早去把他们给赶走,时候也不早了,回去睡觉吧”

    说完,曲飘云独自一人朝族长家走去,剩下子崖他们几人傻愣愣的看着曲飘云离去的背影…

    “那水井里的蛊虫是你放的?那村里的村民听到的奇怪声音,也与你有关系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阿戈苦着脸说道: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洪荒之我是妖帝鲲鹏猫爷驾到束手就寝[明朝]科学发展观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快穿]玄幻末日之王者荣耀我在斗鱼直播盗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