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公审之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是一个局,一个针对茅山设下的局”

    丘骆微微一愣,问道:

    “是呀,该不会是连你也想说,是我杀了他们两人吧?”

    丘骆捋了捋胡子,然后说道:

    “老夫并没有此等想法,只是封侯王与比少子二人之死,为何如此巧合,均有你在场,再者,那比少子身上的伤口出自你手中兵刃,若不是你杀了他,那你又怎解释呢?”

    大王派了初步审理案件的这位卿士名叫丘骆,昨日关于封侯王暴毙之事大王已经知道了,对此事大王十分挂心,所以特命丘骆过来审理此案。

    可是丘骆哪能想到,封侯王暴毙的事情还没开始调查与审理,现在连比家少子比源也死了,自己还得领兵过来封锁驿馆。

    丘骆在了解了两个案子的案发经过后,他坐在厅堂的正位上,看着站在殿中央的曲飘云,他轻声询问道:

    曲飘云听到这话,朝在场的人看了一眼,当他看到霄凌真人的时候,他就在想,为什么自己的师姐不帮自己说几句话呢?难不成连她都以为是我杀了比源么?

    曲飘云看到凝韵和凝晖,指望他们是不太可能的;至于子崖嘛,这小子刚才知道曲飘云要被公审,情绪太激动差点和官兵发生冲突,已经被霄凌真拍晕了,现在人还在厢房里躺着呢。

    凌兰姑娘也在场听审,当她与曲飘云四目相对时,她给曲飘云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就是让他逃走,可是逃走的话岂不是摆明了自己做贼心虚了。

    而那些侯王还有那些少子,包括跟曲飘云关系挺好的陶鸣,现在也对曲飘云包着怀疑的态度,要他们给曲飘云说几句好话,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曲飘云最后把视线落在丘骆脸上,他看着对方说道:

    在霄凌真人的抢救之下,比源还是没能得救,毕竟比源的心脏已经破裂了,估计此时有现代的医疗设备依旧是无力回天了。

    比侯王抱着儿子的遗体在跪在地上痛哭,而馆内的争吵声也戛然而止…

    一天之内,两个人因曲飘云而死,而且这次还有封甹作为证人,虽然他并没有真的看到曲飘云杀人,可是以他的个性,一定不会实话实说。

    待比源的遗体被人带走后,驿馆内来了一队官兵,把整个驿馆都包围起来,而曲飘云也被带在一楼的厅堂之内进行公审。

    负责审理此案的人乃是大王特命派来的一位朝中卿士;这年头,在皇城里工作的大臣是不分品级的,全都被统称为卿士,当然,他们的职责范围各有所不同。

    “堂上这位真人可是明云真人?”

    曲飘云随口说道:

    “哦?此话怎讲?”

    曲飘云双手撑腰,他说:

    “这两日我与霄凌师姐在城中追查阴兵上阳间勾生人魂魄一事,这事情与城里头多家百姓家中有亲人无辜暴毙有关”

    此话出口,封甹立刻站起身指着曲飘云怒道:

    “一派胡言,上午巳时,我与比源兄弟在三楼谈事,明明是你拿着兵刃杀入馆内,想要杀害我们,若不是我逃得快,现在也成了你手中的亡魂了”

    曲飘云看着封甹说道:

    “我要是想要杀你们,你以为你能逃得了么,我说我跟你有什么怨什么仇呀!?你至于诬陷我么?”

    封甹怒道:

    “哼!我爹可是被你给踹死的,我跟你能没有冤仇么!?”

    曲飘云指着封甹看着丘骆说道:

    “就算如此那不因该是他找我复仇才对么?他一直都觉得他爹是被我给踹死的,他跟我有私怨,他说的话可不能信,他这可是给假口供了,妨碍司法公正了”

    封甹听到这话,气的满脸涨红,他指着曲飘云‘你’了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待他坐回到凳子上的时候竟然昏倒了。

    封甹气昏了,霄凌真人作为大夫当然要过去瞧瞧,给他号了一下脉后也没说什么,掏出一颗小药丸塞到嘴里,然后让下人把封甹抬了出去。

    就在此时,丘骆问曲飘云:

    “明云真人,既然你说封少子所言不能信,而你又说此事乃幽冥阴兵所设下的局,可是这阴兵鬼魂,老夫可从未见过,而现在寻你复仇的阴兵应该也被你给灭了,死无对证,你让老夫如何相信你是清白的呢?”

    此话出口,在场的侯王均点了点头。

    曲飘云听到这话也一脸郁闷,心想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事情呢,现在比源死了,波多克和鬼斧将军也被自己给灭了,自己上哪里找证人呢?

    想到此处,曲飘云想起还有一个人,不对,是一只鬼,他看着丘骆说道:

    “有一鬼可为我作证,那便是已经死去的比源,他的魂魄可为我作证”

    此话出口,站在一旁旁听的霄凌真人立刻走到曲飘云身旁,她朗声说道:

    “不可,比源乃是白天去世,他的魂魄应该躲在了某个阴暗之地,若是你强行召唤他出来,他必定会魂飞魄散”

    曲飘云看着霄凌真人说道:

    “那就晚上召他出来呀!”

    霄凌真人摇了摇头,还给曲飘云使了一个眼色。

    忽然,霄凌真人装出十分生气的模样,她推了曲飘云一下,同时怒道:

    “胡闹,招魂一事哪是儿戏之事”

    霄凌真人这一下有点太用力了,曲飘云跌坐在地上,而霄凌真人转身看向丘骆拱了拱手,然后说:

    “此事内情复杂,我想一时半会是查不明白的,若是丘大人允许,我想暂且把我师弟软禁在驿馆之内,带事情查清楚后再做结论也不迟”

    丘骆点了点头,他说:

    “不知霄凌真人你对此事有何看法?你觉得明云真人真的是此事的真凶?”

    霄凌真人其实明白,丘骆这话是套话,若是自己说不相信师弟是凶手,可是比源胸口上的伤正是曲飘云的樱枪所至;要是说师弟是凶手,那自己的师弟现在一定会被抓到大牢里听候发落。

    霄凌真人轻叹一声,她说:

    “真相如何,当下我也不清楚”

    丘骆微微一笑,他点了点头后说:

    “那就依霄凌真人所言,先把明云真人软禁在驿馆之中,待事情查明之后,再做结论”

    曲飘云有些无语,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师姐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过刚才好像看到她跟凌兰姑娘在说着什么,可能是她们想到了办法帮自己吧。

    公审到此算是暂告一段落,曲飘云被官兵押送回厢房里头,这里的窗户已经被铁索锁住了,当然连门口也上了一把锁头,而且两旁还有官兵把守;看似很严密的布防,可是要拦住曲飘云这还真不算什么。

    呆在屋内,曲飘云推算一下现在的时辰,闹了这么一档子事情,现在都快到未时了,还好屋里头有吃的,不然自己肯定要跟个穷要饭的,站在在门口嚷着让别人给自己拿好吃的过来。

    坐在桌上,曲飘云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发现刚才霄凌真人往自己身上塞的那块手帕,曲飘云拿起一块糕点塞到嘴里,然后摊开手帕。

    往手帕上一瞧,曲飘云有些哭笑不得,这就是自己师姐和凌兰姑娘想出来的办法?

    “那些阴兵的恶行败露后应该是躲了起来,不过他们的头儿还是被我们给揪了出来,前天夜里,我与我的徒弟还有凌兰姑娘,把策划此事的鬼王儿子给灭了”

    “可是没想到,这家伙跟他的手下没有死绝,附身到封甹和比源身上找我寻仇,也就是刚才的事情,至于比源是怎么死的,这你得去问鬼了”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杂货店厉害了!我的汤姆猫不想红的靖先生绝代凰妃:王爷你来追韩宋血族七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