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夜闹义庄 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曲飘云微微皱眉,他问凌兰:

    “你不是一整个下午都呆在这里监视的么,怎么没看到他离开呢?”

    子崖看到凌兰姑娘从那边走来,感到好奇,没等对方坐下就着急询问:

    “凌兰姑娘,你怎么从那边过来了?莫非那义庄又出什么事情了?”

    凌兰坐下后说道:

    曲飘云说道:

    “先拿这个凑合用,等回茅山了再让你真轩师伯给你造一件法器,对了,这法尺可别在你师伯面前拿出来,不然我可是会挨骂的”

    子崖连连点头,小心翼翼的把祖师法尺收了起来。

    “我只是有些不放心,又回去查看了一下”

    曲飘云说道:

    “那你有什么新发现呢?”

    凌兰露出疑惑的神情,她说:

    “那刘仵作不在义庄之内,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曲飘云和子崖一同踏上祖师法尺飞往与凌兰约定好的那家茶摊,待他们落地后,曲飘云收起祖师法尺,随后把法尺扔给子崖。

    曲飘云说:

    “拿着,咱景玉派祖师爷景玉真人用过的法尺,降妖伏魔无所不能”

    子崖伸手抱住祖师法尺,他拿在手里打量几眼,然后说道:

    “师父,这该不会是镇派之宝吧?真的给我用么?”

    师徒二人刚才落地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凌兰姑娘,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此时曲飘云和子崖又觉得有点饿了,于是要了一碟糕点,一边吃一边等着。

    待他们二人把糕点吃完后,凌兰姑娘才从义庄所在的方向缓步走来。

    凌兰冷着脸说道:

    “他没有经过此地,而出入义庄只有一条道路与此处相连,若是他离开必定会经过此地,可是我在义庄里头转了一圈,连棺材盖都撬开了,依然没有看到他,好像凭空消失了”

    曲飘云托着小巴思索片刻后,他说:

    领兵巡逻的将士看到曲飘云向他行礼,得知曲飘云在此是为了捉鬼,他们均面露惊异,并没有多做停留就离开了,其中一名士兵则回到兵营之中通报此事。

    对于曲飘云他们要捉鬼这事情,这些巡城的士兵肯定是要配合的,不过他们也不用做些什么,只需要履行自己的职责便可,同时不用理会曲飘云他们是怎么捉鬼的就行了。

    曲飘云和子崖还有凌兰三人再次来到义庄门口。

    刚到义庄门前,凌兰又露出疑惑的神情,她压低声音说道:

    “奇怪了,下午我过来的时候,这里的门依然敞着,里头没人,这门现在怎么是紧闭的”

    曲飘云随口说道:

    “鬼关的呗,别废话了,你俩进去地库里,我在外头布置阵法,困住那些阴兵”

    子崖和凌兰对视一眼,二人翻过围墙进入义庄,而曲飘云也从包袱里头掏出布置所需的道具竹片,然后沿着义庄的围墙按照一定规律,留下竹片。

    只不过,曲飘云忽略了这义庄是建在护城河旁边的,朝向西北方向的那面围墙还挨着护城河,曲飘云看到后都傻眼了。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在外面绕一圈,我到里头绕一圈总行了吧。

    待曲飘云布下阵法后,他发现这个用来阻隔鬼魂的结界有一边是凹陷,他特意走了过去测试了一下,发现不影响效果,随后朝义庄的后屋走去。

    夜深人静,义庄里头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再加上这里是聚阴之地,让这里呈现出一种大热天呆在冷气房里头的感觉。

    要进入这家义庄的后屋就要经过摆放尸体的前屋。

    曲飘云来到前屋之内,总感觉这里头有些不对劲,这里鬼气很重,可是为什么没有看到阴兵和鬼魂呢?难道是自己开天眼的法术失灵了?

    曲飘云头一回正面接触鬼魂,后脊梁都和额头上都冒出虚汗,他朝四周摆放的棺材看去,总觉得这棺材里头的尸体,会在自己不备的情况下蹦出来,然后朝自己扑过来。

    想到此处,曲飘云更加的害怕,也不敢继续呆在这屋子里头了,他快步朝帘布那边走去,刚揭开帘布曲飘云吓得惊叫出声,随后连退数步,屁股正好撞倒了一副棺材。

    一阵闷响过后,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那人好像在说:

    “是谁!?”

    棺材落地,曲飘云朝后看了一眼,还好,里头的遗体没有掉出来,他扭头朝帘布前面的家伙看去,原来是一名阴兵。

    曲飘云深吸一口气,还好自己身上贴了符箓,要不然刚才那家伙肯定会用手中的长矛捅自己。

    那名阴兵在屋里警惕的绕了一圈,随后来到屋外的院子查看,正当他要离开义庄的时候却出不去。

    曲飘云站在前屋门口看着那阴兵一头雾水的模样忍不住偷笑,看到对方真的出不去他就放心了,现在也没有必要解决他,自己还是到地库里头跟子崖汇合要紧。

    离开了前屋,曲飘云来到了后院,这里有两间房屋,一间是伙房一间厢房,地库的入口在伙房下面。

    曲飘云摸黑朝通往地库的楼梯走去,越往下走越觉得看不清前路,曲飘云掏出一个小号的琉璃灯照明,待灯光亮起之时,曲飘云才发现这里头竟然弥漫着一股黑色阴气,难怪自己会看不清前方的路,原来是这里出现了重度的空气污染。

    曲飘云一路朝下走,还发现了另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个楼梯也太长了,按理说这都有好几米深了,再往下走恐怕都要走到护城河下面了吧。

    就在曲飘云疑惑的时候,下方传来了惨嚎声,一听就知道不是子崖和凌兰的声音,那就是鬼在叫了。

    曲飘云掏出自己的专用樱枪‘新承’,快步朝下方跑去,待他走过台阶,朝前方的唯一的通道跑去的时候,迎面正好飘来一名落荒而逃的阴兵,曲飘云二话不说朝他刺去,一道微弱的闪电在枪头闪过,那不长眼的阴兵瞬间成了渣渣。

    曲飘云再次留下冷汗,此时他真的很害怕,比起在游乐场里头的鬼屋探险要害怕很多,因为这里的鬼魂特么都是真的呀!

    跑出通道,曲飘云来到了一个四面都是泥土墙壁的小地库,这地库侧方还有一个通道,木门敞开也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曲飘云看到地上有几名阴兵捂着伤口呆在地上,嘴里也不知道在嚷着什么,他也没去管他们在说啥,走了上去捡漏,把他们都给灭了。

    从侧方通道继续超前走,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个石砖垒砌的地库,此时子崖和凌兰正在和一名手握巨斧的阴兵搏斗着。

    曲飘云见这家伙拿着比桌面还要大的斧头,心想这家伙就是鬼斧将军了,他大喊一声:

    “都让开,让我来!”

    子崖和凌兰听到曲飘云的声音,立刻朝两旁推开,与此同时,子崖还说了一句:

    “师父,这家伙比鬼斧将军厉害多了!”

    曲飘云惊呼一声:“什么!?”

    话是带着惊讶的询问,可是曲飘云已经使出行矛诀攻向眼前这名阴兵头目。

    阴兵头目怒喝一声,一击板斧横劈向前,却被曲飘云灵巧的躲开,曲飘云挥动手中樱枪朝对方的裆部刺去,这招虽显下流,只要奏效还管是不是君子所为呀。

    阴兵头目被长枪爆发的雷电击中,身体抽搐连连,他再次怒喝一声,以自身修为抵挡,随后化作阴气逃离,落在泥塑像前面。

    阴兵头目怒道:

    “你又是何人?胆敢用雷法伤我,你可知我是谁?”

    曲飘云把樱枪拄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响声,他哼笑一声说道:

    “管你是谁,难不成你爹还是厅`级`干`部不成!?”

    “从水路跑了?不太可能呀,算了,先别管那个活死人了,咱们先来说说今晚的行动安排…”

    日落西山天以黑,茶摊的店家也收摊回家了,此时路上能看到的人也只有巡逻的士兵。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西楚霸王这个主播有毒极限挑战之神级男主播奥特曼之超神辅助系统猫爷驾到束手就寝一号红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