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夜探义庄 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哪来的人呀,有也是鬼呀”

    子崖有些哭笑不得,他说:

    隧道里漆黑一片,他们不能点着火把或油灯等照明工具,只能摸黑朝前走着。

    子崖伸手扶着墙壁,走在他前面的是凌兰,两人相隔四五个台阶的距离,子崖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位起了一个女人名字的大哥,夜晚的视力会这么好,能在如此漆黑的环境中依然稳步前行。

    子崖很想询问,可是此时此刻气氛紧张,他又不好意思开口问这问题,只能把话憋着,一路朝前。

    “那你还有这种符箓么?这通道虽然没有阴兵,也不知道下面会不会有埋伏,我们还是谨慎为上比较稳妥”

    子崖点头说道:

    “有”

    二人走过大约有三十级台阶,可算是来到了平地,出现在楼梯前面的是一道木门,木门虚掩着,里面似乎有光,不过很微弱。

    凌兰和子崖站在对开木门前面,侧身朝门缝里瞧去,一人看一边正好能把门后的情况看的更加清楚。

    两个呼吸间,子崖低声说道:

    “里面没有人”

    凌兰没好气的说:

    凌兰刚想要迈步台阶走,忽然停住脚步,她扭头看着子崖问道:

    “对了,给我贴的符,怎么突然就失灵了?”

    子崖听到这话,他说:

    “这道符只能维持一刻钟,刚才我想要跟你说的,可是你已经走到阴兵身旁了,都没来得及说呢”

    凌兰点头,她问子崖:

    凌兰伸手朝子崖要符箓,子崖从衣兜里翻出一叠符箓,在里头抽了两张出来,把其中一张递给凌兰。

    凌兰和子崖各自把符箓贴在胸口,随后一前一后朝台阶下方走去。

    “可是鬼不在呀…”

    凌兰没有搭理子崖,推开门朝里面走。

    刚进入到这个地库里头,凌兰可算是看清楚了那发光之物是什么东西了,是一个摆放在西边靠墙处的一个鬼王泥塑像。

    “这泥塑面目狰狞,莫非是什么邪神?”

    凌兰摇头,她说:

    “这应该是幽冥鬼界某一位鬼王的塑像,阳间有一些地方会祭拜鬼王,希望自己去世后,魂魄可以早日进入轮回,只不过他们却不知道,这些鬼王自身无**回,怎可能把送到手中的玩物轻易放走,祭拜了鬼王,最后却成了鬼王的玩物,真是一群可怜人”

    子崖仔细看着眼前的泥塑像,他看着泥塑像的双眼,那绿幽幽的微光,心中感到有些不解,再次询问:

    “这泥塑的眼睛为什么会发出亮光,莫非那些阴兵是利用这个鬼王泥塑进出幽冥的?”

    凌兰点头说道:

    “或许吧,这里也没有别的东西存在,门外那两名阴兵守护的若不是此物,那也不太合理了,再加上方才我们寻找的那两名阴兵,还有那逃跑的生魂,他们很可能是来到义庄,现在他们均不在此处,估计是去到幽冥了”

    子崖挠了挠头,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要到幽冥去救那个生魂呀?”

    凌兰看着子崖说道:

    “你是不是傻了呀,你知道幽冥那是什么地方么?我们活人进去了可是有去无回的地方,现在也算是弄明白了这些阴兵在干嘛,咱们别管这些闲事了,走吧”

    眼下正如凌兰所说的那样,这事情说实话与自己真没有太大关系,而现在不离开,呆在这里也毫无意义。

    凌兰走到楼梯处,转身发现子崖并没有跟过来,忽而发现木门后面绿光骤然变亮,心中一惊以为子崖傻乎乎的开启了通道,跑去幽冥鬼界去了。

    凌兰快步往回走,刚穿过木门,只见子崖正依靠在泥塑像正对面的墙壁前面,他剑拔弩张死死盯着泥塑像。

    与此同时,凌兰也感觉到泥塑像散发出了极其阴寒的阴气,还有一丝丝鬼气。

    约么过了片刻,没等凌兰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那泥塑像前面出现了一团黑色阴气,紧接着又出现了一团,接二连三的出现了更多了黑色阴气团。

    这些阴气团发出了凄凉的嚎叫,从中还能听到有人在呼喊救命,喊着自己不想死之类的话。

    而这些话,子崖都听得懂,是自己熟悉的人族官话。

    子崖看到此情此景,不知当如何是好,他扭头看向凌兰,只见凌兰也一脸震惊,她似乎也没有什么注意。

    就在二人惊诧的时候,那些黑色阴气团渐渐化作人的模样,他们身穿寻常百姓的衣服,身体呈现灰白色且有些透明,而身上正在被一层黑色阴气所包裹着,模样十分痛苦难受。

    这些鬼魂应该生魂,可是他们这般模样又是怎么一回事,子崖和凌兰也没有见过,更加不清楚要做些什么才能让这些生魂不再难受。

    子崖有些害怕,偷偷挪到凌兰身旁,凌兰没有发现子崖现头上冒着虚汗,也没有把目光落在倒在地上惨叫的生魂那里。

    此时她的目光反而死死盯着鬼王泥塑像,因为她察觉到那泥塑像里头,似乎有一股更为强烈的阴气正在一点点靠近这里。

    被黑色阴气缠绕的生魂或趴、或跪、或躺,他们无一例外是在哀嚎着,就在他们叫嚷了片刻,其中一名跪在地上的鬼魂忽然站起身,发了疯似的,朝子崖扑了过来。

    子崖被他这举动吓得一个哆嗦,赶忙朝身旁的凌兰扑了过去,子崖倒在地上连带着凌兰也跌坐在地上。

    而那名生魂朝楼梯口逃跑,引发了一场骚乱,地库里头的生魂纷纷效仿,一窝蜂的朝木门外头挤。

    部分鬼魂穿过子崖的身体,被他体内的阳气灼伤,发出一阵惨嚎,而子崖的感觉也不怎么好,被鬼魂穿过身体让他一阵作呕。

    待那些生魂全都逃了出去后,子崖才安下心,而在此时,子崖发现自己竟然搂着凌兰,而且还把头埋在对方的腹部。

    而凌兰似乎没有在意子崖这个举动,她依旧紧盯着泥塑像所在的方向。

    子崖发现自己搂着凌兰,瞬间有些尴尬,可是他忽然发现有些不对进,自己头顶怎么有软绵绵的感觉,他感到疑惑,放开手朝凌兰的脸看去,只见凌兰长发飘飘,微侧的脸蛋是那么的俏丽,子崖的脸泛起羞涩的红晕。

    凌兰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了子崖一眼,随口说道:

    “胆子还挺大的呀,头一次被鬼撞也没有发出尖叫”

    “你没事吧?受伤了?还是傻了呀”凌兰追问此话,而子崖则连连摇头。

    子崖指着凌兰的胸前,低声说道:

    “你,你原来是女子,而且还长的…长的如此俏丽”

    凌兰听到这话,紧了紧自己的外袍,深呼一口气刚想要说话,忽然听见泥塑像那里传来一阵喝问声。

    那嘹亮的大嗓门喝问道:

    “何人在本将军面前嬉闹,把命留下,饶你不死!”

    子崖和凌兰来到泥塑前面查看。

    子崖问凌兰: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女神的贴身战龙我儿奉先何在大唐之神级熊孩子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魔王救世录招魂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