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夜探义庄 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另一位阴兵看到自己的同伴被伏击了,他拿起长矛做戒备状,他朝四周警惕的观察,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这让他更加的紧张且害怕。

    就在此时,子崖快步跑到这名阴兵身旁,抬起一脚把他手中的长矛踹飞,随机抓住对方的手臂,一个反转把对方给制服了。

    左边的阴兵叹了一口气,他说:

    “现在咱们人数少的可怜,还要上来抓这些生魂,这些新鬼可没啥道行,下去了也只是送死,你说要不咱们干脆别回去了,留在阳间当游魂野鬼,也好过到那下面去当苦力,现在还闹了战乱,等下面的仗打完了,咱再偷偷溜回去,正好能找个轮回井投胎呀”

    右边的阴兵说:

    “嗨~就是跟着咱家大王倒霉,我前几天听咱们头儿说了,咱家大王之前带着一队精锐去暗杀牛角大王,可是没得手,在咱们幽冥鬼界,这偷袭可是犯了忌讳,咱家大王做了这事情,别的鬼王正好有借口要灭了咱们部落,我最近就在想,要不咱们还是改投到别的大王麾(hui1)下,不然只能等着魂飞魄散了”

    左边的阴兵说:

    “你说的轻巧,要是咱们背叛了大王,被发现了,不也得魂飞魄散么,现在咱部落缺鬼,大王让我们上阳间勾生魂,此事办妥了,肯定少不了咱们的好处,只不过这事情还是不怎么对劲,若是被仙界的神仙知道了,最先倒霉的还是咱们这些小的”

    “可不是么,活着的时候都死了一次了,现在还要再死一次,那不都成了碎末了么…”

    他们两只鬼说到此处,陷入了一片沉默。

    而就在此时,凌兰干脆利落的掏出腰间的鞭子,单手一挥正好套住右边那位阴兵的脖子,那阴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凌兰拽着来到自己跟前。

    凌兰举起左手释放出一道紫色的微光,伸手朝阴兵的头拍了下来!

    这可怜的阴兵都没明白发生什么时候,倒在地上抽搐着。

    这两名负责看守义庄的阴兵,他俩坐在台阶上面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闲话,完全没有发现凌兰就站在他们身旁,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发现隐藏起来的活人,要不然这符箓岂不是白搭了么。

    虽然他们的谈话内容极其无聊,可是说着说着就把话题扯到他们这次任务的事情上。

    左边的阴兵说:

    “诶,你说为啥另外那几位鬼王要联合起来攻打咱们,是不是咱家大王得罪了他们,要是这样咱岂不跟着倒霉么”

    右边的阴兵说:

    右边的阴兵接着说:

    “唉~还不是么,听咱头儿说,这几天咱们要在朝歌城里头抓满五百人的生魂,然后到别的地方再抓五百人,这人族之地抓满五千人,再去妖族之地抓五千人,就够数了,我想那仙界的神仙不会知道的”

    这家伙被看不见的子崖给制服了,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凌兰瞧他是要喊自己的同伙过来,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再次甩出鞭子把对方的脖颈给套住,用力一拉让对方无法发出任何声响。

    就在此时,子崖看着凌兰问道:

    “这些家伙竟然跑到阳间勾活人的魂魄,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子崖一听此话脸上顿时露出惊讶神色,他朝四周看了一眼,然后说:

    “他们上阳间勾活人的魂魄,那不应该只有他们两人呀,怎么看都像看门的呀”

    凌兰收回鞭子,然后对着这名快要再次断气的阴兵说出子崖听不懂的语言。

    凌兰说的自当是鬼魂才能听明白的鬼语,只可惜子崖不懂这门语言,他心想得回去让师父教自己说鬼语,可是他不知道,曲飘云压根就不会这门外语。

    阴兵听到凌兰竟然说出鬼语,还问自己的同伙在什么地方,这让他有些震惊,他想要反抗又知道自己即便反抗也不可能逃出眼前这人的手掌心。

    阴兵只好装出不服气的模样,冷哼一声说道:

    “我不知道,这里就只要我们俩!要杀要剐随你”

    凌兰哼笑一声说道:

    “你以为我会信你说的话么,这里阴气如此浓郁,若是只有你们俩,哪能有如此这般阴气,你不说我就杀了你,再自己找”

    阴兵听到这话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面露难色,看着凌兰问道:

    “你俩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事情你们最好别插手,若是让鬼王知道了,领着军队上来找你俩算账,让你们比死还要难受!”

    话未说完,凌兰一鞭子挥动,正好落在阴兵的脸色,阴兵发出一声惨叫,他的脸碎了一道豁口,嗞啦嗞啦的正往冒着黑气。

    子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自己用力压着这没有丝毫重量的阴兵,继续傻乎乎的看着凌兰在说着奇怪的话。

    凌兰怒道:

    “别说废话,这厢房里头是不是有你们通往幽冥的通道!快说!”

    此时阴兵的嘴巴脸都没了一半了,是在说不出半句话,只能蒲服在地连连点头。

    凌兰看到他这模样,随即看着子崖说道:

    “果然不是好东西,灭了他”

    子崖微微一惊,怎么说没几句就要杀了一只鬼呢?他有些犹豫并未动手,而那阴兵听到这话,忍着没了脸皮的不便利,开口喊道:

    “你这混账,我与你无冤无仇竟然要把我形神俱灭,这位小爷,莫要听,听他的,我生前也与你一样是活人,死后为鬼我也是身不由己呀,放过我吧…”

    子崖听到这阴兵竟然说出了人族的语言,更加不知道该听谁的了,他看向凌兰想要咨询她的意见。

    而凌兰并没有给子崖一个明确的答复,她转过身推开厢房的门,迈步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那位被子崖得住的阴兵还在苦苦求饶。

    子崖心中不忍,从衣兜里掏出曲飘云给他的一张镇鬼符,以此符贴在阴兵身上,阴兵顿时无法动弹也无法言语。

    子崖把阴兵推到在地,随后跟着凌兰进入到厢房之内。

    凌兰见子崖来了,开口问了一句:

    “灭了?”

    子崖摇头说道:

    “我把他给定住了,对了,方才你手上的紫芒,是哪个门派的法术呀?”

    凌兰一边寻找厢房的秘密,随口说道:

    “西南巫国的巫术,我学的是巫术不是法术,别大惊小怪的,跟个雏似的”

    子崖有些尴尬,挠了挠头低声说道:

    “我当方士也不过才八天,哪能知道那么多呀…”

    厢房之内摆放的东西,无非就是衣柜和床铺,还有一张放在中央的破旧木桌,这木桌四周并没有摆放凳子。

    方才凌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到最早映入眼帘的桌子,现在寻找一轮才发现这桌子有点问题。

    她让子崖推开木桌,然后自己蹲下身敲了敲地板,发现下面是空的,本想着就这样一掌把地砖拍碎,可是又怕惊动下面的伏兵,她只好让子崖想办法把地砖撬开。

    撬地砖这种事情,子崖可是熟悉的很。

    当初自己在义雨寨的时候,曾经跟着山寨里的叔伯潜入富人家中偷东西,有不少富人把贵重之物藏在书房地下的地库之中,若是没有找到机关想要打开这道地砖门,也只能撬开了。

    子崖从拔出一直藏在衣袖里的宝剑,这宝剑被霄凌真人刻了一道符箓,可以自行放大和缩小,而曲飘云也教了子崖如何使用这道法术,没想到现在宝剑没有用来杀敌,竟然用来撬地板了。

    子崖用宝剑插入地砖缝隙,随后整个人坐在剑柄上,咔吧一声轻响,整齐的地砖裂开了。

    地砖裂开,子崖拔出宝剑往裂缝插了进去,再次用力一敲,半块地砖被撬了起来。

    与此同时,裸露的缺口处,散发出一股更加浓郁的阴气,等子崖把剩余半块地砖搬开的时候,下面出现了一条朝下行走的泥土台阶。

    凌兰朝下看了一眼,然后看着子崖点头说道:

    “这通道里没有阴兵把手,咱们下去瞧瞧…”

    “怎么动起手了?他们难道真的做了什么坏事了?”

    凌兰一脸正色的说道: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天生不是做官的命小清欢[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海贼之一刀必灭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逍遥梦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