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小惩以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师妹您先冷静,这是一场意外,一场意外呀”

    润忻真人松开手,还踹了曲飘云一脚,一脸不悦的说:

    曲飘云看到这个也傻眼了,心想这爆炸不符合物理学的原理呀,那边屋顶爆了,屋顶是朝下倒塌的,怎么这边的墙壁也被砸了呢。

    就在大伙疑惑不解的时候,润忻真人揪住曲飘云的耳朵,同时骂道:

    “臭小子,你刚才是不是用了什么厉害的法术啦!一道红芒正好炸到这里,差点就把我的弟子给误伤了,你说你破结界就破结界嘛,至于拆房子么!?”

    “师姐,您那边也爆炸了?”

    润忻真人放开手并且推了曲飘云一把,带着一脸怒容说道:

    “你们自己过来瞧瞧吧!”

    曲飘云连声喊疼并且解释:

    “疼疼疼!师姐你别冲动,冷静一点听我说”

    润忻真人听到这话更加来气,她开口骂道:

    “我听你说个屁呀!差点就把人给砸死了,你知不知道事情的轻重呀!简直是不可理喻!”

    明阳真人一脸无奈,接过话茬说道:

    曲飘云看到师兄和师姐黑着脸,再低头身后的缺口看了一眼,心想这次真的闹大了,结界是破解了,可是房顶也塌了,我的妈妈呀。

    曲飘云从屋顶跳了下来,碰巧润忻真人也赶了过来,伸手揪住他的后脖颈,开口骂道:

    “好你个明云!你破的是哪门子的结界,怎么把北殿也给炸了呀!?”

    曲飘云刚要问‘我这边爆炸关你那边什么事呀?’,这话还没有说出口,这明阳真人和霄凌真人正好来到门前。

    明阳真人看着润忻真人问道:

    明阳真人瞪了曲飘云一眼,曲飘云露出尴尬的笑容,而霄凌师姐瞄了曲飘云一眼,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南殿的弟子跟随几位师尊穿过南殿来到北殿后院里头,这里与南殿相隔有一面墙壁,这墙壁塌了一大半,瓦砾堆里头还能看到有一些黄色的碎片,应该是南殿屋顶的瓦片。

    “哼!我来问你,刚才我不是让济轩跟你说,让你自己想办法么,这拆房子就是你的办法?”

    曲飘云露出勉强的笑容,他说:

    “那是当然,我用剑符阵破了你布下的结界呀,只不过这威力有点大,没把握好,把南殿的屋顶给打穿了…”

    “还说不是你,就是你那剑符阵从南殿冲天而起,最后落在我这边的墙壁了,这回我可要好好教训你这臭小子”

    此话说完,润忻真人掏出法尺追着曲飘云要揍他,曲飘云赶忙朝南殿跑去,而润忻真人则在后面追着。

    眼见曲飘云越跑越远,润忻真人把法尺祭出,用上飞行术追赶,曲飘云扭头朝后瞧去,一脸惊诧,心想至于这么生气么,这房子坏了可以修呀!

    茅山之上,瞬间被曲飘云和润忻师姐这么场追逐战弄得热闹起来了,就连在呆在长老阁不怎么出来的清重真人也被引了出来。

    掌门着急忙慌的跑了出来,看着曲飘云和润忻真人在半空中扭打在一起,曲飘云明显是挨揍的那一个,掌门傻眼了,此时正好看到明阳真人,立刻向他询问是怎么回事。

    明阳真人刚才从自己弟子嘴里问出了事情的经过,此刻正好向掌门转述,掌门听到后也是一脑门子的黑线。

    就在曲飘云被润忻真人踹到地上后,清重长老可算是开口何止他们的闹剧了。

    二人均被掌门和清重长老带到祖师内殿里头问话。

    经过一轮询问后,掌门决定处罚曲飘云,而在场的师兄和清重师伯均点头同意,曲飘云欲哭无泪,心想这古时候的打屁股可是真的拿一根大木棍使劲拍的呀,搞不好会把骨头给打裂的呀。

    曲飘云立刻低头认错求饶,可是掌门这回铁了心要处罚,曲飘云也只好受了。

    戒律长老拿来一卷竹简递给曲飘云,曲飘云打开一瞧,原来是本门的门规,密密麻麻的看着头昏眼花,反正就是打屁股,曲飘云也没细看,把竹简递了回去只说了一句:

    “我受罚便是了…”

    杖罚二十也不算什么,要不是自己辈分高,按照门规恐怕还得打足三十下。

    只不过曲飘云没有想到,这受罚的地方竟然是在练武台那里。

    当众受罚呀,还好不用脱掉裤子露出光溜溜的屁股,要不然这可丢脸可丢到姥姥家了呀。

    曲飘云被两名弟子请到了一张板凳前面,曲飘云趴下了后双手被他们给绑了起来,曲飘云有一种被匪徒绑架的错觉,心中吐槽我又不会逃跑,置于这样么。

    双手被绑住腰也被绑住,两名弟子手中各执一根手臂粗的木棍站在曲飘云身旁,在戒律长老喊出‘行刑’之后,两名弟子动手了,你一下我一下打得那叫一个不留情面。

    曲飘云早有准备,调动起体内全部真气汇集在屁股那里,把挨板子的力量给抵消了,而那两名弟子越打越吃力。

    门中长老都看出门道,知道曲飘云调动了真气,可是没有说破。

    就在板子打到第十五下的时候,戒律长老实在看不下去了,走上前从一名弟子手里拿过木棍,说了一声‘待我来’。

    曲飘云听到这话双眼瞪大,心想寒微师兄你这固执老头,该不会想要来真的吧!可会出人命的呀!

    曲飘云刚想要张嘴说话,那板子已经拍了下来,一股强劲的罡风落下,曲飘云也顾不得那么多,把体内压箱底的真气全都调动起来抵挡。

    啪唧一声脆响!

    两股真气对碰,木棍断裂,而曲飘云则发出一声惊叫…

    过了片刻,曲飘云感觉自己屁股并不疼,满额头的冷汗落下,哎哟,吓死宝宝了,幸亏没事呀,可是没事我喊什么喊呀!?

    寒微真人眼见木棍煅炼,说了一声:“好”,伸手抓过两一根木棍准备来第二下。

    而就在此时,睡眼惺忪的润德真人一个跳跃来到寒微真人身旁,伸手拦下木棍,同时说道:

    “师兄,你瞧你这记性,我才是执法长老嘛,这事情怎么能让你干呢”

    寒微真人微微一愣,心想也是,于是把木棍递给润德真人,同时说道:

    “难得师弟你正经一回,剩下这几板就由你来吧”

    曲飘云听到这话也不管面不面子了,大声喊道:

    “润德师兄,别呀,您可别正经呀,我真的受不了的呀,会出人命的呀!”

    润德真人随手把酒葫芦扔到一边,双手握住木棍,竟然还露出兴奋的神情,他说:

    “诶,师弟你怕什么,是不是怕疼呀,不用怕,你再震断四根木棍,那不就不疼了嘛”

    曲飘云心里暗骂,我现在哪有那么多真气可以挥霍呀,刚才那一下自己都快虚脱了,也怪自己对真气控制得不精准,现在惨了,真的完了,屁股要开花了,盆骨要裂了!

    只不过,曲飘云没有想到,之后的四板子,润德真人看似运用了真气,可是等板子挨到曲飘云屁股上的时候,只不过很普通的碰撞,四板子打完,曲飘云只觉得屁股有点发麻,一点也不疼。

    润德真人打完板子,随手把木棍扔给身旁一位弟子,随后掐了一个剑指对着曲飘云挥了几下,绑在他身上的绳子一下子就断了。

    待他老人家给曲飘云松绑后,压低声音对着曲飘云说:

    “唉~你个傻小子,之前我不是教过你如何用真气外放的么,怎么不会给自己松绑然后开溜呢…”

    说完他还拍了曲飘云的脑门一下,之后拿起酒葫芦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润忻真人听到此话,伸手要去抓曲飘云的耳朵,曲飘云赶忙躲开。

    润忻真人如一位十几岁的小女生一般,破口大骂: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综漫]审神者的救赎星际美食豪门宠婚都市之神话复活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明朝]科学发展观都市之破案之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