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景玉老学徒 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放心,早就备好了,咱们走吧,赶紧学会我也好回去睡觉呢~”

    曲飘云看着离去的润德师兄,心中有些不放心,他扭头看了重光师兄一眼,对方只是微笑点头,曲飘云无语,心想这整天打瞌睡的师兄真能教我那什么茅山绝学么。

    润德真人依旧睡眼惺忪,不过他却说:

    “是茅山上清御矛术,重灵师兄还要看着这群小辈,所以呢,这武学都是由他的入室弟子代师传授的,只不过呢,你小子这一身真气,要是让那几个后生教你,只怕你把握不好,把人给打伤了,所以嘛,算了,不说了,真麻烦…”

    此话说完,润德真人又打了一个哈欠。

    曲飘云站起身,踱着小碎步跑了过去,跟两位师兄打过招呼后。

    重灵真人开口说道:

    “师弟来此修行也过月了,你现在已经掌握了真元练气篇还有形神练气篇的心法,这灵文也学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学习本门的功法了,今日我让润德师弟过来,就是让他教你咱们茅山的绝学,茅山上清御矛术”

    重灵真人呵呵一笑,指了指润德真人同时说道:

    “润德师弟你这爱喝酒的毛病得改改了…”

    重灵真人看向曲飘云,说:

    “明云师弟,你随你润德师兄到练武台上去吧,对了,记得带上兵刃”

    润德真人摆手说道:

    次日上午,曲飘云如往常一般来到祖师外殿准备上早课。

    他刚坐下,就发现这润忻师姐的同门师兄润德真人也在这里,他和重灵真人站在角落里说着什么。

    曲飘云盘腿而坐,和身旁的小辈打过招呼后,心想这管门规的执法长老润德师兄怎么跑来祖师殿了呢?

    这小老头平时不是很喜欢躲在长老阁里头睡觉么,自己来了茅山都一个多月了,这还是第三次见到他呢。

    润德真人与重灵真人交谈片刻后,转身正好看到正在朝自己望的曲飘云,重光真人招了招手,示意曲飘云过去。

    曲飘云听到此话,微微一愣,看着正在打哈欠的润德真人,开口询问:

    “让润德师兄教我什么什么矛术?这是不是那个会飞天的法术呀?”

    来到练武台,润德真人就扔了一把木棍子给曲飘云,还说这是练习用的矛,可是这矛连头都没有,不过瞧他他也拿着一根相同的木棍,曲飘云也没吐槽什么了。

    润德真人还是用那张睡不醒的表情看着曲飘云,他说:

    “咱们茅山呢,这入门的功法分为茅山体术、法尺飞行术、御矛飞行术,而兵器的绝学呢,只分为两种,一是茅山太清御剑术,还有茅山上清御矛术,相传这些功法和绝学是三清祖师当年下凡亲自传授给咱茅山景玉派的开山祖师景玉真人的,然后代代相传至此…”

    曲飘云问道:

    “听您老这么说,咱们不是应该从体术开始练习么?怎么一上来就学这个绝学呢?”

    润德真人说:

    “这很简单呀,你把体内的真气运至双腿,跳一个试试”

    曲飘云听他这话,挠了挠头,用自己的意志把体内那股暖呼呼的感觉推向自己的小腿,然后用力一跳,差点把他吓出一身冷汗。

    一跳六、七米,这高度都快能看到茅山外面那片汪洋大海了,落地的下坠速度曲飘云没把握好,给自己来了一个坐过山车的强烈推背感。

    对于现在自己所拥有的这个本事,要是回到现代去参加奥运会,和什么锦标赛,那肯定是世界纪录保持者并且还是捏压对手的呀。

    润德真人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瞧见了吧,你这底子深厚,这赤手空拳的搏斗呢,暂时不学也没关系,你要是在山下碰到歹人,给他来上一拳,对方都能吐沫子了,待会我再教你一招空手入白刃也差不多了,当下我还是先把这茅山上清御矛术交给你,这可是你当年最拿手的绝活了,不能不会,知道么?”

    曲飘云想说不知道都不行,学就学吧,只是这练习之前,他这位话有点多且总是无精打采的润德师兄还是很尽职的给他讲解了一些理论知识。

    “这个‘茅山太清御剑术’总共分为回剑十二诀,灭剑三诀,唤剑总诀;回剑十二诀讲究的是以气运剑,剑不离手,主要刺击伤敌,招式看似简单但也不好破解”

    “而灭剑三诀讲究的是以气控剑,控剑于空,以砍、劈、挑为主,主要以剑气和剑锋伤敌,而唤剑总诀以真气控剑,可控制周身的刀、剑攻击敌人,同时也可在自身四周形成刀、剑阵法以作防御,若你手头上只有一把剑或者刀、则以剑气化形于无,以强大的剑气一招制敌”

    “这个‘茅山上清御矛术’总共分为行矛诀、旋矛诀、万阵诀三大招数,行矛诀以气运矛,身随矛行,形似龙蛇刺破敌人防线,此招可破初成的唤剑总诀;旋矛诀以真气运矛,可攻可防,施展六十六种变化,务求做到以假乱真,亦真亦假”

    “最后这个万阵诀呢,比较难,以你过去的修为是做不到的,咱门中的至今也没有多少位先辈能使出此招,不过还是跟你说一说,这万阵决准确来说不是一种招式,而是一种法术,此招有些类似于唤剑总诀,不过这招的威力以强攻为主,施展此法可幻化出千万根矛攻击敌人,若是两军对垒,此招杀敌千万不成问题”

    曲飘云听润德师兄说完理论知识后,他也记不得那么多,反正这东西在藏经楼里头肯定有竹简或者羊皮纸记载,不记得再回头去翻阅就行了。

    等润德真人说完这些后,总算开始一招一式的手把手亲自教学了。

    这武学的练习让时间过得飞快,一个上午曲飘云也没掌握多少东西,午膳的时候曲飘云还打算招润德师兄一起去伙房用膳,可是这小老头给自己上完早课后就躺在祖师殿门口旁边呼呼大睡了。

    下午又练习了三个时辰,曲飘云累出一身臭汗,吃过晚膳后就回去竹屋沐浴睡觉了。

    接连半个月,曲飘云被润德师兄折腾得快要不像人了,每天都累得跟死狗差不多,不过坚持一个月下来,自己的身体强壮了许多,一天练习下来也不再疲倦了。

    这小老头别看他总是迷迷糊糊的,出招那叫一个犀利,曲飘云与他对打的时候总是挨揍,这让练武台的小辈们看到后都忍不住偷笑,好在曲飘云这脸皮不是自己的,不怕薄。

    又一个十五月圆,曲飘云的体质比起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强了许多,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安新承的时候,那种所谓的现代人健康体质放在这个时代,那就是个彻底的大病初愈的状态。

    或许是自己现在这个躯体是一个方士的身体,所以才显得有些与常人不同,不过真的要比以往健康许多。

    自从自己跟润德师兄熟络之后,这才明白为啥他总是睡不醒的模样。

    原来他是借酒消愁,当年他的师父在东海之巅战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好好一位俊朗的小哥,被活生生的熬成了一位醉生梦死的酒鬼,他害怕清醒,害怕清醒之后会想起师父,想起那些死去的师兄弟们。

    他说,与清醒的时候会哀伤,还不如让我死在梦中;这话说的让曲飘云心中有些难过,他没有经历过生死也没经历过战争的残酷,可是自己是可以领悟的。

    今天夜里,曲飘云再一次来到藏经楼里学习历史知识,当然,这里的历史知识是商朝以前的历史,毕竟自己现在身处商朝,而后来的西周、东周春秋、战国、秦、两汉时期都没有太多关于妖族与人族分占天下的记载,这里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好奇是不太正常的。

    还有一件事情,曲飘云也很好奇,他在藏经楼里找到了一份这个时期的全天地图,这地图是一张世界地图,这大陆版图和现代的大陆版图出入不大,而这上面清楚的标注了,现今美洲和欧洲还有半个非洲均属于妖族人统治的地区。

    而这里是不是代表了后世有些文物或者某些遗迹,跟妖族人有关呢?曲飘云决定等自己成为一名高手中的高手后,要偷偷潜入妖族,去那里瞧瞧是不是有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的存在。

    想到此处,曲飘云把手中的地图放在桌上,他坐在凳子上伸了一个懒腰;然而就在此时,藏经楼的窗户被一阵风吹开了。

    曲飘云觉得好奇,心想这窗户是朝外开的,怎么会有风把窗户给推开了呢?

    他来到窗户边上,看着窗外夜空中的漫天繁星,还有那一弯明月,忽然生起了一种悠然自得的感慨。

    曲飘云看到月亮的时候他忽然想起,这藏经楼一共有五层,第一层是掌门师兄办公的地方,二楼至四楼是图书馆,四楼并没有通往五楼的楼梯,可是从外面看,是有五楼的,那五楼不能上去,那是用来干嘛的呀?

    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藏经楼的时候,掌门师兄跟自己说,这五楼是本门的禁地,让自己不可踏入,而且他好像说漏嘴,说这五楼之上还有第六层,难道这第六层是隐形的!?

    想到此处,曲飘云往窗外探出半个身子,转身抬头朝上面看去,心想这高度也不是很高,这五楼和六楼弄得如此神秘,不就是摆明了让自己上去瞧瞧么…

    话到此处,润德真人又打了一个哈欠。

    别看他这般睡不醒的模样,身旁不远处的弟子脱手飞过来的法术雷电,均被他抬手给打散了,这逼让他给装得,让曲飘云羡慕嫉妒就差恨了。

阅读景玉云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猫大王系统漫威之王者荣耀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我从仙界来地球上线韩警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