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你的委托我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黄旭这经商头脑,方浩不得不佩服,至少比他强多了。

    不过方浩不是来听生意经的,看来他必须引导一下黄旭,不然这货不知道要说到哪了,“这个房子是什么时候买的?”

    看样子黄旭就是这样的人。

    “好了,黄旭,说说情况吧,之后我会根据你说的情况,给你一个报价,到时候你看看要不要委托。”

    方浩想得很清楚,耿鑫之所以把黄旭拖过来,也是因为钱的问题,他总不能帮方旭把服务费也付了吧,谁知道这服务费多少钱。

    涉及到那个世界的知识,黄旭此时已经只能老老实实听着了。

    “后来,我想到你家的那只女鬼与一般亡魂不同,她拥有实体,可以被监控拍摄到,而且吧,貌似她生前应该长得挺漂亮,结合你的脸色蜡黄,有可能是体虚所致,所以我就有了这个大胆的猜测。”

    合着这个浩克是把自己给诈了啊。

    黄旭看着面前的一杯龙井,出神了片刻,突然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好像杯子里的不是茶,而是白酒似的。

    “好,现在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详细告诉你。”

    “一个月前,我经过朋友介绍,买下了位于仓平区的那套联排别墅,当时他们告诉我,这房子里死过人,很多人都不敢买,但是我不怕,方兄弟,你说死过人怎么了,如果死过人的房子就是凶宅,那全国的房子都是凶宅了,咱们国家几千年的历史,古时候打仗都不知道打了多少场,哪里没死过人呢。”

    方浩一听,丫的,黄旭说的居然好有道理啊!他愣是找不到人和破绽。

    “反正我就是不管,原来600万的房子,我花300万就能买,我又是一个人,没什么好怕的,等我住个几年,谁还记得这个凶宅,就算记得吧,我都好好的活着了,也没什么好怕的,最后我稍微便宜点转出去,就是几百万的收入。”

    “方先生,您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重新坐到座位上,此时黄旭的态度已经完全变了。

    既然已经可以好好交流了,那方浩也就不再卖关子了。

    “实话实说,我一开始并不确定。”

    “我没有阴阳眼,但是我有其他方法可以感知阴气,我之前就发现你身上有阴气,而且还不轻,这让我很奇怪,一个活人身上为什么有这么重的阴气。”

    “好吧,方先生,无论用什么手段,只要最后能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这就是本事。”

    有的人,一开始接触会觉得很难相处,但是如果敞开心扉,也许就会发现,这种人一开始的难相处,只不过是一种保护自己的伪装,实际相处起来,说不定比那些表面好相处的人更让人觉得舒服。

    “一个月前就定了,不过是十天前搬进去的。”

    方浩继续追问,“你知道原来的房主是什么时候死的吗?”

    “据给我介绍房子的朋友说,是大概两个月前死的,不是凶杀,好像是哮喘死在家里的。”

    “是这样的,大概五天前吧,那天我们单位聚餐,晚上我也喝了不少酒,不过虽然我喝酒会头疼,会睡觉,但是我绝对不会断片,我的意识在醒着的时候,是绝对清晰的,我记得我是自己叫的出租车,自己开的房门。”

    一般委托人在说情况的时候,方浩没有遇到急需知道答案的情况,都不会打断委托人。

    “那天,我好像是去卫生间吐了一会,这个是时间长了,我记不得了,不是我喝醉记不清了。”黄旭发现自己的叙述有漏洞,急忙解释,他看向方浩,方浩则是点点头,表明他相信黄旭。

    方浩的肯定让他更加有说下去的勇气。

    “总之,那天我没洗澡,就趴到床上去睡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夜里几点,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我的手臂上有东西压着我。”黄旭的声音不自觉的就压了下来,眼中也满是不可思议。

    方浩也是无语,不知道委托人为什么每次说到这种玄乎的情节时,就喜欢把气氛搞得很紧张。

    “然后呢?”

    “对,有东西压在我的臂弯这里,很沉,软软的,我当时头很疼,本来睡得就难受,现在又被人压着手臂,就更难受了,我脑子很清醒,但是却转不动,我不想去想是什么压在我手上,我只想把它弄下去。”

    “于是我就动了一下我的手臂,可是突然,我手臂上的东西开始说话了!”

    “她说什么?”

    黄旭摇摇头,“我记不清具体说了什么,大概就是一些琐事,比如老公,哦,对,我记得她叫我老公,晚上怎么喝这么多酒啊,明天早上你想吃什么啊?小成成去游乐场玩,好像被别的小孩子欺负了之类的。”

    方浩皱起眉头,“小成成是谁?”

    “我离过婚,跟前妻有个儿子,叫黄佳成,小名叫成成。”说起自己的儿子,黄旭严重的紧张终于少许缓解了些,目光多了些坚定,“我不能死,我已经没能给成成一个完整的家了,不能让成成变成没有父亲的人!”

    黄旭的后半句,更像是自己对自己说的。

    “我终于知道,我身边原来躺着一个……姑且叫人吧,当时我是认为她是人的,她正枕在我的手臂上。”

    “当时,方大师,你知道吗,我喝酒之后从来没有意识混乱过,但是当时我真的以为自己回到了几年前,我身边,躺着的是我老婆,她在跟我说着生活中的琐碎事情,我们在说着儿子的点点滴滴。”黄旭紧张的盯着方浩,眼中满是渴望得到认同的目光。

    方浩点点头,黄旭一直在强调自己喝醉后的状态,原来就是为了强调自己不是有意要跟女鬼上床的。

    一切都是误会,大概是女鬼用了什么法子蒙蔽了自己……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黄旭,你放心好了,你们的事情,我不会向任何人透露,最起码的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你只要告诉我经过就可以了。”

    听到方浩的承诺,黄旭稍微轻松一些了。

    “后来呢?”

    “后来,方大师也知道,我就是,就是跟她那个了。”

    “之后你们还有没有见过?”

    “见过。”黄旭叹了一口气,“第二天晚上,她又来找我。”

    方浩皱起眉头,“第二天你又喝醉了?”

    “没有,我很清醒,我知道她不是我前妻。”

    方浩注视着黄旭,意思是让他自己说下去。

    “第二天早上我醒过来了,我记得很清楚,昨晚我跟我前妻缠绵了一晚上,但是我很快就想到,我前妻现在正在国外,为此我还特意打电话给她确认!所以我明白了,昨晚上的那个,不是我前妻。”

    “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半夜我又醒过来了,我的手臂上,依旧躺着一个女人。”

    “她问我上班累不累,问我一个人孤单吗?问我……”

    “所以你们又发生关系了?”方浩抢先说出结论。

    黄旭颓然点点头,“嗯。”

    “第三天也是如此?”

    “对,连续五天,每天晚上她都来,方大师,实话实说,我真的没想到过她不是人,你也知道,我压根就不信这些东西,否则我也不会买这套别墅了,我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想。我最多认为她是个空虚的女人,偷偷跑到我家,或者是我以前带回来的一夜情,或者是哪个暗恋我的女同事……”

    “嗯嗯嗯,我理解,只不过我奇怪的是,你难道就不想看看她的长相?”

    “我当然想,但是每次我想去开灯,她都不让!而且很奇怪的是,每次跟她一起睡后,我都会直接睡到早上七八点,连我偷偷调了闹钟都没用,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她都已经离开了,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方浩点点头,亡魂的确可以影响活人的大脑,就比如当初丽丽她们让他看到了那些画面。

    “最后一个问题,那个监控视频是怎么回事?”

    “监控是我昨天在家里装上的,我想看看她什么时候离开,但可惜没拍到,不过倒是拍到了你看到的那个画面,是白天出现在我家里的。”

    黄旭想了想,补充道,“看到这个视频,我当时吓坏了,就发给耿鑫了,没想到这家伙给我发到网上了。”

    方浩想了下,“耿鑫不是说你已经看到这东西三次了?如果是昨天装的,次数不对吧。”

    这个问题黄旭回答的很快,“我没把所有的事告诉耿鑫。”

    原来如此,黄旭对与女鬼之间的事如此忌讳,对耿鑫有所隐瞒也是合理的。

    “原来的视频还有吗?”

    “没有了,文件损坏了,只有这一段,因为发给了耿鑫所以他那边有保存。”

    “方大师,情况就是这样,我已经把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能不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昨天我发现了这个视频后就住在外面宾馆了,到现在都不敢回家。”

    “我真的不是有意想和她上床的。”

    见黄旭有些激动,方浩笑了笑,“兄弟,没必要这么激动,我说过我不会乱说就不会乱说,无论最后我们的生意能否成交,我都会坚持这个原则。”

    “那,那方大师,您看您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你的委托,我可以接,不过这个价格,暂时不太好定。”

    “价格?那个,我也不是很了解您这个行业的行情,您这边价格不会是天价吧,我刚买了那套房子,也没剩多少钱了。”

    方浩此时也有点郁闷,这个定价真的很难说啊,房东的尸体为什么两个月没有腐烂,控制她尸体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按照亡魂的价格,还是厉鬼的价格收费呢?

    “这样吧,你先准备5万,预支给我两万五当订金,先声明下,事情无论成不成功,这两万五我是不退的,另外再把别墅钥匙给我。”

    “啊?您……您这个收费也太贵了吧,我那别墅买下来要300多万呢!您要是能解决这个问题,我最多,最多只能给……50万。”

    方浩摇了摇头,这家伙,不会是以为自己要他把别墅给自己吧,话说,他居然肯给50万,自己的定价到底是不是定低了啊!

    哎,算了,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拿出这么多钱的。黄旭也不像张总那么不厚道,没必要那么黑。

    服务好,价格公道,才有转介绍,才有回头客嘛。

    反正方浩是这么想的,也不知道人家为什么要来当回头客……

    “我没说要你的别墅!”方浩白了黄旭一眼,“你有车的吧,一会送我去你家,晚上我睡你家去!你不把钥匙给我,我怎么进去!”

    方浩眉头紧锁,问题来了,原房主是两个月前死的,那她的尸体早就应该腐烂了啊,为什么从监控里看,她的尸体完全没有腐烂的痕迹?

    这个问题只能暂时先保留,方浩继续引导,“说说你是怎么遇到她的吧。”

阅读新世界阴界主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猫大王系统漫威之王者荣耀[综漫]审神者的救赎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一刀劈开生死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