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红烧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老?”

    老赵再次抬起头,长叹一口气,“哎,好,那我就说说吧,这事实在太……太那个了,所以我在帖子里都不敢说,我心想着,估计只有那些有道行的道士才会相信,不过你既然来了,我就讲给你听听。”

    进门右手边的厨房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有外人来,连头都没有抬,一直在低着头专心的洗菜。

    “来,小方,坐吧,我去给你沏杯茶。”

    方浩坐在沙发上,“赵老,不用客气,给我一杯白水就好了。”

    老赵也打量了一眼方浩,看到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年轻人,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不过还是将方浩请了进去,“来,进来吧,不用换鞋子了。”

    走入老人的家,方浩环顾了下这间两室一厅的老房子,房子不大,可能只有六十多平,还没自己的房子大,格局很紧凑,房子除了窗口有些光线,屋子里有些暗,家具很朴素,款式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老的木头碗柜,衣柜,这东西现在想找都找不到了,客厅有两张木质沙发,沙发扶手的地方已经被磨得发亮。

    从进房间开始,方浩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可能是中药的味道。

    “好好,你等下啊。”

    不多时,老赵便端来一杯热水放在茶几上。

    实际上,方浩现在已经不喝热水了……所以他也只是看了一眼杯子,没有喝。

    “谢谢,赵老,说说情况吧。”方浩也不想多耽误时间,直接进入正题。

    老赵坐了下来的动作有些迟缓,抬眼看了看方浩,又低下头,像是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20分钟后,方浩已经到了倾城花苑。

    这个小区算是一个老小区了,居民楼都是六层的老楼房。

    找到赵先生给的地址,21幢201室,在门口打了个电话,咔的一声,防盗门上的猫眼开了,接着,门开了。

    两人在电话里已经确定过身份,所以方浩看了一眼眼前的老人,直接开口,“赵先生你好。”

    “你就是小方?”老赵的年纪比他自己说的要显老很多,他说他自己五十多岁,不过看他一头头发全都白了,脸上也憔悴不堪,倒像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总之,一进门就让人感觉,这里应该是老人住的房子。

    房间里不止有老赵。

    方浩并没有插嘴,只是安静的听着。

    “这事要从半年前说起了。”说着,老赵先是看了看厨房的方向,那里的水声还在继续,老太太应该还在洗菜,随后老赵才稍微安心了些。只不过想起往事,老赵微微靠向椅背,痛苦的闭上眼睛,良久才重新调整好情绪。

    “半年前,我儿子跟儿媳妇结婚,我儿媳妇跟我儿子是大学同学,人长得水灵,家境也好,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上我儿子的。”

    “买不了,亲家想得比较周到,房子是按揭的,他们付了一部分首付,还有装修的钱也在里面,年轻人也要给他们一些压力,让他们还还贷款,省得他们没有生活目标。”

    方浩点点头,父母想得还是远。

    “西山区虽然算比较偏了,但是我们两口子原来的钱就给他们买了两辆车,其实从西山到市中心上班也用不了多久,关键是房子住的舒服,环境也好。”

    “嗯,挺好的。”方浩点点头。

    “哎,就是太好了!坏就坏在“好”上了!”老赵情绪有点激动。

    “赵老,后来怎么了?”

    老赵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然后将声音压低。

    “老伴耳朵不好,我们小点声说就好了。”

    方浩理解的点点头。

    “两个半月前,我儿子的新房招贼了。”

    “不过呢,他们小两口虽然工作都不错,但是要说积蓄,那还真没有,要养家,还房贷,养两辆车,家里哪有闲钱。”

    “招贼?那这个不是应该找警察吗?”

    “不是这件事。”老赵的脸色越来越差,“招贼之后,小两口一看家里也没丢什么值钱的东西,年轻人也是心大,把窗户上的窟窿补好就当没事了,可是后来……”

    “后来怎么了?”方浩追问。

    老赵的脸已经变得苍白,脸上的皱纹都明显了许多,“两个月前,我儿子和儿媳妇都失踪了。”

    方浩紧锁眉头。

    “我们报警了,警察也没找到,已经两个月了,哎~”

    “赵老,这种事也不应该找道士吧。”

    老赵长叹一口气,摇着头,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小方,你听我说完,警察说失踪两年才能申请死亡,但是我知道他们小两口都已经……已经死了。”

    方浩的眉头紧紧皱起,“赵老,你怎么知道的?说不定你儿子跟儿媳妇去旅游了呢?有的年轻人可能一时疏忽,没跟长辈说。”

    老赵用粗糙的手掌抹了一把眼角,一个劲的摇头,“小方,这个事只有我知道,我谁都没说,连老伴都没说。”

    方浩只能继续听下去。

    “小两口失踪48小时候后,我们跟着警方一起去了新房,房子里倒是没什么异常,东西没少,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地上也干干净净的,只不过在饭桌上,很多菜都没有收起来。几盘炒菜里,我看到了一盘红烧肉!”

    “红烧肉?”方浩的眉头就没松开过,“这有什么不妥吗?”

    老汉凑过来,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方浩,一双眼睛瞪得几乎要凸出眼眶!老赵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他们不知道,我儿子和儿媳妇从来,从来,从来都不吃红烧肉!”老赵将“从来”连说了三遍!“也许亲家知道他们的女儿不吃红烧肉,我老伴知道我们儿子不吃红烧肉,但是只有我知道他们两都不吃红烧肉!这还是我以前跟我儿子聊天的时候,就在出事前不久,我儿子亲口告诉我的,他说小婉跟他一样,从来,从来都不吃红烧肉。”

    “当时我就知道这件事一定不简单,你说他们如果出远门,这菜能就这么放在桌子上?你回来了还不都长蛆了?还有这盘红烧肉?你说他们两都不吃红烧肉,怎么可能去做红烧肉?他们,他们就算想做,也不会做啊!我敢肯定,当时家里一定有外人!但是我又想不通,如果是亲戚朋友来家里,还会带着红烧肉自己来做?你去亲戚家,会自己带自己喜欢吃的菜去烧吗?”

    方浩摇了摇头,当然不会,这确实不合理。

    但问题是,如果小两口真的如赵老说的,是遇害了,也就是他们家里来了歹徒,话说歹徒行凶,也不应该带着红烧肉来行凶吧。

    “后来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一想到那种可能,浑身就忍不住的发寒。”老赵幽幽的说道,“只怪当时我没有想到,不然让警察化验一下那盘红烧肉……哎,可是我也不敢,我就怕我这奇怪的想法会是真的!”

    方浩此时也想到了那种可能性,顿时觉得有点头皮发麻,强行压住自己的情绪,方浩安慰道,“赵老,可能只是你想多了,对了,你的想法有没有跟其他人说过?”

    老赵摇着头,“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但是……哎,一会我给你说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我不能说,我不能让老伴往那个方向想,就算是失踪,她好歹心里还有个念想,我不能当着他的面说出我的怀疑。”

    方浩不置可否。

    “小方,你说的不错,一盘红烧肉暂时还不能说明问题,我当时也没让警方化验,后来警方在现场也没有查出什么,就暂时登记了失踪人口,但是,我不甘心啊,于是我就一个人去新房继续寻找线索,如果我能找到线索,抓到凶手,那样再告诉老伴,告诉亲家,至少他们都会好受些。”

    “你还找到什么线索?”

    “大概半个月前吧,可能是那段时间精神压力太大,又很累,我查着查着,就躺在我儿子的房子里睡着了。一直到深夜才醒过来。”老赵此时的眼睛除了哀伤,居然更多的是恐惧,“那天,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了……看到了……”

    “看到了我儿媳妇!”老赵的眼睛此时已经几乎要凸出眼眶,眼白处的血丝清晰可见。

    “你儿媳妇?这……”方浩满脸疑惑,老赵不是说他儿媳妇死了嘛?怎么又会看到他儿媳妇?

    很快,老赵就解开了方浩的疑惑。

    “对,我儿媳妇,一条腿已经没了,将头捧在自己手上,的,儿媳妇!”老赵像是使出了全身的劲,才说出这句话。

    “结婚的时候,本来我们老两口是准备用赞了大半辈子的积蓄,给他们在静兰居小区买一套90平的房子做婚房,但是我们亲家觉得这样太委屈小两口,就贴了300万,给他们在西山区万和小区买了一套别墅。我们亲家有钱,老两口人都很好。”

    “300万能买别墅?”老人说话,总会扯出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方浩抓住重点提问。

阅读新世界阴界主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最强通缉犯软饭王之最强特种兵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猫爷驾到束手就寝书生撩人(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