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开历史倒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并不代表军方的一大群参谋比不上李牧一个,因为李牧自己其实并不确定自己的结论一定正确。李牧很多所谓依据,甚至都是从军方的报告里抄来。

    之所以花那么多时间,有模有样的搞出一份堪比学术论文的分析报告,是因为报告只有这样写,才对老爹最为有利。哪怕那只三级危险种真是雷云星土著,李牧也得证明那个货是外来的。

    不是李学霸的效率足够高,而是那些资料拿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军方汇总整理过的,都是一目了然的东西。至于白雅额外给的那一大堆,李牧只是用来做参考,不需要每一条都看。

    最终李牧得出一个结论。

    三级危险种的确存在,但多半不是雷云星土著,而是偷渡来的外星户口。更有很大可能性,是具备太空飞行能力的稀有物种。

    李牧心里很明白,白雅之所以给这么详细,不是因为细心,而是打击报复。

    不是想要情报吗?那好啊,我给你最细致的。让你看个够,看死你!

    女人的报复心很可怕,但这点正中李牧的下怀。光是相关情报只能做基本信息,有哪些杂七八的日常做参考,反而能帮上更多的忙。

    李牧下了航班之后,没有着急去星际大学报到,而是先就近找了一个宾馆住下,用了三天时间整理出了一份报告。

    报告里面引用大量的案例和数据,以此来巩固李牧所得出的结论。

    就算政府和军队再怎么马虎大意,也不可能上百年都察觉不到一只三级危险种的存在。哪怕找不到本体,一些蛛丝马迹总是有的。相对于长时间潜伏的概率,远不如外星户口的可能性更大。

    而且想要统筹那么大范围的战略行动,不是拥有智慧就能做到的。从危险种们的行动时间节点上来看,指挥者至少拥有媲美星际战舰的机动能力,否则很多细节根本就说不通。

    其实军方的分析报告里也有提到这些,只是对事件定性比较严谨,把外来飞行物种作为可能性之一,并没有像李牧这样肯定。

    作为联邦最著名的两所学府之一,星际大学并没有像第一军校那样处在太空之中。而是建在北门市,雷云星的首府,李牧的老家。

    坐着前往北门市的航空器,李牧并没有任何回家的喜悦。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白雅所提供的资料上。

    从拿到这些东西起,李牧是拿出做课题的专注度来研究。

    其实李牧也不确定研究这些情报能有用,但他现在是真心想帮老爹做点事情。从小到大没少给家里惹祸,现在老爹遇到了难事,不管能不能帮上忙,总也好过什么都不做。

    资料比李牧所希望的还要细致很多,甚至连各警备区的近一年日常侦查报告都包括在里面。

    而且白雅还做了一件好事,因为对李牧的怨气,更是怕李牧胡说八道,所以劝服了曼菲姐妹花,没和李牧乘坐同一架航班回学校,让李牧可以更好的集中精力。

    等到李牧抵达目的地,走出航空站的时候,和那只三级危险种有关的情报已经分析了个七七八八。

    军费给养什么的,李牧自知帮不上什么忙。但在推卸责任这方面,李牧还是比较有心得的。至少和联邦政府这帮官员比起来,李牧绝对要擅长的多。

    不是经历的多,而是看的太多。

    当然,那都是上一辈子的事。

    这两天为了军费审批的问题,和议会那帮老顽固是斗智斗勇斗嗓子,光白开水就喝了不下几吨。

    雷云星的底子还是蛮厚的,再拿出打一场大仗的钱并不是没有。况且现在的主要目标只是一头危险种,不管威胁等级是多少,只要把那家伙干掉就一了百了。如果运气好的话,能在瞬间集火秒掉,也花不上多少钱。

    只是议会那帮人根本就是专门和署长作对的,想要从财政里抠出点钱来,就跟要那帮老家伙的命一样。

    钱是自己挣的,可想花的时候却要被一群人管,虽然联邦的政策如此,可李大署长还是少不得心塞。

    好在口水没有白费,虽然辛苦了点,最后总算批了下来,算是了掉一桩大事。

    但是另外一件事,就没那么容易处理了。

    责任问题。

    三级危险种已经出现,剿杀是必须的,但是责任划分更是不能少。

    上面一旦问责下来,罢官免职什么的不至于,也不会有具体的惩罚。但是按照惯例,必须去星系议会接受问询。

    简单的说,就是被一群级别更高的喷子质问,挨骂受气去。

    而在雷云星上,有资格挨这种骂的人不多,只有两个。

    一个行星总署署长,外加行星舰队总司令。

    责任划分也非常简单,土著的危险种署长占大头,外来的危险种总司令占大头。

    因为本地养成的话,说明是政府管理不善。如果是外来入侵,则是军方防御体系有漏洞。

    而现在绝大多数证据,都是认定危险种是土著,责任指向李玄通这个署长。

    情报是军方侦查,报告是军方分析整理。李玄通想要把这个皮球踢到北门拔罗怀里,又哪里有那么容易。

    老李是很在乎面子的人,而且到了他这种地位,很多时候争的也无非就是个脸面。看似去星系议会接受问话没什么,可想想那种三孙子似的场景,内心实在是无法接受。

    李玄通正惆怅的时候,秘书敲门报告。

    “进。”李玄通坐正了姿势。

    “署长,刚收的的一份文件。”秘书递上一份东西:“不是公函,是您私人的。”

    “噢,谁的?”李玄通伸手接了过来,顺嘴问了句。

    能把私人文件送到他秘书手上不会是外人,否则每天的时间光看信就够了,又哪里还有精力做别的。

    “是您家的二公子。”秘书答。

    李玄通手一僵,秘书表情也有点古怪。

    作为署长的秘书,对于李牧了解自然不会少。尤其最近这一年多,各种相关的信息是一件接一件,根本都记不得经手了多少。

    但是,有一点秘书记得很清楚。

    情报虽然来的多,但都是别人传递,没有李牧自己亲自送的时候。

    连秘书都感觉古怪,李玄通自然更是惊讶。

    秘书的记忆并没有出现问题,这是李牧第一次给他这个老爹送东西。不仅仅是最近一年,这么多年都是第一次。

    “这臭小子,会给我送来什么?”老李同志的感觉有些不踏实。

    别人送来和李牧有关的信息,都会让他心肌梗塞。这儿子亲自送来的,又该是何等的蛋疼。

    遣走秘书,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李玄通打开了文件。

    文件都是以数据传输的形式,直接发送到总署收发室。李玄通现在看的这份,相当于是拷贝资料。

    一页页的看过去,李玄通的眼睛越来越亮,表情也越来越越纠结。

    这份报告写的是天花乱坠,但实际上干货没有多少。至少在李玄通看来,里面基本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很多所谓的印证,根本就是强词夺理在那玩文字游戏。

    但是,即便明知道是文字游戏,却找不出任何的漏洞。

    因为所有的资料都是真实的,作出的论断更是无法被推翻。甚至很多内容被上纲上线,让人不敢去轻易推翻。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就等于站到了人类的对立面。

    这是一个不符合主流价值观的套路,但不得不承认会非常有效。以他行星署长的能量,只要按照这个套路来谋划,效果肯定要强上许多倍。

    以李玄通在政府机构的资历,并不是想不出这种方法。只是这种方式太不要脸,几乎是瞪着眼睛说瞎话。以署长大人的觉悟而言,思路稍微往这方面一拐,就会觉得比较羞耻,而不可能深入思考。

    而且这种感觉也不仅限于李玄通这样的署长,就算是市里面的局长,只怕也抹不开面搞这种套路。

    在联邦现如今的文明尺度之下,也只有视脸皮为无物的李二少爷,才能脑洞大开的写出这种东西。

    李二少爷第一次帮上了老爹的忙,而老李同志也第一次开始思考儿子的三观问题。

    虽然时常惹是生非,但李牧一直都是给自己泼脏水,大方向从来没出过问题。不过这一次,老李有点不安了。

    普通人或许不会多想,可是站在李玄通的位置上,李家的家主,行星总署的署长,肯定要从大的格局上去思考。

    如果种油滑思路如果得到普及,李氏家族乃至整个联邦,得变成什么样子。

    出了问题互相推卸责任是本能,但从来不会有人认为这是正确的。可按照李牧这个套路,根本是把踢皮球披上了高大上的外衣。

    这是文明的倒退,这是开历史的倒车。

    就在老李为联邦文明的发展,和儿子的思想倾向忧心忡忡之时,脑袋里突然闪过一道亮光。

    不对啊。

    如果是别人拿出这份东西还有情可原,可如果是李牧的话,难道他的本意是

    雷云星行星总署,署长办公室。

    李玄通仰着身子靠在椅子上,轻轻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神色颇有些疲惫。

阅读我不是老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特种兵之我女儿是兵王男神们争着当我爹终极一班之最强瞳术苏遍修真界铁血帝国洪荒之吾为帝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