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瞧瞧人家那儿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白雅是除了李玄通和北门拔罗外,少数知道李牧“真正”实力的人之一。

    24岁的年纪,sss源能级数。本土大破叛军,外星力敌野猪,实力惊人功勋卓著。如此优秀的人物,又怎可能会给出那种无耻的建议?

    “罢了,告诉你也无妨。”北门拔罗苦笑:“先看看这个吧。”

    白雅疑惑的接过来,细细看了一会,顿时是柳眉倒竖银牙暗咬。

    “这个东西……肯定是他写的,不会是别人。”

    但是李玄通主动背负责任,就说明这份报告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李牧是用这种方式,去点醒自己的父亲。

    见白雅那副撞鬼的表情,北门拔罗幽幽一声叹息。

    这么不要脸的东西,除了那个不要脸的家伙,白雅不觉得还有第二个人能写的出来。

    “是他写的,但用意只怕是和你想的不同……”

    北门拔罗唏嘘感慨着,把他和李玄通的对话经过说了一遍,并在内涵方面进行了深度解读。

    白雅看着手里的这份东西,听着北门拔罗的叙述,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如果把李牧换成另外一个人,哪怕是她堂兄北门凌云,署长和叔叔只怕都不会有这样的逻辑。唯有放到李牧身上,这种认知才能真正说的通。

    白雅没有真吐出来,但也只差了那么一点。

    看着北门拔罗的那感慨的样子,白雅心说我这叔叔莫不是得了癔症,要不然怎么说上胡话了。

    生子当如此?真要有这么个儿子,您怕是都活不到这岁数。

    白雅很难理解,但北门拔罗已然缕清了所有的脉络。

    如果没有李玄通那番逼格满满的大包大揽,北门拔罗肯定得大骂李牧何其无耻,竟然搞出这种东西算计他这个老丈人。

    “你不明白,是吧?”

    白雅点头,心说这要是能明白才有鬼。

    那个混球的确有很多无耻行为,但无耻和无耻是有区别的。

    以李牧过往的经历不难看出,他是事情要么就不干,干了就绝对会认,几乎是一部“勇于担当”的血泪史。

    当然,担当是李牧的,血泪都是别人的。

    “拔罗叔叔,那您接下来的是想……”白雅看向北门拔罗,隐隐猜到这位叔叔的打算。

    “他李玄通有担当,我北门拔罗更不会比他差。”北门拔罗气势十足:“他想去星系议会当英雄,我大不了陪他一起去就是。不过在那之前,得先把那头三级危险种找出来。我得让他知道,有担当这三个字,不是光嘴上说说的。”

    “拔罗叔叔当然不会比署长差。”白雅嬉笑道:“如果署长知道您的打算,肯定会很惭愧的。”

    “哼,他不讥讽我就不错了。”北门拔罗哼了一声,对白雅道:“另外,对于李牧那小子,你找机会也要点一点他。我和李玄通的事情,不是他随便能伸手的。这次看似没什么,可有些事情不在大小。李玄通没心没肺,我却不能不管。”

    “,我明白。”白雅点头。

    她明白北门拔罗的本意,不是责怪李牧多管闲事,而是想保护他。

    行星署长和行星舰队总司令的身份非同小可,一个念头或许就会影响千千万万的人。如果让外人知道,李牧插手他们的事情,甚至能够影响这个层面的决策,严重性不比捅那些大麻烦小。

    不过对于这些东西,李玄通并非像北门拔罗说的那样不长心,而是李玄通比北门拔罗更了解自己的儿子。

    李牧打从小时候开始,就在404的边缘疯狂试探。每次都能把人气的要死,却又距离让人把他掐死差那么一线。拿捏尺度这方面,李玄通就没见有人做的比李牧更好。

    这次送来的报告,没有任何情感方面的表露,就是一份纯粹的分析报告,而且还是以私人信函的方式送给父亲。乍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军校学生,做了一份情报分析作业,交给父亲帮忙指导一样。

    李玄通没有义务更不可能和北门拔罗讲述细节,但北门拔罗的关心也不会对李牧造成困扰。都是长辈的关怀,不管有没有用,听着就是。

    但是,另外一种关怀,就不能太过随意了。

    ……

    白雅离开之后,北门拔罗就开始处理正事,首当其冲当然是三级危险种事件。

    先后召见了几个舰队司令,听取了他们的一些意见,并笼统的的草拟了一个初步方案,随后又将北门凌云叫到了办公室。

    北门凌云现在负责警备区的防务计划,北门拔罗想和他具体了解一下,并进行一些调整。争取制造一种假象,引诱那只三级危险种出来,配合舰队将其剿杀。

    总司令是想谈军政要事,不过北门凌云却误会了。堂堂的副总参谋长,接到命令之后,腿一个劲打哆嗦。

    自从会所的妖精打架事件

    之后,北门凌云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做噩梦都是怕那件事让父亲知道。再加上又担心两个没心没肺的妹妹再跑来闹,所以有事没事一个劲往军部跑,防贼似的盯着。

    很多人还以为北门凌云是因为三级危险种的事件才这么忙碌,很是为这种敬业精神而感慨。可又有谁能想到,这位副总参谋长是因为家庭原因而寝食难安。

    而今天,做贼心虚的北门凌云,感觉自己多半是要解脱了。

    北门拔罗之前命人进行内部调查,以及在办公室和白雅会面,这些事情北门凌云自然是知道的。

    但因为部门职能的不同,北门凌云很难在第一时间了解到具体的调查内容,所以并不知道是为了查情报泄密。

    他唯一知道的是,北门拔罗动用了特工人员调查某件事,并且查到了白雅头上,更亲自进行了问询。

    北门凌云第一反应,就是会所那件事已被父亲察觉。

    当然北门凌云不至于因为一个猜测就惊慌失措,还是冷静的找人打听了一下。得知是查情报泄密,北门凌云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这口气还没松多久,北门拔罗又突然终止调查,使得整件事再度变的扑朔迷离起来。

    心里正七上八下的摸不清路数,北门拔罗便突然要见他。

    来到总司令办公室门外,北门凌云只感觉两条腿有千斤重,非常想转头逃走。

    就在北门凌云准备把这种想法付诸行动的时候,北门拔罗在屋里说话了。

    “在门外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北门拔罗察觉到了儿子,很是不高兴:“还不给我滚进来。”

    北门凌云没有办法,只能心神不宁的走进办公室。

    “父亲,您找我。”

    “看看你,有个副总参谋长的样子吗?”北门拔罗黑着脸。

    北门拔罗本来是要说正事的,可看见儿子这畏畏缩缩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看看人家李玄通的儿子,不但源能天赋妖孽,更是有担当明大义。再看看自己这个,以前还勉强能算个儒将,可最近却更吃错药一样,畏畏缩缩窝窝囊囊的,一点出息都没有。

    北门拔罗从来没服过李玄通,不过现在真心觉得,儿子这方面,他是真不如人家。

    见父亲发火,北门凌云心里更是没底。不过还是尽可能保持着冷静,抱着最后的幻想试探的问道:“父亲,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北门拔罗啪的一拍桌子:“李牧那混小子把事都做完了,可你这个副总参谋长竟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事?”

    北门拔罗是说三级危险种的事情。

    李牧一个不相干的人,都会因为一个小细节,而主动去和白雅套取情报,更用几天时间来完成那样一份方案,来警示自己的父亲。

    而北门凌云作为一个副总参谋长,三级危险种事件是其份内之事。自己找他过来,理应积极主动一点。可结果倒好,非但没有点眼力价儿,更是傻不拉几的问他什么事?

    北门拔罗这暴脾气,焉有不怒之理。

    看着暴怒的父亲,北门凌云心中最后一丝幻想被打破,整个人顿时和虚脱了一样。

    “父亲,我真不是有意瞒您。”北门凌云低着头:“只是这件事,实在有些难以启齿。您又那么忙,便不想让您徒增困扰……”

    “嗯?”北门拔罗糊涂了。

    心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事难以切齿?又瞒了我什么?

    “从头说,一个字也不许落。”北门拔罗不动声色。

    “是。”北门凌云放下了心理包袱,反而没有多害怕了。既然已经这样,继续遮遮掩掩只会让父亲更加恼火,还不如坦白从宽。

    于是乎,北门凌云竹筒倒豆子,把会所事件一五一十的尽数招供。

    不是北门凌云心理素质差,实在是北门拔罗积威已久。

    在生活里是严厉到极点的父亲,在工作上是不近人情的上司。北门凌云从小大大,无时无刻都处在父亲的阴影当中。坚持到现在才防线崩溃,都算北门凌云意志坚定。

    听着北门凌云的口供,北门拔罗的表情极为平静,胸中更是没有半点烟火之气。

    不是总司令足够冷静,而是今天的议题跳跃弧度太大,脑子有点跟不上。

    本来是讨论三级危险种的事情,一下跳到儿女情长的八卦上面。纵然让北门拔罗的反射弧再短上两倍,想反应过来也没有那么快。

    “还有吗?”北门拔罗再一次捋顺了思绪。

    “没了。”北门凌云依旧低着头。

    “嗯。”北门拔罗点了点头,起身走到门口,推开门叫过卫兵。

    “我要和副总参谋长谈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附近的警卫全部撤走。不管听到什么声音,你们都不许过来。”

    “是。”卫兵领命。

    “噢,对了,还有件事。”北门拔罗又吩咐道:“让医疗班准备一下,一会可能会有重伤员需要抢救。”

    做完安排之后,思路清晰的北门总司令,缓缓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不过这种小差别,并不会影响其勇于担当的特质。

    外表玩世不恭,实则心怀锦绣,一直都是白雅眼里的李牧人设。用那种无耻的工作报告,来提醒自己的父亲,也算不得什么奇怪的事情。

阅读我不是老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海贼王之童帝星际美食豪门宠婚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韩警官九天仙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